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7.第587章 军情如火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万胜!~万胜!万胜!”

    淯水河畔,曹军大营,看到从东方奔涌而来的‘玄甲铁骑’,士兵们高举兵刃,欢呼之声惊天动地,所有人都知道,‘鬼面萧郎’来了,一切难题都会迎刃而解……‘信萧郎,得永生!’

    萧逸丝毫没敢耽搁,先让玄甲军扎下营寨,而后直奔中军大营,当‘白菜’的马蹄踏过辕门的时候,萧逸不禁长长松了一口气,“苍天保佑,总算及时赶到了!”

    先前的‘铁骑绕营,威慑敌胆’,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,一日两夜的急行军,玄甲铁骑狂奔了五百余里,早已是人困马乏,精疲力尽了,全靠着胸中一股锐气勉强支撑罢了,如果西凉军真的出营决战,萧逸恐怕连三分的胜算都没有,好在自己的凶名够盛,算是把敌人吓唬住了!

    中军大营,听到外面的欢呼声,同时松了一口气的还有郭嘉,三天三夜呀,这位‘鬼才’手持宝剑,一直守护在曹操的病榻旁,还要负责指挥外面的战事,不眠不休,日夜操劳,早已是心力憔悴至极了,如今萧郎一到,千斤重担卸下,自己就可以好好歇一歇了!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大都督!”随着许褚浑厚的声音响起,帐门一挑,一脸风霜的萧逸迈步走了进来,与双目赤红的郭嘉互视了一眼,微微点头,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!

    “这里就交给你了,我得睡上一会儿!”说完这句话,宝剑撒手,郭嘉直接就躺在了地上,双目一闭,如雷的鼾声随即响起,三天三夜,他实在是太累了!

    立刻有亲兵上前,将这位‘鬼才’轻轻抬起来,送回寝帐休息,而后萧逸迈步上前,查看起曹操的病情,只见这位丞相大人一动不动的躺在病榻上,面色苍白如纸,呼吸微不可察,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轻轻的起伏,就跟死人没什么区别了!

    “元放先生,无论如何也要把丞相大人救治好!”随着萧逸一起进帐的还有小斌和曹性,二人中间还搀扶着一位摇摇欲坠的老者,正是神医华佗!

    得知曹操病重的消息,萧逸在出兵的同时,就把这位神医也带在军中,一天两夜的持续奔波,就是那些强壮的士兵也有些吃不消,何况是一位年过五旬的老者,差点把华佗给颠簸的散了架,如果不是有士兵轮番左右搀扶,估计这位神医就要先一步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!

    “大都督请放心,老夫必尽全力!”华佗也知道事态紧急,容不得片刻的迟缓,只见这位神医咬咬牙,从袖子中拔出一根银针,直接刺进了自己的太阳穴,随后一提一拔,整个人顿时就变的精神起来,腰板挺的笔直,而后开始给曹操诊脉、施针、推宫过血……,又提笔在手,刷刷点点开了药方,让人立刻下去熬煮汤药!

    “无愁代天下苍生,多谢先生了!”萧逸心中明白,华佗这是用医家秘术,以银针刺穴,激发自己身体的潜能,然后才有精力救治曹操,而这种办法,虽然能让人一时的精神抖擞,但对身体的伤害极大,为了救人,这位神医也是拼老命了!

    “有老夫在此,定保丞相平安无事,大都督尽管放心就是了!”华佗也是长出一口气,他刚才把脉时发现,曹操是急火攻心,吐血伤了元气,再加上腿上的箭疮发作,‘金毒’顺着血脉侵入肺腑,病情十分凶猛,如果不是自己来的及时,恐怕这位丞相大人挺不了多久呢!

    有神医华佗在这里救治,萧逸自然是一百个放心,他让小斌留下来守护,随时传递消息,自己带着曹性向前营走去,军情如火,是战、是和、是撤,下一步又该怎么走呢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,中军大帐,萧逸端坐在帅位上,正在闭目沉思,战局远比他预料之中的还要糟糕,面对的困难也更多,更难处理呀!

    今天他亲自到各营走了走,查看士兵们的战斗力,结果发现,现在曹营的情况就像曹操的身体一样,虚弱不堪,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!

    先前被西凉军一场夜袭,曹军折损了三万之众,余者也大都带伤,军械粮草更是损失惨重,几乎被人家一锅端了,再加上为了迷惑敌人,郭嘉又指挥人马咬着牙打了三仗,把军中最后一点气力也消耗掉了,如今是粮草耗尽,满营伤患,再加上主帅昏迷不醒,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,稳住了军心,估计都不用敌人进攻,士兵们自己就要奔溃了!

    “这场仗决不能再打下去了,必须立刻撤兵,恢复元气!”查看完毕,萧逸心中立刻有了决断,大营里士气低迷,士兵们的战斗力更是一落千丈,玄甲铁骑长途跋涉而来,也是精疲力尽,这时候强行和张绣开战,纵然能够取胜,也会死伤惨重,得不偿失呀!

    大军疲惫,修整一段时间就能恢复,不过真正让萧逸担心的,还是后方的事情,虽然军中已经严密封锁了曹操病重的消息,不过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,用不了多久,朝廷里就会知道情况,那些汉室死忠之臣必然会有所动作,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个绝佳的机会呢?

    还有天下各路诸侯,也必然趁机落井下石,河北袁绍,江东孙策,还有西凉的马腾、韩遂,那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呀,现在曹操病重不能理事,这千斤重担就压在自己身上了,必须得挺住呀!

    还有就是如何撤退的问题,前有强敌虎视眈眈,后有淯水河拦住归路,要想把这十万人马平安的带回许昌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呀,以那位‘毒士’的心计,只要大军一动,立刻就会扑上来狠狠的咬上一口,就算不死,也得脱一层皮!

    内忧外患,身陷绝地,就在萧逸反复思索如何才能破局脱困是,小斌搀扶着华佗走了进来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的病情如何了?”萧逸连忙起身,亲自搀扶着华佗坐下来,又倒了杯热酒,让神医缓缓元气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急火攻心,伤了血脉,这才昏迷不醒,幸亏救治的及时,已经没什么大碍了,再过三五天就能醒来,不过必须好好的静养,短期内更不能再让他操劳军务,否则一旦引发血崩,后果不堪设想呀!”

    “苍天保佑,平安无事就好!”萧逸的心头终于略微轻松了一点,事情没有继续向更坏的方向发展,这就谢天谢地了,如果曹操真出点什么意外,恐怕自己就得大开杀戒,血流成河了,不但是杀敌人,也得杀自己人呀!

    “丞相的病情虽然控制住了,不过吗……”华佗欲言又止,似乎有什么顾虑!

    “先生但说无妨,可是病情还有什么反复吗?”萧逸目光一闪,刚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!

    “心火最是伤神,丞相大人这次虽然挺过来了,可是心神已伤,以后恐怕会落下头疼的毛病,而且时时发作,痛入骨髓,另外,此病最忌焦虑,丞相大人日理万机,心神损耗极大,只怕病情会越来越重,天长日久,恐怕难以保全呀!”华佗说的比较隐晦,为‘上位者’治病,本身就带着很大的风险,历史上为了保守宫廷秘密,被杀掉的御医还少吗?

    “心火伤神,头痛……,这不就是脑血管病吗?“萧逸略一沉思,立刻明白过来,这种疾病在后世非常普遍,尤其是那些中年人,工作过于疲劳,生活压力又大,几乎个个都有这方面的病痛,平时看起来好人一样,可是一旦发作起来,轻则昏迷,重则瘫痪,甚至因此丧命呀!

    原来的历史上,曹操就有头痛的毛病,原来是宛城之战留下的病根呀,而这种病痛几乎纠缠了奸雄的后半生,几次重大的决策失误,也与被病痛折磨,心情烦躁不无关系,最后就连华佗也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辛苦了,先下去好好休息吧,丞相大人的病情,还须多多用心才是!”

    “诺……,老夫定尽全力!”

    华佗退下之后,萧逸又静坐了一会,目光中寒芒闪动,兵不厌诈,看来不出险招是不行了!

    “来人,传令下去,擂鼓聚将,各营整装备战,明日咱们好好演一场大戏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