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63.第563章 奸雄的家教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子修,这枚传国玉玺,你觉得为父是留下好呢?还是献出去好呢?”大堂里只剩下父子二人,曹操说话也就没什么顾忌了!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这个吗?”

    曹昂还久久的处在震惊之中,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,听到父亲的问话,脸上神色几变,却又说不出什么,最后只能低声回答,“孩儿……不知!”

    虽然没有父亲那样杰出的文治武功,但曹昂也是一位青年俊杰,文武双全,聪明过人,如何看不透其中的厉害关系呢?

    一方面,他希望父亲把玉玺留下来,甚至是坐上那张‘至尊宝座’,身为曹家内定的继承人,以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这一切都继承过来,君临天下,统御四海,一展心中的抱负!

    另一方面,曹昂又很担心,这枚‘传国玉玺’实在太烫手了,一个不好,就是玩火**的下场,就算曹家靠着强硬的手腕勉强抓住了,也难免会背上万世的骂名,身为人子,他又实在于心不忍!

    “呵呵,不知,好一个不知,吾儿心地光明,忠孝仁爱,难得,难得呀!”曹操微微点头,对儿子的表现还是很赞赏的!

    在无边权力的诱惑下,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能守的住本心,如果换一个人的话,第一,肯定蛊惑自己的父亲把玉玺留下来,接着就是谋朝篡位,早点把皇位抢过来!

    第二,就该盼着父亲早点‘龙御归天’了,这样自己才能名正言顺的坐上宝座,骂名老爹背了,皇位自己坐了,如此美事,谁不动心呀!

    第三吗,估计就要对那些兄弟们下毒手了,毕竟老爹只有一个,传下的宝座也只有一个,可是兄弟们却有很多,不杀光竞争者,又如何独吞呢?

    纵观华夏历史,从夏、商、周三代一直到秦汉,这样的故事始终在重复演义着,连剧本大纲都不用换,可以说,中国千年的皇权史,就是一部骨肉相残的血泪史,以前如此,以后也会如此!

    所以说,曹操对儿子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,不过这样仁爱的性格,会是个好儿子,好兄长,却不是一个好的统治者,有些事情,还须自己调教一二呀!

    “子修,刚才四位谋士的反应如何,你可看的明白?”

    “孩儿,看的一清二楚!”

    “有何评价?”

    “这个吗~~”

    曹昂沉思片刻,这才慢慢说道,“四位先生都是足智多谋之人,内理政务,外治兵马,辅佐父亲,将天下治理的妥妥当当,堪称一等一的王佐之才,而且心怀忠义,可以大用!”

    “哈!~哈哈!”曹操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,这次既没点头,也没摇头,曹昂给出的答案很标准,说的也很对,不过吗,却是毫无用处的空话!

    郭嘉、荀彧、荀攸、程昱,都是难得的人才,可是如何使用这些人才,用到什么程度上,就是上位者的本领了,就像一把刀子一样,不但要能拔出鞘,也得能还刀入鞘,驾驭不好的话,反过来会伤人的!

    “当今天下,皇位是汉家的,实权是曹家的,朝廷之中,人心难测,忠汉的未必忠曹,忠曹的也未必忠汉,最重要的一点,不忠汉的,日后恐怕也难以忠曹,其中尺度如何,你要细细的揣摩清楚!

    至于这四位谋士吗,为父在一日,自然什么都好说,如果为父那天不在了,切切记住,‘二荀’可信不可用,程昱可用不可信,唯一能够托付大事的,唯有郭嘉一人而已,不过奉孝为人放荡不羁,好用险招,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,危机时刻可以一用,太平时节还是藏起来的为好!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曹操顿觉精神上一阵的疲惫,从来都是笔挺的腰板,也微微弯了下来,他今年已经四十二岁了,在这个‘人活五十不称夭折’的年代里,已经开始步入老年了,以后的时间到底还有多长,谁也不知道,所以必须让儿子尽快的成熟起来,那怕是‘拔苗助长’也在所不惜!

    果然,一番话说完,听的曹昂是冷汗直流,作为曹家内定的接班人,他早晚有一天会取代父亲的位置,指掌朝纲,权倾天下,可真要面对这一切时,又是无比的畏惧和不安!

    论起文治武功,自己此起父亲来差的太远了,一旦大山真的倒了,自己能镇的住朝廷里的局面吗?还是那些深不可测的文臣,桀骜不驯的武将,他们又会忠心辅佐自己吗?

    无数的问号在曹昂心中升起,最后却只得出一个答案~不知道!

    “外姓之人若是不可靠,重用曹姓宗族兄弟如何?”曹昂想出了一个办法,但很快自己就给否决了,在权力面前,亲兄弟也靠不住呀,

    西周分封‘姬’姓子弟为诸侯,让他们巩卫天子,结果未出三代就开始自相残杀,汉室也发生过‘七王之乱’,刘姓兄弟之间打的一塌糊涂,前车之鉴,谁敢保证自己的兄弟们就没有异心呢?曹丕、曹彰、曹植……,他们可都慢慢长大了,而且个个优秀,都是俊杰之才呀!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巨大的精神压力弄的曹昂摇摇欲坠,好在靠山还没倒,而且就在眼前,就像小时候一样,曹昂一脸孺慕的问道,“阿爹,时局艰险,孩儿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母爱如水温柔,父爱如山耸立,虽然硬帮帮,冷冰冰的,有时还会敲打的你很痛,但到了关键时刻,绝对靠得住呀!

    “简单,唯有自强!”

    曹操从座位上跃起,‘刷’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倚天剑,放到了儿子的手中,并牢牢的扣住了曹昂的十指!

    “天下大权就在这里,紧紧的握着它,抓着它,有了它,就可以号令千军万马,让英雄豪杰俯首称臣,谁要是敢不服的话,那就杀了他!

    只要你本身足够强大,谋士们会忠心,武将们会听令,那些兄弟们也会唯你马首是瞻,天下人都会对你毕恭毕敬,反过来,如果你不够强大,那么今日跪拜你的臣子,和明日把你推进坟墓的刽子手,会是同一群人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曹操拍拍儿子的肩膀,“这几年你一直留守许昌,在处理内政方面已经很是得心应手了,唯一的缺陷,就是武略尚且不足,日后难以镇住那些骄兵悍将,下次为父征讨其他诸侯时,你一起随军出征吧,去见识一下什么是尸山血河,看看天下是如何打下来的!”

    “诺!孩儿明白了!”

    父亲温暖的大手拍在肩膀上,曹昂的腰板顿时挺的笔直,俊秀的小脸上也显出了异彩,就让天下人都看看,我曹子修的风采吧!

    “好了,为父要回后宅休息了,今夜你就留在大堂里,看守这枚传国玉玺!”

    说罢,曹操转身向后宅走去,再不多看那枚玉玺一眼,“面对权力的诱惑,萧郎尚且能守住本心,老夫又如何不能,今天这些事,不过是试探下人心罢了,而且收获颇丰呀……,再者说,若能趁机锻炼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,远胜这枚传国玉玺百倍!”

    曹操走了,大堂里只剩下曹昂一个人,在烛光的照耀下,传国玉玺闪烁出诱人的光芒……“拿?还是不拿?”

    人心难测,己心难知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当一夜好睡的曹操洗漱完毕,穿着整齐的朝服走出卧室时,侍卫统领-许褚大步走了过来,昨夜他带人守护大堂,对里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!

    “如何?子修可曾动过那枚传国玉玺?”

    “启禀丞相,大公子他反复踱步,一夜未眠,期间数次伸出手去,却终究没敢触动玉玺,如今还在大堂中呆坐!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下去吧!”

    曹操挥挥手,而后闭目沉思半响,心中一声叹息,“生子如羊,不如生子如狼,一个没有野心的儿子,是个好儿子,却不是一位好帝王呀!”

    “准备车驾,上朝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