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38.第538章 以后就是自己人了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世界上最精明的是商人,最聪明的则是女人,甄宓是商人中的财阀,女人中的翘楚,按理说以她的智慧和判断力,看穿眼前这点小把戏是不成问题的!

    不过吗,有句名言说的好,恋爱中的男人是白痴,恋爱中的女人是弱智,再聪明的人,一旦坠入到爱河之中,往往会做出许多不可思议的蠢事……

    ‘不是爱情蒙蔽了我的双眼,而是心中除了你,再也思考不了其他!’

    甄宓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中,小嘴微张,贝齿咬的咯咯作响,至于她仇恨的目标,自然是萧逸和貂蝉了,不同的是,对前者是‘恨之且,爱之深’,对后者,则是**裸的敌视,嗯,还得再加上一点点的嫉妒,不得不承认,这个女人,确实有魅惑苍生的资本!

    “没用的小易,几年不见,你真是越来越出息了,竟然当上赶车的小伙计了?”甄宓的声音冷如冰霜,眼睛里却是火光熊熊,冰火交融之下,浑身还散发出一种微酸的气息,简单点说,她在吃醋!

    再聪明的女人也终究是女人,是女人就会吃醋,这是她们与生俱来的本能,与相貌、年龄、时间、地点……,统统无关,就像火山喷发一样,浓烈无比!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呀,离开草原以后,我本想做一番大事业,谁知道时运不济,来回奔波了好几年,一点酬劳都没拿到,直到最近才有了一点点起色,本想做完这一单买卖,就去河北~~”

    为了熄灭佳人的怒火,萧逸甩动小舌头,开始拼命解释起来,他也没撒谎,这几年南征北战,立功无数,官职却一直没有上升,最近好不容易才得了‘徐州牧’的位子,而且他也确实想去河北找甄宓的,不过是带着数万铁骑打过去~~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他心里还是有我的,只不过是想功成名就之后,再来河北~~”,女人是易发怒的,也是好哄骗的,甄宓的脸上顿时阴转多云了,有一个男人肯为了她去拼搏奋斗,这绝对是件幸福的事情,不过吗,身边的女人是怎么回事?还是一大一小两个!

    就像所有嫉妒的女人一样,不会怪自己的男人花心,而是把责任全推给了勾引男人的‘狐狸精’,于是乎,甄大小姐决定给这个‘狐狸精’一点教训,捎带着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!

    一抖身上的华丽衣衫,甄宓瞬间又恢复了‘五公子’的派头,迈步走到貂蝉的面前,先是围着转了几圈,而后用一种轻薄的口吻说道:“夫人果然生的国色天香,我见犹怜,小生是甄家五公子,正欲往广陵郡城一行,路途寂寞,不知夫人可愿同车叙话否?”

    貂蝉何许人也,自幼接受的就是间谍训练,又经历过那么多的宫廷阴谋,早就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,从对方走路的姿势中,她就看了出来,站在面前的是个姿色俱佳的美少女~~

    “呵呵,承蒙公子抬爱,妾身正好有些乏了,能登车小憩一会,那就再好不过了!”貂蝉怡然不惧,一手拉住吕玲儿,迈步走上香车,动作自然大方,看那架势,别说是同车叙话,就是一起睡觉都没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你、你竟敢……我,……小易,她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甄宓目瞪口呆了,她学浪荡子的模样,本想是吓唬一下貂蝉,无论这个女人是哭、是羞,都算出了自己胸中一口恶气!

    谁承想,人家根本就不在乎,直接自己上车去了,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只好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在了萧逸身上!

    “她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女人,也是最可怜的女人,还有,你轻易千万不要招惹她……,红颜祸水,巨浪滔天呀!”萧逸也是一阵的苦笑,论征战沙场,他从来不惧任何人,若论经商理财,甄宓堪称举世无双,可要是‘比心机,斗情商’,他们两个加在一起,也不抵不上人家貂蝉的一根小手指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香车再次缓缓行驶起来,不同的是,里面的乘客由两个变成了五个,好在这辆重金打造的香车足够大,就是再坐五个人都不成问题,不过吗,三个女人一台戏,现在香车里坐了整整四个女人,都够演绎一个小世界了!

    貂蝉还是那副幽怨的模样,似乎要把‘恶作剧’进行到底,吕玲儿则在好奇的打量着这座香车,里面豪华的装饰,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,都让小姑娘很敢兴趣,捎带着还有一点点的疑惑,“对面的漂亮哥哥,怎么喜欢的都是女人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甄宓轻摸下巴,正在猜测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来历,至于这个习惯,则是从草原上回来以后,才开始有的,准确的说是受了某人的传染!

    “还未请教夫人和小姐的芳名?”甄宓现在可以肯定,坐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女人,出身绝对非富即贵,虽然服饰平凡,可骨子里的那种贵气是压制不住的!

    “呵呵,妾身姓任,河西人氏,这是小女玲儿!”貂蝉不是名字,而是汉宫里的一种官职,她的本名叫任红昌,自从吕布死后,为了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当着外人的面,貂蝉都是以‘任氏’自称,也算对以前生活的一种了断吧!

    “夫人的这个车夫,本公子爷很是欣赏,不知可否割爱呢,不论夫人花费了多少钱财,我愿十倍的补偿!”话锋一转,甄宓开始打起萧逸的主意来,而且是明码标价,准备把他买过来,以后就带在身边,看你还往那跑?

    “呵呵,公子言重了,妾身根本就没有钱财,至于小易吗……呵呵!”

    貂蝉的回答极为暧昧,对于一个漂亮女人来说,如果没有钱财的话,那么会用什么来作为报酬呢?不言而喻,这种说了一半的话,反而更有杀伤力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~~你坑我呀,~~我的一世英名,毁于一旦了!”

    萧逸真的快哭了,这口黑锅他是背定了,不解释吧,等于默认了,解释吧,只会越描越黑,两头都是死呀!

    看着萧逸满是黑线的小脸,貂蝉不禁抿嘴偷笑,她这一生,烟视媚行,在男人面前从来都是无往不利的,唯独萧逸,任她用尽浑身解数,也不为所动,甚至一度让貂蝉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,如今有机会小小的报复一下,她自然不会放过了!

    “小易,跟我过来一下!”甄宓粉面带霜,一把抓住萧逸,迈步向后面走去,原来香车内部的空间极大,被分成了内外两部分,外面待客,里面则是甄宓的卧室,而且内外之间隔音极好,不会受到丝毫的打扰!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个小没良心的,这几年你都跑那去了,为什么不来找我?……”隔断门一关,风流倜傥的五公子,立刻化身成了小女人,小猫一样扑上来,连抓带咬!

    萧逸毫不反抗,而是双臂一览,把佳人抱在怀里,就那么任她抓咬,三年时间的不闻不问,确实很愧对于她,发泄一下也是应该的,而且凶狠的抓咬中,透出的是浓浓的情意呀,她,还是草原上的那个她,而自己呢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嘛,受人所托,我答应了一个人,要好好照顾她们两个……”,贴在耳边,萧逸简单的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,不过对貂蝉等人的身份,自然是要用甲、乙、丙、丁,之类的代替一下了!

    不是不想告诉甄宓实情,而是有些东西,实在过于机密,也过于沉重,还是由自己一个人来承担吧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对她的情意是真的,“宁负江山,绝不负卿!”

    半响之后,甄宓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以‘五公子’的身份把手下聚集起来,当着众人的面宣布,从此以后,自己有一个新的车夫了,就是小易!

    “诸位,多多关照,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!”萧逸双手抱拳,笑的灿烂无比,没错,就是自己人了!

    (最近有点卡文,我努力理清一下思路吧,另外,前面挖的那么多坑,得填了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