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62.第562章 人心难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许昌,丞相府中,曹操正在大堂上夜宴宾客,在坐的无一例外,都是他麾下的心腹文武大员,朱袍紫绶,济济一堂,好一派兴盛气象,比起灯火稀疏,人烟冷落的皇宫来,无疑要强上百倍!

    几杯美酒下肚,曹操顿觉豪气干云,尤其看到麾下‘谋士如云,战将如雨’的格局气魄,心中更添三分得意,有如此众多的豪杰之士为己所用,何愁天下不定,霸业不成!

    曹操是骄傲的,也有骄傲的理由,自从举兵以来,短短数年时间,破黄巾,败袁术,灭吕布,收刘备,横扫淮南之地,直下徐州五郡,不但占据东、西两京,控制了朝廷上下,更拥有四州之地,数十万精锐兵马,如此赫赫功业,足以名流青史,光耀后代了!

    如今,最大的敌人就是河北的袁绍了,一个同样拥有四州之地,数十万兵马的强大对手,只要能打败他,中原沃土尽归己有,而自古以来‘得中原者得天下’,到时候这天下一十三州的土地、城池,就全都姓‘曹’了,日后自己也未尝不能弄个‘太祖、武王’之类的称号,那就看子孙后代是否争气了!

    “报丞相大人,萧大都督从徐州派来加急鸿翎信使,正在府门外等候!”

    宴会上,酒醉三分的时候,相府亲兵统领-许褚迈步走了进来,脸上还带着一丝焦急!

    “哦,萧郎派人来了,快快传上来!”听到禀报,曹操微微一愣,他可是给了萧逸‘先斩后奏,独断专行’之权的,寻常军政事务根本不用来请示自己,看来是真的出大事了!

    “萧郎的急报,徐州出什么大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,莫非是河北,或者江东的兵马有异动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两路兵马齐出,以萧郎的本领,足以应对有余,断不会派出加急鸿翎信使呀?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还有什么比兵马大事还重要的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说是萧逸派来的急报,宴会上的一众文武立刻窃窃私语起来,最近这段时间,徐州五郡之地经营的很好,士族顺从,百姓安居,提纯精盐的生意越来越大,还上交给国库大批的钱粮,到底什么事,能让‘鬼面萧郎’也如此惊慌呢?

    “玄甲军-先锋校尉-典韦,参拜丞相大人!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沉稳的脚步声,身披铁甲的典韦走进大堂,只见他满脸的尘土,目光微赤,神色很是疲惫,一看就是日夜兼程赶来的,即使这样,他依然一手提着宝剑,一手捂着心口,警惕的看着四周!

    “原来是典将军,萧郎派你快马前来许都,所为何事?”曹操知道典韦是萧逸麾下第一悍将,把他都派出来了,看来真是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!

    “末将奉令,送来一件东西给丞相大人!”

    “哦?……速速呈上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卸甲、解袍、扒开中衣,典韦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摸出一个黑漆锦盒来,一路奔驰,锦盒片刻未曾离身,如今已经沾满了他的汗水!

    曹操身为大汉丞相,自然不能轻易离坐,大公子曹昂正好侍立一旁,连忙上前几步,准备接过黑漆锦盒!

    “公子退下,大都督有令,除了丞相大人,有擅动此物者,斩!”

    看到有人过来,典韦虎躯一振,浓烈的杀气喷涌而出,手中的宝剑也出鞘半尺有余,惊的曹昂连忙止住了脚步,他感觉的出,这名壮汉是真敢杀人的!

    “子修退下,典将军把东西送过来吧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曹操的神色也凝重起来,现在可以百分百断定,锦盒里的东西必然非同小可,否则萧逸也不会下达这样的‘绝杀令!’

    “请丞相大人亲手开盒!”典韦上前几步,将锦盒亲自交到了曹操手中,这才长出一口气,感觉千斤重担卸了下去,轻松无比!

    黑漆锦盒不大,也就五寸方圆,但做工很是灵巧,上面挂着一把小金锁,还十字交叉贴着两张封条,分别写的是‘贵重万分,丞相亲启’,末尾盖有萧逸的大都督印!

    大堂上,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,大家都想看看,萧逸派人千里迢迢送过来的,究竟是什么宝贝,连大公子都不能碰触,莫非是仙丹不成?

    有金锁,却没有钥匙,不要紧,一把精巧的小匕首握在手中,曹操先是轻轻一下敲落了金锁,而后又割开封条,这才打开锦盒,向里面瞄了一眼!

    “啪!~~咔嚓!”

    也就是瞄了一眼,没等里面的东西露出真容来,曹操又果断的把锦盒扣上了,而后紧紧的抱在怀里,脸上神色阴晴不定,目光更是闪烁的厉害,有近处的侍从发现,就刚才那一瞬间,丞相大人的冷汗都流出来了,从鬓角上‘嘀嗒’淌下!

    整个大堂都安静下来,没人再敢说笑,乐师们也全把手停了下来,侍从们更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,“我的乖乖呀,连丞相大人都惊成这样,锦盒里到底装的什么宝贝呀?”

    “子修、奉孝、文若、公达、仲德留下来,其余众人一律退出堂外,许褚给老夫守住大门,有胆敢擅入者,无论何人,斩立决!”

    到底是当世奸雄,曹操很快就稳住了心神,而后面色冷酷的下达了命令,他现在终于明白萧逸为什么会下绝杀令了,为了这件宝贝,杀几个人,完全值得!

    一声令下,大堂里的人立刻退了出去,谁也不敢耽搁片刻,更不敢窥视那个锦盒一眼,能来参加宴会的,都是聪明人,知道什么事情不能过问,甚至不该看到,如此,才能活的长久一些!

    曹家父子、郭嘉、荀彧、荀攸、程昱,六个人团团围拢上来,在确定许褚已经带兵将大堂防守的密不透风后,这才由曹操亲自动手,缓缓打开锦盒……,露出一枚,四寸大小,质地纯白,上盘五龙,下刻八字的玉玺来~~

    “传国玉~~”,惊呼到一半,曹昂立刻把自己的嘴捂上了,而后用慌乱的目光看向其他人,无一例外,全都是震惊的神色,谁也没有想到,萧逸派人日夜兼程送过来的,竟然是这件宝贝!

    世人都知道,传国玉玺本在袁术手里,庐江城破后,袁术连带着玉玺都下落不明,孙策刮地三尺也没有找到这件宝贝,没想到竟然被萧逸得到,并送到丞相府来了,“我的乖乖呀,传国玉玺,君权神受,得之便可号令天下呀!”

    “诸位皆是智谋之士,此物该如何处置,还望教我!”曹操问的很是婉转,其实心里很清楚,处置玉玺的办法只有两个,一是给皇帝献上去,二是自己留下来!

    换句话说,曹操向四大谋士询问的意思,“你们说吧,这枚‘传国玉玺’是姓刘?还是姓曹?这个天下到底该归谁所有?”

    沉默,良久的沉默,除了沉重的呼吸声,大堂里没有任何人说话,四大谋士的表情出奇的完全一致,都是眼观鼻,鼻观口,口问心,仿佛木雕泥塑似的,一动不动!

    “江山易主,皇权更迭,这种事情,不能说,不想说,也不敢说呀,站在他们的立场上,无论怎么选择都是错的,要么做大汉的逆臣,要么做曹家的逆臣,两难之间,如何为人呀?”

    “老夫明白了,你们都退下去吧,一切事情,明日自有决断!”

    沉默也是一种态度,看着四大谋士无语的表情,曹操心中那团炙热的火焰慢慢的平熄下来,目光也重新变得清澈起来,“诸侯尚在,人心难定,改朝换代的时机尚未成熟呀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我等告退!”

    四大谋士同时躬身行礼,而后荀彧、荀攸率先转身走了出去,郭嘉的动作稍微慢了半拍,抬头时和曹操的眼神一碰,先是轻轻摇头,又微微点头,这才淡然一笑的离开了!

    另一边,程昱的动作更慢,当所有人都转过身时,他的腰刚刚抬起来,同时微不可察的伸出两根手指,轻轻点了三下,看看曹操,又看看那枚玉玺,目光最后定在了曹昂身上,也是微微一笑,转身离开了!

    “呵呵,人心,还真是难测呀!”看着离去的四大谋士,曹操的脸上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笑意,有欣慰,有冷漠,甚至还有淡淡的杀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