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58.第558章 黑白双煞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大都督,宋忠、宋忠呀!”府门前,‘刺客’一边扑过来,一边高声叫喊,声音还很凄凉!

    “送终?”听到这两个字,萧逸微微一愣,还没等他有什么表示,身边的侍卫们已经扑了上去,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,武艺高强,三两下就把刺客按在地上,先是一顿老拳,而后用牛皮绳捆绑起来,系的还是死扣!

    “宋忠、宋忠,大都督我是宋忠呀!”刺客并没有反抗,只是拼命叫喊着!

    “送终?你想给谁送终,打死你个刺客!”侍卫们下手越重,很快就给打成了一个猪头,然后扔到萧逸面前,听候处置!

    “你是谁呀,怎么有点眼熟呢?”看着被打成猪头的刺客,萧逸不禁升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来,摸着小黑脸想了半天,最后一拍大腿,“你不是宋忠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小人呀!”宋忠眼泪都掉下来了,不是疼的,而是郁闷的,“俺的亲爹娘呦,你们这是给起的什么破名字呀,宋忠、宋忠,这次差点真的送终了!”

    “快,给他松开,不是刺客!”萧逸完全想起来了,当初争夺豫州的地盘,他带着几千玄甲军和大将纪灵的五万大军对峙,用‘虚张声势’的办法把对方给唬住了,最后得到了三郡的城池土地,当时敌营派来谈判的使者就是这个宋忠,因为名字太特别,所以被他记住了!

    不过吗,当初的宋忠,好歹是个校尉,一身甲胄,人模狗样的,两年多没见,怎么混成这副模样了,小脸乌黑八糟,衣服被抓成一条条的,连肚皮都露出来了,靴子还丢了一只,再加上又挨了一顿拳脚,这副可怜样,说他是难民都高抬了,难怪萧逸一时没认出来!

    “你怎么跑到彭城来了,又为何如此凄惨呀?”说话间,萧逸腰间的‘贪狼刀’出鞘,寒光一闪,宋忠身上的牛皮绳寸寸断裂,却一丝皮肉也没有伤到!

    “小人是来投奔大都督的,没想到刚进彭城就被人给抢劫了,连准备献给大都督的宝贝,也被抢走了~~呜呜!”

    宋忠又开始哭起来,原来他在‘望江亭’处理好袁术的遗体后,跑到乡下去躲了些日子,但是江东军四处搜查袁军余孽,而且格杀勿论,逼的他走投无路,只好抱着宝贝继续逃跑,那真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呀!

    最后一合计,天下诸侯里谁他也不认识,贸然跑过去献宝,福祸难料,没准连自己的小命也得搭进去,唯一见过面,有些交情的就是那位‘鬼面萧郎’了,恰好萧逸主政徐州的消息传出,他就跑来投奔了!

    从庐江到彭城,为了安全起见,一路上宋忠白天躲在草丛里睡觉,夜晚才偷偷的赶路,谨慎小心,丝毫不敢大意,没想到都进了彭城,离州牧府近在咫尺的地方,竟然被人给抢了,宝贝也没了!

    那感觉就像巫师‘请神’一样,香也烧了,猪头也供上了,连三十六拜都拜完了,就差最后一哆嗦没玩好,结果大神没请下来,你说多让人郁闷!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有人敢拦路抢劫,真是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  萧逸也很疑惑,自从主政徐州以来,他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分派大将领兵四处剿匪,维护治安,而且从快、从严、从重,该杀的全杀了,不该杀的也杀了不少,如今的徐州五郡,说是‘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’也差不多了,彭城作为治所,更加的太平无事,那里来的劫匪,敢在自己眼皮底下生事?

    “是一群小女娃干的,为首的一穿黑衣,一穿白衣,十三四岁模样,长的挺可爱,却比虎豹还凶猛呀,她们又打、又挠、又咬……”

    宋忠的声音逐渐微弱下去,污黑的面皮也涨的通红,自己好歹也做过军中校尉,上过战场,真刀真枪厮杀出来的,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一群小女娃给抢了,说出去,丢死人呀!

    “一群小女娃,黑衣、白衣!”听完讲述,萧逸的小脸也开始微微发红,幸亏肤色较黑,还能遮盖一下,他现在可以断定,抢东西的不是什么劫匪,而是一群‘家贼’呀!

    如今的彭城内外,要问谁名气最大,谁最为霸道,谁最让人畏惧……,答案并不是萧逸这位州牧大人,而是大名鼎鼎的‘黑白双煞!’

    黑煞者~~小静!

    白煞者~~吕玲儿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还在萧逸这里,前段时间两个妹妹表现的很是乖巧,他一时高兴之下,给两个小姑娘讲了几段武侠故事作为奖励,比如《射雕英雄传》、《神雕侠侣》……

    当然了,里面的时间、背景、人物,都要更换一下的,直接给推到了上古时代,反正那时候小国无数,谁也没法一一考证!

    萧逸此举,一是业余娱乐,奖励两个小姑娘的乖巧,再者,也是想培养她们正确的人生观……,‘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吗!’

    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,武侠害死人呀,被那些英雄人物的故事一忽悠,两个小姑娘立刻就找到了新的人生定位~~‘除暴安良,行侠仗义’,做两个人人敬重的女侠!

    目标就是最大的动力!

    每日府门一开,小静和吕玲儿就带着一群‘娘子军’呼啸而出,四处行侠仗义,问题是彭城内外治安良好,那里有‘暴’让她们除呀?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两个小姑娘想起了大哥经常说的一句话,‘没有敌人,那就设想一个敌人,战争警惕不能放松’,同理,没有坏人,那就设想一个坏人,侠女必须得除暴安良滴,而且她们对付坏人的手段也很简单,一个字--打,于是乎,有些人就倒霉了~~

    有人敢吃霸王餐~~打!

    有人当街调戏女子~~打!

    有人牵着恶狗招摇过市~~先打人,再把狗杀了,剥皮吃肉~~

    总之~~凡是她们看着不顺眼的,一个字--打!

    当然了,她们也不是谁都打,而是专门挑那些衣着华丽的士族公子下手,因为大哥说过了,恶霸,都是些为富不仁的有钱人,专门欺男霸女,不揍你才怪,对穷人她们却从不欺负,相反还把‘行侠仗义’得来的钱财分发给普通百姓,以示自己的侠女风范~~

    然后,百姓们高兴了,士族公子们哭了,他们实在想不明白,我在自己家开的酒楼里吃饭为何要付钱,去趟青楼也会挨揍,最后连出门遛狗都不行了,人生呀,那还有一点乐趣可言!

    有心反抗吧,还真没那胆量!

    到不是怕两个小姑娘,而是怕她们背后那个人呀,徐州谁不知道,州牧大人对两个妹妹疼爱的无以复加,那真是要星星不敢给月亮,上门去讲理?她们哥哥的拳头可更厉害,不被打死才怪,忍了吧~~

    打不过,惹不起,又逃不掉,痛不欲生的士族公子们只好在心里小小的报复一下,给小静和吕玲儿起了个外号~‘黑白双煞’,跟她们的哥哥‘鬼面萧郎’正好是一家人!

    在这种背景下,怀揣宝贝的宋忠一头扎了进来,立刻就被正在巡城的‘娘子军’发现了,“此人衣衫不整,獐头鼠目,走在大街上总是东张西望,还不停的摸着怀里,那副神态,像足了江湖上的大盗……

    于是,‘黑白双煞’出来行侠仗义了,宋忠就悲催了,宝贝被作为‘贼脏’抢走,人还被挠了一顿~~

    “算了,劫匪的事情,本都督会亲自处理,你先下去换身衣服,好好休息一下,以后就在府中听用吧!”

    妹妹惹的祸,哥哥自然要承担,至于那件宝贝吗,宋忠说的清楚,是送给自己的‘见面礼’,如今落到两个妹妹手里,也不过是从左兜,换到右兜,一样的!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收留,小人必效犬马之劳,不过那件宝贝吗,实在是过于重要了~~~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宝贝,如此重要?”

    在萧逸想来,宋忠从袁术那里跑出来,最多是趁乱的时候从伪皇宫里顺几件宝贝出来,虽然珍贵,但还不被他看在眼里,如今州牧府里金银财宝堆积如山,什么好东西没有呀~~

    “大都督呀~~”,宋忠面如苦瓜,先小心的左右看看,这才凑到萧逸耳边,轻轻的说了四个字~~‘传国玉玺’~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传国玉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