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50.第550章 烟消云散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天亮时分,帐内帐外的战斗都结束了,喊杀声停止,晨风迅速吹散了浓浓的血腥气,新的一天开始了!

    帐门一挑,萧逸扭动着腰肢走了出来,昨夜太兴奋了,有点用过了力道,要不是自己年轻力壮,又练了一身的好武艺,今天恐怕就要爬不起来了!

    至于甄宓,此时正一脸春意的在帐内熟睡,像只可爱的小猪一样,甚是香甜,如此也好,有些东西确实不该让她一个女人看到!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昨夜来犯之敌业已全部歼灭,共计3215人,无一漏网!”一身血污的曹性走了过来,昨晚就是他负责守护中军大帐,因为接到的是‘绝杀令’,所以手下一个活口也没留!

    “一下子就派出三千多名死士,士族门阀的底蕴果然深厚,不过这次之后,他们也该元气大伤了吧?”萧逸满意的点点头,一次血的教训,够他们牢记二十年的,“对了,领头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来人,抬过来!”曹性一招手,几名亲兵抬过一具黑衣死尸来,上面满是箭痕,已经僵硬了,黑纱滑落,露出一张惨白的小脸来,嘴巴大张,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是曹宏,三大公子之一,真是个蠢才,死到临头,还给人家当了一次刀使!”

    曹宏死鱼一般的眼睛里满是惊诧和绝望,他致死也想不明白,深夜突袭,为什么对方会有防范?为什么会从四面八方涌出那么多人马?还有,自己已经弃刃投降了,他们为什么还要下杀手呢?

    带着无数的疑问下了地狱,他也只能做个糊涂鬼了,下辈子投胎,好好学学什么叫‘权术’吧!

    “大都督,昨夜来犯的人里,不乏那些士族公子,是不是将他们找出来,一家家登门问罪?”曹性从怀里摸出几枚私印,和带着家族纹路的玉佩,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,偷营劫寨,腰间带这玩意做什么?

    “不用了,挖个大坑,所有死尸一律掩埋,至于这些私印,也全都销毁吧,不要留下痕迹!”

    萧逸的目的是削弱徐州士族的力量,而不是把他们逼上绝路,都是传承几百年的世家,树大根深,底蕴深厚,真要是全都疯起来跟自己玩命,没个三年五载休想平定下去,那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!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杀戮只是手段,统治才是目的,要想徐州五郡之地长治久安,有些事情必须‘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’,相信经过这次的教训之后,士族门阀也该知道怎么做人了吧!

    “嗒!……嗒!嗒!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侍卫长~小斌快马跑来,身上全是浓浓的血迹,手里还提着一颗人头,同样是呲牙咧嘴,死不瞑目~~陈肃!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末将带人连夜追出八十余里,终于将此人斩杀,特来交令!”

    “做的好,你辛苦了,下去好好休息吧!”斩草除根,萧逸又岂会想不到这手呢,想跑,没那么容易,不过这只是其中一条祸根,还有另一条必须同样除去!

    “典韦何在?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此,请大都督吩咐!”人影一闪,身背双戟的典韦走了出来,看那浓浓的杀气就知道,昨夜战果丰厚!

    “你持着我的宝剑,带上一队人马,立刻赶往徐州城,找到陈登,不由分说,当场斩杀!”萧逸大手一挥,斩蛟剑就抛了过去,别的士族他可以放过,唯独对陈家,一个不留!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双手接剑,躬身行了一礼,立刻带领手下的千骑出发了,他是萧逸的死忠,让杀谁,就杀谁,绝不含糊半句!

    春天地软,沿海一带又都是沙土地,大坑很快就挖好了,一具具尸体被扔了进去,有士族公子,也有他们的门客、家丁,不管生前高低贵贱,死后也不过同眠一处罢了!

    掩埋完毕,士兵们又纵马在上面来回踩压了几次,直到完全踏成平地,这才罢休,可以想象,有了这么多肥料在地下,用不了几个月,这里就会变成一块郁郁葱葱的草地,蝴蝶飞舞,小鸟鸣唱,那些放牛的娃子们更会争先恐后的跑过来,嬉戏玩耍,谁又能想到,地下埋着累累的白骨呢?

    “来人,取一块木板来,本都督要留下墨宝,以警后人!”雁过留声,人死留名,萧逸觉得不能让这几千人白白的埋入黄土,多少给他们留点纪念吧!

    木板很好弄,巨大的原木,一劈两半就可以了,萧逸也没用笔,而是拔出贪狼刀,利刃闪动,直接入木三分!

    挽弓当挽强,用箭当用长,

    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;

    杀人亦有限,列国自有疆,

    苟能制侵陵,岂在多杀伤!

    猫之所以能成为老鼠的偶像,就是因为它在吃完老鼠以后会痛哭一番,不过这并不影响它下次继续吃老鼠肉,假慈悲心,是统治者的一种手段,必须让世人都知道,我是流着眼泪杀人的,不是我要杀你,是老天要杀你呀!

    萧逸写这首诗的目的也很明确,前四句是炫耀自己的武功,告诉那些人,“哥不是好惹的,以后最好乖乖听话,后四句则是说,只要你们听话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,哥绝不会多杀人的,你们安心过日子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好了,兵马入城,抄陈家的老巢去!”萧逸大手一挥,以后徐州五郡之地,就彻底由自己说了算了!

    其实昨夜激战时,玄甲铁骑就分出一队人马,封住了广陵城的四门,里面的人一个也跑不了,这就叫‘瓮中捉鳖!’

    “杀!~~冲呀!”

    抄家自然不用客气,玄甲军直接破门而入,一点抵抗都没遇到,这也不奇怪,陈府中有战斗力的人昨夜全战死了,剩下的不是十六岁的童子,就是六十岁的老翁,要不就是侍妾、丫鬟,全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的货色,因此士兵们没做过多的杀戮,都聚拢起来看管就可以了!

    不过他们到底还是来晚了一步,生擒陈珪是不可能了,因为这位八十岁的老人,自尽了!

    就在陈府大堂上,陈珪穿着最华丽的服饰,正襟危坐,头发、胡须更是梳理的一丝不乱,一手拿着酒杯,另一只手捏着封书信,堆满褶皱的老脸上还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,目视前方,静止的眸子中似乎还有余晖未曾散尽~~

    尸体已经凉了,看来昨夜得知偷袭失败的消息后,老家伙直接就服毒自尽了,一点也没有犹豫,但也是个果决之人!

    “老儿不死之贼-陈珪,百拜征西大都督、徐州牧--萧郎麾下,老夫若寿止七十岁,当无此灭门之祸,苍天无眼,赐老夫八十寿数,终遇绝世杀神,惨遭灭门之祸,此皆命数,不可逆也……,观大都督‘霹雳手段,菩萨心肠’,还望兵马入城之后,勿要滥杀无辜,府中财物,尽数****,至于老夫之尸体,任尔分之~~~~”

    “呵呵,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陈家欺凌百姓,恶贯满盈,没想到最后还能发点善心,算你天良未泯吧”

    看着座位上的陈珪,萧逸点了点头,这个老家伙倒也是个人物,做事果决,魄力惊人,如果他能年轻二十岁,这徐州牧的位子,还真就难说了~~

    至于这最后的遗书吗,其实也是一种策略,叫做‘以退为进’,你想呀,人家都让你随便分尸了,你真好意思下手吗?只要心头一软,手下肯定留情三分,至少府中那些女眷就能保存下来,也算变相的给陈家留一丝血脉~~~“高~真是高!”

    “来人,给他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椁,再找块风水宝地,厚葬了吧!”明知是计,但萧逸也得照办,一是佩服陈珪的智谋,二者,他也不想背那个骂名,人死为大,一切恩怨,就烟消云散了吧!

    “老家伙,临死了还算计哥一把,厉害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