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49.第549章 帐内春风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天塌了,地陷了……,这下大祸临头了!”

    陈府,大堂上,欢乐的气氛荡然无存,那些公子们全都沮丧着脸,仿佛死了爹娘一般,就是再迟钝的人也知道,这位大都督要对他们动手了,“怎么办,是束手待毙?还是反戈一击?”

    寿宴是进行不下去了,宾客们纷纷起身告辞,‘呼啦啦’的向大门外跑去,谁都知道,陈家要倒霉了,当务之急是立刻把自己洗白,别说继续宴饮了,就是刚才吃下去的都恨不得立刻吐出来,好向那位大都督证明,‘俺们跟陈家一点关系也没有,连陈家大门冲那边开都不知道!’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跑了,但有些人是跑不掉的,那些士族公子们全都硬着头皮坐着,门阀之间,全都联络有亲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,再说了,这位大都督的屠刀,对准的可不是一个陈家,而是整个徐州门阀呀!

    “请老太爷早做决断!”

    “请老太爷早做决断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大家唯有团结才能自保,这个道理他们还是都明白的,因此齐齐的把目光投向了主位上的陈珪,‘是战、是和、是降,您老就拿个主意吧!’

    “怕什么,乱世之中,军阀如水,门阀如石,水走石留,徐州终究还是我们门阀的天下,这次,不过是水势稍微大了一些而已!”

    看着大堂里那些空下来的座位,看陈珪一阵的冷笑,人就是如此,有利就上,见祸则逃,只要他们陈家能闯过这道难关,那些跑掉的人就会乖乖的回来跪舔的,而且会更加听话,更加乖巧,说白了,还得自强才行!

    “肃儿,你立刻快马赶到徐州城,将这里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你父亲,让他早做准备!”

    “陈福,你带人立刻监视那位大都督的一举一动,顺便摸清他带来多少兵马,屯住在那里,守卫如何!”

    “其余众人,立刻将府中所有的护卫、门客、家丁、佃户……都集合起来,打开府中武库,发放刀枪弓箭,以被不测!”

    “诺!~~诺!~诺!~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整个陈府立刻忙碌起来,无数人向外跑去,也有更多的人从城中各处聚拢过来,门阀们家大业大,那个不是门客数百,家仆上千,至于依附他们而生的佃户就更多了,如果把这些人都武装起来,那就是一支数千人的大军,足可以在关键时刻,挥戈一击!

    陈珪对当前局势看的非常清楚,事到如今,你死我活,与其伸长了脖子等着挨刀,不如奋起一搏,先下手为强,趁着那位大都督刚来广陵郡,立足未稳之机,擒住他,然后让儿子陈登在徐州同时动手,控制住局势,最后再以人质和整个徐州为筹码和朝廷讨价还价,到时候是进是退,主动权就在自己手中了!

    “呵呵,老夫活了整整八十岁,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也敢跟我斗,让你知道下老夫的手段!”

    望着城外,陈珪一阵的冷笑,门阀世家,能够传承长久,除了底蕴深厚外,关键时刻,也得有拼死一搏的勇气。

    不过吗,此事风险极大,毕竟‘鬼面萧郎’也不是平凡之辈,所以他把孙子陈肃派了出去,这样一来,如果成功,自是最好,若是出了什么意外,长子长孙俱在外面,就可以逃出生天,日后还能卷土重来,振兴家族,这才是两全之策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过来!”

    “乖!~~过来嘛!”

    “看你往那跑,快点过来!”

    夜晚,城外大营,中军大帐里,萧逸正在玩‘恶虎扑羊’的游戏,恶虎肯定是他,至于那只小羊羔吗,自然是可怜的甄大小姐了!

    青年男女,初尝鱼水之欢,正是好的蜜里调油的时候,恨不得天天腻在一起,把对方和自己揉到一块才好!

    可今天是怎么了,往日里投怀送抱的佳人变的极其不配合,躲躲闪闪,还用恐惧的目光看着自己,弄的萧逸好像在强抢民女似的~~~

    不光是甄宓,现在商队里的人都是如此,小竹看到她,吓的色色发抖,差点晕过去,招财、进宝二位更是跪地磕头不止,鼻涕眼泪的请求宽恕,难道自己的名声真的很坏吗?

    “呜呜!~你个坏人、骗子,你还我的小易!”甄宓到底还是没能逃脱虎口,被一双铁臂抱住后,就开始拼命的挣扎,两只小拳头狠命的砸过去,一边打,一边哭!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也快哭了,不是痛的,而是郁闷的,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,自己一没换脸,二没整容,不过就是换了件衣服而已,她怎么就这么大抵触呀!

    “好了,乖宓儿,你看清楚,我就是小易,是你的男人呀!”为了安抚怀里的佳人,萧逸特意把自己的小黑脸往前凑了凑,还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!

    “呜呜~你不是~~我的小易呀!”甄宓睁开哭成桃子般的眼睛,看看面前的小黑脸,又看看对方身上那副甲胄,顿时小嘴一裂,又哭开了~~

    委屈呀,天大的委屈呀~~甄宓心里的男人,是那个在草原上谈笑风生,喜欢吃锅盔的可爱小易,而不是现在这个身穿甲胄,威风八面的大都督萧逸,虽然是同一张脸,可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吗,所以她心中执拗的认为……,萧逸杀了小易~~

    其实甄宓也明白,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,一个能纵横千里草原的铁血男儿,又岂会是默默无名之辈呢,她以前也有过猜测,小易肯定有其他的身份,一个校尉,一个县城,或者是一位将军……

    谁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征西大都督、徐州牧、无愁乡侯……,盖世名将,绝代杀神,这个身份也太高了,高到连她都需要仰望的地步,不甘心、委屈、郁闷呀~~

    萧逸自然也知道佳人心里的委屈,连身子都给了自己,却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没弄清楚,换成是谁也会万分委屈的,可是自己也无奈呀,当时孤身一人处在虎狼窝里,不隐藏好自己,那就是杀身之祸呀~~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我还你一个小易!”

    万般无奈,萧逸卸掉战甲,摘下头盔,又脱了战袍,摇身一变,又恢复了那副天真可爱的模样~~

    人吗,其实就是靠衣服区别身份的,什么帝王将相,什么贩夫走卒,大家脱光光之后,又有什么区别,如果站在洗澡堂子里,就是秦始皇虎躯一振,也散发不出王八之气来~~~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逸不可以,小易就可以!

    男女之间,要想互相信任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赤诚相对,衣服一件件减少,两个人终于又搂抱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杀!杀!”

    “你轻点,……哦?”甄宓正俏脸通红的准备认命时,突然听到远处传来阵阵的声响,似乎还有兵器碰撞,和喊叫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小易,快听听,外面是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大概是风声吧!”萧逸正驰骋的兴起,连头都没抬,含糊的回答了一声!

    “不对,有人在惨叫,还有喊杀声……,你快点出去看看!”甄宓用力推动身上的男人,想把他弄下去,可惜,她这点力道根本就一点作用也没有,相反的,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大,而且逐渐向大帐逼近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宓儿,你知道吗,今晚陈家会派人来偷营劫寨,如今正和我的部下激战!”萧逸的小黑脸上露出一丝坏笑,陷阱早已经布下,就等着虎豹自己跳进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真是坏到家了,难怪人们都叫你鬼面萧郎!”甄宓长出一口气,双眼微闭,终于放弃了抵抗,一切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握之中,包括自己,不认命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“哗!……哗哗!”

    喊杀声越来越近,就像巨浪一般,却又碰到了一道坚固无比的堤坝,任它如何冲击,就是难以逾越半步!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来吧,都来吧!”

    萧逸也闭上了眼睛,听着外面激烈的喊杀声,闻着浓浓的血腥味,这种感觉,让他万分迷醉,也让他驰骋的更加有力了,这才是男人最大的快乐呀,午夜战场,帐内春风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