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61.第561章 真假玉玺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邺城,大将军府中,几名须发皆白的老者,正围着一枚‘传国玉玺’反复的查看,又商量了一番后,最后做出一致论断,这枚玉玺虽然仿制的惟妙惟肖,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,可终究是差了几分底蕴!

    玉玺上的五条盘龙‘怒而不威’,正面上的八个撰文‘华而不贵’,最重要的还是玉玺本身的质地,欠缺了几分沧桑感,上面火气犹存,乃是最近几年才雕刻出来的一件赝品罢了!

    “什么,玉玺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大胆,竟然用一枚假玉玺蒙骗大将军!”

    “父亲,请听孩儿解释呀,他是~~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论断一出,大堂里顿时乱成一团,有人大声咆哮,有人落井下石,还有人在拼命的解释……

    “全都给我住口!”

    大堂上,大将军-袁绍一脸的瘟怒,原以为天赐玉玺,助自己成就无双霸业,没想到闹了大乌龙,是个假货,他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,只是碍于身份,没有发作出来罢了!

    “请大将军息怒!”

    “请大将军息怒!”

    大堂里的人齐齐躬身行礼,生怕真把袁绍气出个好歹来,而站在队列最前面的,就是袁家的两位公子~袁谭、袁尚!

    “三弟,你弄来一枚假玉玺,也不好好辨别真伪,就贸然的进献给父亲,到底是何居心呀?……又或者,那枚真的被你给~~呵呵!”

    袁谭就是落井下石的那个,他们兄弟之间为了争夺继承人的位置,早已是明争暗斗,你死我活了,如今有机会打压下这个弟弟,他自然不会放过了!

    “尚儿,此事你却是过于孟浪了,当引以为戒!”

    主位上,袁绍也不轻不重的批评了一句,如果是别人闹出这种事,他早就下令斩首了,可这是自己的小儿子,还是最宠爱的一个儿子,只好避重就轻,为他勉强搪塞一番,身为人父,真是不容易呀!

    “这枚玉玺,~~他?~~我!~~”

    袁尚一张俊秀的小脸憋的通红,当初得到这枚玉玺时,他是满心欢喜,本想将玉玺进献给父亲,立上一功,好趁机确定自己继承人的位置,谁想到适得其反,竟然闹了个大笑话,真是气死人也!

    “紫木,该死的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随着断喝,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从大堂外缓步走了进来,白衣飘飘,玉树临风,脸上还带着一丝邪邪的笑意,正是许久未见的紫木公子!

    从庐江郡离开后,他带着两名仆人,一路上晓行夜宿,来到了邺城,先是用那柄‘破军刀’为觐见礼,结识了三公子袁尚,而后又献上传国玉玺,准备作为自己进身的台阶,可是没有想到,出了意外!

    刚才紫木公子就站在外边,对大堂里发生的事听的一清二楚,得知那枚玉玺竟然是假的,他心中虽然吃惊,却并不慌乱,此时走进来,还不忘给众人躬身行礼!

    “父亲,玉玺就是此人送给孩儿的,没想到竟然是一个江湖骗子,孩儿这就将他千刀万剐,以正典型!”袁尚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紫木公子,又‘刷’的一声从腰间拔出一柄锋利无比的短刀,赫然正是那把‘破军刀!’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竟敢大胆进献假玉玺,莫非不知‘死’字怎么写吗?”不愧是亲父子,看到儿子扔出一个‘替罪羊’,袁绍顺势就把所有罪名全推了过去,杀气腾腾的看着紫木公子!

    “在下公孙紫木,乃是‘仲氏天子’身边的护宝官,庐江兵败之后,主上病死荒野,在下从乱军之中侥幸得脱,这才怀揣玉玺,千里迢迢跑到邺城,进献给大将军的!”

    紫木公子绝对不会说这枚玉玺是自己弄死了袁术,从遗体上搜出来的,二袁毕竟是亲兄弟,内部之间打死打生都可以,如果知道是外人下的毒手,袁绍心中虽然欢喜,却肯定会砍了他的脑袋以祭奠亡弟,这就是门阀们的习惯,既当****,也立牌坊!

    “护宝官……,从庐江来的?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惊,所谓的‘护宝官’,又叫‘符宝郎’,是朝廷里专门负责给皇帝看管玉玺的官员,袁术在淮南称帝,有这么一个官员并不稀奇,而且‘传国玉玺’也确实在袁术手中,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,可这位紫木公子怎么送来个假玉玺呢?

    能站到这座大堂里的,没有笨人,大家略一思考,立刻就脑补出了答案,袁术把‘传国玉玺’看的比自己性命还重,肯定要随身携带才会放心,不过为了安全起见,他又让人雕刻了一枚假玉玺,让‘护宝官’捧着,以转移人们的视线,结果这位‘护宝官;就从庐江一路捧着假玉玺来到了邺城,说起来,他也是个倒霉鬼呀!

    事情的脉络虽然理清楚了,可这枚玉玺毕竟是假的,弄出如此大的乌龙事件,这个责任得有人背不是,一事不烦二主,干脆,还是这个倒霉鬼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众人全都杀气腾腾的看着紫木公子,主位上的袁绍也把大手抬了起来,只要一挥下去,立刻人头落地,一了百了!

    “诸位,在下不过是个小小的护宝官,人微言轻,见识有限,但有一个道理还是明白的,大将军若想称霸天下,一统九州,需要一枚玉玺作为号召,而这里恰好就有一枚,剩下的,就不必小人多言了吧!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紫木公子几句话出口,大堂上的众人立刻眼前一亮,“对呀,大将军袁绍需要一枚玉玺,这里又正好有一枚,这就足够了,至于它是真、是假吗……,呵呵,只要袁绍说是真的,河北一众文武说是真的,那么普天之下,谁又敢说这枚玉玺是假的呢?”

    天下间的事本就如此,真真假假,难以分辨,只要说的人多了,假的也能变成真的,难道还能有人拿着真玉玺前来邺城辨别不成,那样更好,真的假的,就全留下了!

    另外吗,读过史书的人都知道,就是秦始皇传下来那枚玉玺,也未见得就是真的,这里面可是有一段典故的!

    昔日,楚人卞和在荆山之下,见有凤凰落于石上,隧献石于楚文王,解之,的美玉一枚,命名为‘和氏璧!’

    后来这块美玉几度易手,辗转于各国诸侯之间,还发生过‘完璧归赵’的故事,最后秦始皇一统六国,得到了这块美玉,令良工琢磨为玺,丞相李斯亲自撰文其上~‘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!‘

    秦二十八年,始皇帝巡视洞庭湖,风浪大作,大舟将覆,急投玉玺于湖,风浪乃止,也就是说,那枚传国玉玺已经扔进洞庭湖里了!

    等到了秦三十六年,秦始皇巡视华阴时,有人手捧玉玺,站于道中,曰:‘持此还祖龙’,而后消失不见,于是传国玉玺才回到秦始皇手里!

    问题就出现了,已经扔进洞庭湖的玉玺,怎么又被送了回来,神仙之类的东西,虚无缥缈,不可信也,否则也不会等了八年之久,才把玉玺还回来,难道说神仙也要把玩一阵子,才恋恋不舍的还给秦始皇吗?

    透过重重的历史迷雾,再抛开神仙之类的伪命题,最后我们可以还原出一个真实的故事,“在洞庭湖时,因为风浪太大,玉玺不小心掉进了水里,以当时的技术条件,是无法打捞的。

    可当皇帝的又不能没有玉玺,所以秦始皇费尽心思,又令人找来一块质地相似的美玉,让工匠重新雕刻了一枚新玉玺,最后再玩了个‘神仙还玉玺于祖龙’的政治小把戏,蒙骗世人而已,不用说,以始皇帝的性格,那些知道真相的工匠、侍从,最后肯定都被灭口了!

    也就是说,真正的那枚玉玺,应该还在洞庭湖里沉睡呢,现在传下来这枚,本身就是一件仿制品,或者说是‘二代玉玺’,只不过它确实是秦始皇传下来的,又经过几百年的历史沉淀,才有了如今被神话的地位!

    既然秦始皇都能作假,那咱们为什么不能,只要嗓门高一点,在把故事的来龙去脉编的严谨一些,假的也就变成真的了!

    想通了这些关系后,袁绍的脸上顿时多云转晴起来,“瞪眼说瞎话,本来就是门阀的基本功之一,另外吗,这个叫紫木公子的家伙,也不能杀,有了他,才能证明这枚玉玺的来历呀!”

    “恭喜主公,天赐玉玺,一统天下,指日可待!”谋士许攸最是油滑,第一个跪下行礼,拍起马屁!

    “恭喜主公,天赐玉玺,一统天下,指日可待!”别人也不是傻瓜,立刻跟着喊了起来,声震屋瓦,格外卖力!

    “哈哈,好,此乃天意如此呀,立刻昭告天下,就说传国玉玺,落入本大将军手中了!”袁绍脸上也乐开花了,把那枚玉玺抱在怀中,把玩个不停,而后又看向紫木公子,“你献玉玺有功,以后就留在本大将军身边,继续做‘护宝官’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将军赏识,小人结草衔环,誓以死报!”紫木公子立刻下跪行礼,一脸感恩戴德的模样,心中却在暗暗计较,“萧逸,本公子如今又有本钱了,咱们好好的再战一场,论个输赢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