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79.第579章 宛城之战(中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小马奋蹄嫌路窄,幼鹏展翅恨天低,无知者无畏,可无畏者却未必无敌,因为现实总是血淋淋的残酷!

    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曹氏子弟,‘嗷嗷’乱叫着冲进宛城,四处搜刮着‘战利品’,他们砸开府库,冲进粮仓,试图用丰厚的财物,来填补自己那颗失落的内心,结果却让他们更加失望~~

    宛城的府库中只有几枚缺了边的铜钱,粮仓更是空空如野,连里面的老鼠都饿的含着眼泪搬家了,那里还有他们的份呀,一句话……‘真是穷掉底了!’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,宛城虽然是战略要地,却并不富庶,再加上这里战事频繁,百姓们死走逃亡,十室九空,根本就收不上什么钱粮来,所以张绣才被迫举兵叛乱,为的就是吃口饱饭呀,要是府库中堆满了钱粮,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呢?

    希望有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,两手空空的曹氏子弟又聚拢在一起,彼此大眼瞪小眼,除了郁闷和眼屎,就看不到别的东西了!

    无奈之下,众人只好把目光投向曹安民,希望这位‘狗头军师’能想出个好办法,千里迢迢的出来一趟,总不能空着手回去吧,让他们跟家人和朋友说什么,连吹牛都拿不出本钱,丢人呀!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宛城,不信一点钱粮也没有,肯定是被那些降兵藏起来了!”

    曹安民更加郁闷,军中是按照职位高低分配战利品的,他是这群人的首领,按理说应该分到最大的一份,结果就找到几枚破铜钱,连买个炊饼都不够,怎么分呀!

    “没错,一定是被那些降兵藏起来了,都投降了还不老实,就该收拾一下,让他们知道曹家子弟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“咱们去搜查降兵的家宅吧,肯定能找到许多财宝,还有漂亮的小娘子,听说张绣的婶婶就是位绝色美人,那叫一个嫩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太好吧,劫掠民宅可是军中大忌,丞相大人知道了,肯定会责罚的,咱们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说有大量的钱财,还有美女,曹家子弟们都动心了,叫嚷着要去抄那些降兵的私宅,不过也有几个人提出了反对意见,丞相的军规可是很严厉的,就算是曹家人犯法,也难免责罚!

    “怕什么,大军出征,那有空手而回的道理,想当初的寿春之战,那些将军们劫掠的财物还少吗?尤其是萧郎的玄甲铁骑,从上到下吃的是满嘴流油,据说财物就拉了好几百车,他们抢得,咱们为何就抢不得?”

    提起萧逸,曹安民在无比羡慕的同时,还有深深的嫉妒,他自认也是文武双全,人才一流,只是运气不好,一直没有施展的机会罢了,如果早点上战场,立下军功,也未尝不能弄个州牧、大都督之类的官职做!

    “至于丞相那里,等咱们搜出战利品来,也送一份上去,再孝敬几个美女,想来也就不会怪罪了,疏不间亲,毕竟大家都是姓‘曹’的吗!”

    “说的对呀,丞相那里送上一份,大公子再送上一份,实在不行给那些文武大员也送点,估计就没人再责备咱们了,心里还会夸奖这事做的漂亮呢!”

    钱财动人心,美女勾人魂,曹氏子弟们很快就统一了意见,别人抢得,咱们也抢得,一切等抢完了再说吧!

    商议已定,众人又简单的分配了下区域,而后带领手下侍从,呼啸着向各处宅邸扑了过去,这次,他们绝不会落空了!

    在战争中,胜利者劫掠财物,得到美女,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不过很可惜,这些曹氏子弟们试图效仿萧逸,却又学的不彻底,尤其忘了最为关键的东西!

    萧逸每次打仗,都是先杀人,再劫掠那些死尸的财物,这样才能抢个放心、痛快不是,而这些曹氏子弟却忘了,那些财物的主人们还活着呢,就驻扎在城外,你没杀光他们,反过来,他们可就该杀你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宛城外,有一片单独的营地,投降仪式结束后,张绣就把所部人马拉到了这里,准备听候点遍,正式加入曹军的战斗序列,虽然背了个‘降将’的名头,可能给几万部下弄出条活路,他也就心满意足了!

    可惜,树欲静而风不止,营中的旗帜都没有换下来呢,张绣就被随之而来的消息惊呆了,先是郁闷,接着愤怒,最后是发狂!

    “报~张将军,一群曹氏子弟带着人,把咱们囤积在城里的军需都给抢走了!”一名亲兵跑进来,还带着惊人的消息!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算了,人在矮檐下,不得不低头,一点财物而已,随他们去吧!”张绣心中郁闷,但自己已经投降了,为了一点财物,去得罪那些姓‘曹’的人,太不值得了!

    “报~张将军,不好了,那些曹氏子弟把您的府邸也给抢了,家中的财物、侍女,连带几位夫人,也被他们给抢走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太过分了!”听说自己的家宅也被抢了,张绣顿时愤怒起来,抢点钱财也就算了,他们竟然还抢人,这是狠狠的打自己的脸面呀!

    有心带兵去狠狠教训那些曹氏子弟一番,可转念一想,小不忍则乱大谋,自己好不容易才给部下们谋条出路,若是为了几个小妾,就得罪了那些姓曹的人,以后在大营里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……,忍了吧!

    ‘忍’字头上一把刀,那个痛心的滋味,只有自己知道,为了大局,张绣一忍再忍,总算把心头的怒火勉强压了下去,可有些人却不想忍了!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,他们太欺负人了,抢了钱财还不算,把人也抢走了!”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,跟他们拼了吧,咱们西凉人也不是好欺负的!”

    “对,宰了这群姓曹的兔崽子,让他们知道西凉兵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大群部将涌了进来,不光是张绣的府邸被洗劫了,他们的家宅也没能幸免,财产被搜刮一空不说,不少人的小妾、女儿也被那些曹氏子弟抢回营中去了,这是硬往头上扣绿帽子呀,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   “大家稍安勿躁,此事容本将军去面见丞相大人,定能解释清楚,为弟兄们讨回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虽然自己也是怒火冲天,可身为大军统帅,张绣还是极力压制着众人,生怕闹出事端来,不过很可惜,就在这个时候,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了!

    “张将军,大事不好了……,那些人冲进后宅,把太夫人也给抢走了!”张府内宅的老管家跑了进来,满脸的鞭痕和血迹,显然是挨了一顿狂殴,这才跑过来送信的!

    “什么,他们连太夫人也给抢走了?”

    晴天霹雳一般,张绣的身体晃了几下,差点栽倒地上,太夫人就是张济的妻子邹氏,叔父去世之后,一直由张绣负责供养,没想到也被抢走了,这让他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叔父呀!

    “不行,本将军立刻前往中军大帐,把太夫人要回来,这群混蛋,必须让丞相大人严惩才是!”张绣是真急了,分开人群,就要往外走,却被那名老管家一把抱住了双腿!

    “将军,万万去不得呀,那些曹氏子弟说的清楚,他们是奉了曹丞相的命令前去抄家的,您若去了中军大帐,恐怕是有去无回呀,另外,他们还说~~~”

    “嗯?他们还说了什么,一字不差的给本将军说出来!”

    “诺,~那些曹氏子弟还说,夺了太夫人,就是给曹丞相侍寝的,还说以后将军就是丞相大人的便宜侄儿了……”,老管家低着头,原原本本把曹安民刻薄的话语又重复了一遍!

    “呀!~~曹阿瞒,你欺人太甚了!”泥人还有三分火性呢,何况是一位统兵征战的将军,张绣拔出腰间宝剑,指向中军方向,眼中满是浓浓的杀意!

    “忍无可忍,也就无需再忍,反了吧!”

    “对,反了吧,杀光那些姓曹的,把太夫人夺回来!”

    营中众将再次鼓操起来,事到如今,再忍下去的话,那就不是男人了!

    “好,咱们反了!”张绣身上的血性也被完全激发出来,就像一头发疯的恶虎,在大帐里转悠起来,“事关重大,又是敌强我弱,此事必须从长计议,你们立刻下去备好鞍马,磨好刀枪,我去请教贾先生,看他有何良策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贾先生,就是贾诩,为人足智多谋,用计朴实无华,却是最重实际,被咬上一口,绝对入骨三分,不死也得扒你一层皮,所以西凉军中都称他为~~‘毒士!’

    贾诩不但智谋一流,而且懂得明者保身之道,平时不显山,不露水,更不揽功扬名,行事非常低调,因此知道他存在的人非常之少,绝对是个幕后黑手!

    张济临死前,特意嘱咐过侄儿张绣,“一旦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,就去请教贾诩,定能绝处逢生,化解危局!”

    张绣对叔父的话牢记在心,所以对贾诩格外尊重,平时都是以子侄礼相见,视如长辈一般,别的人遇到难题,都是把谋士请来商议,这就已经很客气了,张绣则更进一步,每次都是亲自跑到贾诩的帐篷里问候,而且言听计从!

    后营,偏僻的角落里,有一座很小的牛皮帐篷,朴素无华,从外表看和普通军士的住处一模一样,里面就住着这位‘毒士!’

    “贾先生安好,虎头有生死大事求见!”来到帐篷前,张绣先是整理衣冠,而后躬身行礼,并以乳名自称,完全是一副晚辈的模样!

    “将军来了,请进吧!”一道和煦的声音响起,让人如沐春风!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帐篷里,贾诩正在下一局围棋,对弈本是两个人的游戏,他却一个人下的很是入神,因为贾诩有一种特殊的本领~~一心二用,左手执黑,右手执白,在考虑进攻的同时,还能考虑防守,不过从棋局上看,白棋已然占据了优势!

    “先生,曹阿瞒欺人太甚,虎头忍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哦,真的忍无可忍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抢走婶娘,侮辱叔父在天之灵,如何再忍?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老夫就为你谋划一二!”手中落子不断,贾诩和煦的目光却变得凝重起来,仿佛有无数的雷电交织,在酝酿一场暴风骤雨!

    “要想化解眼前的局面,老夫有上、中、下三策,请将军自决吧!”

    “请先生赐教!”张绣上前一步,再次躬身行礼!

    “上策,连夜拔营起寨,把人马拉到兖州去,‘鬼面萧郎’与你的叔父乃是旧识,而且还欠着一个大人情,你只要投奔过去,肯定能被收留下来,几万将士也就得以保全了!”贾诩又落下数子,白棋的优势更加明显了,黑棋则被逼的四处躲避,不敢触其锋芒!

    张绣沉思一会,默默的摇头,与萧郎有旧识的是叔父,而不是自己,如今叔父已死,这份人情还剩下多少就很难说了,贸然的投奔过去,谁知道对方是收留自己,还是杀了自己,毕竟,萧逸也是曹操的部下呀!

    “中策,还是拔营起寨,去荆州投奔刘表,如今曹操威震四方,有吞并天下之势,诸侯们一日三惊,惶恐不安,刘表为了抗拒曹操的进攻,定会收留下将军,再分一座城池把手,如此,也可暂且栖身了!”说话之间,贾诩手中的白子步步近逼,几乎把黑子赶尽杀绝了!

    张绣再次摇头,自己把宛城献给了曹操,就等于把荆州的大门让了出去,此举已经得罪了刘表,如今再投奔过去,又能获得几分信任呢?

    再者说,刘表此人徒有其表,看着一表人才,实际上就是个草包,对曹操更是怕的要死,只怕一封书信递过去,他就能把自己捆绑起来,送回来给曹操请罪,所以荆州也去不得呀!

    “下策,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,趁着曹军立足未稳,又疏于防范的机会,夜袭大营,斩杀曹操,复夺宛城,曹军虽众,一旦群龙无首,必生内乱,如此可保将军暂时平安无事!”

    贾诩的声音突然转冷,微闭的双眼也睁开了,明明已经处于劣势的黑棋,在他突然补上一子后,直取中央,就像一把屠龙刀,正斩在白棋的龙头上,稳、准、狠,立刻反败为胜!

    战场如棋局,棋子多少并不重要,关键看你能不能落在要害之上!

    “夜袭敌营,斩杀曹操?”张绣的呼吸明显急促起来,虽然他已经决定反叛,却没想过玩这么大,那可真是天翻地覆了~~

    “先生以为,何时动手为好?”

    “一击毙命,就在今夜!”

    (五体投地大礼,请大家支持正版,作者也要吃饭的,多谢了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