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48.第548章 完美亮相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呜呜!~~咚!-咚咚!”

    号角长鸣,战鼓如雷,一队玄甲铁骑高举着‘征西大都督’的旗帜,自广陵城东门而入,杀气腾腾的直奔陈家府邸而去,沿途的军民纷纷避让,谁也没有想到,‘鬼面萧郎’真的来了!

    陈府,大堂上,刚才还高谈阔论的宾客们全都慌神了,别看他们平时张牙舞爪,极尽抹黑之能事,可那位‘杀神’真的出现时,这些士族子弟们全都变成了‘兔子胆’,如果地上有个洞的话,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,‘宁遇阎王,莫惹萧郎’,这可是无数人用生命换来的教训呀!

    “慌什么,鬼面萧郎也是人,他还能生吞了老夫不成,肃儿,你去府门前迎接一下,看看这位大都督来此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到底是活了八十年的老狐狸,关键时刻,老陈珪还能稳住阵脚,他一面让孙儿出去试探虚实,另一面让大管事陈福暗中传令,府中所有护卫、仆从,一律手持刀枪听令,以防不测!

    “诺!”陈肃答应一声,立刻向府门处跑去……

    可他刚出了大堂,就听到一阵惊呼声,府中的侍从、丫鬟们四下躲避,一队玄甲军已经硬闯了进来~~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名身高九尺,腰阔十围的壮汉,身披黑色镔铁战甲,手提一双大铁戟,面貌凶恶,杀气腾腾,仿佛人熊化形一般,目光一闪,那些陈府的护卫们就吓的屁滚尿流,根本不敢阻拦!

    那些有见识的人知道,这位壮汉就是人称‘古之恶来’的典韦,曹营中有名的悍将,双臂一晃,力有千斤,每次出战,都是先锋官的不二人选,人挡杀人,神挡杀神,厉害极了!

    这队人马一直来到大堂前的庭院中站好,典韦随即向旁一闪身,又走出两名身背弓箭,手持弯刀的悍将来,正是‘中军官’小斌、‘宿卫官’曹性,此二人一向负责大帐的护卫任务,与大都督形影不离!

    二人目光冷峻的向大堂里看了看,随即左右一闪,一道黑影从他们身后闪电般冲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堂上众人连忙聚拢目光观看,原来是一匹‘墨烟驹’,此马头至尾长一丈有余,从蹄到项高有八尺,嘶鸣咆哮,声如龙吟,四只铁蹄踏在庭院的青石板上,咚咚作响,火星四射!

    再看马背上……马背之上,……空无一人!

    “嗯,什么意思?不是说大都督来了吗?为何只见战马,不见人影呢?”

    大堂上的人们一阵的发呆,大家瞪大了眼睛,就是想看看这位‘鬼面萧郎’的风姿,结果什么也没看到,莫非这位‘杀神’又玩了一次失踪不成?

    “请大都督上马!”

    “请大都督上马!”

    口号响亮,整齐划一,玄甲军士兵们齐齐躬身行礼,而他们行礼的方向,正是陈府大堂!

    “什么,鬼面萧郎已经来了,而且就在大堂里!”

    “谁是鬼面萧郎,本公子怎么没看到,莫非他会隐身的妖法不成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堂里的公子们顿时乱做了一团,四下张望,试图在人群中找出那位大都督来,感觉就像是一群小羊羔,突然得知自己的族群里多了一只披着羊皮的恶狼,惊恐、慌乱、不知所措……

    就连一直稳如泰山的陈珪也坐不住了,一双老眼中精光四射,挨个打量着大堂内的陌生面孔,“人家都摸到眼皮地下来了,自己竟然一无所知,真是该死呀,估计陈家的底牌,甚至是整个徐州士族的底牌,都被人家看的一清二楚了吧~~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惶恐不安的时候,那个一直站在角落里的小黑脸侍从,突然迈步走了出来,一言不发,就那么走出了大堂,来到玄甲铁骑面前,先是微微抬手示意,而后转过身来,面对众人,微笑着摸了摸鼻子,浓浓的杀意透体而出!

    “参拜大都督!”

    一众玄甲军再次躬身行礼,而后冲出数名亲兵,手中拿着战袍、铠甲、头盔、兵刃……,开始一件件的披甲着装~~

    螭纹寒铁铠、蚩尤鬼面盔、血浪斩蛟剑……,摸着这些冰冷的伙伴,萧逸身上的气势也随之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原来那个人畜无害,一脸和煦的小神医,变成了杀气冲天,指掌千军万马的大都督……,前者是救人的,后者是杀人的!

    “没想到,~~竟然是他!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‘鬼面萧郎’、征西大都督、新上任的徐州牧!”

    整个大堂里鸦雀无声,谁也没有意料到,一个赶车的小伙计,一个精通医术的圣手,就是那个被他们朝思暮想,深怀恐惧的鬼面萧郎!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参加过百花宴的公子们,个个嘴巴张的能塞进五个鸡蛋去,小舌头都快耷拉到地上了,如果有可能,他们真想早点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,可惜,太晚了,覆水难收,说出去的话也同样收不回来了~~

    “原来是大都督白龙鱼服,驾临寒舍,老夫老眼昏花,未能识得真身,失礼之处,还请海涵!”

    陈珪到底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人物,第一个就反应了过来,从座位上站起,上前几步,双手抱拳行礼,脸上一丝一毫的波澜都看不到,事到如今,惊慌是没用的,人家出招,咱就接招,虽然输了先手,可最后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!

    “呵呵,岂敢,陈老太爷八十大寿,身为晚辈的理应尽一份心意才是,刚才一时疏忽,如今正好补上,请老太爷端坐受礼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萧逸面带微笑,右手在前,左手在后,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,“恭祝陈老太爷福寿安康,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“哗!~哇!哇!……他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萧逸抱拳行礼,堂上众人无不大惊失色,有些人甚至惊呼出声了,不是欢喜,而是惊吓的,至于陈珪,更是一张老脸变的毫无血色,身体都颤抖起来!

    中国有章服之美-谓之华,有礼仪之大-故称夏;自从周公定礼以来,国人就有了一套完整的礼仪体系,必须严格遵守,一丝一毫也错不得,一个手势打错,表现出来的意思,可能就是完全相反的!

    就以抱拳行礼来说,晚辈向长辈行礼,或是朋友之间行礼,必须是左手在前,右手在后,掌拳相握,这才是尊敬、恭喜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反过来,右手在前,左手在后,那也是一种礼节,一种只有在丧礼上才会使用的礼节,意思是“您早登极乐,一路走好!”

    如今,萧逸行的就是右手抱拳礼,口中说是拜寿,其实是在向死人行礼,其中深意,自然谁都明白了,他是要陈珪死,让陈家灭门呀!

    看明白这套手势后,士族公子们才一阵惊恐,尤其是那些在百花宴上出言不逊,嘲笑过他的,更是吓的面无人色,生怕这位’杀神‘也冲自己拱手行礼,那就不是礼节,而是催命的‘阎王帖’呀!

    “本都督军中还有要事急需处理,告辞了!”

    说是告辞,萧逸却没转身,而是迈步来到宴席上,大手一伸,把早就魂不附体的甄宓请了出来,而后又向一旁的小竹笑笑,示意她一起跟上,这才领着佳人来到‘白菜’身旁,先将她扶上去,而后自己也翻身上马,就像当年在草原上一样,双人一骑,绝尘而去!

    “今天的亮相,相当完美……,接下来的事情,必然更加精彩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