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47.第547章 陈府寿宴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与那些四四方方的城邑不同,广陵郡城是长方形的,东西长,南北窄,城外四角建有地堡,城西有一座小土山,型如柱台,城东有河水流淌,直通大海,在风水学中,这是‘玉柱擎天,青龙吸水’的格局!

    整个布局位置最好,风水最佳的地方自然是城东的龙首了,据说居住于此的人,可以大富大贵,公侯万代,广陵‘第一门阀’陈家的府宅就坐落于此,而且占地广阔,亭台楼阁,奢侈豪华,家族产业更是遍布城中各处,以至于民间有‘广陵郡,陈半城’的说法!

    三天时间,弹指既过,陈老太爷的八十大寿到了,广陵郡内的官商士绅,名人雅士,纷纷登门拜寿,就连徐州各地的士族门阀们,也全都派出族中重要人物,携带重礼前来,一时间,车水马龙,热闹非凡!

    “琅琊郡,曹家长公子前来拜寿~~”

    “东海郡,糜家长公子前来拜寿~~”

    “下邳郡,田家长公子~~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按照士族们的习惯,一家之言是轻易不会离开老巢的,所以前来拜寿的基本都是家族中的长子长孙,这样既可以锻炼年轻人的外交能力,又不失了身份礼数,一举两得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陈府,大堂内!

    老寿星陈珪身穿大红色百寿袍,头戴五蝠玉冠,脚蹬云纹软靴,高居上位,正与前来拜寿的一众世家公子们交谈,还不时的传出爽朗的笑声,透着浓浓的得意!

    陈珪今年已经八十岁了,依然齿牙齐全,面色红润,洁白的须发梳理的很是整齐,说起话来,声音洪亮,思维敏捷,看那副精神劲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就是再活个一二十年都不成问题的!

    秦汉时期,因为饮食、疾病、灾害……,等各种原因,国人的寿命普遍短暂,正所谓‘人活五十不称夭折’,意思是活的够本了!

    能活到七十岁,就很是稀少了,这样的老人,整个国家都有供养他的义务,至于八十岁,更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,可以随心所欲,不受大汉律法的束缚了,无论是偷盗、强奸、杀人,都不会受到制裁,等于有了一块免死金牌!

    陈珪活了八十岁,他这一生,举过孝廉,当过太守,荣华富贵,锦衣玉食……,几乎全都享受到了,再看看身边那一大群的孙辈、重孙辈的孩子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

    如果说真有点什么遗憾的话,就是自己的八十寿宴上,缺席了两个人,一个是他最得意的儿子陈登,那位朝廷委派的州牧大人失踪了,陈登如今正坐镇徐州城,暂代州牧职位,负责处理一切大小政务,实在无法脱身,或者说他也不愿意离开,陈家人可是日夜期盼着把那‘暂代’二字去掉呢!

    另一个没出现的,就是他最为宠爱的私生子--东鱼,前几天委派他去沿海的渔村收购海盐,结果一去不回头,捎带着还有一队手下也跟着失踪了,陈家的仆人们搜遍了附近的渔村,可就是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这件事让老陈珪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云,自己的种子,自己清楚,如果不是出了意外,东鱼绝对会跑回来在寿宴上讨好卖乖的,他到底出什么事了呢?莫非广陵郡内,还有人敢对陈家下手不成?

    “河北甄家-‘五公子’前来拜寿!”

    随着司礼官一声高喊,无论是沉思的陈珪,还是正在宴饮的宾客们,齐齐把目光投向了大堂正门,甄家‘五公子’来到广陵的事情大家都知道,前几天还参加了士族公子们举办的百花宴,不过那只是轻轻敲击了几下徐州的士族圈子而已,今天才是真正的登台亮相呢!

    众人瞩目中,只见红光一闪,一名貌似天仙,气质高雅的妙龄女子缓步走了进来,正是大名鼎鼎的河北甄家~‘五公子!’

    甄宓一改往日的贵公子打扮,而是换了一身大红色的广袖长裙,上面金丝盘绕,绣着各种精美的百花图案,将原本就很修长的身材,衬托的更加美妙三分。

    再看头上,发髻高盘,戴着长长的金步摇,俏脸上微微施加了些薄粉,樱桃小嘴上还抹了一点胭脂,配上精致的面容,典雅的气质,真有如天仙下凡一般!

    “仙女呀,真是仙女下凡了~呜呜~~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甄家‘五公子’呀,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更胜闻名呀~~”

    “若能娶妻如此,夫复何求?”

    大堂里顿时响起了一片的喧哗声,与会宾客们或是目瞪口呆,或是口水长流,无不为眼前的佳人所折服!

    就连主坐上的陈珪,都不禁捋着长髯,频频点头,“果然是国色天香般的女子,更加可贵的是,此女聪慧过人,一手掌控着甄家的商路,活活就是一座会走路的金山呀!”

    人们的目光全被甄宓所吸引,至于她身边负责托着裙摆的侍女小竹,和捧着礼盒的小黑脸侍从,自然被无视了,红花当前,谁看绿叶呀!

    “河北甄家五女~甄宓,前来拜寿,恭祝陈老太爷,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!”

    长裙飘摆,甄宓轻轻的万福行礼,一边的小竹则是恭敬的跪倒叩首,而另一边的小黑脸侍从,却是腰板笔直,膝盖坚挺,丝毫没有行礼的意思,反而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扫视起宴会上的宾客来,就像看一群待宰的羔羊!

    “呵呵,五公子大驾光临,寒舍蓬荜生辉,老夫亦是深感荣幸呀!”陈珪双手虚抬,示意免礼,心中却在暗暗盘算,“这样的才色双绝的女子,如果能成为自己的孙媳妇,那就再好不过了!”

    两家一旦联姻,陈家不但可以趁机得到巨额的财富,更能够通过关系,攀上河北霸主-袁绍那颗大树,当今天下,虽然是群雄争霸,但明眼人都看的出,有能力一统中原的只有两个人,‘非曹既袁’,陈家要想左右逢源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明属曹操,暗通袁绍,这样将来无论谁胜谁负,他们陈家都可以屹立不倒,甚至是更近一步,成为天下间最顶级的门阀,高居朝堂,位列三公,也并非不可能呀!

    “哈哈!~~若能如此,老夫死亦无憾!”

    想到得意处,陈珪不禁仰天大笑,可笑到一半,又笑不出来了,因为他一眼就看到了甄宓身边那个,站的稳如山岳的小黑脸侍从,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一碰,顿时闪出无数的火花!

    “老夫听闻五公子身边有一位‘圣手小神医’,莫非就是此人?”陈珪一生阅人无数,可是这样气质诡异的人,却是头一次见到,远看如山岳,近观似深渊,变化莫测,云雾缭绕,似乎还有淡淡的杀气溢出!

    “侍从粗鄙无礼,老太爷莫怪!”甄宓口中道歉,还责怪的向身边白了一眼,不过那目光之中,却是七分爱惜,三分微嗔,与其说是发怒,不如说在跟情人撒娇呢!

    “无妨,当世奇人,必有出奇之举!”陈珪先是大度的摆摆手,接着话锋一转,“老夫近年来体弱多病,正需要这么一位名医圣手调养身体,不知五公子肯否割爱呀?”

    活的越久的人,就越是怕死,陈珪虽然八十岁了,可他巴不得再活个百八十年呢,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,所以平时对养生很看重,除了四处收集天材地宝之类的药材外,就是在家中养了不少的名医,专门为他问诊把脉,调理身体,如今遇到这样一位神医,自然不肯轻易放过了!

    “多谢老太爷夸奖,不过此人小女子还有大用,实在无法割舍,还望见谅一二!”甄宓回答的很委婉,心里却在开骂了,“你个老不死的,要抢本姑娘的暖床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无妨!无妨!缘分到了,自然会过来的!”陈珪一语双关,只要甄宓成了自己的孙媳妇,这个小神医作为陪嫁的侍从,还怕进不了他的府邸吗~~

    众人正谈笑间,府邸中的大管事陈福突然撒腿如飞的跑了进来,一路上撞开了无数拦路的侍从、丫鬟,几乎是一个跟头栽到了陈珪的面前“老太爷……大事不好了~~”

    “大寿之日,如此慌张,成何体统?”陈硅一脸的温怒,难道广陵郡的天塌下来了不成?

    “回老太爷的话,征西大都督的车驾突然进城了,如今正一路向咱们府邸驶来,说是要给老太爷拜寿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鬼面萧郎来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