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52.第552章 女儿的尿布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帐中,折兰正在给女儿哺乳,初生的小家伙连眼睛都还没睁开,却本能的撅起小嘴,在母亲的怀里拱来拱去,寻找着乳汁的来源,叼住一个**就不撒嘴,大口吞咽,活像一只小狼崽子!

    “丑!~~真丑,难看死了!”

    ‘折兰部’在草原上一向以男容女貌闻名,肤色白皙,体型俊美,折兰自己更是号称‘西羌第一美女’,可是看看怀里的女儿,高额头,挺鼻梁,元宝耳朵,小黑脸还皱巴巴的,一点也不像白种羌人的后代,倒是和她的父亲十分相似,汉人的种子就真的那么厉害?

    “长大了可千万别像那个坏家伙,否则就嫁不出去了,咱们得变个风华绝代的大美女才行,让所有的男人都匍匐在脚下!”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,就是长的再丑,看着也是喜欢的,折兰一边轻轻拍打婴儿的后背,帮助她消化乳汁,一边哼起了草原上的歌谣~~

    “美丽的月亮女神呀,高高的挂在天上,云彩是你的面纱,清风是你长发……,唯有至高无上的天狼神,才能把她迎娶回家,生下无数的儿女,那就是羌人的祖先……”

    小婴儿很快吃饱了,满意的打了几个饱嗝,抿着小嘴,靠在母亲怀里昏昏睡去,在她现在的世界里,吃奶是天,睡觉是地,除此再无其他!

    看着女儿鼓鼓的小肚皮,又看看那只被吸干净的***折兰觉得自己该进补了,否则这点‘口粮’,根本就喂不饱这只‘小狼崽子!’

    按照草原上的习俗,母狼在窝中哺育狼崽时,公狼就要负责外出狩猎,带回鲜美的食物,所以她觉得自己也该哀嚎几声,向那个坏家伙索取些进补的东西了!

    羊皮卷,狼毫笔,身为羌人大首领,基本的汉字书写还是没问题的,“可是该要点什么东西呢?少了可不够宝贝女儿吃的!”

    “粟米两万石~~给女儿熬粥用!”

    “布帛五千匹~~给女儿做尿布用!”

    “盐巴两千斛,给女儿擦身子用!”

    “精铁十万斤,给女儿,……给女儿以后做嫁妆用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~~~还有……,然后……最后~~再加一点点~~这个也不能放过……”

    当折兰把整张羊皮卷都写满后,突然又后悔了,但不是怪自己要的东西太多,而是怪这张羊皮卷太小了,干嘛非用小羔羊皮?应该杀一只部落里最肥壮的公羊才对吗,算了,毕竟夫妻一场,就放你一马吧!

    “来人,将这封信送到晏明将军那里,让他立刻快马送到汉地去,再加上一句,就说大小姐非常希望在自己的‘满月酒宴’上看到父亲送来的东西!

    等到侍女接过羊皮卷,躬身出去以后,折兰面向东方,得意的笑了起来,“任你智深如海,这次也得乖乖的屈服,男人如果是彪悍的烈马,孩子就是套马的长杆,一物降一物!”

    不过吗,要想加重物资的分量,就得同时加重女儿的分量,二者的关系是成正比的!

    传令下去,召集西羌三十六部酋长前来议事,我要在大会上当众宣布,我的女儿,将会是‘折兰部’大酋长的唯一继承人,同时也是西羌三十六部,统辖五万帐牧民的下一任合法大首领,身份尊贵,不可侵犯!

    用宝贝女儿的身份去要来大量的物资,反过来,再用这些物资进一步提高女儿的身份地位,这个办法简直太聪明了,有了那些粮、布帛、铁器,估计各部首领每一个会反对的,谁要是不点头,那就去天上伺候狼神大人吧!

    “哈哈!~~~哇!哇哇!”

    折兰才得意的笑了几声,女儿就跟着二重奏起来,哭的异常响亮,用手一摸,原来是尿了好大一片,“噶……,也许该多要点尿布的,来人,羊皮卷上再加五千匹布帛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啊嚏!……啊嚏!”

    徐州城,艳阳高照,风和日丽,萧逸却是一阵的狂打喷嚏,强悍如虎的身躯,竟然感觉到了阵阵的寒意,不禁紧了紧身上的披风,“什么情况,谁又在背地里算计哥?”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徐州各地,大小四十八家门阀的家主均以来到,都携带了厚礼,正在大帐外等候!”侍卫长小斌走了进来,手中还托着一摞厚厚的礼单。

    “呵呵,杀鸡骇猴,这些家伙终于知道怕了?”

    看着礼单,萧逸阵阵的冷笑,广陵陈家一夜之间被血洗,满门上百男丁尽数斩首,无数家产充公,这条消息就像寒风一样,迅速吹遍了徐州五郡之地,也吹进了那些门阀的心头,一时间,人人自危,彻夜失眠者有之,抱头痛哭者有之,准备举家外逃的也不在少数~~~

    好在关键时刻,萧逸甩甩手上的血迹,收刀还鞘了,并再一次发出邀请,召集士族家主议事,释放着和缓的信号!

    一张请柬,对那些士族门阀来说,无异于危难之中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,短短两天,徐州各地大小四十八家士族全数到齐,并携带着重礼,金银珠宝,象牙犀角……,应有尽有,而且无一例外的都带着女眷,亲生女、堂侄女、外甥女、私生女之类的一大堆!

    这些士族们也看明白了,跟这位大都督硬抗无疑是自寻死路,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双方和解,而和解的最佳途径就是联姻,这么多莺莺燕燕,就算入不了萧逸的眼界,跟他手下的将军、校尉们联姻也行呀,玄甲军上下一心,只要能拉回一个做女婿,以后就好说话了,至少全家老小的安全有保障了不是~~~

    ‘强龙不压地头蛇’,萧逸也清楚,想把徐州的士族连根拔起是做不到的,至少现在还不行,和解就成了唯一的途径,再说了,执政之道,就是‘打一巴掌揉三揉’,前面的杀威已立,现在也该给他们几个红枣尝尝了!

    不过有一件事情,始终让萧逸放心不下,那就是~~陈登跑了!

    血洗陈府的同时,萧逸就让麾下第一猛士典韦,手持自己的‘斩蛟剑’去斩杀陈登,没想到还是让这只狡猾的狐狸跑掉了,后来查证,陈府寿宴当天,陈登也派了心腹人回去奉献寿礼,结果送礼的队伍偶然发现玄甲军正暗中包围广陵城,吓的他们连忙快马回报~~

    陈登不愧是智谋深远之人,得知消息后,立刻判断出萧逸要对陈家动手了,好个奸诈的‘陈狐狸’,当机立断,官爵不要了,妻妾不要了,家产也不要了,连衣服都没更换,骑上一匹快马就逃之夭夭了~~

    典韦在徐州城中扑空,又日夜兼程追杀,一气追出三百余里,赶到了黄河边上,终究就没能追上,根据最后传回来的消息,陈登抢劫了一艘小渔船,渡过黄河,投奔到青州-袁谭那里去了~~

    “斩草不除根,后患留无穷!”

    此事过后,典韦赤膊上身,背着荆棘,在大帐前长跪不起请罪,最后还是萧逸亲自把他扶了起来,换成别人,还真没有那个力气,并把自己的战袍脱下给典韦披上,以示安慰,把这位壮汉感动的一塌糊涂,眼泪都哭出来了~~

    通过这件事情,也给萧逸敲响了警钟,最近几年,无论是统兵征战,还是朝堂博弈,他从来无一败绩,心中难免滋生一种自大、自信的情绪,现在看来,天下豪杰,不可轻也,毕竟是青史留名的人物,那有一个简单的,当引以为戒呀,否则日后吃亏的肯定是自己!

    不过吗,乱世之中,最不缺的就是机会,只要吸取教训,下次一定可以擒住这条老狐狸的,再说了,陈登跑到黄河北岸去了,以后大军征伐河北,不就有了一条名正言顺的借口了吗---‘收留逆党,背叛朝廷!’

    “走,带上东西,咱们去会一会这些士族门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