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72.第572章 神医对神医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师傅~~我饿了!”

    “徒儿~~为师也饿了!”

    “师傅,咱们的药箱里还有能吃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甘草已经用完了,还剩下一把黄莲,要不你先凑合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山野小路上,华佗和小药童-稻香相对长叹,走了大半天的路,腹中早就‘咕咕’作响,可是他们身上却一点吃的也没有了,铜钱倒是还有几枚,可是大灾之年,米贵如珠,就是有钱也买不到食物呀!

    最近几天,两人全靠身上携带的药材勉强充饥,吃的舌头都发麻了,可是到了今天,连能吃的药材也没有了,黑漆药箱里就剩下了一些黄莲,苦涩至极,根本难以入口!

    华佗今年正好五十岁,身材不高,头发花白,因为常年的游走四方,风餐露宿,脸庞上满是深深的风霜之色,唯有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,显露出他光明、不屈的内心!

    华佗是个神医,也是个穷鬼,平时治病救人,基本上都是分文不取的,就连药材也是白送,最多收取一点食物,作为自己路途上的口粮而已,结果几十年行医下来,名声倒是誉满天下,私囊里却是空空如野,除了身上这件半旧的青色长袍,和一个黑漆药箱外,别无长物!

    就连身边的小药童‘稻香’,也是偶然在路边捡来的孤儿,否则谁愿意给一个上无片瓦遮身,下无立锥之地,连一日三餐都吃不饱的穷神医当药童呢?

    至于药童为什么叫‘稻香’,很简单,因为是在稻田地里捡到的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嗒!……嗒嗒!”

    正当师徒二人愁眉不展的时候,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一队玄甲骑兵从后面旋风般冲了过来,马背上坐着的全是腰跨长刀,身背硬弩的勇士,虽然人数不多,只有几十骑,但浓浓的杀气却令人生畏!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华佗连忙拽着小药童退到了路边,乱世之中,人命贱如草芥,正所谓‘贼过如梳,兵过如剃’,这些马背上的兵大爷,随时可能冲过来给你一刀,至于杀人的理由吗,谁要是敢过来讯问,那就再来一刀,强权就是天理!

    华佗游走天下,这样的事情看到的太多了,自己也是数次差点遇险,如果不是有‘神医’的名头护身,再加上一老一小人畜无害的模样,估计早就去给阎王爷诊脉了!

    诸侯之中,曹军的纪律算是最好的,平时与百姓也是秋毫无犯,从不胡乱杀人,不过万事还是小心为好,能避开的,就千万不要凑过去,这也是华佗在乱世之中能活到现在的原因之一!

    咱是治病救人的,不是胡乱送死的!

    不过很可惜,福祸无门,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,为首的黑衣骑士冲到近前后,如电的目光在二人身上一扫,又瞄了下那个黑漆药箱,立刻双腿一夹,猛地一勒缰绳,坐下的‘墨烟驹’顿时停住脚步,前蹄高抬,仰天嘶鸣不止,声震九霄……“吼!……吼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马背上的黑衣骑士正是萧逸,在城门口发现华佗的踪迹后,他立刻带人一路狂追了过来,沿途之上已经遇到了七八伙赶路的灾民,却始终没有发现这位神医的踪迹,但萧逸毫不气馁,继续追赶不止,终于在田间小路上发现了这一老一小!

    常年行医的人身上都带有浓浓的药草味,再加上老者背着药箱,童子身上也挂着小药锄,所以萧逸有七分的把握,这位老者就是华佗!

    不过吗,青史如烟,那种欺世盗名之徒实在太多了,往往被史书吹嘘的超凡入圣,完美至极,等你看到真人之后,却失望的一塌糊涂,甚至连苦胆都能恶心出来,这样的事情,萧逸已经碰到好几次,几乎快免疫了!

    就说那位四岁能让梨的孔融吧,一向被视为道德的楷模,教育小孩的典范,可实际情况呢,这位孔融先生沽名钓誉,毫无才能,除了会背几句《论语》外,一点正事也不会做!

    当初袁军攻打青州,孔融抵挡不住,为了逃命,竟然把老婆孩子都扔掉了,自己一人跑到许昌,上下活动关系,仗着祖先的福荫,才混了个‘中大夫’的官职,让萧逸狠狠地鄙视了好久,连老婆孩子都守护不住,还当个什么男人?

    所以现在萧逸识人,只看你有没有真本事,不看虚名,如果这名老者真是个神医圣手,那怕他不是华佗,萧逸也会把他请回去,好生奉养起来,让他为国家出力,如果是个江湖骗子,对不起,就算你真的叫华佗,那也是一刀归西!

    “见过校尉大人,小老儿是一名行走四方的游医,为百姓们治病送药,绝非歹人呀!”华佗还算镇定,先是将小药童拉到自己身后,而后在怀里摸了摸,终于找出几枚残破的铜钱来,花钱免灾,这已经是他全部的财产了!

    萧逸神色一凝,他对那几枚铜钱没什么兴趣,但老者伸出来的手却吸引了他的目光,枯如树皮,糙如砂石,上面还有一层黑褐色的药碱,那是常年熬煮汤药留下来的,这样的手萧逸曾经见到过一双,就是他的老道师傅‘出尘子’,简直一模一样呀!

    “神农百草,炎火不绝!”萧逸一跃下马,而后双手合拢,掌心向上,托于眉间,做出火焰形状!

    官有官言,盗有盗语,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内部秘语,师徒相授,绝不外传,行医之人也是如此,在几个古老的门派中,有一套独特的手势和秘语,专门用来内部交流之用,寻常的山野郎中是绝对不会的!

    “一片冰心,济世救人!”华佗先是微微一愣,而后立刻伸出右手双指,点在自己的心口上,没想到竟然碰到同行了,还是古医传人,不过,他怎么穿着一身甲胄呢?

    “药锅里的‘甘草’和‘当归’,是你添加进去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正是小老儿所为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咱们就盘盘药理吧!”

    “这个~~好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各行各业都有内部规则,一名医师开出了药方,如果另一名医师随意修改的话,可以视为一种挑衅,那么前者就有权力发起挑战,捍卫自己的名誉,而后者必须应战,否则就得叩首赔罪,而在医师们的心中,名誉高于一切!

    前者,华佗擅自修改了萧逸开出的药方,所以他就有权力提出辩论药性、药理,华佗也不能拒绝,明知道对方势大,还带着兵刃,自己无论输赢恐怕都讨不得好,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谁叫自己见药则痴,改了人家的方子呢?

    “来人,设宴,我要和这位老先生辩论药理,以证对错!”

    萧逸一摆手,麾下亲兵立刻行动起来,就在路边的空地上,皮毡铺地,周围竖起屏风,而后开始摆上各种食物,油汪汪的肉饼,大块的烤肉,各式干果点心,看的小药童‘稻香’直流口水,对于饥肠辘辘的人来说,看到食物就是看到了救星呀!

    等到一坛子美酒打开来时,连华佗也有些心动了,他这一生,除了研究药草外,就是喜欢喝上几口,不过因为囊中羞涩,平时最多喝几口村酿的劣酒而已,今天可真是有口福了,不过他心中也在微微疑惑,一个小小的校尉,怎么这么大的排场呢?

    “老先生请入席吧!”萧有拍开酒坛,满了一碗,恭敬的递过去,而后解下腰间的‘斩蛟剑’,放在宴席上,今天,如果对方不是一位真正的‘华佗’,那么世间也就没有华佗了!

    ‘鬼面萧郎’的敬酒,岂是那么容易喝的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