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4.第594章 皆萧郎之力也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同样是女婿上门,人家就好酒好菜的热情招待,有温柔小姐陪伴,有漂亮丫鬟暖床,那才是‘东床娇客’呢,再看看自己,只能抱着个刚出生的小家伙一起睡,萧逸心里的泪水哗哗流淌~~“真是孤单、寂寞、冷呀!”

    萧逸前世没做过父亲,更没有育儿的经验,今世倒是有了个女儿,却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西羌草原上,既没见过,也没抱过,所以照顾婴儿的经验还是为零,原以为只要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就好了,事实证明,自己太轻敌了……婴儿猛于虎也!

    如果是一头猛虎,萧逸可以轻易将它打倒在地,然后扒皮抽筋,再煮一顿虎肉火锅吃,可对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婴儿,威震天下的‘鬼面萧郎’就彻底麻爪了!

    照顾婴儿很是麻烦,首先,每隔一个时辰他就要吃奶水,饿了的信号就是哇哇大哭,这还好说,相府里早就准备了数位奶娘,就在一旁伺候着,一个个胸襟高挑,本钱十足!

    不过让萧逸郁闷的是,看着曹冲大口吞咽奶水时,自己也会情不自禁的流出口水,还擦了好几次,弄的几位奶娘不停的冲着这位大都督媚笑,还故意晃动胸前雄厚的本钱,这是**裸的诱惑呀!

    男人,从刚出生一直到拄拐杖,永远都对女人的****兴趣十足,这就是天性!

    如果只是吃奶也就罢了,问题是小家伙有进有出,一晚上的功夫,竟然‘嘘嘘’了六次,而且毫无先兆,都是突然之间就洪水泛滥了,萧逸凭着功夫好,反应快,成功的躲过了前五次,不幸的是,他没躲过第六次,怀里被尿湿了好一大片,热乎乎的,还带着一股奶香味呢!

    天地良心,萧逸宁可到沙场上与绝世猛将争锋,也不愿意哄一个小奶娃,可问题是,曹冲还就愿意躺在他怀里睡觉,除了吃奶的时候,其他时间寸步不离,否则就会哇哇大哭,说什么‘以煞冲煞’,萧逸让手下几个杀人如麻的老兵抱着试了试,结果不行,小家伙哭的更凶了,还一个劲的吐奶,吓得他赶快又抱了回来!

    对此,别人的一致看法是,“大都督身上煞气浓厚,天下无双,又是天上的‘贪狼星君’下凡,主人间杀伐的,也只有他才能镇的住那些邪祟之物,其他人没有这个本事,所以哄孩子的任务非他莫属!

    做为一名‘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’的穿越者,萧逸自然不会相信什么‘以煞冲煞’之类的鬼话,那些都是老和尚用来迷惑信徒的伎俩,更可恨的是自己还当了一次帮凶,这个场子,早晚得找回来,真以为小道士好欺负呀!

    至于曹冲为什么自己抱着就不哭,萧逸也有一番合理的解释,自己有泡药浴的习惯,几年下来,各种珍贵药草用了不计其数,药性早就透过肌肤,深入骨髓了,可以说,从自己身上随便割下一块肉来,都能熬药用了,而且包治百病!

    曹冲先天不足,又不能直接用药物治疗,所以才啼哭不止,萧逸的身体里偏偏蕴含着强大的药力,并通过毛孔不断的向外散发,这对小婴儿有着极大的吸引力,可以帮助他治疗病痛,睡个安稳觉,这才是曹冲粘着萧逸的真正原因呀!

    原因找到了,办法也就有了,萧逸准备把自己泡药浴的方子修改一下,缓和里面霸道的药性,以后让人每天给曹冲泡一泡,他自然就不会再哭了,而且还可以改善他的体质,弥补身体上的先天不足!

    话虽如此,萧逸还是有些担心,他也是精通医术之人,给小婴儿仔细检查一遍之后,又和华佗交换了意见,最后两人一致断定,曹冲因为先天不足,身体的很多器官都没有发育成熟,尤其是五脏六腑中的心脏,更是薄弱的厉害,说的再直白点,就是先天心脏畸形,供血不足!

    这种毛病,小时候问题还不大,可是随着曹冲逐渐长大,心脏的负荷也会增加,慢慢的就会吃不消,等到心脏再也无法为身体提供充足的血液时,他的大限也就到了,这个时间,大概是十三岁左右!

    历史上的曹冲,聪慧过人,在曹家诸子中无人可比,据说他五六岁的时候,智力水平就和一般的中年人没什么区别了,可见这个小家伙是多么的妖孽,不过很可惜,他在十三岁时生了重病,请了无数神医也没能治好,曹操甚至为了他大赦天下,向上苍祈求保佑,可终究还是没能保住儿子的性命,一代神童,就此夭折了!

    后来曹丕当上了魏国皇帝,曾经谈论起自己的几个兄弟,“大哥曹昂,孝廉出身,文武双全,继承父亲的基业是没有问题的,可惜战死沙场了,另外,如果仓舒还活着,这个皇位也轮不到自己”,仓舒就是曹冲的字,可见他在曹操心目中的位置如何了!

    心脏先天畸形这种病,在后世可以用开胸手术的方式,对心脏进行矫正和修补,可在这个时代,无异于一种绝症,医术高超如华佗,做一般的外科手术还可以,让他开胸补心,恐怕也无能为力吧!

    “遇到了我,也许真是你的福气呀!”看着怀里熟睡的婴儿,萧逸并不希望一代神童过早夭折,虽然自己没有什么好办法,华佗也是束手无策,但现在没有,不代表以后没有呀!

    正所谓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有了药浴的帮助,起码就有了十几年的缓冲时间,医家学院已经在筹备中,到时候萧逸会邀请天下神医齐聚一堂,共同教授学问,研究医药,未必就不能找到一个救治曹冲的办法,再说还有自己呢,逆天改命,不正是‘穿越一族’最拿手的本事吗!

    主意打定,萧逸也就安心做起了保姆,本来是抱一个晚上的,结果他整整抱了三天三夜,片刻不离身,又被童子尿浇了好几次,这样的举动让曹府上下感激不已,曹操自不必说,就连正在坐月子的环夫人,也派来心腹侍女,替自己向萧逸躬身致谢,“能让此儿活命者,皆萧郎之力也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昂安葬了,曹冲不哭了,曹操的身体也在迅速恢复中,骑马跑上几圈已经不成问题,朝堂上也安稳下来,那些汉室死忠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,生怕被‘虎豹骑’盯上,事情到了这一步,内忧算是解决了,可是外患犹在,所以萧逸这个徐州牧,也该回去坐镇地方了!

    这些年来,大小数十战,曹军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天下诸侯无不畏惧惊恐,可是宛城一战,把这个神话给彻底打破了,曹军也不是不可战胜的,淯水河畔不就倒下了好几万吗,连曹操都身负箭伤,还赔进去一个儿子,张绣能做到的事情,自己为什么不行呢?

    基于这种心理,再加上曹军大败之后,锐气受挫,各地诸侯都是蠢蠢欲动,尤其是孙策和袁绍,一南一北,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许昌,随时可能扑过来咬上一口,所以不得不防呀!

    三天之后,萧逸领着玄甲军出发了,去坐镇徐州,准备迎击来犯的诸侯大军,另外,这次出征他把蔡文姬也带走了,让大才女终日独守空房,他又于心何忍呢,以前是迫不得已,朝廷有法度,凡是领兵在外的大将,必须在都城里留下人质,以为制约,这是一种政治潜规则,千年来一直如此!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宛城之战,萧逸立有大功,可以说救了曹操一命,又稳住了大局,这样的功劳,多丰厚的赏赐也不为过,但萧逸什么也没要,就是领走了蔡文姬,这也是政治潜规则,或者说是一种政治交易,付出既有回报,不能说出来,大家心里明白就好!

    除了蔡文姬,萧逸还带走了两个女人,就是糜夫人和甘夫人,刘备把两个老婆扔在了许昌,自己偷跑掉了,如果是别的男人,抓住老婆就等于被扣住了命脉,刘备却不在此列,这位皇叔的名言就是‘妻子如衣裳,兄弟如手足’,衣服没了,再换一件就是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吗?

    所以把两个女人留在许昌一点用也没有,还不如萧逸带走,也许还能发挥点作用呢,要挟不了刘备,还要挟不了关张吗?

    风云渐起,黄沙漫天,一场大战,就在眼前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