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2.第592章 转世再来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身白色的广袖长裙,一把从不离身的金柄弯刀,还有一个相伴左右的贴身侍女,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,海燕公主缓缓走了进来,满头的珠翠首饰都不见了,只有一朵白色的绢花斜插在发髻上,俏脸上还有淡淡的忧伤,犹如仙子下凡一般,惹人怜爱!

    朝野上下都知道,海燕公主和大公子曹昂早有婚姻之约,不但下过聘书,连生辰八字都交换过了,本来准备大军凯旋之后,两个人就正式举行婚礼,以结百年之好,那想到天不遂人愿,宛城一战,曹昂殒命沙场,这位公主殿下也就成了~~~望门寡!

    如果在民间,这样的女人会被骂做命硬克夫的‘丧门星’,尤其是还没过门就把男人克死的,更是‘丧门星君’下凡了,对待这种不祥的女人,有两个办法,其一,扔进墓穴中活埋,生殉亡夫,其二,躲进深山老林出家,永远不要出来见人,尤其不能见男人,否则见一个,死一个!

    当然了,那是对一般人而言的,海燕公主自然不在此例,她是先帝长女,今上的胞姐,身份高贵无比,别说是克死一个男人,就是克死他百八十个,世人顶多在肚子里诽谤几句,表面上还得恭敬的说,“殿下的富贵之气太重,一般的男人承受不住,才会短命的,这样也好,为更优秀的男人腾地方了!”

    反正想当驸马爷的人有的是,那怕前面死了一百个,后面的依然会蜂拥而上,能娶上这么一位天香国色的公主,那怕只有一夜,死了也值呀!

    再者说,海燕公主和曹昂只是约为婚姻,并没有成亲,也没洞房,连正式的夫妻都算不上,如果她要否认这段婚约,或者改嫁他人的话,纵然曹家权势滔天,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,所以下一步究竟如何,全看这位公主殿下自己决定了!

    带着一脸黯然的神色,海燕公主缓缓步入大堂,一双美眸扫视着众人,落在萧逸身上时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心中一声长叹,却又无话可说,都是造化弄人呀!

    当看到依偎在萧逸身边的曹节时,更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脸上的神色更加暗淡了,同样是女人,命数却各不相同,这个小姑娘才是有大姻缘,有大福气的人呀!

    行至棺前,按照祭奠礼节,该上香祭拜了,正所谓:“一天二地,神三鬼四……,七星北斗高,九字是连环,三十六柱是全香,周天万物皆拜到!”

    灵堂上香也是有规矩的,如果上错了,轻则被人乱棍驱逐出去,重则以大不敬之罪论处,打死都不用偿命,所以海燕公主手持三根清香上拜,而后插在香鼎中,却不离开,而是上前几步看着棺椁中的曹昂,神色迷离,痴痴呆呆!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这位公主殿下要做什么,还以为她是伤心过度,一时失态了呢,有曹府女眷上前试图安抚一下,那知海燕公主突然手腕一番,将腰间的金柄弯刀拔了出来,寒光闪闪,夺人双目!

    “哗!~~刷!~刷!”

    见到公主突然拔刀,灵堂里顿时一片大乱,女人们惊叫着后退,男人们则不知所措,‘虎痴’许褚拔剑在手,第一时间将曹操护在了身后,另一边,萧逸伸手将曹节抱在怀里,同时摸向自己的腰间,身为武将者,兵刃从不离身,他也带着‘贪狼刀’呢,就是以防不测!

    “殿下要做什么,灵堂上拔刀,对死者极为不敬,莫非她要乱刀分尸不成,这也太过了吧,就算大公子让她成了‘望门寡’,可也不能……”,就在众人胡乱猜测时,只见海燕公主刀锋一转,担到了自己脖颈间~~

    “哇!~不是要分尸,原来是要自杀殉夫,没想到公主和大公子之间的感情如此之深,不能生同衾,那就死同椁,可是大汉四百多年,还没听说过有公主殉情的呢……”,众人又是一番胡乱猜测。

    再看海燕公主,横刀在手,既没有分尸,也没有自尽,而是割下自己的一缕青丝,而后还刀入鞘,开始编织起来……,见到这一幕,有些聪明人猜到这位公主殿下要做什么了……夫妻结发,生死同心!

    公主的手很巧,发辫很快就编好了,府下身去,轻轻的系在了曹昂的手腕上,又注视了一会那张年轻的面容,而后转身来到曹操近前,双膝跪地行礼,自始至终,一言不发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侍女玲玲上前,将公主原来的少女发式打乱,重新编成了已婚妇人的发髻,至于那朵小白花,还插在上面!

    “哗!~~原来如此,真是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正所谓‘结发夫妻,生死不渝’,海燕公主把自己的头发放入棺椁中,就意味着她以曹昂的正室夫人自居,虽然二人没有夫妻之实,但是名份已定,她就是曹家的儿媳妇,所以才向曹操行礼,否则堂堂大汉公主,怎么会向一个臣子跪拜呢,这是儿媳妇在跪公爹呀!

    “殿下千金之躯,贵不可言,这又是何苦呢?”看着跪倒在地的公主,曹操也露出不忍之色,让一个妙龄少女为了自己的儿子守寡,浪费一世的大好青春,这也太残忍了些!

    另外,曹操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,这位公主聪慧过人,心性坚韧,最是善于利用各种关系,如果被她得到曹家长媳的身份,再加上大汉公主的名号,她就完全有资格、也有实力干预曹家的内部事物了!

    如今长子身亡,其余的儿子们还未成年,继承人是必须再立一个的,到时候难免会有一场夺嫡之争,如果被这位公主掺和进来,对曹家将来的政治布局,大大不利呀!

    “本宫与子修有过约定,待他回来之日,就是我们二人成亲之时,誓言已立,绝无更改,还请丞相大人成全!”

    海燕公主聪慧过人,自然知道成了曹家的儿媳妇,会得到什么,又会失去什么,用自己的一世青春,换来大汉江山安稳,值得了,另外,不再嫁人,自己还能永远保留一个干净的身子,也就对的起他了!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理由,曹操断然不会接受的,可是一提到曹昂,奸雄心中也不禁颤抖起来,儿子心中最大的愿望他很清楚,如果公主真的能为他守节一生,子修地下有知,也会倍感安慰吧!

    “殿下请起,换上丧服,一同祭拜子修的亡灵吧!”曹操微微点头,又指了指曹氏族人所在的位置,这就等于承认了她曹家儿媳妇的身份了!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海燕公主再次行礼后,也披上了一件白色的麻衣,以‘未亡人’的身份,走到曹氏族群里,目光一扫,直接跪在了萧逸身边,开始祭拜亡灵!

    “完了,灵堂这么大,你跪在那里不好,偏偏跪到我身边来,这算怎么回事呀?”看着身边的海燕公主,萧逸一脸的黑线,这下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

    “刷!~~刷!刷!”

    果然,众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到公主身上,也捎带着萧逸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关于这一男一女的事情,很多朝臣都有过耳闻,虽然不太清楚内幕,但男女之间,肯定逃不开‘暧昧’二字!

    不少人甚至恶意的猜测,“棺椁里的,大公子还没入土呢,莫非就要戴上一顶绿帽子了,像公主这样国色天香的大美人,一般男人可是很难拒绝的,现在她又是个寡妇,还不用负责任,那就太美妙不过了,如果是自己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别人不敢过来,但有一个是例外,只见人影一闪,二小姐曹节硬是在中间挤了进去,而后小脸紧绷,虎视眈眈的盯着海燕公主,一副‘恶虎护食’的模样!

    曹家兄弟姐妹都很幸运,一方面遗传了母亲俊美的容貌,另一面又继承了父亲的睿智神武,可以说是美貌和智慧的完美结合,如果反过来,那可就糟糕了,因为曹操的相貌实在~~长的有点困难!

    曹节也是如此,她是卞夫人的亲生女儿,曹丕、曹植兄弟的胞姐,容貌上是一等一的漂亮,娇媚可人,温柔典雅!

    不过吗,在娇柔的外表下,曹节还有一颗勇敢的心,如果触碰到她的底线,这只温柔的小猫,立刻就会变成凶猛的母老虎,张牙舞爪,真会吃人的!

    曹节心中的底线就是萧逸,这是她心中早就认定的丈夫,现在有个女人敢‘虎口夺食’,那还了得,管你什么大汉公主呢,她都要勇敢的还击回去,所以才占了中间的位置,怒视着海燕公主!

    就在灵堂上,就在萧逸身边,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子,展开了一场无形的争斗,一个目光如冰,一个双目喷火,谁也不肯示弱,那才是水火不相容,天生就犯相呢?

    “哎!……嘶!”

    对视良久,最后败退下来的竟然是海燕公主,虽然她出身更高贵,虽然她的智谋更深远,甚至在容貌上也略胜一分,但不得不承认,她有一点比不上曹节,那就是勇气!

    女人可以软弱一辈子,只要关键时刻勇敢一次就足够了,曹节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,可以挑战大汉公主的权威,可以不惜一切代价,而海燕公主扪心自问,自己是万万做不到的,因为她的心里,要顾虑事情的太多了,所以在情场上,她永远是个失败者!

    在意志上战败了公主,曹节满意的点点头,又拉住萧逸的一只手,这是她的‘战利品’,必须小心守护,免得再被别的女人惦记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~~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随着两声洪亮的佛号,一队内穿淄衣,外披袈裟的光头和尚走了进来,手里还拿着金刚杵、铜馨、木鱼、转轮……等各式法器,为首的是一名须眉皆白的老僧,身形并不高大,满脸褶皱,目光却像初生婴儿般透彻,正是‘天颐寺’的方丈……一休大师!

    佛教已经在大汉各地传播开来,信教者甚众,尤其是家中有亲人去世,必须请来高僧念经超度,让亡者的灵魂早日解脱,荣登极乐世界!

    这些和尚是来为大公子曹昂超度的,本来能请到几名护法高僧就不错了,不过萧逸一封书信送过去,从不离开寺庙的‘一休大师’亲自出马了,有他这位佛家大能主持,这场法事自然更加隆重三分!

    这也是萧逸的一点心意,对曹昂之死,他还是有点愧疚的,虽然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宿命,可萧逸却有‘逆天改命’的本领,因为各种原因,却没有出手!

    “几回生,几回死,亘古亘今长如此,神头鬼面有多般,返本还元没些子,习显教,修密宗,方便门异归元同,自从踏遍涅槃路,了知生死本来空……

    行也空,坐也空,语默动静无不空,纵将白刃临头颅,犹如利剑斩春风,顿觉了,妙心源,无明壳裂总一般,梦里明明有六趣,觉后空空无圣凡……”

    阵阵的佛家禅唱响起,一休大师盘坐在棺椁前,法相庄严,就像地藏王菩萨转世一样,让人不禁心生敬畏,就连曹操也站起身来,微微拱手一礼,感谢这些高僧前来超度自己的爱子,惟愿曹昂在天之灵有知,早日转世投胎吧!

    超度完毕,最后一项古礼就是盖棺,八名皂衣大汉走了上来,一手铁锤,一手铜钉,分别站好位置,高喊一声‘大公子避钉喽……’而后铁锤纷纷落下,将棺盖彻底封上,从此阴阳两隔,再不相见,曹家人顿时嚎啕大哭起来,送大公子最后一程……

    “子修……,苍天有眼的话,你我来世再续父子之缘吧!”手抚棺椁,曹操也不禁流出两行热泪,普天之下,唯他心最痛呀!

    “生了~生了,相爷~~生了呀!”正在此时,一名后宅的管事突然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,连靴子都跑丢了一只,狼狈至极!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何事如此慌张?”曹操正在哀伤,看到管事如此失态,一腔怒火喷涌,如果不是在灵堂上,非拔剑斩了不可!

    “启禀丞相……,是后宅的环夫人,她刚刚生下了一名小公子!”管事急的口吐白沫,小舌头都吐出来了,好半天才把事情说明白!

    “哗!~哗!~~天呀!”

    大堂里人人目瞪口呆,下巴更是掉了一地,“我的老天爷爷呀,这是什么情况,亡一子,生一子,您安排转世投胎的速度也太快了吧!”

    曹操也是震惊的久久回不过神来,看看面前的棺椁,又望望后宅,终于仰天一声长啸~~“子修~吾儿呀!”

    (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,先更一章吧,明天我尽量补上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