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3.第593章 以煞冲煞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声初生婴儿的啼哭,冲破了相府中的悲伤之气,亡一子,生一子,转世投胎也好,机缘巧合也罢,又一个儿子的降生,极大的安抚了曹操心中的丧子之痛,“苍天慈悲,终究是留下了一线生机呀!”

    按照之前曹操亲自颁布的‘薄葬令’,祭奠仪式结束之后,众人全都除去丧服,文武官员各司其职,不得擅离职守,至于曹昂的棺椁,由一队精心挑选的‘虎豹骑’抬出城外,择地秘密安葬,中途不准任何人送行,至于下葬的地点,也只有曹操、萧逸等少数几个人知道,逝者如斯,就让这位大公子永远的沉睡下去吧!

    否极泰来,丧除喜至!

    一声令下,相府里原来的白幡、白旗全部扯下,换成了代表喜庆的大红灯笼,因为生的是个男孩,曹操还特意令人在相府大门上挂了一副弓箭,以示威武之意,同时也明白的告诉所有人,曹家人丁兴旺,最不缺的就是儿子,死一个不算什么,再生!

    相府中添丁进口,自然要大肆庆祝一番,丰盛的筵席摆下,连宾客都是现成的,那些来奔丧的人连大门都没出,直接就变成了贺喜的,角色转换之快,让许多人根本来不及适应!

    不少宾客都犯难了,丞相府添了位公子,他们再准备一份礼物不算什么,关键是面部表情难以掌控呀,你说高兴吧,人家刚死了儿子,你说难过吧,人家又刚生了儿子,无论怎么做都是错,曹操又是出名的阎王脾气,喜怒无常,万一怪罪下来,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!

    所以宾客们只能是‘半笑不笑,皮笑肉不笑,笑中带点悲哀,痛中又带点喜色’,脸上就像开了染房一样,五颜六色,来回变换,怎么看都觉的怪异!

    有些聪明人干脆跟风,曹操一笑,他们就鼓掌喝彩,就像自己家里生了儿子似的高兴,等曹操脸色一沉,他们立刻开始嚎啕大哭,比自己死了爹娘还痛哭,配合的非常默契,于是乎,筵席上就出现了这样一幕,宾客们时而抱头大哭,时而仰天狂笑,不知道的还以为满朝文武都疯了呢!

    “报丞相大人,新生的小公子啼哭不止,怎么也哄不好,府里的郎中们也束手无策,夫人唯恐发生意外,特来请丞相过去!”酒宴进行到中途,后宅一名侍女快步跑来,满脸的焦急!

    “什么,竟有此事,老夫去看看!”听到禀报,曹操心中刚刚散去的乌云再次聚集起来,因为疾病等原因,这个时代婴儿的夭折率非常高,就算是富贵人家,能有一半的孩子健康长大就不错了,至于普通百姓家里,最多十存二三,民生艰苦,可见一斑!

    忧心之下,酒也不喝了,曹操起身就往后宅走去,萧逸、郭嘉等人连忙跟随,对这位刚出生的小公子,他们也充满了好奇,“乖乖,莫非真是天赐之子,转世再来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哎呦,老夫的脸呀,笑麻了!”

    “呜呜,我的眼都哭肿了,嘴也疼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操一走,大堂里顿时响起一片哀声,宾客们拼命的揉捏自己的面部,把舌头收回原位,“谢天谢地,宴席总算结束了,这一会哭,一会笑的,脸上都抽筋了,再要继续下去,老夫非疯掉不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哇!……哇!哇!”

    相府后宅,几名郎中正围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团团转,婴儿很是瘦小,也就三斤多重,包在襁褓里,小脸皱巴巴的,眼睛还没睁开,正咧着小嘴哇哇大哭,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,连嗓子都沙哑了!

    小婴儿越哭越厉害,中途都不带歇气的,把几名郎中急的汗流满面,却又毫无办法,他们很清楚这位小公子有多贵重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他的老子可会杀人滴!

    听到婴儿的哭声,曹操脸上的阴云又浓了三分,虽然心疼刚降生的儿子,但他身形一转,还是进入内堂,先去探望自己的妾氏环夫人,也就是小婴儿的母亲,并好言安抚了一番,这就是奸雄心性,无情,也有情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恕罪呀!”等曹操出来后,几名郎中吓得跪倒在地,叩头如同鸡吃碎米,都抖成一团了!

    “快说,吾儿为何啼哭不止?”曹操脸色阴沉,已经开始雷电交织了!

    “回丞相大人,小公子先天不足,血气太弱,又受了些惊吓,以至啼哭不止,这是天命,非人力可以挽回呀!”

    原来在曹操出征前,这位环夫人就身怀六甲了,按理说现在并没有到生产的时候,可是宛城兵败的消息传来,丞相大人生死不明,环夫人一时受了惊吓,孩子就提前出世了,也就是说这个婴儿是个早产儿,满打满算才在母亲肚子里呆了七个多月而已,属于严重的先天不足,再加上出生时又受了惊吓,不哭才怪呢?

    郎中们虽然查出了病因,却没有救治的办法,婴儿实在太小了,血气不足,经脉未固,五脏六腑也没有发育完全,既喂不了汤药,也没法施针刺穴,无处下手呀!

    “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保住吾儿的性命,否则……”,说到这里,曹操眼中冒出了浓浓的杀气,“老天已经夺走自己一个儿子,难道还要再夺走第二个吗?……不,决不能,就算苍天无眼,老夫也要逆天改命,杀出一线生机来!”

    曹**妾成群,所以儿子也很多,除了卞夫人生的曹丕、曹彰、曹植、曹熊,其他姬妾也均有生育,算起来差不多有二十几个子女,但这个孩子与众不同,在曹操心中,这是上天补偿给自己的孩子,甚至可以视为长子曹昂转世再来,与自己再续父子缘分的,所以绝不能出事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在许昌城中遍寻良医,有能救治吾儿者,赏千金,官升三级,封侯爵!”就像所有的父亲一样,为了救治自己的儿子,曹操不惜一切代价,连侯爵这样的重赏都拿了出来,那可是在沙场之上,斩将夺旗立下大功,才能得到的赏赐呀!

    消息传出,大堂里的宾客们最先得知,顿时就沸腾起来,不少人都动了心思,封侯爵,官升三级,谁不想得到这份大富贵呀,不过等他们细细一探听,顿时又打起了退堂鼓,婴儿先天不足,那就跟夭折没什么区别了,这个时代,十个月的孩子尚且不敢保全,何况是一个七个月的早产儿?

    再者说,封赏厚重,相对的惩罚也必重,救活这位小公子自然是皆大欢喜,可要是救不活呢,以他老子那个阎王爷脾气,能杀人全家给儿子陪葬,所以说,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,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一些!

    “哇!……哇!哇!……”

    后宅中,小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弱,曹操的脸色也越来越差,许昌城里的名医来了一个又一个,都是毫无办法,就连号称‘神医圣手’的华佗,在仔细查看一番后,也是微微摇头不语,正所谓:药医不死病,郎中可以救人,却不能逆天,小婴儿是先天不足之症,不是医家所能救治的!

    “老天呀,你刚刚赐下一点希望,就又要收回去吗?”看到连华佗都束手无策,曹操顿时一脸死灰,难道普天之下,就没人能救自己儿子一命吗?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……佛法无边,普照世人!”

    就在曹操一脸绝望的时候,一声嘹亮的佛号响起,一休老和尚轻敲木鱼,迈步走入了后宅!

    “大师,佛家慈悲为怀,可有办法救吾儿一命,若成,老夫愿意出资修建寺庙十座,并亲往佛前还愿!”看到老和尚走进来,曹操终于看到一丝希望,既然医家无能,何不试试佛家呢,若有神佛保佑,自己的儿子一定能转危为安!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小公子乃是星宿下凡,天生的富贵之人,只是出生之时被煞气伤了心神,这才啼哭不止的,佛法无边,可渡一切噩难,用来化解煞气,自然可以转危为安……,可惜,老衲修行不够,法力微薄,也是有心无力呀!”

    老和尚先是说了一番宿命论,又吹了半天佛法,等把众人的心都提起来了,最后双手一拍,不是佛法不灵,也不是老衲不帮忙,实在是修行的不够呀!

    看老和尚的神态,起码得再回去念上几百年经文,做几千件善事,才能够攒够法力救人,等到那个时候,别说刚出生的小婴儿,就是在场诸位也早登极乐世界了,说了等于白说!

    “不过吗……”看到众人一脸失望的神情,老和尚的话锋一转:“天生万物,相生相克,既然正途走不通,何不反其道而行之,以煞冲煞,以杀对杀,小公子是受了邪煞之气入侵,才啼哭不止,丞相麾下猛将如云,可挑选一位煞气最重,神鬼皆惧之人,怀抱小公子睡上一夜,自然诸邪避退,百病全消!”

    “刷!~~刷!刷!”

    老和尚的话刚一说完,众人的目光瞬间全盯在了萧逸身上,曹军里能征善战的大将不少,可要论谁杀人最多,谁身上的煞气最浓,那就非‘鬼面萧郎’莫属了,这位可是筑过‘京观’,玩过‘骷髅盏’的绝世凶人呀,那份煞气,绝对能让鬼神退避三舍,是抱孩子的最佳人选了!

    “萧郎,一切就拜托给你了!”病急乱投医,只要能保住儿子的性命,曹操什么办法都愿意试一试,伸手把小婴儿递了过来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放心,末将必尽全力!”

    萧逸眼中寒光一闪,恨不得把老和尚的光头砍下来当球踢,该死的,这是让自己出来顶雷呀,不过吗,看着啼哭不止的婴儿,他还是轻轻的接了过来,稳稳的抱在怀里,这个毕竟是自己的小舅子,只要有一丝希望,萧逸也会尽力的!

    一点煞气对萧逸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,只要想想沙场上金戈铁马的场面就可以了,再看看老和尚,摸摸自己的鼻子,这就是现在最想杀的人了……,

    煞气冲天,鬼神辟易,虽然是九月天气,周围的人还是感觉到遍体生寒,连忙避让开来,这种在尸山血海里磨砺出来的煞气,一般人还真顶不住!

    说来也怪,在浓浓的煞气中,小婴儿却慢慢安稳下来,扭动着小身子,还露出一副舒服的神态,哭声减弱了许多,呼吸也变得均匀起来,萧逸连忙摸了摸脉搏,“老天保佑,竟然跳动的平稳有力起来!”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,以煞冲煞,大师说的果然是好办法,小公子安稳多了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萧郎,才能有这么浓厚的煞气,别人是万万做不到的,真不知道他杀了多少人呢?”

    “老夫家中小儿经常夜啼不止,应该带过来,请萧郎抱一抱才是呀,绝对神鬼避让,百病全消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到小婴儿安稳下来了,众人顿时喜笑颜开,纷纷称赞起萧逸来,(如果杀人多也算有点的话),曹操也是长出一口气,脸上阴转多云,然后拼命感谢起……老和尚来,并表示一定出资材,修建寺庙,为自己的儿子佛前祈福!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小公子乃是星宿下凡,自然逢凶化吉,遇难呈祥!”丞相大人表示支持佛家大业,老和尚笑的都快把小舌头吐出来了,这才是牛打江山马坐殿,小道士出力,老和尚受益呢!

    “为了保佑小公子一生平安,丞相大人还应该给起个好名字,以添福寿才是呀!”

    “大师言之有理,容老夫思之!”曹操手捋长髯,很是认可的点点头,人之一生,讲究的是一命二运,三风水四名字,有个好名字,那就是成功的开始呀!

    “吾儿今日九死一生,全赖‘以煞冲煞’之术才得以保全,就起名叫--曹冲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英明,以‘冲’为名,小公子必然多福多寿,平安一生!”一天乌云尽散,众人立刻恭维起来,曹冲,却是个不错的名字!

    “曹冲,你就是曹冲!”看着怀里熟睡的小婴儿,萧逸也是一脸的惊奇,“我的乖乖呀,三国第一神童,就在自己怀里抱着呢,嗯……,不好,还尿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