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0.第580章 宛城之战(下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日落西山,百鸟归巢,那些在宛城中搜刮了一天的曹氏子弟,也带着丰厚的‘战利品’回到了中军大营,瓜分完财物和美女后,他们就在大帐里置酒高歌,庆祝这美好的一天!

    大军出征期间,一般将士是禁止饮酒的,以免怡误军机,不过这些曹氏子弟是个例外,可以随心所欲,做什么都可以,既没人敢管他们,也没人想管他们!

    曹操也知道这些子弟都是初次上阵,一点军事经验也没有,所以没敢让他们下去统兵,而是驻扎在中军大营里,派了个守护营地的任务,说白了,就是看大门的。

    首先,这个任务比较安全,中军大营外边有十万雄兵层层守护,敌人轻易攻击不到这里,再者,曹操也担心这些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,胡乱出去闯祸,放在自己眼皮底下,也好管教一二!

    不过吗,福祸无门唯自招,再安全的地方,也保护不了一群该死的人!

    “敬安民哥一杯,这次兄弟们都跟着发财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安民哥文武双全,早晚必成一代名将!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堪称‘萧郎第二’……不,一定能超越萧郎,以后咱们曹家就看安民哥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帐中,曹安民高居上位,一脸傲色的听着众兄弟的吹捧,还真找到几分名将的感觉,在他看来,沙场征战也不过如此吗,一箭未发,敌人就吓得投降了,还弄回成车的金银财宝,自己要是早点上战场,估计都当上大将军了,现在却用来守护营门,真是大才小用了呢!

    “报诸位公子,大营门外来了一支车队,说是来送礼物的!”一名侍从跑了进来,脸上带着欢喜,主子们吃的满嘴流油,他们这些下人也跟着沾了光,至少弄口汤喝!

    “走,咱们看看去,是谁大晚上来送礼呀!”众人已然喝的熏醉,没穿盔甲,也没拿宝剑,就这么互相搀扶着,东倒西歪的向营门走去!

    果然,一支长长的车队出现在营门外,光是压车的军士就有上千人之多,不过这些人全是赤手空拳,也没穿盔甲,所以才能通过外面的层层盘查,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大营门前,为首的,就是刚刚投降的张绣!

    “末将见过诸位公子!”张绣也没佩戴兵刃,两手空空的在营门前抱拳行礼,脸上还带着恭维的笑意!

    “听闻诸位公子正在清点战利品,末将营地里还囤积了不少财物,未敢私藏,特意连夜送了过来,共计一百二十车,还请验收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,一百二十车财物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数字,众位曹家子弟顿时就精神了,纷纷从营门里探出头去观看,果然,在张绣身后跟着长长的车队,上面摞满了箱子和麻袋,鼓鼓囊囊的,想来都是金银财宝之类!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张绣还挺懂事吗,教训了一下果然就听话多了!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一百二十车,他的营地里肯定还有更多的,咱们明天再去扫荡一番才是呀!”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,明天咱们再去搜刮一番,不过现在吗,先把这些财物收下再说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快,打开营门,让他们的车队进来!”看着车上的财物,这些曹氏子弟的眼睛立刻冒起了金光,至于别的事情统统被抛到脑后去了,只想快点把钱财拿到手里!

    “启禀各位公子,军中自有法度,夜幕之后,没有丞相大人的命令,营门是不能轻易开启的,更不能放外来兵马入内!”守门的士兵却没敢开门,曹操治军甚严,违令者是要砍头的!

    “怕什么,本公子负责防守中军大营,我说开门,就开门!”曹安民站了出来,强令士兵们打开营门,“普天之下,那有将送礼人拒之门外的呢,再说了,那些财物里最大的一份可是自己的,至少得三四十车吧,乖乖,发财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还是先去向丞相大人请令,而后再开营门吧!”守门的士兵虽然畏惧这些曹家子弟,却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,还是不肯轻易开启营门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早就进入温柔乡了,现在过去打扰,那不是找死吗,快快开门,有什么事情,我们顶着!”曹家子弟们可不愿意再等下去了,大家一拥而上把守门的士兵赶开,亲自动手,搬开鹿角,落下壕沟上的铁链吊桥,随着‘隆隆’的声响,中军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了!

    营门外,张绣躬身站在那里,脸上谄媚的笑容一直未变,十指却在暗处不停的摩擦着,他身后的士兵们也是如此,全都死死的盯着营门,曹操治军有方,大营防守的可谓是风雨不透,如果营门不开,就是万马千军也闯不进去,不过老天爷保佑,营门真的开了~~

    “张将军,都送了什么礼物过来呀,货色太差了可不行,本公子的眼睛里可不揉沙子,必须得~~”,营门一开,几十位曹家子弟就冲了出来,个个眼冒金光,为首的就是曹安民!

    “呵呵,末将岂敢欺瞒各位,尤其是安民公子,末将还特意给您准备了一份重礼呢!”营门一开,张绣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而且是发自内心的高兴,只见他一回身,从车厢里抽出一柄长枪,寒光闪闪,甚是锋利!

    “安民公子请看,这柄‘虎头金枪’,长九尺六寸,重四十八斤,乃是用上等的雪花镔铁打造而成,虎头吐刃,长蛇盘身,尾刻七星……,用于冲锋陷阵,最合适不过了,另外吗,它还有一个特别之处~~”

    提枪在手,张绣的气质都为之一变,炙热、锋利、无情……,整个人仿佛与手中的长枪融为了一体,别人只知道他是张济的侄儿,是一名没骨气的降将,却不知道他还有另一个称呼~~‘北地枪王!’

    “此枪到是不错,它还有什么特别之处,速速说来!”看到张绣突然抽出长枪,曹安民先是一愣,等到对方介绍起来,他也来了兴致,凡是天下名将,手中必有神兵,就像萧郎的‘凤翅鎏金镗’,吕布的‘方天画戟’,如今自己也是一员大将了,正缺少一柄趁手的兵刃,要是佩上这杆虎头金枪,冲锋陷阵,沙场扬名,到也不错呀!

    “呵呵,这柄‘虎头金枪’最大的特别之处就是……杀人不沾血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张绣双手一抖,顿时耍出一个漂亮的枪花,圆如月,大如盘,枪头犹如彩凤点头,甚是好看,接着向前奋力一刺,正中曹安民的胸口,扎了个透心凉,又闪电般拔了出来,再看寒光闪闪的枪簇上,果然一丝血迹也没有!

    “你敢……,我……”

    曹安民愣住了,看着心口上突然出现的血洞,又指了指张绣,想说些什么,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,‘噗通’一声,仰面栽倒,死不瞑目的眸子里,满是惊恐和疑问,“自己马上要成为天下名将了,怎么就死了呢?”

    “斩尽杀绝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大吼一声,张绣挥舞手中的虎头金枪,向那些目瞪口呆的曹家子弟痛下杀手,寒芒所至,人头滚落,血如泉涌……,与此同时,那些西凉兵纷纷从车上的麻袋里抽出兵刃,迅速砍倒营门口的守卫,‘嗷嗷’叫的向里面猛冲,见人就砍,缝人就杀,直奔中军大帐而去~~

    “杀尽曹贼,报仇雪恨,冲呀!”

    “以血洗血,以牙还牙,杀呀!”

    这些冲进去的西凉死士,一面奋力砍杀那些惊慌失措的曹兵,一面开始四处点火,很快就将整座中军大营点燃了,烈焰冲天,浓烟滚滚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大火……,漫天大火!……杀!”

    震天的喊杀声中,曹操从睡梦中惊醒过来,因为心情舒畅,夜宴上多喝了几杯,恰好侄儿又送来几位美女,其中有一个邹氏,更是国色天香,惹人爱怜,正所谓‘酒为色之媒’,曹操也就没客气,照单全收了!

    身为丞相,睡几个女人,也不是什么大事,以往每攻破一处城池,部下们在劫掠之后,都会把最贵重的财宝,最漂亮的女人献上来,以示敬意,因此曹操既没多想,也没多问,结果为了一个女人,竟然惹出这么大的祸事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……之前还是好好的,兵不血刃就拿下宛城,又收编了数万人马,怎么一场风流觉睡过来,形势就全变了?”来不及穿戴盔甲,曹操光着双脚跑出了大帐,放眼望去,只见火光冲天,整个天际都被映红了……

    原来张绣得手的同时,外围的贾诩也动手了,在他的指挥下,数万如狼似虎的西凉兵,向着毫无准备的曹军大营冲杀过去,四处放火,奋力砍杀,很快就攻破了好几处寨!

    另外,贾诩很是狡猾,一面进攻敌营,一面让手下兵士大声呐喊:“曹操已死,速速投降!”

    深夜之中,突然遭到了袭击,曹军士兵本来就是惶恐不安,此时听到敌人的喊声,又看到中军大营火光冲天,以为曹丞相真的出事了,人心动摇之下,顿时全线崩溃,被西凉兵杀的丢盔弃甲,四散奔逃!

    “西凉兵叛乱了,请丞相大人躲避一下!”混乱之中,许褚手持‘锯齿大刀’,带领几名手下跑了过来,彪悍的身躯上满是血迹,有敌人的,也有自己的!

    事到如今,也顾不上许多了,亲兵们牵过坐骑,硬把曹操给抬了上去,许褚手持大刀在前开路,一行人向大营外边冲去!

    “斩杀曹贼,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张绣已经带人杀到了中军帐边,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逃跑的曹操,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立刻舞动‘虎头金枪’追杀过来!

    “尔等保护好丞相,速速离开!”

    狂吼一声,许褚挥动锯齿大刀,招架住了张绣的虎头金枪,二马盘旋,立刻厮杀到一起,一个是‘悍勇虎痴’,一个是‘北地枪王’,二人具是武艺高强之辈,刀来枪往,寸步不让,一时间杀的是难解难分!

    不过许褚虽勇,毕竟人单势孤,挡的住一个张绣,却挡不住他身后的千军万马,西凉兵从两侧饶了过去,继续向前追杀,同时乱箭齐发,务必要置曹操于死地!

    “嗖!嗖!……杀!”

    弓如惊雷,箭如雨落,亲兵们纷纷中箭落马,曹操也没能幸免,大腿上狠狠挨了一箭,痛的他浑身颤抖,冷汗如雨,坐骑‘绝影’更是连中三箭,悲鸣一声,栽倒在沙场上……

    “哎,老夫性命休矣!”双眼一闭,曹操知道自己完了,常年征战,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,没想到却在小河沟里翻了船,皇图霸业,一朝成空呀!

    “父亲勿惊,孩儿来也!”关键时刻,数十骑人马突然冲了过来,为首的正是大公子曹昂,因为是仓促应战,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中衣,挥舞着宝剑,拼命砍杀那些靠近的西凉兵!

    “子修,速速与为父一起冲出去!”绝处缝生,曹操又惊又喜,不过此时西凉兵步步逼近,大有将他们父子合围之势!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父亲快走!”生死关头,曹昂看的很明白,敌人已经杀到眼前了,如果父子一起逃跑的话,那就谁也逃不出去,为今之计,必须留下一个人断后,拼死争取时间,逃跑的人才有一线生机!

    “父与子,谁生?谁死?”

    曹昂没有丝毫的犹豫,将曹操扶上自己的战马,又在马屁股上狠狠刺了一剑,战马吃痛,立刻飞奔出去!

    “父亲保重!”

    “吾儿小心!”

    一声喊叫过后,父子二人就被乱军冲开,再也见不到对方的身影了!

    “许昌城,我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!”遥望北方,曹昂心中长叹一声,目光中隐隐有泪花闪现,而后舞动宝剑,带领残存的几名亲兵,向着迎面而来的西凉铁骑冲了过去,死并不可怕,只要值得……

    就像大浪中的一块顽石,曹昂带领残存的亲兵,拼死阻挡着冲杀过来的西凉铁骑,不过众寡悬殊,几个浪花过后,‘顽石’就消融的无影无踪了,不过他们毕竟拖住了敌人的脚步,趁此机会,曹操在夜色的掩护下,逃之夭夭了!

    月色如血,烈焰冲天,曹家长子,沙场殒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