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45.第545章 百花宴(中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百花宴,观百花,经过几番初赛、复赛,最后还要评选出‘花中魁首’来,其实不用比大家也知道,真正有资格进入决赛的,只有三大公子而已,这场比赛,与其说是在比花,不如说是在比权势,比财力,只要腰板够硬,还怕弄不来一盆好花吗?或者,谁又敢说他的花不好?

    可问题又出现了,人有三位,花有三盆,可是‘花魁’却只能有一个,谁优谁劣,谁胜谁负,这就需要一位势力够大,地位够高,背景够硬,又能得到大家一致认可的人来做裁判了,于是乎,‘五公子’-甄宓就得到了这份荣幸,原因也很简单,这场‘百花宴’,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她才招开的吗!

    老王卖瓜,自卖自夸,三大公子为了夺得花魁的荣耀,纷纷鼓动如簧之舌,开始吹嘘起自己手中的花卉来!

    “五公子请看,在下这盆是兰花之中的极品,名为‘金边虎皮兰’,花瓣如粉,清香怡人,但最重要的还是它的枝叶,挺拔峭立,高耸向天,还带着一层金边,就像一根根军中的令箭一样,挥斥之间,千军万马********,堪称‘花中霸主’,最适合我辈青年英杰观赏了!

    第一个出场的是曹宏,至于他的那盆‘金边虎皮兰’吗,与其说是在赞花,不如说是在夸人,他们曹家世代戎马,在三大公子中,也是他的武艺最高强,身体也最魁梧!

    这番话的潜台词就是,“大美女呀,你看看我是多强壮,多威武,多有安全感呀,这才是男人中的男人,选丈夫的不二标准,至于另外两个小白脸,中看不中用,直接忽视掉就可以了咩~~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甄宓微笑着点点头,似乎很是赞赏的模样,却一句认可的话也没说,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,她的心中早已有了决断,这盆花倒是不错,可是人吗?

    “说什么威武雄壮,你有本姑娘身边那个黑脸的家伙强悍吗?纵横草原,傲视群贼,刀山枪林之中谈笑风生,与之相比,眼前的曹宏也就是个绣花枕头罢了,最多里面的米糠装的多了一点,根本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“五公子请看,在下这盆‘九瓣茶花’,乃是花中异种,寻常的茶花皆为红、粉二色,可它的花瓣却是纯正的金黄色,而且形状浑圆如眼,故而又得一个称号~~‘金钱眼!’”

    第二个说话的是糜威,指着一盆枝叶繁茂,遍体金黄的茶花很是得意,“此花原产于深山绝壁,被采药人偶然发现,又费了好大的力气,这才整颗挖出,移植了回来,被世人称为天赐神花,都想要得之而后快,在下不才,也是用了整整两千金,又托了不少人情,这才购买回来,一向藏在家中,视如珍宝!”

    “两千金?糜公子真是大手笔,大气魄呀!”

    “看来糜家底蕴犹存,不可轻视啊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财阀就是财阀,钱可通神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说这盆茶花竟然价值两千金,周围的人群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叹声,“我得乖乖呀,这个价钱,都够买一座大大的庄园,或是几百名青年奴仆了,如今却用来买一盆茶花,糜家真不愧是三大财阀之一,家底雄厚呀!”

    看着众人惊诧的模样,糜威也是一脸的得意,他不惜重金也要把这盆‘金钱眼’弄到手里,就是为了在‘百花宴’上一鸣惊人,也让那些士族们都看看,糜家虽然一时遇到了困难,但雄风犹在,不是谁都能上来咬一口的……

    当然了,他更是为了让甄宓动心,甄家是财阀,糜家也是财阀,两个最大的财阀之间联姻,那才是天作之合呢,而且本公子风流潇洒,甄小姐相貌出众,怎么看,怎么合适呀~~

    “呵呵!~~呵呵!”

    再看甄宓,又是赞赏的点点头,却依旧一言不发,身为甄家的实际掌控着,她每天过手的钱财数以万计,所以对黄白之物反而是最没有感觉了,尤其是提到‘金钱眼’三个字,就一个感觉~俗!

    再者,有钱不是本事,能自己挣来钱那才叫本事呢!

    糜家虽富,不过是躺在祖先的功劳簿上混吃等死罢了,早晚有衰落的一天,真要说道能挣钱,能挣大钱,甄宓的目光不由的又瞟向了身边的萧逸,挥手为云,覆手为雨,草原商道上可还有他的两成份额呢,那才是真正的有钱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二位贤弟都展示过了,如今看看愚兄的手段吧!”

    陈肃大笑着走上台来,前两个竞争对手费尽心机,也没能博得美人一赞,看来今天这‘花魁’的荣耀非落入自己手中不可了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四名侍从抬着一个大号的彩色陶盆,里面赫然是一株五尺多高,形如皇冠的牡丹花,此时花开正艳,足有数十朵之多,远远望去,就像一盆燃烧的烈焰,又像是帝王头上的皇冠!

    “牡丹者,又号‘富贵之花’,国色天香,高不可攀,正所谓‘牡丹一开,百花失色’,乃是天生的王者,而这盆‘九焰王冠’,花开九层,红如旭日东升,艳如美人薄唇,乃是王中之王,今日花魁,非它莫属!”

    陈肃很自信,不只是对花,更是对人,他们陈家一连两次政治投机成功,如今已经成为‘徐州第一门阀’,不但有权,而且有钱,沿海的煮盐已经完全落入他们家族手中,那都是‘白色的金子’呀,而且取之不尽,用之不完,只要再过上数年时间,完全可以成为新一代的财阀,彻底取代糜家,到那个时候~呵呵~,这徐州,也就该改姓‘陈’了!

    三盆名花,三位公子,都已经展现了自己的底蕴,现在谁胜谁败,就看甄宓如何抉择了,这可是一个非常不好做的抉择呀!

    因为无论她选择了谁的花卉,都会因此得罪另外两位公子,这对于初来徐州,正准备开拓商路的甄家而言,无疑是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获胜者,同样也是个麻烦,甄宓敢保证,今天只要自己稍微倾向于三大公子中的任何一个,明天徐州的士族圈子里,就会传出两家将要联姻的流言,而且会越传越广,越说越真,最后她就是想站出来否定都做不到了,这就叫‘既成事实’,士族们常用的一种手段!

    “怎么办?真是进退两难,无路可走了!”

    再聪明的女人也需要一副男人的肩膀来依靠,甄宓虽然面对难题,心中却一点也不害怕,本姑娘也是有男人的,而且还是一个智勇双全的男人!

    “小易,这些花卉里,你觉得那一盆可称做花魁呀?”小手一伸,甄宓终于把自己的‘杀器’拿了出来,‘小易出马,一个顶俩!’

    “这个嘛,以我之见,三盆花卉虽然名贵非凡,开的也甚是艳丽,却均是称不上‘花中魁首!’萧逸何等人物,最擅长的就是在没有出路的时候,杀出一条出路来,他很快就想出了应对的办法,“三盆花卉,三位公子,在哥的眼里,一个也看不上!”

    “哗!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百花台上顿时就是一片大哗,‘五公子’身边这个黑脸小侍从好大的胆子,这番话一出口,就等于在狠抽三大公子的脸面呀,看今天这事如何善了!

    萧逸也不反驳,只是向百花台的一角走去,刚才赏花之时他就看到了,那里有一盆很不起眼的菊花,与那些春季盛开的百花不同,这时候的菊花,形容枯萎,连叶片都没有几枚,毫无生气可言,因此被遗忘在角落里,根本没人愿意多看它一眼!

    “这才是花中魁首,天下无双!”将那盆‘九月菊’往三大名花前面一放,一枯一容,甚是明显,不过吗,萧逸摸着小脸轻轻的念道:

    待到秋来九月八,

    我花开后百花杀,

    冲天香阵透长安,

    满城尽带黄金甲!

    观花如做人,不看谁先笑,也不看谁笑的最得意,而是看谁能笑到最后,那才是最好的笑容呢,不过吗,萧逸的目光在人群中轻轻一扫,“这里的人,恐怕很多都活不到金秋九月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三大公子呆住了……“深不可测!”

    众多士族子弟呆住了……“这家伙是妖孽!”!

    那些莺莺燕燕们也呆住了……“我们没看错人!”

    “哈!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唯有甄大小姐仰天大笑,笑的是那么得意,那么骄傲,“这就是我看中的男人,平凡之时,寂寞无声,一花开放,天地俱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