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8.第588章 好自为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好一个‘鬼面萧郎’,果然是凶悍如狼,威猛如虎,狡诈如狐,连老夫也被瞒过去了,嘿……啪!啪!”

    宛城,将军府中,贾诩懊恼的直拍自己的脑门,“真是‘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’,玄甲铁骑一日两夜之间,狂奔了五百余里,到达城下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如果当时西凉军猛扑上去,一定能杀他个片甲不留!

    可惜,当时自己被‘鬼面萧郎’的赫赫凶名给吓住了,心中方寸大乱,以至于决策失误,眼睁睁的看着这头‘贪狼’进入了曹军大营,等它恢复气力,磨好爪子,再猛扑过来的时候,倒霉的就该是自己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,决不能让这头‘贪狼’恢复气力,必须抢先一步下手,掐死他!”主意打定,贾诩就准备去找张绣,商议大举进攻曹营的事宜,如果条件允许,最好今晚就动手,杀他个干干净净!

    “报~文和先生,玄甲军游骑四出,到处侦查我军的情况,他们还在周围砍伐了大量的树木,正在营中日夜赶制攻城器械!”

    一名西凉兵跑了进来,汇报着侦查来的情况,说话间,还拿出一个布兜子来,里面全是小块的木屑,是从曹营下游的河水里捞取上来的,数量很多,几乎快把水面覆盖了!

    “游骑兵?……攻城器械?”

    贾诩拿过兜子仔细看了看,里面除了木屑,还有一些破损的木制部件,都是重型攻城车上才会用到的东西,莫非他们正准备要大举攻城?

    “不行,此事过于诡异,兵不厌诈,老夫还是小心一些为妙!”看到这些东西,贾诩再次犹豫起来,重新坐回原处,开始反复推演战局的发展,和对方可能采取的战术!

    天生万物,人无完人,每个人或大、或小都会有一些缺陷,这位‘乱国毒士’的问题就是遇事过于谨慎,没有十成的把握绝不出手,再说的明白点,就是多疑,什么事都要反复考虑,虽然谨慎无大错,可也会因此错失很多良机,这次也是一样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还没等贾诩理清思路呢,情况又为之一变,亲兵撒腿来报,萧逸亲率玄甲铁骑出营,正在城外挑战骂阵呢,贾诩不敢耽搁,连忙汇聚了张绣,一同登城查看!

    果然,一支铁骑在城外整齐布阵,旌旗飘摆,队列严整,人如猛虎,马似蛟龙,黑压压一大片,足有上万之众,在军阵前面,萧逸手提‘凤翅鎏金镗’,坐下‘千里墨烟驹’,正在往来驰骋,大声骂阵!

    “吼!~~吼!吼!”

    “西凉鼠辈,谁敢与本都督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“张绣侄儿,叔父在此,还不速速出来叩首行礼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逸每骂一句,后面的士兵就跟着喝一声彩,滚滚声浪一直涌上城头,气的张绣等人暴跳如雷,却又毫无办法,谁都知道,‘鬼面萧郎’武艺绝伦,一柄凤翅鎏金镗更是使的出神入化,以‘温侯’吕布之勇,尚且在他手中吃过大亏,他们这些货色上去交战,跟送死也没什么两样!

    再说辈分上的问题,萧逸和张济亦师亦友,一直以平辈论交,在洛阳时,张绣也乖乖的叫过一声‘叔父’,这是不容反悔的事情,纵然心里再别扭,张绣也得捏着鼻子认下来,否则,就是忤逆长辈!

    “气死人也,备马抬枪,本将军去会一会‘鬼面萧郎’,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三头六臂!”张绣号称‘北地枪王’,一身武艺颇为高强,这么多年来,除了自己那位师弟,还从未遇到过敌手,身为武者,都有自己的骄傲,岂能躲在城里做缩头乌龟,再说了,就算自己无法取胜,逃跑还是没问题的吧!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,情况未明,敌情虚实难辨,将军切不可一时愤怒而贸然出兵,小心中了敌人的诡计!”贾诩连忙伸手阻拦,城下骂的越欢,他心中的疑惑就越多……

    纵观萧逸用兵,虽然诡诈无比,却从不打无把握之仗,从虎牢关、函谷关……,再到长安城、下邳城,总是能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突然闯出一条路来,最后出奇制胜,一场败仗也没打过!

    “如今玄甲铁骑长途跋涉而来,正是人困马乏,疲惫不堪的时候,萧逸不坚守大营,恢复气力,却主动跑到宛城下挑战,如此不合常理的用兵,背后定然有着什么阴谋,嗯,一个巨大的阴谋!”

    “那依先生之计,该当如何为好?”张绣虽然无谋,却并不鲁莽,听完贾诩的分析,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,对付‘鬼面萧郎’,再谨慎也不为过!

    “见怪不坏,其怪自败!将军只需紧守城池,不理会他也就是了,曹军如今前有坚城难克,后有淯水拦路,夹在中间,进退不得,军中粮草又以消耗殆尽,不出数日必然自乱,到时再大举进攻,马踏曹营,必获全胜!”

    贾诩虽然看不透萧逸的鬼把戏,但对眼前的战局却很清楚,拖的越久,对自己一方就越是有利,宛城防御坚固,又有数万大军驻守,万无一失,曹军经过先前的惨败,锐气已丧,就算拿出吃奶的力气来也攻不下宛城!

    既不的进,那就唯有后退,不过曹军背水为营,乃是兵家绝地,又岂是轻易能动弹的,现在是秋九月,前几天又刚刚下过一场暴雨,淯水河一日三涨,既宽又急,舟船难渡,十万大军要想过河,至少需要几天的时间,只等他们半渡之时,以兵马随后掩杀,必获全胜!

    如果对方不进不退,就在原地坚守的话,那就更妙了,贾诩早就让人四处散步谣言,就说:‘曹操身负重伤,马上就要一命归西了’,消息传出,最多十天半月,许昌的朝廷中必有异动,各路诸侯也会落井下石,抄袭曹操的老巢,到那个时候,曹军就是想撤也没机会了!

    所以贾诩的计策就是一个字……耗,他不相信萧逸能耗的过自己,他更不相信萧逸能让十万大军飞过淯水去,只要耗下去,自己就赢定了!

    一面金色的‘免战牌’挂在了城头上,任你百般挑衅,我就是坚守不出,看你能怎么样,有本事就带着骑兵攻城吧,保准你来多少,死多少!

    “无胆鼠辈,吃本都督一箭!”军阵之前,萧有突然跃马冲了过来,在离城门还有一百五十步左右的时候,伸手抽出绝影宝雕弓,而后扣上一支燕尾箭,闻闻瞄准了城头……

    “嗖!……啪!……哗啦!”

    一道寒芒闪过,燕尾箭正钉在‘免战牌’的绳索上,牛皮绳子一断,‘免战牌’顿时摔落下来,砸了个稀烂!

    “万胜!万胜!……大都督万胜!”一箭射中,玄甲军顿时欢呼起来,萧逸将‘宝雕弓’高高举起,也是得意非常!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了,文和先生,咱们怎么办?”城头上,一众西凉军校却是面如死灰,“鬼面萧郎,果然是骑射双绝!”

    “无妨,他射落了一面,咱们就再挂上十面,看谁沉不住气!”贾诩不气不恼,真的让人在城头上挂了十面‘免战牌’而后又摆下一桌酒宴,他和张绣一边饮酒,一边听萧逸在下边骂阵,听到精彩处,还鼓掌喝彩,就当是多了一道下酒菜了,反正我就是不出战,看你能怎么样……

    面对如此厚脸皮的敌人,萧逸也是无可奈何,唯有愤愤而退,就这样,第一天过去了!

    第二天,萧逸再次来到城下挑战,不过他也懒的自己动嘴了,而是派出一百多名经过培训的‘骂阵手’,从清晨一直骂到了黄昏,口水都快流成河了,西凉军还是坚守不出!

    第三天,萧逸连骂阵的兴趣都没有了,也在城下摆了一桌酒宴,自斟自饮,还和城上的贾诩交谈了几句,品评了一下饮酒的心得体会,结果自然是萧逸这个‘酒鬼’大获全胜了……,西凉兵还是坚守不出!

    第四天,贾诩和张绣再次坐到城楼上,还特意让军中大厨整治了一桌子酒菜,准备继续跟萧逸对耗下去,反正每多消耗一天,对他们就更有利一分!

    结果从清晨时分,一直等到正当午时,曹军大营一点动静也没有,萧逸和玄甲军的踪影更是看不到,这不禁让城楼上的一众西凉军校有些疑惑,莫非‘鬼面萧郎’懒床了不成,听说这家伙可是有睡懒觉的习惯呀!

    正当贾诩准备派人去探听一下情况时,一队玄甲军士兵骑着快马出现在城下,用弓箭射上来一封书信,而后调转马头,又跑的无影无踪了!

    贾诩连忙打开书信观看,上面只有简单的八个字~~“来日方长,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“不好,鬼面萧郎……跑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