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3.第583章 先是丞相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报!~丞相大人,大公子他……他回来了!”正午时分,一名亲兵突然跑进大帐,神色慌张,额头上全是冷汗!

    “子修回来了?快让他……”听到消息,曹操惊喜的就要站起来,可是刚刚起身一半,又颓然坐了回去,还疼出一身的冷汗!

    昨夜激战中,曹操的大腿上挨了一箭,因为逃命要紧,只是简单的包裹了一下,现在局势安稳下来,几名医师正在给他拔启箭簇,可是射的太深了,他们又不敢轻易下手,万一伤了丞相大人的筋骨,那可是死罪呀!

    “大公子、大公子……”,亲兵以头触地,连声音都颤抖了,后面的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!

    “子修……”,曹操何许人也,立刻就明白过来,按照常理,如果曹昂平安归来,肯定会第一时间前来拜见父亲的,又何须让一名亲兵来禀报呢,所以答案只有一个……曹昂回来了,却不是活着回来的!

    “吾儿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就在营门外,被一名西凉使者送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西凉使者?……这是试探老夫的虚实来了!”曹操双拳紧握,声音冷如冰霜,脸上却是平静如水,看不出一点的波澜!

    一般人听到爱子身亡的消息,早就痛哭流涕,精神奔溃了,可是曹操不行,他首先是大汉丞相,是三军统帅,其次才是一名父亲,痛哭,那是父亲的选择,不是一个‘上位者’的选择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此事还是交给属下去办理吧!”程昱上前一步,主动把事情承担过来,如今曹操身带箭伤,又痛失爱子,心力极其憔悴,如果被西凉使者看到这些,恐怕对战事不利呀!

    “不必了,老夫若是避而不见,反到让张绣心中生疑,传令下去,擂鼓升帐,召见西凉使者,至于老夫腿上的箭伤吗?”曹操目露寒光,狠狠一咬牙,握住露在外边的尾羽,‘噗’的一声硬拔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箭簇上带着倒钩,顿时就扯了一块血肉下来,鲜血喷涌而出,吓的侍卫们连忙用白药将伤口堵上,又用细麻布缠好……,从始至终,曹操就静静的坐在那里,一言不发,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,而是另有他人,谁又知道,此时此刻,他的心痛远大过伤痛呀!

    “呵呵,试探虚实吗,那就来吧,看咱们……谁虚谁实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咚!~~咚咚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有令,传西凉军使者觐见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有令,传西凉使者觐见……”

    胡车儿是西凉军中一员悍将,也是张绣的亲兵统领,悍不畏死,又机智灵活,最善于侦察敌情了,这次派他送曹昂的尸首过来,还捎带着有试探曹军虚实的任务,最重要的,看看曹操是死是活!

    昨夜一场混战,双反都死伤了不少人马,现在借着送还遗体的机会,就是想查看一下曹军内部的情况,如果曹操果真死了,又或者重伤在身,那么张绣立刻就会调动兵马,大举进攻,如果曹操平安无事,军心也还稳定,那就要另做打算了!

    “西凉军使者-胡车儿,参见丞相大人!”一进大帐,胡车儿就躬身行礼,别看昨晚他们打败了曹军,可心中对曹操的敬畏并没有减少,猛虎虽伤,余威尚在呀!

    “将军免礼吧!”

    “谢丞相大人!”

    见礼完毕,胡车儿抬头观看,只见曹操外罩大红袍,内穿金叶甲,威风凛凛的坐在帅位上,双目微闭,神态平静如水,一点也看不出刚刚打了败仗的样子!

    “昨夜一场混战,不小心‘伤’了丞相的大公子,张将军心有不忍,特令小人将遗体送还,也好让大公子早日入土为安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胡车儿一摆手,四名西凉大汉抬进来一口上好的红木棺椁,没有封盖,里面躺着的正是大公子曹昂,遗体已经被仔细清洗过了,换上了全新的衣袍,也看不到明显的伤痕,不知道的,还以为大公子在里面睡着了呢!

    “张将军有心了,不过老夫还有一事不明,将军既以归顺朝廷,为何又降而复叛呢,出尔反尔,并非大丈夫所为吧?”

    曹操的神色如常,从他的面容上,根本就看不出喜怒哀乐,只是棺材抬进来大帐的时候,那双细长的眼睛中目光一黯,似乎有泪花闪现,很快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!

    “此事,丞相大人问问自己的族中子弟就知道了,不过吗,他们恐怕十之**都下去陪伴大公子了吧,这里有书信一封,请丞相过目,一切自知!”胡车儿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,是张绣的亲笔,上面写着‘丞相大人亲启!’

    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不扯书信,这是最基本的规矩,上千年来一直为世人所遵守,这也是胡车儿敢来曹营的依仗,否则杀了人家儿子,又来送尸体,那不是自己找死吗?

    有侍卫上前接过书信,略加查看后,确定没有什么暗害之物,这才送到帅案之上,曹操接信在手,详细的观看起来,一连看了三遍,默默无语!

    “另外,再告诉丞相大人一件事,我家太夫人也在大营中找到了,不过吗,已经自缢身亡了!”胡车儿的神色也是一黯,昨夜一战,实际上是两败俱伤,曹**了儿子,张绣也殁了婶娘,还各自折损了那么多的兵马,这些本是可以避免的呀!

    “呼~治家不严,疏于管教,此事错在老夫身上了!”曹操没有推卸责任,错就是错了,这点担当他还是有的,只要牢记教训,下次不要再犯相同的错误就行了,“不过吗,老夫还有一事不明,昨夜之战,张将军指挥的甚是巧妙,环环相扣,几乎置老夫于死地,不知背后是谁在为他谋划呀?”

    兵败之后,曹操一直在担心一个人,思索一件事,担心的人就是长子曹昂,如今已经有了结果,虽然是个最坏的结果,思索的事情却始终没有头绪,张绣背后的那只黑手,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“深夜袭营,火烧中军,此皆贾诩先生之谋划!”胡车儿没有隐瞒,提起贾诩的时候,连他的心头也不禁颤了三颤,对这位‘毒士’,西凉军上下也是既敬又畏呀!

    “贾诩?”曹操目光转动,将这个名字深深记在了心头,很够把自己谋算进去的人,绝非等闲之辈,必须仔细调查此人的来历才行,若有机会,必当收为己用!

    又交谈了数句,曹操下令,大摆盛宴,款待胡车儿,并令众将一同作陪,席间,曹操谈笑风生,饮酒食肉,一点也看不出丧子之痛,甚至还走下帅位,亲自敬了一杯酒,惊的胡车儿连连俯首称谢,不敢仰视!

    宴会进行了一个多时辰,宾主尽欢,胡车儿再次行礼之后,告辞离去,他仔细的查看过了,“曹操毫发未伤,神智稳定,军营里也是井井有条,各部人马都在休整备战,一点漏洞也没有,这些情报必须汇报回去才是呀!”

    等到胡车儿离开大帐,曹操再也站立不住,若不是许褚上前搀扶了一把,差点就栽倒在地,军医立刻冲了过来,揭开身上的衣甲一看,伤口迸裂,鲜血喷涌,整条裤腿都湿透了,靴子里全是血迹,宴会中时,曹操全凭着惊人的毅力强忍着剧痛,心志之坚,可见一般!

    又是清洗,又是换药,弄了大半天,总算将伤口重新包扎起来了,因为失血过多,曹操面色苍白,嘴唇青紫,呼吸也不顺畅,完全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!

    “请丞相大人保重身体!“

    “三军将士,不能没有丞相!”

    “大汉朝廷安危,也不能没有丞相呀!”

    大帐中,文武官员齐齐拜倒在地,不少人眼中都流出了泪水,一直以来,曹操就是他们的主心骨,就是他们的希望,一旦出现什么意外,那可就真是天蹋地陷了!

    “呵呵,诸位放心,大业未成,老夫是不会轻易倒下去的!”曹操努力的挤出一丝笑意,宽慰着帐中的众人,而后又摆摆手,“一场鏖战,大家都已疲惫,下去好好休息吧,也让老夫清静一会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众人自然知道丞相大人要做什么,躬身行礼后纷纷退了出去,就连从不离身的许褚也到大帐外边守候,帐内就留下曹操一人,还有盛着曹昂尸体的棺椁!

    “老夫,终于可以做父亲了,子修呀……呜呜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