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9.第589章 浮桥渡河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淯水河畔,曹军大营,旌旗飘摆,鼓声如雷,外有壕沟环绕,内有壁垒为凭,各营之间更是环环相扣,形成了一个坚固的防御体系,任谁看到这样的布局,都会称赞一声:“此营深的兵家之妙呀!”

    不过吗,有防无兵,营地里缺少了最关键的一样东西……人!

    “前营~~没人!”

    “中军~~没人!”

    “后帐~~还是没人!”

    当张绣带领西凉兵冲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,大营完好无损,帐篷、车辆、旗鼓、军械……,一应俱全,连中军帅案都摆在原地未动,却一个曹军的影子也没看到,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!

    大营里,只有几十只可怜的山羊,被绑住了嘴,倒悬在木架上,蹄子下面还放着一面战鼓,山羊用力挣扎之下,自然是鼓声如雷,连绵不绝,就好像有千军万马在操练一般!

    “好一个鬼面萧郎,好一招金蝉脱壳,玩的真是漂亮极了,老夫自愧不如呀!”贾诩在营地里来回查看着,眼睛瞪的比鸡蛋都大,现在他就想知道一件事,萧逸是如何在一夜之间把十万人马撤走的?

    为了防止曹军逃跑,西凉军派出了大量的游骑,时刻关注着曹营的一举一动,贾诩可以十万分的肯定,就在昨日黄昏时分,十万曹军还都驻扎的营地里,怎么一夜之间,他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呢?

    不可能上天,也不可能入地,唯一的可能就是曹军全部撤退了,而且撤的神速无比,无声无息!

    曹军唯一的退路,就是淯水,那里河面宽阔,又没有桥梁,贾诩仔细计算过,如果全靠小舟来回运送,没有三五天时间,休想渡过十万人马,难道曹军都是飞过去的不成?

    问题摆在眼前,答案则在心中!

    贾诩来到河边,来回踱步,反复思考,寻常办法是不可能让大军一夜渡河的,萧逸有必然有什么妙计,难道他会乾坤挪移不成?

    风吹水面,浪花点点,当贾诩偶然看到几块河面上漂浮的木板时,终于恍然大悟,“原来如此,真是好聪明的办法呀!”

    “河面上是没有桥,却可以造一座呀!”这位‘毒士’也是智谋深远之人,一番思考之后,终于推演出了萧逸撤兵的具体行动方法!

    为了迷惑城内的西凉军,萧逸一连三天都去城下骂阵挑战,同时派士兵砍伐树木,打造器械,摆出一副要全力攻城的架势,实际上这都是‘障眼法’,曹营里打造的根本不是什么器械,而是过河用的船只!

    当然了,三天时间,也造不出多少船来,让十万大军过河是远远不够的,可是萧逸另有妙法,他让人把上百只打造好的小船在水中一字排开,彼此间用绳索连接,再铺上木板,如此一来,一座简单的浮桥就出现了,人马踩到上面,如履平地,极为方便!

    另外,萧逸为了加快撤军速度,抛弃了营地里所有的淄重粮草,除了士兵和战马,其他的东西一律不准带走,没了那些坛坛罐罐的累赘,再安排好调度顺序,一夜之间,把十万人马安全渡过河去,也就不难办到了!

    过河之后,再把木板一拆,小船全部凿沉,神不知,鬼不觉,就这样溜之大吉了!

    听完贾诩的解释后,那些西凉将校目瞪口呆,接着就是顿足捶胸,他们恨呀,到不是恨萧逸狡猾如狐,而是恨自己的爹娘,同样是人,怎么就把自己生的如此之蠢呢?

    难怪‘鬼面萧郎’纵横沙场,百战不殆呢,打仗,到底还是聪明人的游戏呀!

    “先生,曹军遁逃,咱们下一步如何是好呢?”张绣也是一脸的郁闷,煮熟的鸭子飞了,割据城池,称霸一方的美梦也就跟着破灭了,

    贾诩长叹一声:“放虎归山,终成大患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也只有‘好自为之’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操做了一个梦,梦境中,自己是一条黑质白纹的小蛇,弱小而可怜,栖息在一片水草地中,以露水为饮,以鱼虾为食,虽然日子过的艰苦,却也逍遥自在!

    后来小蛇长大了,力量也变强了,它开始不满足于这块小小的水草地,在野心的驱使下,它游走四方,与无数的同类争斗、厮杀、吞噬,逐渐扩充着自己的领地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小蛇长成了巨蟒,强大无比,随后一阵风云吹过,腾蛇化龙,翱翔九天!

    巨龙无比的得意,它遨游太空,笑傲风云,日月星辰是他的的玩具,无尽银河是它的睡床,真是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!

    可是美景不长,一个手持宝剑的金甲神人突然出现了,手指巨龙,厉声斥责:“大胆妖孽,本是低贱之物,安敢冒充神龙”,说罢一剑斩了过来!

    巨龙惊恐之下,连忙低头躲避,但神人的宝剑太锋利了,虽然避过了要害,头上的龙角却被一剑斩断了!

    接近着神人的宝剑再来,这次斩掉了巨龙的尾巴,一时间,鳞甲纷飞,鲜血喷涌,痛的巨龙哀嚎不止,可神人并不罢手,高举宝剑,准备最后一击斩杀!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天际边一声嘹亮的狼嚎声响起,声势浩大,震惊九天十地,连金甲神人也为之一愣,趁此机会,身负重伤的巨龙逃之夭夭……,再然后,曹操就醒了!

    “头痛欲裂,双耳轰鸣,喉咙里干的犹如火烧一样难受,还带着浓浓的血腥味,眼皮上更是挂了千斤重物一般,根本就抬不起来……,老夫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对了,宛城、大火、兵败、儿子没了,自己也身负重伤……”,好半天,曹操终于回想起来发生的事情,头脑中的意识也越发的清醒了,虽然眼睛睁不开,可他却能感受到周围的情况!

    “自己好像躺在一个木头箱子里,周围是一片黑暗,用耳倾听,外面有隆隆的马蹄声,嘎嘎的车轮声,似乎还有人在哭泣声,哭的很是悲伤……,难道说自己死了吗,已经被装进了棺材里?”

    一想到这种可怕的结果,曹操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,他拼命的张开嘴巴,想要呐喊,想要告诉外面的人,自己还没死,也不能去死,霸业还没有完成,诸侯还没有平定,妻子儿女们还等着自己回去呢……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割舍不下的东西越多,求生的**就越强烈,连普通人都惦记着家里的几亩薄田,一头老牛,迟迟不肯闭眼,更何况是堂堂的大汉丞相呢?

    天下权柄,娇妻美妾,金银财宝……,这些东西都强烈的刺激着曹操的神经,让他拼命的挣扎,又是几番努力后,他终于用尽全身力气睁开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“黑暗……,到处都是黑暗,还有一点点光明,这是那里呢?”

    好半天,曹操的眼睛才适应过来,原来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车厢里,身下还铺着厚厚的皮裘,很是暖和,车辆正在缓缓的移动着,身边还坐着两个正在低声哭泣的少年,正是自己的儿子曹彰、曹植!

    这几天来,最痛苦的就是这对兄弟了,几乎是一夜之间,父亲昏迷,大哥身死,二哥也孤身离开了,他们是那么的无助、惊恐、害怕,仿佛末日来临一般,如果不是萧逸及时的出现,让他们找到了一点依靠,估计两个人就要精神崩溃了!

    “父亲醒了!父亲大人醒了!”

    看到曹操睁开了双眼,兄弟二人高兴的又蹦又跳,曹植比较聪明,立刻将父亲扶起来,开始喂食清水,帮着顺气,曹彰则跃出车厢,跑去报信了!

    很快,车帘一挑,露出两张满是风霜的面孔来,一个微黑,一个苍白,正是萧逸和郭嘉,他们就守在车辆外面,得知曹操苏醒了,立刻进来查看!

    “萧郎、奉孝,辛苦你们了!”看着麾下的一文一武,曹操用力的点点头,还挤出一丝笑意!

    “丞相放心,大军已经离开了险地,正在回转许昌途中,一切平安无事!”看到曹操终于苏醒了,萧逸、郭嘉也是长出一口气,“谢天谢地,漫天的乌云,终于散开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