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56.第556章 入城酒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营,练兵场上,两个小姑娘正在紧张对峙,小静一身黑衣,手持短剑,气势强悍的如同一头小母豹,吕玲儿一身白衣,手握长枪,同样豪不示弱,两个人互相凝视,不停的变换位置,同时寻找着对方的破绽!

    所有女人在动手打架之前,肯定会先动嘴争吵一番,典型的‘先礼后兵’,两个小姑娘的声音都很清脆,听上去就像黄鹂鸣叫一般!

    “大哥是我的,我是他妹妹!”

    “小易哥是我的,我也是他妹妹!”

    “我姓萧,我们才是一家人,你是外来的!”

    “古人云:同姓不繁,姓萧的不能嫁给姓萧的,姓吕的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!……呀!~”

    随着两声高昂的尖叫声,吵架完毕……开打!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凶悍的对冲在一起,张牙舞爪,各自施展手中兵刃,你来我往,酣战在一起!

    一寸短,一寸险,小静用的就是二尺青锋短剑,由军中大匠选上等镔铁打制而成,锋利无比,劈、砍、刺、削、断、撩,招式简洁实用,直攻对方的要害,她可是在战场上九死一生冲出来的,自然带着一股子杀气,使人畏惧!

    萧逸对这个妹妹很是宠爱,怕她在外面吃亏,平日里没少亲自教她武艺,所以小静的招式中,带着‘鬼面萧郎’的武艺精髓,攻势发动起来犹如长河之水,滚滚向前,一浪高过一浪!

    一寸长,一寸强,吕玲儿用的是七尺长枪,快如游龙,韧性极佳,崩、拔、盖、压、挑、扎,招式大砍大杀,方圆一仗之内,都是她手中长枪的攻击范围,让人防不胜防!

    同样的,吕布对女儿也是宠爱的无以复加,平时里操练武艺,总是把吕玲儿也带上,所以小姑娘可是得了‘虎鸠’传承的,招式施展起来,如虎之猛,如鸠之毒,勇烈无比!

    “好!~~好!好!”

    如此精彩的打斗,自然少不了观众,那些‘娘子军’的小萝莉们站在周围,齐声呐喊助威,却没一个上前出手帮忙的,她们也有自己的骄傲,一对一,比武就必须得公平,小静之所以成为众人的大姐大,除了身份高贵外,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她打遍‘娘子军’从无对手!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一些军中将领也站在远处观看,而且认真无比,一招一式全都记在心中,这可不是一般的小姑娘打架,抓、咬、挠、踢……,口水乱飞,无论输赢都会哭上一鼻子!

    场中这二位,一个是‘鬼面萧郎’的妹妹,一个是‘虎鸠’吕布的女儿,武艺上也都受了二人的亲传,看她们比武,就等于观赏两位无敌神将交战,若能从中学习一二,肯定受用无穷呀!

    一场,两场,三场……

    斗转星移,时光飞逝,两个小姑娘从春末一直斗到了夏初,还是胜负未分,反而在一场场打斗中,打出了交情,打出了友谊,最后化干戈为玉帛,结成了一对要好的小姐妹!

    毕竟从本质上来讲,她们都是同一类人,活泼好动,精力充沛,很容易就找到了共同语言,至于她们争斗的目标--萧逸,两人也做出了妥协……“反正哥哥有两个肩膀,一人靠一个就好了!”

    于是乎,萧逸舒服了,两个妹妹,一左一右,乖巧听话,一个给他捶肩膀,另一个就给他揉腿,小日子美的不要不要的,虽然小小的舒适过后,两个小姑娘肯定会勒索大量的报酬,但萧逸还是甘之如饴的,金银珠宝,良马名鹰……,好东西有的是,都是那些门阀送来的,尽管拿去玩吧,只要不打架,一切都好说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那些士族门阀的鼎力支持下,彭城被修葺一新,城墙加高加厚,护城河加宽加深,州牧府邸、文武衙门、乃至武库、粮库、钱库、练兵场、驻军大营……,也全部一一修建完毕,展露出一州治所应有的格局和气势!

    选了个黄道吉日,萧逸带领部下们迁移治所,入住彭城了,至于这个吉日吗,自然是萧逸自己选的,好歹也是道家嫡系传人,通阴阳,晓八卦,不会掐手指算人命数,还不会看星象预测阴晴吗?

    事实证明,萧逸道行修炼的不错,入城这一天,艳阳高照,万里无云,由陈群等数位门阀家主亲自做前导,玄甲军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彭城,沿途百姓热烈欢迎,送饭的,送菜的,送酒的,络绎不绝,看得出,他们是真心欢迎这位州牧大人……

    在城门口,十余位满头白发的老者拦住萧逸的马头,放心,他们是劫道的,也不是要饭的,更不是拦路喊冤的……,他们是来给新州牧大人献‘进城酒’的,这也是华夏古礼之一!

    “老夫受彭城百姓推荐,献上一碗水酒,请州牧大人胜饮,从此以后,主政徐州,上和下睦,保境安民!”

    一名年纪最大的老头子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,看那一脸密布的老人斑,估计没有九十岁也差不多了,手中还端着一个巨大的青花海碗,里面满满的都是酒浆,色泽清澈,香气扑鼻……,旁边还有两名十岁左右的小童子,用力搀扶着老人,红颜皓首,对比鲜明,他们就是彭城父老乡亲的代表!

    长者赐,不敢辞,中国人一向推崇礼仪孝道,对这样年纪的老人,就是皇帝来了也得下撵步行相见,萧逸自然更不敢托大,连忙翻身下马,躬身行礼!

    “多谢彭城父老赐酒,本州牧上任以后,一定清廉自守,勤政爱民,造福一方!”

    这些词汇都是上千年前就流传下来的,根本不用修改,官员上任时照搬就可以了,不过这碗‘进城酒’可是货真价实,萧逸用目光一扫就知道,至少三斤!

    如果换成别的官员,面对这样一巨碗美酒,肯定会摇头晃脑一番,然后先敬天,撒出一些,再敬地,又撒出一些,最后剩个碗底,再装腔作势的一饮而尽,故意做出豪迈状!

    萧逸则不必如此,身为酒鬼,三斤美酒,小意思而已,只见他双手接过酒碗,先对敬酒的老人躬身示意,又向两边的小童子笑笑,表示亲善,而后双手一抬,长鲸吸水,一饮而尽!

    “啪!~~好酒!”

    饮尽美酒,萧逸还舔舔嘴唇,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,而后倒转海碗,高高举在空中,让周围的人看个清楚,最后一把摔个粉碎!

    “好!~好!~~州牧大人海量无双,不亏‘大汉第一勇士’之称!”

    周围顿时响起一片的叫好声,这时候的人价值观很朴素,在他们看来,一个人的酒量和他的勇气、本领是成正比的,更何况‘鬼面萧郎’的大名早就传遍了大汉十三州,有这样一位州牧大人,应该是件不错的事!

    酒也喝了,手也拍了,可是那十几个老人还是堵在城门口,一点避让的意思也没有,周围的百姓也是如此,全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萧逸,这一刻,他们期待的太久了,整整四百年呀!

    萧逸自然知道他们在期盼什么,一道政令,一道四百年来无人敢打破的政令,就像前几任徐州牧,陶谦没那勇气,刘备有所顾忌,吕布干脆没那意识,如今,就让我来打破它吧!

    “沧海桑田,时光流逝,楚汉之争已经过去数百年了,一切恩恩怨怨,是是非非,就让他随风而逝吧……,本州牧宣布,即日起,解除一切原有政治禁令,从此以后,彭城百姓,可以铸兵习武,入伍从军,凡事有功则赏,有过则罚,其余一概不问!”

    “万胜!……万胜!万胜!”

    萧逸的命令一出,周围顿时响起巨大的欢呼声,有人痛哭流涕,有人仰天大笑,更有人跪倒在地,向这位州牧大人磕头不止,四百年时间,几十代人的期盼,终于有结果了~~~

    十几个宿老就像打了鸡血一样,拐棍一扔,连蹦带跳的跑了过来,硬是用老胳膊把萧逸抬到了马背上,而后牵着马头,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彭城~~~

    天下之险,不在山川,而在人心,而今人心归顺,萧逸徐州牧的位子也就稳如泰山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