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43.第543章 三公子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春赏百花秋望月,夏沐凉风冬听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生好时节!

    在‘圣手小神医’的精心照料下,三天之后,五公子终于病愈出门了,至于出门的原因吗,是因为她收到了一份参加‘百花宴’的烫金请帖,落款人是:三公子!

    ‘三公子’不是一个人,而是三个人,既出身徐州名门世家的三大公子,分别是陈肃、曹宏、糜威!

    三个人中,陈肃是广陵太守陈登之子,曹宏是原‘徐州第一名将’曹豹之子,糜威则是三大财阀之一,糜家之主糜竺的儿子,长久以来,这三大世家,一主政,一主军,一主财,牢牢控制着徐州的实权,三家的公子也都是人中龙凤,青年俊杰,因此被徐州士族们公推为三大公子,风流一时!

    这次的宴会就是由他们三个组织的,而宴请的也都是徐州一带各个世家的公子们,用来交流感情,商谈事物,这也是门阀们一向的规则,由年轻人在外面冲锋陷阵,试探虚实,那些老而不死的家伙则坐镇家中,轻易并不会露面的,这就叫底蕴!

    甄宓自河北来到这里,要想尽快的打通商路,就必须融入到当地的士族圈子中去,而参加这场宴会,结识徐州的三大公子,无疑是最好的办法了!

    当下,甄宓坐上自己的驷马香车,由侍女小竹陪伴,招财、进宝二人负责护卫,自然少不了萧逸驾车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城外的百花台驶去!

    对于这场宴会,萧逸心中同样充满了期待,要想掌控徐州,就必须控制住这些士族,通过这场‘百花宴’,了解一下士族内部的情况,自是再好不过了,知己知彼,杀起人来,才能留刃有余不是!

    百花宴的传统由来已久,每三年举行一次,在徐州本地非常出名,日子就定在春夏之交,百花盛开的时候,世家公子们就会齐聚城东的‘百花台’,把自家培养的各种奇花异草拿出来供人观赏,争奇斗艳,选出一盆花中魁首!

    除此之外,徐州各地青楼楚馆的丽人们也会跑会参加宴会,她们会穿上最艳丽的服饰,并表演各式的精彩歌舞,博取贵人们一笑,然后从中同样选出一名花魁!

    最后的压轴节目是诗赋大赛,那些世家公子们施展本领,各凭腹中的才华进行比斗,最后的胜出者,不但可以获得‘徐州第一才子’的称谓,还能得到两个花魁作为奖励,一花,一人,财色兼收!

    这样的好事,自然谁都不肯错过了,因此到了‘百花宴’这天,无数的豪华车辆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,甄宓的驷马香车夹杂在其中,根本就排不上号,一眼望去,那才是千奇百怪,大开眼界呢!

    什么‘双星伴月车’、‘夸父追日车’、‘火龙吐珠车’……,设计之奇妙,装饰之奢华,让人拍案叫绝,至于负责拉车的,除了各色骏马之外,还有青牛、白羊、黄驼……,最绝的一个家伙,竟然找来二十四名青衣少女,人手一根皮绳,牵引着车辆前进,也不怕把姑娘们给累坏了!

    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呀!”

    看着沿途的景象,再想想那些沿海贫民的状况,萧逸不禁心中长叹,士族和寒门的生活差距如此之大,二者要是能和平共处那才是怪事呢,这个天下该乱,也只有大乱之后,才能够大治!

    百花台就在城东十五里处,周围是丘陵起伏,郁郁葱葱,远看溪水潺潺,近听百鸟齐鸣,风景如画一般美丽,让人不知不觉的就陶醉其中,却是个聚会的好地方!

    台阁建在一座天然的小土山上,经过人工修葺后,共分上下三层,上面搭建着许多的凉亭,中间用走廊沟通相连,占地面积广大,足以容纳数百人在此宴会,岩石的基座上布满了苔藓,另有青色的藤蔓攀援其上,看上去春色宜人,亲近自然!

    甄家‘五公子’到来,自然引起了一番轰动,那些早已到达的士族子弟纷纷出来迎接,为首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徐州三大公子!

    三个人,一字排开,均是风度翩翩,仪表不俗,走在中间的就是陈肃,二十出头的年纪,一身白衣,金冠素带,论容貌,跟有老狐狸之称的陈登有七分相似,换句话说,这是一头小狐狸,为人最是狡猾多智,被称为‘三大公子之首’,所以他才走在了中间的位置!

    左手边的是曹宏,二十五六岁,身材魁梧,窄衣箭袖,穿着一身墨色武士服,腰横宝剑,曹家世代簪缨,子弟大都自幼习武,长大之后也基本进入军中效力,因此在徐州的军队系统里颇有影响力!

    右手边的是糜威,只有十八岁,中等身材,长袍大袖,脸上总是带着一股和煦的笑容,话语未出,笑声先到,是个很阳光的人物,眼睛里却是光芒四射,一看就是个精于算计之人!

    “五公子大驾光临,我等徐州士子荣幸之至呀!”

    驷马香车刚一停好,三个人就大步上前迎候,争先恐后,谁也不肯落后半步!

    与那些懵懂无知的百姓不同,身为世家子弟,消息灵通,他们可是知道,香车里坐着的‘五公子’其实是个西贝货,根本不是什么男儿郎,而是一位******,如今甄家的产业又大都在她的掌控之中,说句实在话,谁要是娶了这位‘五公子’,那就等于抱上了一座金山呀,一辈子都享用不尽!

    “二位贤弟,请自重!

    才走出几步,陈肃就低声警告起两个同伴来,虽然同为徐州三大门阀,但陈家一连两次政治投机成功,如今又占据了广陵太守的位子,可谓如日中天,所以他有说这个话的资本!

    ”哼!~~哼!“

    连着两声不满的冷哼,曹宏和糜威对视一眼,却不得不放缓了脚步,形势不如人,纵然心中再是不满,也只能强忍这口气了!

    陈、曹、糜三家,本来并驾齐驱,分管徐州的政、军、财大权,可是第一次徐州大战的时候,曹家之主曹豹,也就是那个所谓的‘徐州第一名将’,被萧逸一合击杀,连脑袋都拿走做成了‘骷髅盏’,害的曹家最后只能用檀香木雕了个脑袋和尸身一起入土下葬,成了徐州士族圈中的一个大笑话,而后徐州又接连易主,原有的军队体系被完全打破,曹家的势力也是一落千丈!

    糜家的情况也差不多,全力投资刘备失败,被彻底的排挤出了徐州的行政圈子,连糜竺、糜芳两兄弟也被强行裹挟到许昌去当‘寓公’了,如今家族中群龙无首,偌大的产业面临着分崩离析,被人瓜分的危险,形势同样不乐观呀!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毕竟是存在了几百年的名门世家,底蕴深厚,如今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,但只要有个合适的机会,或者找到强力的外援,也未尝没有咸鱼翻身的时候!

    比如说眼前就是一个大好机会,河北甄家,‘天下三大财阀’之首,又跟河北霸主袁绍紧密合作,在军政两界都有渗透,后台硬,根子深,钱袋鼓,绝对是一等一的大势力!

    如果能趁机讨好这位‘五公子’,甚至是取得她的芳心,进而联姻的话,那就可以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,让自己的家族东山再起,所以曹宏和糜威是绝不会放手的,明面上争不过,咱不会暗地里努力吗,别忘了那句老话:‘先入关中者未必为王,看谁笑到最后!’

    三只小狼崽子同时盯上了香车里的小羊羔,做着饱餐一顿的美梦,却全然没有想到,在小羊羔的身边,还卧着一头斑斓猛虎,如今正虎视眈眈的盯着送上门来的三份点心呢!

    “各位世兄有礼了,小弟从河北远道而来,承蒙厚爱,有幸参加百花之宴,感激不尽呀!”车门一开,在侍女小竹陪同下,甄宓缓步走出,一脸微笑的抱拳行礼!

    为了参加今天的宴会,她还特意装扮了一下,头戴三叉紫金冠,身穿纯白的贵族公子服,腰系狮蛮带,上挂一块九眼玲珑玉佩,一看就是价值千金的宝贝,脚下是小鹿皮缝制的软靴,上绘五彩纹路,踩在地上,轻盈无声!

    虽然还是一身的男装打扮,可是比起前几天来,整个人的气质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以前的甄宓,身材修长,容颜俊美,装扮起男人来惟妙惟肖,真有让女子为之动心的资本!

    可是经过萧逸这几天的‘滋润’,甄大美人的英武之气仅剩下了一分,其余的九分全变成了妩媚、幸福、甜蜜……,再配轻盈的步伐,满面的春风,任谁也知道她是女扮男装了,而且还是个幸福的小女人!

    “哗!~~嘀嗒~嘀嗒~~吼!吼!”

    本来就是国色天香,如今更添三分风韵,百花台上顿时响起一片吞咽口水的声音,那些士族公子们更是隐约有化身狼人的迹象,心中响起一片的嚎叫声……

    对这位‘五公子’的大名,他们是早有耳闻,都说她英姿飒爽,刚毅不屈,大有男儿风范,曾经带领甄家的商队勇闯漠北草原,更是孤身一人前往马贼老巢,凭着无双的胆色,硬是讨出了一条商路,并赚回海量的钱财,甄家能成为三大财阀之首,此女居功至伟!

    这样一名女子,在众人想来,肯定是身材粗壮,面貌刚毅的‘男人婆’,比男人还男人那种,否则如何对付的了那些彪悍的匈奴马贼,而且据说这位‘五公子’总喜欢以男装示人,这进一步加深了众人的猜测!

    虽然是个‘男人婆’,不过人家有钱呀,为了把这座金山搬回家去,士族公子们已经做好了‘天鹅反追癞蛤蟆’的心里准备,毕竟有钱才是王道,只要能把这座金山般回去,以后还怕没有******吗?

    谁承想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原来‘五公子’竟然是一位国色天香的大美女,这下可不是一座金山了,而是一个纯金的大美人,金光闪闪,亮瞎无数的狗眼,这要是能博取美人芳心,那就是财色双收呀!

    一时间,众多世家公子斗志昂扬,暗下决心,一定要拿出自己最英俊、最潇洒的一面出来,战败群雄,夺得美人归!

    “五公子一路辛苦,能前来参加百花宴,真是我徐州士子的荣光呀,在下陈家~~”,这是嘘寒问暖型的。

    “五公子仪表不俗,风流潇洒,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在下曹家~~~”,这是拍马奉承型的。

    “五公子面如桃花,颇有一见如故之感,莫非前世之时,你我就曾相识,这才换来今生的一见~~”,这是喜欢玩宿命论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士族公子们纷纷拿出多年苦练的泡妞绝技,明枪暗箭,花样百出,发动了潮水般的攻势……

    “多谢盛情!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甄宓一边拱手向众人还礼,还不忘偷偷转头,狠狠白了身后的萧逸一眼,“你学学人家,甜言蜜语,柔情无限,这才士族才子的风范呢,那像你,就知道‘霸王硬上弓’,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!”

    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啊!”

    萧逸是个虚心学习的人,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他把耳朵树的高高的,专心听着这些士族公子的‘泡妞宝鉴’,听到精妙之处,不禁心中暗暗叫绝!

    “人比人,气死人,自己真是笨呀,当年上大学的时候,要是有他们一成的功力,别说是班花、系花,就是最漂亮的校花,也能一亲芳泽呀!”

    不过吗,萧逸还是个小心眼的男人,他跟在甄宓身边,凡是想靠过来的男人,无一例外都被他巧妙地挡住了,而且还将这些人的名字、家世记了个清楚……

    小子们,先别得意,等到秋后算账的时候,谁多看了我的女人一眼,我就扒他的一层皮,谁要是动了坏心思,我就把他破腹挖心,用盐腌制起来做成腊肉……

    “小心眼的男人,你们得罪不起滴!”

    (重感冒了,好难受,请读者们也注意保暖,冬天快来了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