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67.第567章 看谁吃的过谁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‘灭蝗令’已经下达三天了,山阳郡的官民却毫无反应,没有一个人敢去放手捕杀,任由蝗虫大军步步逼近,将田野中的庄稼啃食一空!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,萧逸虽然砸毁了祭台上的‘蝗神’像,却除不掉人们心中的神袛,千百年来积累出的畏惧,又岂是一朝一夕可以磨灭的。

    再者说,百姓们也有自己的想法,“大都督敢砸‘蝗神爷爷’的神像,那是因为人家是‘贪狼星君’转世,有莫大的气运加身,百邪不侵,自然无所畏惧了,可咱们普通人不行呀,草根一样的贱命,岂敢得罪老天爷派下来的蝗神呀?”

    所以蝗虫继续吃,百姓继续哭,官吏们表面上不敢祭拜了,回到家里却偷偷的上香祷告,祈求上苍不要降罪自己,如今是两个神袛打架,凡人跟着遭殃,‘鬼面萧郎’让人惧怕,‘蝗神爷爷’他们也惹不起呀!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萧逸也很无奈,一个人的手再大,也遮不住整片青天,官吏、百姓都不敢动手,总不能他一个人跑到田间去捉蝗虫吧,看来得用点非常手段,逼迫他们就范才行呀!

    主意打定,萧逸摸着自己的小黑脸一阵冷笑,而后下令:“召集山阳郡中的官吏、士族、豪强,等一切有威望者前来,本都督要在大营里设宴款待!”

    命令传出,整个山阳郡闻风而动,‘鬼面萧郎’请客,谁敢不来呀,来晚了都不行,短短两天时间,数百名官吏、豪强就齐齐聚拢到玄甲军大营里,不少人都是快马日夜兼程赶来的,颠簸的都口吐白沫了,也丝毫没敢耽搁,这位大都督连‘蝗神’都敢砸,谁不害怕呀?

    “大都督急忙传唤我等,不知所谓何事呀?”有些人心中没底,开始打听起这次宴会的内幕来,以免犯了忌讳!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,大都督一向心思如海,岂是我等所能猜透的!”众人齐齐摇头,‘鬼面萧郎’的心思,天马行空,无迹可寻呀!

    “十有**是为了蝗灾之事,莫非让我等士族豪强捐献些钱粮,用来赈济灾民?”

    “嗯,言之有理,救济百姓,理所应当,我等当慷慨解囊才是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心思灵动的,自认为猜出了一二,这次蝗灾规模太大,需要救济的灾民也太多,光凭官府的那点存粮是肯定不够的,这位大都督手头发紧,肯定是想跟他们这些宗族大户借点钱粮了,“嗯,借多少才合适呢,少了肯定不行,那就一半吧~~”

    豪强们纷纷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,没人敢说不借,‘鬼面萧郎’的手段他们是知道的,要是少于家里存粮的一半,估计连另一半也保不住,‘徐州第一门阀’陈家如何,还不是被这位大都督给连根拔起了,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山阳郡的土豪呀,不少人甚至都打定主意,一会借完钱粮,出门就把欠条撕了,大风一吹,无影无踪,这才是聪明人的选择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有令,请诸位入帐饮宴!”正午时分,中军官-小斌前来传令,同时用一种戏虐的眼神看着众人,仿佛有一件好玩的事情即将发生似的!

    众人不敢怠慢,连忙整理好身上的衣冠,而后按照官职大小,威望高低,排着整齐的队列,鱼贯而入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帐里,萧逸头戴三叉紫金冠,身穿黑色百花战袍,腰系狮蛮带,正身端坐在帅位上,没了往日的冷酷杀伐,却多了一份自然潇洒,仿佛一位人畜无害的贵族公子哥!

    帐内没有多少陈设,两边各设了三排长长的坐席,中间空地上则放着一尊青铜巨鼎,足有五六百斤的分量,有眼尖的认出来了,“这不就是祭祀‘蝗神爷爷’用的那尊吗,大都督做事真够绝的,扯了贡品,砸了神像,连人家的祭祀铜鼎都不放过,全端回来了!

    铜鼎下边燃烧着赤红的炭火,里面烟雾缭绕,全都是上下翻滚的费油,看到这一幕,与会众人心头不禁就是一寒,胆子小点的,腿都开始发软了!

    这个时代,讲究的就是‘不享五鼎食,则当五鼎烹’,油炸活人,是上位者经常用的一种震慑人心的手段,看这口青铜鼎的大小,扔进去一两个活人绝对不成问题,再联想一下‘鬼面萧郎’的名声,杀人如麻,心硬如铁,这种事情他绝对下的去手呀!

    “呜呜~~今天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了呀!”

    “这是要炸谁呀?千万别是我,老天保佑,炸别人吧~~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少人心中暗暗算计,看大都督的架势,估计一会谁捐的钱粮少,就要仍进鼎里油炸了,“呜呜……,一半家产是不行了,要不都捐了吧,一贫如洗也比下油锅强呀!”

    “诸位请坐,本都督今日设下酒宴,只为叙旧,别无他意!”萧逸心思敏锐,立刻猜到了众人的想法,天地良心,今天自己真的没想杀人呀!

    “诺!大都督仁爱无双,海内仰望!”

    众人口号喊的山响,心中却在暗暗撇嘴,“鬼面萧郎不杀人,除非太阳从北边出来,在天上转八圈,再从北边落回去,那是绝对不可能滴!”

    “算了,~~开宴!”萧逸也知道了自己的名声如何,解释也是无用,直接拍拍手,‘胖刘’就带着一群火头兵涌了进来!

    大灾之年,不宜奢侈,所以宴会上准备的食物也很简单,大锅的白米粥,冒着丝丝的热气,还有一摞摞金黄色的肉饼,油汪汪的,看着就有食欲!

    众人都是日夜兼程赶来的,又在帐外等候了半天,腹中早已饥饿难耐,如今看到热气腾腾的食物,自然不会客气了,一个个甩起腮帮子,颠动大槽牙,吃了个风卷残云,看那狼吞虎咽的模样,比起田地里的蝗虫来也差不了多少!

    还别说,军中的伙食真是不错,就说这个肉饼吧,又香又脆,还有嚼头,就是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肉,不是牛马羊猪之类的家畜,也不像山中的野味,不过真的很好吃呀!

    也有心思深沉些的,认为没吃过的肉最好别动,咱们那位大都督,据说可是很喜欢吃人肉的呀,万一……,还是喝粥安全一些,熬的挺好,又香又浓,入口即化,里面似乎还加了一些调料,细细的粉末,更添三分滋味,不多喝几碗都可惜了!

    看到众人吃的如此畅快,萧逸也很高兴,亲手取过一块肉饼,也细细的品尝起来,还伸出大拇指,称赞了那些火头军一番,用简单的材料,做出无上美味,这才真本事呢?

    宴会之上,岂能无酒,等大伙都吃的差不多了,亲兵们又抬上大瓮的美酒来,香气四溢,使人沉醉!

    “有酒岂能无菜,来人呀,把本都督准备的‘下酒菜’拿上来吧!”

    随着萧逸的命令,两名亲兵抬上来一个大竹筐,外面围着麻布,上面封着盖子,里面传出‘莎莎’的声响,却不知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赐酒!”

    众人的好奇心也被钩起来了,以往宴会下酒的菜肴,不是山中的野味,就是水里的鲜鱼,今天莫非有什么珍馐美味不成?

    两名亲兵抬着竹筐来到巨鼎前,这才伸手把盖子取下,众人的目光往里面一探,顿时就惊的头皮发麻,遍体生寒,原来竹筐里面全都是蝗虫,密密麻麻,足有好几升,而且个头肥大,正在筐里四处乱爬,还都是活的呢?

    “蝗虫~~下酒菜~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要做什么~~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在众人惊惧的目光中,两名亲兵把手一番,又抖了几下,整筐的蝗虫就掉进了巨鼎中,顿时响起一片‘滋滋’的声响,接着一股子浓郁的香气就飘了出来,悠悠荡荡,钻进众人的鼻孔!

    滚油炽热无比,蝗虫在里面几个起伏之后,就变成了金黄色,亲兵立刻用笊篱捞出来,放到一个大托盘里,先是恭敬的给帅案上端了一份,而后又给每个参加宴会的人面前分了几只,还不忘告诉一声,“趁热吃,又香又脆!”

    蝗虫大家都见过,可谁也没吃过呀,此时一盘盘体型完整,香气四溢的油炸蝗虫端上来,顿时在宴会上引起一片的惊叫声!

    “大都督,万万不可食用此物呀~~”

    “蝗虫乃是天赐之物,吃了它,会肠穿肚烂,惨不忍睹~”

    再看帅位上的萧逸,既不反驳,也不发怒,而是伸手捏起一只肥大的油炸蝗虫,直接扔进了嘴里,咀嚼的‘嘎嘎’作响,然后脖子一抖,就吞了下去!

    “天赐万物与人,本来就是用来享受的,小小蝗虫,本都督如何吃不得它!”风卷残云,一盘很快就吃光了,萧逸意犹未尽,又让‘胖刘’给端上来一份!

    没有引经据典,也没有太多的大道理,要想打破人们心中对蝗虫的恐惧,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个字~~吃!

    “什么天赐之虫,什么不可捕杀,结果如何,还不就是餐桌上的一道美味吗?”又是几只蝗虫下肚后,萧逸突然拍了拍额头,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,接着一脸歉意的看着众人~~“忘了告诉大伙了,刚才你们吃的肉饼,其实就是蝗虫馅的,可还美味否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蝗虫~~肉饼~~我~~呕!”

    萧逸轻轻一句话,就像是一道惊雷,狠狠劈在了众人的心头,把‘三魂七魄’都劈飞了,有人目瞪口呆,有人跪地痛哭,还有的趴在桌案上呕吐不止,别说是刚吃下去的,就是昨天的都恨不得吐出来~~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少数一些人是没事的,他们都是感觉到肉饼味道不对,出于小心,没敢吃的,只是喝了一点粥而已,此时看着那些狂吐黄水的同伴,心中可谓是幸灾乐祸~~

    “该!……活该,让你们贪吃呀,古人云:‘病从口入’,我就感觉这肉饼有点不对劲吗,所以才一口没动,呵呵,你们这群傻货也不想想,‘鬼面萧郎’的酒宴是那么好吃的吗,也不多长几个心眼~~~”

    嘲笑完那些同伴,这些少数的‘幸存着’就发现,帅位上的萧逸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,有怜悯,有不忍,还有一点点恶作剧~~

    “忘记告诉你们了,不但肉饼是蝗虫馅的,米粥里面也加了蝗虫粉,此物不但美味可口,还能治疗‘夜盲症’呢,如果想要的话,后帐里还有许多,走时每人带上几斤,就算是本都督的回礼了!”

    “呕!~~哇哇!”

    这下好了,一网打尽,那些只喝粥没吃饼的也开始狂吐起来,而且面如死灰,吐的更加惨烈,相反的,前面那些人此时反而好了许多,无他,心里平衡而已!

    “凭什么只有我吃了蝗虫,你却没吃,现在好了,你们不但吃了,而且吃的还是蝗虫粉,那就等于把老天爷赐下的蝗虫挫骨扬灰了一般,我们吃的好歹还是完整的呢!”

    人不怕倒霉,就怕只有自己一个倒霉,现在好了,吃蝗虫大家都有份,老天爷打雷一起扛,肠穿肚烂一起死,就是死后埋在一起也是没问题滴~~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句名言说的好,“吐呀~吐呀~慢慢的就习惯了!”

    大帐里就是如此,吐了半天之后,大家就不想吐了,反而感觉到有些饿,没办法,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出去了,捎带着连昨天吃的也拐带跑了,不饿才怪呢!

    人饿的时候最怕看到别人吃东西,肚子空空的众人看着帅位上的萧逸一口蝗虫,一口美酒的吃个欢实,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,“凭什么他就吃的满嘴流油,而我却吐个昏天黑地呢?”

    “丢他妈,吃一只是死,吃一百只也是死,难道老天爷还能用雷劈我两次不成,就是死,也做个饱死鬼呀!”想明白其中的缘由,众人心中也就不再惧怕了,有些胆大的返回到座位上,拿起蝗虫肉饼,端起蝗虫米粥~~吃!

    世界之上,除死无大事,如果连死都不怕了,那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,抱着必死之心的众人,吃的满嘴流油,最后拍拍肚子,除了感觉差点被撑死外,也没什么大不了吗,谁说蝗虫不能吃的,相反,还挺好吃吗!

    中国人是有名的‘吃货民族’,饮食文化源远流长,食物的品种之多,烹制手段之复杂,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,没人会对口中的食物感到惧怕,有的只会是喜爱和贪婪,能吃是福呀!

    “诸位,从今日起,齐心合力,灭绝蝗虫,它们吃田里的庄稼,咱们就吃它们,看谁吃的过谁!”将最后一只蝗虫丢进嘴里,萧逸长身而起,以手指天,代表‘吃货民族’向‘虫族’开战了!

    (天气太冷,手指僵硬,打字慢了点,大家见谅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