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5.第595章 此事再议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青州,北海郡,刺史府中,袁谭正在来回踱步,刚毅的面容上眉头紧皱,目光也是闪烁不定,时而忧愁,时而欣喜,时而又露出畏惧的神色,心中似乎有什么大事难以决断,另外,在他面前还放着一个小口袋,站立着一个人!

    小口袋里装着上等的精盐,色泽白中透青,细如沙,亮如晶,里面一点杂质也没有,这样的精盐只有大户人家才享用的起,堪称价比黄金呀!

    青州地处沿海,也有‘煮海熬盐’的传统,不过这里距离黄河出海口太近,水质混浊,熬出来的海盐也是乌七八糟,几乎是半盐半沙,吃起来塞牙,卖出去减价,论起品相和口感,跟徐州出产的精盐差着十万八千里!

    自从徐州的精盐一出,凭着物美价廉的优势,几乎横扫了原来的海盐市场,北到幽燕,南到吴越,西至关中,到处都是这种精盐的影子,人们还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--‘无愁盐’,与同样行销各地的‘无愁酒’并驾齐驱,成为最挣钱的两大商品!

    一花开,一花败,青州的海盐本来就卖不出什么价钱,如今被这种‘无愁盐’一挤兑,更加无人问津了,除了最贫苦的山区百姓和草原上的匈奴人,基本上就没人愿意要这种半沙半盐的劣质品,卖不出去海盐,就收不上来钱,半年的时间不到,青州的赋税就减少了五成左右,而且还在直线下滑,愁的袁谭日夜难眠,还掉头发,大有未老先衰之势!

    至于站着那个人,三十七八岁的年纪,中等身材,形容略加消瘦,长眉细目,塌鼻尖嘴,再加上一副阴暗的表情,活像一只狐狸成精了,不是别人,正是那条漏网之鱼~~陈登!

    数月之前,大都督萧逸领兵血洗了广陵郡,把陈家的势力连根拔起,族中大小男丁数百人,全部斩首示众,当时陈登身在徐州城内,得到消息后,如同五雷轰顶一般,官职也丢了,妻子也不要了,骑上快马,孤身一人逃过黄河,投奔到青州刺史袁谭麾下,做了一名闲散的客卿,苟且偷生度日!

    这些日子,陈登只做了两件事,第一就是诅咒灭门的大仇人,那真是白天骂,夜里恨,还专门请来巫师下蛊,光是写着‘萧逸’名字的小布偶就扎坏了七八个,结果一点作用也没有,那位萧大都督无病无灾,还越来越精神了,反到是陈登自己,忧心过度,消瘦了好几圈,还生了一场大病,差点就一命归西!

    对此,巫师给出了解释,“您诅咒的那位大都督,乃是天上的‘贪狼星君’下凡,专门指掌人间杀伐的,无论他杀多少人,也不会有任何因果沾身,所以下蛊诅咒是没用的,只会反噬自己,弄不好小命难保呀!”

    灭门之仇,岂能不报,既然诅咒无用,陈登就开始了第二件事,寻找机会,施展三寸不烂之舌,鼓动袁谭起兵南下,攻伐徐州,试图借袁家这把快刀,为自己报仇雪恨,再重振陈家的声威!

    当然了,袁谭身为袁家大公子,性格刚毅好杀,也不是无能之辈,否则如何能主政一州呢,要想鼓动他起兵南下,必须有极大的诱惑之物才行,而陈登拿出来的就是~~精盐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天下精盐,尽出徐州,短短半年时间,已经行销大汉各地,挣回来的钱财之多,何止千万,大公子主政青州,招兵买马,积草屯粮,所费甚巨,若能攻占徐州,把精盐产地夺过来,就等于有了一条取之不尽的财路,须知道,有钱好办事呀!”

    陈登人送外号‘陈狐狸’,机智狡猾,自然明白如何才能打动人心,所以他抛出来的第一个诱饵就是~~钱!

    眼睛是黑的,银子是白的,世间有谁不爱钱财呢,当年汉灵帝贵为天子,为了敛财还做过卖官的事情呢,何况是区区一个袁谭!

    “先生所言却是有些道理,不过吗,袁、曹两家一直隔黄河对峙,虽然有些小的争斗,但大体上还算和睦,也从未交过刀兵,若是本公子贸然出兵,只恐坏了两家的和气,父亲那里也不好交代呀!”

    袁谭微微摇头,虽然他也贪图精盐带来的巨大财富,可是挑起两大诸侯间的战事,这个责任太重,他并不想背负!

    “大公子言之有理,挑起战事,却是责任重大,不过吗,自古双雄不并立,正所谓‘天无二日,民无二主’,袁曹之间,早晚必有一场大战,这个道理曹贼明白,袁公也明白!

    如今袁公让三子各掌一州之地,大公子统领青州,三公子坐镇冀州,看似公平合理,可论起土地、人口、钱粮、兵马……,青州都远远逊色于冀州,若是长久如此下去,三公子必然得势,大公子难道就甘为人臣吗?

    徐州五郡之地,人口众多,钱粮丰厚,又是沟通南北的兵家必争之地,若是能掌控在手,并以此为根基,天下之事,大有可为!”

    陈登很清楚袁家几位公子间的明争暗斗,简直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,他不信袁谭会甘心俯首称臣,所以抛出了第二个诱饵~~权!

    “先生所言极是!”袁谭这次没有摇头,论实力,青州远远逊色于冀州,所以在争夺储位上,自己也一直处于劣势,再加上父亲宠爱三弟,带在身边,每日言传身教,立储之意十分明显,真要是有那么一天,自己恐怕就~~

    如果自己能够拿下徐州,手里就等于掌控了两州之地,在实力上不比袁尚稍差,甚至还要强上一头,到那个时候,父亲在选择立储时,就不得不三思而后行了,退一万步说,就算袁尚真的上位了,自己还可以割据青、徐两州,分庭抗礼,自立门户!

    “不过吗,萧逸乃是天下名将,武艺精绝,又善于用兵,麾下玄甲铁骑更是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本公子虽然也文武双全,却也难与之争锋吧?”虽然动心了,可袁谭还是知道自己的斤两,跟‘鬼面萧郎’对阵,那不是去送死吗?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虽然有些勇武,但此人残暴不仁,弑杀成性,徐州士族对他早已是恨之入骨,大公子若是领兵南下,小人愿意联络那些士族大户,里应外合,定可一战而胜!”

    提起萧逸来,陈登恨的牙长三寸,他也知道这个灭门仇人的厉害,如果是平时,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去徐州闹事,不过现在吗~~

    “大公子可知,宛城一战,曹军死伤数万之众,锐气丧尽,如今那萧逸统领玄甲军坐镇许昌,正忙着帮曹贼稳定朝局,并不在徐州,趁此机会,正好出兵!

    另外吗,萧逸虽然不在,可他那位红颜知己‘五公子’就住在彭城,此女国色天香,号称天下绝色,又善于理财,乃是一等一的贤内助,大公子难道无意呼?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不好色的,更何况袁家、甄家早有联姻之意,一方人选是袁谭,另一方就是甄宓,可惜这位大美人遛的快,跑到徐州去了,结果白白便宜了萧逸,所以说二人是有‘夺妻之恨’的,这也是陈登准备的第三个诱饵~~色!

    男子汉,大丈夫,有两件事绝不能容忍,一是杀父之仇,二是夺妻之恨!

    而对袁谭来说,后者更加重于前者,甄宓可是他梦寐以求的妻子,本来两家都商议妥当了,谁知道煮熟的鸭子突然飞了,还飞进了萧逸的碗里,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   “大公子,出兵吧,攻克徐州,夺回美人,让天下人都看看您的无敌风采!”陈登也激动起来,苍天保佑,自己报仇雪恨的机会终于来了!

    “萧郎,你欺人太甚!”袁谭面色通红,拔剑在手,指向南方,牙齿咬的咯咯作响,好半天终于吐出四个字……“此事再议!”

    再议,就是再商量商量,议论议论,研究研究,考虑考虑……,总之一句话,出兵徐州的事情,还得甚重呀!

    陈登……,口吐鲜血,一头栽倒在地,“自己费了许多口舌,花了无数心思,就换来这么个结果,真是气死人也,袁绍呀,你称霸河北,号称‘十方诸侯’之首,怎么生出的儿子犹如蠢猪笨牛一般,哎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