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66.第566章 毁神灭蝗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玄甲铁骑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玄甲铁骑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兖州,宽阔的官道上,旌旗招展,铁蹄铮铮,一队玄甲骑兵正在全力奔驰,为首之人,头戴‘鬼面盔’,身披‘寒铁铠’,坐下‘墨烟驹’,正是征西大都督-徐州牧--萧逸!

    一场突如其来的蝗灾,硬是阻止住了即将开始的诸侯大战,也改变了天下形势,曹操和袁绍两强之间不血拼,江东的孙策也就无机可乘了,不过为了防止‘猛虎’伤人,萧逸令麾下大将张辽统兵三万坐镇寿春,自己则带领玄甲军连夜北返,准备去对付那支让人闻之色变的蝗虫大军!

    为了进一步了解灾情,以便想出应对的办法,萧逸没有直接回徐州,而是绕道兖州,向灾情最严重的几个郡冲了过来,一路之上,赤地千里,草木尽灭,一丁点绿色也看不到了,除了光秃秃的黄褐色土地,就是一群群面如死灰的灾民,蝗虫吃光了庄稼,就等于吃掉了他们的活路呀!

    生路断绝,人心惶恐,如今的兖、豫两州,就像一堆巨大的干柴,只要蹦出一个火星子来,立刻就会烈焰冲天,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,来不及请示朝廷,萧逸立刻以‘征西大都督’的名义,强行下令各地官府赈灾,并做出了一硬一软,两手准备!

    为了这次诸侯大战,各地官府都准备了大量的军粮,如今战争不用打了,这些军粮自然就变成了‘救济粮’,府库纷纷打开,开始全力向灾区运送粮草,并确保发放到每一户灾民家里,正所谓‘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’,只要能让百姓们吃饱肚子,也就没几个人愿意去铤而走险了!

    另一方面,萧逸把麾下的玄甲军分成十数队,在灾区里来回巡视,大声呼喊‘玄甲铁骑,天下无敌’的口号,以震慑那些别有用心的歹人,如果发现有人趁机闹事,对抗官府,二话不说,斩首示众!

    以粮草稳定局面,以杀戮震慑人心,靠着这两手办法,灾区才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民边,即是有些小的动乱,也很快被玄甲军镇压下去了,不过蝗灾依然在继续,豫州已经完了,兖州也完了大半,如今蝗虫大军一路向东推进,正在扫荡山阳郡,如果被它们越过去,后面就是徐州五郡的广阔土地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阳郡,地处三州交界,既是兵家必争之地,也是蝗虫大军东进的通道,萧逸曾经担任过一任太守,对这里的‘地理环境,风土人情’最是熟悉不过,所以他准备把狙击蝗虫大军的战场,就摆在这块自己治理过的土地上!

    “祭祀……蝗神喽!”

    “蝗神爷爷,享用祭品吧!”

    “蝗神爷爷啊,早日回天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阳郡城外,一场浩大的祭祀仪式正在进行中,上至地方官员,下到黎民百姓,黑压压的人群一眼望不到边际,足有数万之众,全都跪在地上,手捧各式的贡品,向山坡上的一座新落成的祭台叩拜!

    祭台很是豪华,巨石为基,青砖铺地,共分上下九阶,在四角上插着二十八星宿的皂色旗帜,台前除了三牲大贡,还有一座巨大的青铜鼎,里面香烟缭绕,火花飞舞!

    再往台上看,赫然供奉着一尊‘虫首人身’的蝗神塑像,只见这位神袛,方头、绿面、长须,一双门牙硕大无比,嘴角都快裂到耳朵边上去了,身上还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神服,腰间配着玉带,上面竟然还挂有一枚大印,刻着八个大字~~‘天降神蝗,食尽人间!’

    就像老鼠会把猫当成偶像一样,人们对这些食尽庄稼的蝗虫,不是愤恨,而是深深的惧怕,进而产生一种敬畏的心理!

    认为它们是上天赐下来,扫荡人间的,既然如此,人又如何能与天斗呢,所以他们只有虔诚的祭拜这位蝗神,献上珍贵的祭品,希望这位神袛早早的回到天上去,如果口下留情,能够给百姓们剩下一点点庄稼,那就再好不过了,不过很可惜,蝗神爷爷从来都是‘不吃尽,不罢休’的性格!

    玄甲军到来时,祭祀活动正处在**中,无数官员百姓跪倒在地,拼命的向祭台叩首,‘砰砰’有声,很快就磕青了额头,甚至磕出了血迹,可见人们心中对这位蝗神是何等的惧怕!

    见此情况,萧逸纵马直入,前面铁骑开道,后面号角连鸣,身边还有一面墨绿色旗帜迎风飘摆,上面赫然是一个斗‘大’的萧字,沿途百姓纷纷避让,一些眼神好的,看到端坐在‘墨烟驹’上的萧逸之后,连忙下拜行礼,口呼‘参见太守大人!’

    虽然离开两年之久了,但萧逸在山阳郡内的威望依然是无人可比的,正是这位太守大人,白手起家,用铁血手段,灭豪强,剿山贼,扫清流寇,开垦荒田,让赤贫的山阳郡焕发出勃勃生机,进而成为了兖州八郡中首屈一指的富庶之地,民间百姓甚至为他立了生祠,香火不绝!

    “下官参拜大都督,不知兵马至此,未能远迎,还望赎罪!”

    看到萧逸出现,山阳郡的大小官员纷纷上前见礼,为首的就是太守秦禹,当初他本是一名主簿,因为勤于任事,才能出众,萧逸走后就推荐他接任了太守的位置,这两年来治理地方,安抚百姓,也算是颇有政绩!

    “混账、无能,一群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萧逸面色铁青,跃下马后,轮起手中的马鞭,劈头盖脸就抽打起秦禹,直打的血痕道道,官袍尽破,大都督发怒,这位太守也不敢躲,只好直挺挺的跪在那里任由抽打!

    “蝗灾大起,草木尽灭,黎民百姓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你们这些家伙不去赈灾救民,反而躲在这里向一尊无用的泥塑跪拜,大汉官员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!”

    抽完秦禹后,萧逸迈步走入官员群中,一人一鞭子,谁也没放过,抽的是‘啪啪’作响~~~

    “大都督赎罪呀,蝗虫乃是天赐之物,非人力可以挽救,下官等虽然心急如焚,却也没有其他办法可用,唯有祭祀蝗神,祈求上苍保佑了!”

    秦禹被打的眼泪汪汪,很是觉得委屈,自己不是没救灾呀,府库里的粮草都发下去了,钱帛也用尽了,可是蝗灾太大,灾民也太多,为了安抚人心,他这才下令祭祀蝗神的,为此他可是好几天没吃肉,又沐浴更衣,可谓虔诚了!

    “祭祀蝗神,这就是你们想出来的鬼办法,香也烧了,头也磕了,蝗虫可有一丝一毫的减少吗?”萧逸被气的快无语了,人乃万物之灵,竟然被小小的虫子吓成这样,又是祭祀,又是上供,问题是有用吗?

    一路走来,田野里到处都是蝗虫,咔嚓、咔嚓的啃食之声不绝于耳,整个山阳郡的庄稼至少被吃掉一半了,这些人却只会磕头,就没人想过去捻死这些虫子吗?

    “大都督,蝗虫乃是天赐神虫,只可祭拜,不能冒犯呀!”

    “没错,请大都督也给蝗神上几柱香吧,祈求他老人家早些回归天上!”

    那些刚挨了打的官员又凑了上来,手里还举着几跟香烛,自古以来,遇到蝗灾都是磕头祭祀的,而且上拜的人身份越高越好,如今大都督来了,自然是祭拜蝗神的最好人选了,也许这位‘吃货大神’一高兴,就回天上去了呢~~

    “我乃大汉朝廷册封的‘征西大都督、徐州牧、无愁乡侯’,向一只虫子叩头祭拜,开玩笑,今天本都督就让你们看看,这只虫子到底灵不灵验!”

    三两下把香烛折断,萧逸知道,再多的训斥也是无用,要想打破人们心中对蝗虫的敬畏,自己今天得有点实际行动才行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大手一挥,麾下亲兵立刻冲上去,将祭台团团包围起来,一个个弓上弦,刀出鞘,杀气腾腾的监视周围的百姓,以防止他们闹事!

    再看萧逸,一抖身上的黑色大氅,迈步向祭台上面走去,最先看到的就是那尊几百斤重的青铜大鼎,里面香火冒的正旺,二话不说,一脚就踹了过去,只听的‘轰’的一声,巨大的铜鼎竟然被萧逸踢倒在地,而后一路‘叮当’乱响的滚了下去~~

    “大都督要做什么?他~~他疯了吗?”

    看到滚落下来的巨鼎,祭台下边的官员个个目瞪口呆,首先是惊叹萧逸的神力,这可是祭祀蝗神用的大鼎,用料十足,都是上好的青铜,足有五六百斤重,竟然被一脚就踢了下来,这还是血肉之躯吗?

    其次,他们真被吓住了,从古至今,中国人‘敬天地,畏鬼神’,只有磕头上供的,没听说谁敢无礼的,蝗神虽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虫神,可毕竟也是神灵呀,大都督如此作为,就不怕神灵怪罪,激怒上苍吗?

    萧逸不怕,是真的不怕,前世他就是个比较淘气的孩子,捅燕子、烧蚂蚁、捉麻雀,的事情没少做,捉蝗虫更是他和小伙伴们经常玩的游戏之一,不光是捉,他们还敢吃呢,火烤的蝗虫会变成金黄色,吃起来嘎嘣脆,尤其是一些大饭店里,还有专门的虫宴,一盘油炸蝗虫要几十元钱,普通人还吃不起呢!

    青铜鼎踢落,三牲大供一把扯掉,台上的旗帜更是一连撅折了七八根,最后萧逸迈步来到那座‘蝗神爷爷’的塑像旁边,开始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起来!

    还别说,工匠的手艺不错,塑像做的惟妙惟肖,这要是放在后世,都可以算作一件艺术品了,尤其是蝗神的那双眼睛,真是画出了神韵,冷漠、贪婪、疯狂、高傲……,简直比人眼还要有神,萧逸还比了比身高,除了头顶上那对大须子,自己竟然跟这尊蝗神差不多~~~

    “大都督不可,万万不可呀!”

    “那是蝗神老爷,触怒了他,老天会降罪的,快快下来叩首请罪呀!”

    底下的官员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,有心上前阻止,却被那些玄甲军给拦住了,只好跪在台下,一面哀求,一面叩头,也分不清他们是在拜蝗神,还是拜这位不敬鬼神的大都督了!

    “一座泥塑,有甚神灵,今天本都督就让你们都看看,什么叫做人定胜天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萧逸反手拔出腰间的‘斩蛟剑’,寒光一闪,那尊‘蝗神爷爷’的头颅就飞了出去,‘啪’的一声,滚落台下,砸的面目全非,两只大须子,一对大门牙全都摔掉了~~

    这还不算,萧逸再次飞起一脚,正踹在蝗神的胸口上,泥塑的神像那里禁得住他的神力,顿时‘哗啦’一声,碎成了无数小块,坍塌在祭台上!

    看着地上的碎片,萧逸用宝剑哗啦了几下,把那枚蝗神大印挑起来,收入自己怀中,“不错,是纯金打治的,分量很足,正好拿回去砸核桃用,自从小静有了那枚‘无坚不摧’的大印后,吕玲儿就很是羡慕,没少纠缠着萧逸也要一枚,这下好了,一人一枚,省的两个小姑娘老是打架!”

    “哗!~~天呀!神呀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真的动手了,砍了蝗神爷爷的脑袋,还砸了神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打雷,也没下雨,连块云彩也没有呀,难道说‘蝗神爷爷’也惧怕大都督的神威……”

    太守秦禹呆了,文武官员们呆了,无数的百姓呆了,随着那一剑、一脚,碎掉的不光是祭台上的蝗神像,还有他们心中的神袛,同样变成了尘土!

    不过吗,中国人心中是不能没有神灵的,蝗神爷爷没了,可另一尊神像坐进了他们的心中,就是祭台上那位正拔剑骂天的萧大都督,神鬼怕恶人,当一个人凶悍到极致,可是连鬼神都要对他辟易三分的呀!

    “本都督宣布,从既日起,砸毁民间一切祭祀蝗神的庙宇,再有胡乱祭祀邪神者,杀无赦!……另外,再传令豫、兖两州百姓,本大都督要~~毁神灭蝗!”

    手持宝剑,萧逸杀气腾腾的下达着命令,神挡杀神,这才是男儿本色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