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39.第539章 两个小人在打架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千金虽好,快乐难找!

    我潇潇洒洒走条大道!

    我得意的笑!

    又得意的笑!

    笑看红尘人不老…………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干一行,爱一行,既然答应了给甄宓做车夫,萧逸立刻挥动鞭子,唱着歌谣,高高兴兴的开始了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,他清楚的记得,后世里有很多‘白富美’,就是跟驾车的司机日久生情,最后开着豪车私奔的,他也要向这个目标努力才是!

    还别说,萧逸驾车的本领确实很高超,长鞭一甩,响动四方,在他的指挥下,四匹骏马不但跑的整齐好看,甚至能踏出一种奇妙的韵律来,前进停止,加速慢行,如臂使指一般的灵活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相信他是第一天驾驭这几匹骏马!

    就连那些对他原本抱有敌意的护卫们,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叫‘小易’的家伙,真的有两下子,难怪‘五公子’如此看重他呢,就是不知道二人之间是否还有别的关系,因为公子爷看他的眼神,很怪、很怪呦!

    “不打不相识,招财、进宝两位大哥,喝一口吧!”既然一起共事,就必须和护卫们处好关系,萧逸解下腰间的酒葫芦,顺手扔了出去,美酒,绝对是男人之间最好的沟通桥梁!

    “多谢了,小易哥!”

    招财、进宝就是那两名挨揍的大汉,他们是兄弟俩,本是山中的无名猎户,因为战乱四处逃难,走投无路之时,恰好遇到了甄宓的商队,被收留下来,兄弟二人因此感恩戴德,一直忠心报效!

    至于他们的名字,也是甄宓给起的,‘招财、进宝’,在商队里无疑是最吉利的称呼了,兄弟俩对这名字也挺满意,另外说一句,他们的本姓是‘毛’,所以二人的大名就是毛招财、毛进宝!

    “乖乖!……招财猫!进宝猫!”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兄弟俩的名字时,萧逸差点从马车上掉下去,而后就一脸钦佩的伸出大拇指,先是夸兄弟俩名字起的好,然后接着夸‘五公子’睿智无双,“难怪你能成了天下第一小富婆,真有水平呀!”

    美酒开路,话语搭桥,萧逸很快就和护卫们混熟悉了,等到达广陵郡城时,商队上下已经一致的尊称他为~~‘小易哥!’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广陵郡城,徐州首富之地,气象自然不同,进城的大小商队是一支接着一支,运送来的货物更是五花八门,什么匈奴的宝马,辽东的皮毛,西域的药材,巴蜀的锦缎,江东的柑橘……,甚至还有从百越蛮荒之地弄来的金丝楠木,都是两三人合抱粗的,每一根都价值千金以上!

    看到这些东西,萧逸不禁刷新了自己对商人的认识,只要有利可图,这世上就没有他们弄不来的东西,哪怕要用龙须做药引子,他们也能想办法从小皇帝的脑袋上拔几根头发下来,真是厉害呀!

    还有一点就是,萧逸发现,无论那里来的商队,进城时无一例外的要交‘城门税’,而这笔钱财,不是上交朝廷的,而是交给陈家,换句话说,广陵郡城已经成为陈家的私产了,他们就是这里的土皇帝呀!

    陈家,就像一条寄生虫,吞噬着大汉天下的民脂民膏,养肥了自己,祸害了百姓,坑了朝廷啊!

    不过萧逸他们的商队是例外,‘河北甄家’,这四个字就是一块响当当的金子招牌,尤其是‘五公子’的名号一出,威风八面,那些守门的士兵们立刻点头哈腰,连搜查都免了,直接放行,进城以后,队伍直奔城中最大、最豪华的旅店~~万金堂!

    万金堂也是陈家在本地开设的产业之一,装修豪华,奢侈无比,据说花费了上万斤,里面吃、喝、玩、乐,应有尽有,是专门用来接待那些贵宾的,能住在这里的人,非富即贵,权、钱、势,更是缺一不可,甚至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!

    以至于当地人编了一段顺口溜,‘万金堂,值万金,莫有万金不敢进……,万金堂,挣万金,万金到此皆姓陈!’

    由此可见,陈家在广陵郡的势力之大,敛财之重,家资之富,都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,此贼不除,徐州难安!

    ‘五公子’财大气粗,来到万金堂之后,直接包了一座三层小楼居住,然后由管事负责分配房间,甄宓自然不用说,‘天字第一号’的房间就是她的,貂蝉和吕玲儿捎带着,住到了‘天字二号’,而后其他人,按照各自的等级,分别安排不同的房间,高级别的管事自然是一人一间,普通的护卫只能几个人合睡一间,等轮到萧逸时,给他分了一个采光良好,透气性强,晚上还可以数星星的好地方~~~马棚!

    “今晚我就睡这里?”看着地上铺的干稻草,还有不远处一堆堆的马粪,萧逸满眼都是问号,“自己堂堂的征西大都督,徐州牧,竟然要睡在马棚里,这还有天理吗?”

    这些年萧逸南征北战,不是没吃过苦,他睡过军帐,睡过野地,厮杀的疲惫极了,甚至还在死尸堆里小憩过,可他宁愿闻血腥的脑浆味,也不想跟马粪睡在一起!

    不但是他,就连‘白菜’也没住过如此差劲的地方,话说‘白菜大爷’在家住堂屋,在外住大帐,有稻草铺床,有丝绸盖身,还有四名专门的马夫日夜伺候着,小日子过的美极了,什么时候住过这种破地方,因此也是不满的直叫唤!

    萧逸刚刚抗议了一下,希望能改善下自己的居住环境,结果立刻招来了管事的一顿教训!

    “小子,富贵贫贱那是老天爷定下的,有的人天生就该睡高楼,住大厦,盖锦缎被,有的人就只能睡马棚,住窝棚,枕稻草,人不能跟命斗,你看到没有~~”说着管事用手一指头上三楼处的一个窗户,“那里是咱们‘五公子’睡觉的地方,里面温床暖枕,要什么有什么,你要是有本事可以晚上爬上去,那就算一步登天喽,要是没那本事的话,你就乖乖的睡马棚吧,这就叫认命!”

    看到萧逸被训斥,其他商队的马夫还纷纷跑过来安慰,顺便教导新人如何适应自己的位置,不过,他们说的也比较中肯!

    一般来说,御手、马夫之类的人,夜宿都是睡在马棚里的,一则是地位地下,东家基本不愿意为他们花钱租房,再者,睡在马棚里,可以更好的照料商队的马匹,马无夜草不肥,一个合格的马夫,晚上至少要起来三次以上,为商队的马匹添草加料,可谓辛苦至极,而所得的报酬,却仅能维持温饱而已,这就是下等人的处境!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各位前辈的教导!”萧逸连忙向那些马夫表示了感谢,并保证自己以后会做个出色的‘御手’。

    等众人散去以后,萧逸却摸着下巴发起愁来,一边是高床暖枕,还有个大美人,另一边是窝棚稻草,只能自己数星星玩,如何选择?傻子也知道呀!

    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,天黑以后,其他的马夫都已经呼呼睡去,只有萧逸一个人抱着被子坐在稻草堆上发呆,决心很难下呀!

    被子是小竹送来的,捎带着还有丰盛的晚餐和美酒,说是‘五公子’看他一路赶车辛苦,特意赏赐的,结果还引来一众马夫的羡慕,纷纷称赞‘五公子’菩萨心肠,体贴下人,有酒、有肉、还有被子,自己咋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呢,这个黑小子真是傻人有傻福呀!

    酒肉都被萧逸分给了大家,不过小竹在走的时候,特意又指了指三楼的一个窗户,说是自家主子就住在那里,地势高,位置好,晚上赏月也方便,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毛贼遛上来,得插好窗户之类的~

    说者有心,听者更有心,萧逸当然知道,这些话就是甄宓借小竹的口来说的,否则凭她的权势,随便抬抬小手指,也能给自己安排个好住处呀,她这就是诚心打击报复,说白了,还是因为貂蝉的问题呀!

    女人都是小心眼的,表面上说不吃醋,可你要是真信了,那就傻了,好在这个女人虽然狠了点,可毕竟还留了条活路,剩下的,就看萧逸自己敢不敢做了?

    偷香窃玉,这种事情,从古到今都没有集体作业的,所以萧逸也就没法找人商量,可心里又实在没底,最后只好把‘白菜’叫了来,兄弟俩喝着酒,一起策划起大事来!

    “兄弟呀,你说我是去不去呢?她可是名垂青史的‘洛神’,是未来的大魏皇后呀!”四下无人,萧逸也敢把心里事跟‘白菜’说了,对甄宓,他其实是很喜欢的,聪明、漂亮、睿智,还有情有义,这样的女人,谁看了都得动心呀!

    不过他心里有个顾忌呀,在原来的历史中,甄宓是曹丕的皇后,而且还生出了曹魏的第二代皇帝曹睿,是历史中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,如果自己把她给祸祸了,然后弄到家里藏起来,那原来的历史会变成什么样子?

    无法想象,也无法猜测,改变天下大势也未可知呀!

    现在萧逸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,一个叫冲动,一个叫理智!

    冲动小人说,“去吧,快去吧,凭你的本事,爬个三层楼根本不是问题,而且人家姑娘都表示主动了,你怎么能退缩呢,还是不是男人呀?”

    理智小人则拼命的摇头,“不行,不行,万万不行,人家以后是皇后命,你不能破坏人家的姻缘富贵呀,再说了,你小子家里已经有好几个女人了,再去祸祸人家,你心中何安呀?”

    冲动小人,“管他那么多呢,你情我愿的事,错过机会,你会后悔一辈子的,当不了皇后,做大都督夫人也不差呀,也许以后还有机会当王妃呢,难道你忍心看她痛苦一辈子吗?”

    机智小人~“还是不行的,时机不成熟,人家姑娘连你真正的身份都不知道,你骗了人家的心,又去骗人家的身子,这样坏事会天打雷劈的~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小人越吵越激烈,‘冲动小人’拿起了凤翅鎏金镗,‘理智小人’则拔出了斩蛟剑,双方激烈的打斗在一起,你来我往,都要至对方于死地~~

    一百回合,两百回合,整整三百个回合……,还是难分胜负,两个小人都累得气喘吁吁,再也没力气打斗了,最后只能暂停下来!

    冲动小人:“咱们还是冷静一下吧,都回去好好考虑一下,明天再决一胜负!”

    理智小人:“好,今天我也有些冲动了,咱俩本来是同根相生的好兄弟呀,干嘛为了一个女人刀兵相见呢?”

    于是乎,两个小人握手言和,都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并再次确定了双方长久的友谊,然后决定回去好好想想,明天再商量出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!

    “兄弟,再见!”

    “兄弟,还是永别吧!”

    哪知道,理智小人刚一转身,突然觉得后心一凉,一根锋利的箭簇透胸而出,随即口吐鲜血,栽倒在地,“你,卑鄙无耻,暗箭伤人,我不该相信你的~~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!”冲动小人拿着绝影宝雕弓仰天大笑,那叫一个得意,“活该,兵不厌诈,难道你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名字叫‘鬼面萧郎’吗……,理智,你就乖乖的去死吧,哥要去夜会美女了,艳福无边,等明年的今天,我会记得给你烧纸的~走也~”

    于是乎,理智小人死掉了,冲动小人用阴暗的手段取得了最后的胜利!

    “干,一个女人,有什么不敢要的,哥是堂堂的‘鬼面萧郎’,天下风云尽在我手,新的历史,就由我来书写吧!”

    主意已定,趁着浓浓的夜色,萧逸闪身冲出马棚,一路潜行来到小楼下边,看看四周没人,垫步拧腰顺着砖缝攀爬而上,“美女,哥来了,理智,哥不会让你白死的~~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