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4.第584章 后是父亲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红木棺椁中,曹昂静静的平躺着,和煦的面容除了略显苍白,与平时并无二至,就像在熟睡一般,还带着一抹轻松的笑意,身为曹家大公子,内定的政治继承人,他的肩膀上一直扛着山岳般的重任,压的喘不上气来,如今抛弃一切烦恼,终于可以好好的‘休息’了!

    在曹昂身边,还放着一柄断裂的‘倚天剑’,那是曹操亲自送给儿子的,希望他能‘手持宝剑,斩获天下’,如今宝剑已经断成了两段,锋刃上到处都是裂纹和缺口,可见之前经受过多么激烈的厮杀,最终‘剑毁人亡!’

    “子修~吾儿!……痛煞为父了!”

    手抚儿子年轻的面庞,曹操的手指剧烈颤抖起来,这是一只掌握天下风云的强力大手,有逆转乾坤的伟力,如今却拽不回亲生儿子的性命,“苍天呀,汝何其无情也?”

    “呜呜!~咽咽!~~哇哇!”

    爱子身丧疆场,从此阴阳两隔,曹操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哀伤,先是黯然流泪,接着呜咽出声,最后抱头痛哭起来,哭的撕心裂肺,泪中带血……

    奸雄也是人,卸下一身的尊荣,现在的曹操不是大汉丞相,也不是什么三军统帅,他就是一个普通的父亲,也有着平凡人的喜、怒、哀、乐!

    棺椁里躺着的是自己的儿子,是自己用二十年时间养育成人,又倾注了无数心血培养而成的儿子,是事业的继承人,是生命的延续,是自己的梦想和未来……,现在,一切都没有了!

    “如果自己不是疏忽大意,如果自己不是贪恋女色,如果自己不是带着一点私心,如果能够……”

    ‘如果’实在太多了,可曹操偏偏就是一个也没有采纳,归根结底,这些悲剧都是因为自己一手造成的,是自己把心爱的儿子送上了不归路呀……,“子修,为父愧对于你呀!”

    “呜呜!~~~哇!”

    自责、悔恨、心痛、哀伤……,各种情绪一同涌上心头,如此巨大的打击下,曹操只觉得小腹一热,喉咙一甜,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,随即栽倒在地,昏迷不醒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!”

    帐门一挑,一群文武大员就冲了进来,虽然曹操让众人回帐休息,可这种情况下有谁能安心就寝呢,全都聚拢在帐外,探听里面的情况,生怕出点什么意外,结果……

    众人七手八脚的把曹操抬到软榻上,几名郎中立刻开始救治,呼唤、把脉、扎针、灌汤药……,忙乎了好半天,再看曹操,面如死灰,呼吸微不可闻,已经彻底昏迷不醒了!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……丞相昏迷了,咱们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谁来执掌三军?谁又能破解危局?”

    大帐里充斥着一股惊慌的情绪,众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,‘家有千口,主事一人’,现在当家人倒下了,下一步又该何去何从呢?

    “立刻出兵,血洗宛城,杀他个鸡犬不留,为大公子复仇,为丞相大人雪恨!”武将们义愤填膺,纷纷拔出宝剑,叫嚷着要跟张绣决一死战!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呀,如今大军新败,丞相又昏迷不醒,还是立刻退回许昌,那才是上策!”文官们比较稳重,认为当务之急是稳定局势,报仇雪恨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迟!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昏迷不醒,身心俱伤,如何经得住一路上的车马劳顿,还是暂且按兵不动,等病体稍加好转之后,再做打算吧!”曹丕几兄弟既反对出兵,也不赞成撤兵,现在曹操的安危才是第一位的,稍有不慎,他们曹家就是天塌地陷的局面呀!

    “出兵?撤兵?……还是按兵不动?”

    大帐中出现了三种截然不同的意见,却又谁都说服不了谁,一时间七嘴八舌的吵成了一团!

    “大家都不要吵了,丞相大人醒了!”好在关键时刻,郎中的一句话,把局面给控制下来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!~~父亲大人!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扑到软榻旁边,察看曹操的情况,曹丕更是冲到了第一个,大哥身亡,他现在就是家中的长子,有些事情,必须得承担起来!

    曹操面色惨白,比死人也就多一口气了,好半天才勉强睁开眼睛,连目光都有些发散了,一口鲜血喷出,弄的他元气大伤,试着抬了抬身子,却一点力气也用不出,动动干裂的嘴唇,终于吐出了几个字……“速召萧郎,主持大局!”

    说完,再次昏迷过去!

    ‘速召萧郎,主持大局’,这八个字就像一根救命稻草,让众人看到了希望,事到如今,也只有萧逸到此,才能化解眼前的危局了!

    不过吗,国不可一日无君,军不可一日无帅,曹操昏迷不醒,萧逸尚未赶到,在此期间,必须有一个人出面暂代大事才行,那么这个人又是谁呢?

    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都在琢磨合适的人选,这个担子可不轻呀,背不动的话,会压死人的!

    大公子曹昂已死,其余几位公子年纪尚幼,不足以服众,随军的宗族将领中,夏侯渊脾气暴躁,遇事冲动,夏侯惇倒是为人沉稳,可惜魄力不足,余者更加不行,剩下的人里,就只能看两位谋士有这个能力和威望了!

    “丞相昏迷,萧郎未至,还请奉孝暂代大事,下官愿为辅助!”程昱性格油滑,不愿意担责任,主动退让了一步,再者,他心里也很清楚,论起智谋、军略来,自己远不如这位‘鬼才’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由在下暂代军中大事,诸位有何异议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也容不得郭嘉退缩了,‘刷’的一下拔剑在手,这位白面书生杀气腾腾的看着众人,危难时刻,谁要是敢不听号令,扰乱大局,就别怪自己痛下杀手了!

    “愿听奉孝先生号令!”

    “愿听奉孝先生号令!”

    众人不敢怠慢,包括曹家诸子在内,纷纷躬身行礼,表示服从,对于郭嘉的才干,他们也是心服口服的!

    “好,曹纯听令,立刻骑上快马,日夜兼程赶到山阳郡,请萧郎来此主持大局,不得有误!”

    郭嘉的第一道命令就下达给了曹纯,他即是曹氏宗族,又是军中悍将,忠诚度和能力都没有问题,骑术也是出类拔萃的,却是送信的最佳人选!

    “诺~末将尊令!”

    曹纯没多说什么,转身出帐,带了几名亲兵,挑选了十几匹快马,备足饮食,连夜就出发了,现在最宝贵的就是时间,一丝一毫也不敢耽搁呀!

    “曹丕听令,大公子已逝,如今你就是家中长子,立刻从小路赶回许昌,将这里的情况转告荀彧、荀攸两位大人,让他们稳住朝中局面,而后坐镇丞相府中,调集亲兵护卫,以防有人生事!”

    与前线的战事相比,郭嘉更加担心许昌的情况,如果曹操真的有个三长两短,那些汉室死忠之臣必然趁机闹事,各路诸侯也会落井下石,必须防患于未然,甚至得往最坏得方面打算,所以派曹丕回去,是最合适得了!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曹丕也知道自己责任重大,擦干脸上的泪水,看看昏迷不醒的父亲,又拍拍两个弟弟的肩膀,一咬牙,转身出了大帐,先换了一身普通士兵的服饰,而后带着几名心腹侍卫,连夜从小路返回许昌,坐镇朝廷去了,“大哥没有走完的路,就由自己继续走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许褚将军,带领人马护卫中军大帐,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,更不得打探丞相大人的病情,违令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许褚抱拳行礼后,立刻调动‘虎豹骑’,将中军大帐里外三层的守护起来,自己更提着锯齿大刀,就站在帐门前,虎视眈眈的盯着每一个人!

    “其余众将各守本营,不得擅自出战,不得无令退兵,一如既往,该做什么,就做什么,都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众将答应一声,各自回营坐镇去了,不过在出帐之前,都把眼泪和汗水擦干净了,又整理好衣袍,以防露出破绽!

    安排已定,郭嘉手提宝剑,带着曹彰、曹植两兄弟,就坐在曹操的病榻旁,目不转睛的守护着,以防不测!

    “萧郎,一定要快些赶来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