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36.第536章 要想从此过,留下姑娘来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天下万物、万事,在时间之神的面前,都不过是一抹尘埃而已,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,包括友情、爱情,甚至是亲情……

    三年过去了,多少位叱咤风云的豪杰都倒在了历史的长河中,谁又敢保证佳人的芳心不变呢?看着奔驰过来的宝马香车,再看看自己的一身布衣,萧逸也不禁犹豫起来,“见她?还是不见她?”

    香车由远而近,四匹拉车的骏马在御手的指挥下,步调整齐,动作一致,跑的是又快又平稳,沿途的行人车辆纷纷避让,有些商人还主动在路边躬身行礼,以讨好这位‘五公子’,见到这种情况,萧逸轻轻一带缰绳,赶着小马车也让到了路边,还是看看形势再说吧!

    可惜,他是选择让开了,有一位大爷却不肯让路,而且大爷还很愤怒!

    “吼!~~吼!吼!”

    一声龙吟虎啸般的嘶鸣声响起,惊的群鸟腾空,四野回音,那是一种王者的咆哮,充斥着无上的尊严和怒火,听到咆哮声,官道上正在行进的马匹无不低头止步,以示对王者的尊敬,一些胆小的驽马,甚至吓的匍匐在地,瑟瑟发抖,以为是遇到什么猛兽了~~

    发出嘶鸣的自然是‘白菜大爷’,它是血统纯正的汗血宝马,是马中至尊,无论是在军营中,还是在两军阵上,从来都是‘一马奔腾,万马跟随’,谁也不敢跑到它前面去……

    今天到好,四个打扮的非常‘烧包’的同类跑了过来,趾高气扬的不说,竟然还敢跑到它前面去,这还了得,‘白菜大爷’不爽了,后果相当严重,这才发出一声嘹亮的咆哮,明白的告诉周围的同类~~‘本大爷在此,万马回避!’

    ‘白菜’的威慑很成功,再看那四匹拉车的白龙马,原本整齐划一的步伐立刻变的混乱起来,有的停步不前,有的拼命后退,还有的向路边退让,不停的发出低沉的嘶鸣,乱成一团!

    它们的步伐一乱,香车顿时也剧烈的晃动起来,车轮左右颠簸,差点冲进路边的水沟里,幸好御手连连喝止,随行的护卫们也是一拥而上,帮着扶住了车身,这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!

    “完了,白菜大爷,您可真是我的大爷呀!”看到这一幕,萧逸郁闷的一拍脑门,这下想低调都不成了,真是天意如此!

    ‘白菜’可没有犯错的意识,相反的,它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,不但维护了自己的尊严,还捎带着整顿了官道上的交通状况,这下没人再敢抢路了吧?

    所以这位大爷摇头摆尾的跑到萧逸面前来表功,顺势要求自己的奖品~~一葫芦美酒!

    另一边,众护卫们终于扶正了香车,又安抚好受惊的马匹,这才齐齐跪在地上请罪,他们可是知道坐在车里的人是何等的金贵,这要是受了惊吓,或者擦破一点油皮,就是把他们这些人千刀万剐了也难以赎其罪,因此个个吓得冷汗淋淋,再有就是愤恨,目标自然是那匹没事乱叫的劣马了,真是打死它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另外,劣马犯错,主人也难辞其咎,顺着‘白菜’的身影,护卫们又看到了坐在马车上萧逸,最可气的是,这个黑脸小子不但不惩罚那匹劣马,反而从怀里拿出酒葫芦,倒在手心里,一口一口的喂起马来,一边喂,还一边轻拍马头,仿佛刚才受了委屈的是那匹劣马一般!

    “该死的,老子非得教训他一下不可!”泥人还有三分火性,何况是一群带着刀剑的护卫,一名劲装青衣大汉走了出来,怒目圆睁,挥动手里的蟒皮长鞭,向着‘白菜’狠狠抽打过去,招惹了河北甄家,不死也得让你脱层皮!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看到有人要打‘白菜’,正在喂酒的萧逸顿时发怒了,双目寒芒闪现,一股浓郁的杀气透了出来,手中长鞭一抖,灵蛇般迎了上去,正好和蟒皮鞭紧紧缠绕在了一起!

    “吧嗒!~嗖~~撕拉!~”

    两鞭在空中相遇,发出嘹亮的碰击声,接着萧逸手腕一翻,对方的蟒皮鞭立刻远远的飞了出去,随即长鞭再次一甩,狠狠抽在了青衫大汉的肩头上,力量之大,直抽的对方皮开肉绽,惨叫一声,一个跟头栽到地上,半响都爬不起来!

    打完人,萧逸的第一反应不是去看伤者如何了,而是连忙从头到尾的查看起‘白菜’来,直到最后确认这位大爷连一根尾巴毛都没伤到后,这才拍拍心口,长出一口气,“万幸没事,否则哥非灭了他们的九族不可!”

    在萧逸心里,‘白菜’就是他的生死兄弟,两个人一起驰骋沙场,纵横天下,从来没有分开过,无论‘白菜’犯了多大的错误,萧逸都会像兄长那样为它承担下来,甚至是袒护,比如啃了皇宫里的花草,比如在丞相府里随地打滚……,都没人敢动‘白菜’一根汗毛,因为众人都知道,谁动了‘白菜’,大都督会不死不休的,‘鬼面萧郎’一旦发起疯来,天王老子也招架不住呀!

    好在‘白菜大爷’平日里是大错不犯,小错不断,除了喜欢喝几口小酒,耍耍威风之外,一直是个听话的好孩子,深受全营将士的喜爱!

    一人一马的感情不是外人能理解的,众人看到的是,一匹劣马的叫声惊了甄家‘五公子’的车驾,而后护卫前去理论,要惩罚那匹劣马和他的主人,当时不少人都暗自为那个‘倒霉鬼’捏把冷汗,得罪了甄家,乖乖,不死也得扒层皮呀?

    谁能想到,赶车的黑脸小伙子凶猛的一塌糊涂,不但挺身而出护住自己的马,还一鞭子把甄家的护卫抽躺下了,绝对的草根逆袭呀!

    “老天爷呀,我没看错吧,这个赶车的黑脸小子抽了甄家的侍卫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不但抽了,而且还是一鞭子直接抽躺下了,下手真重呀!”

    “乖乖,真是无知者无畏,他那里是在抽护卫,这是‘啪啪’的抽甄家的脸面呀!”

    围观的路人们个个目瞪口呆,无不在心中暗挑大拇指,“赶车小伙,真天下猛士也!”

    眼见同伴吃了亏,其他的护卫们岂能善罢甘休,纷纷拔出兵刃,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好在这时候又一名赤衣大汉走出,将众人给拦了下来!

    大汉先是上前把倒地的伙伴扶了起来,查看了下伤口,然后招呼后面的同伴把人抬下去,好生照料,这才走到萧逸面前,上下仔细打量起来!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小伙子,敢打五公子的护卫,就不怕得罪河北甄家吗?……不过吗,我看你也有些本事,何苦做赶车的低贱营生,不如来公子麾下做一名护卫,每年不但有一万钱的酬劳,若是有机会得到公子的赏识,以后当个执事之类的,可谓前途无量呢!”

    赤衣大汉似乎很欣赏萧逸,不但没有动手报复,反而出言招揽起来,其实他这样做也有自己的思量!

    首先,甄家虽然势力极大,威震河北,可这里毕竟是徐州,是曹营一方的势力范围,而且听说新上任的徐州牧很不好惹,如果真的把事情闹大,他们这些人也未必讨的了好,若是因此耽误了自家公子的大事,那就得不偿失了!

    其次吗,他对面前这个黑脸小子还真有些忌惮,刚才查看同伴肩头的伤口,衣甲尽破,直接给打了个皮开肉绽,血淋林一大片,真是伤的不轻呀!

    要知道,甄家富甲天下,护卫们里面穿的都是标准的军用牛皮软甲,那都是在战场上能硬扛刀剑的,却被对方一鞭子给抽开了,这手腕上得是多大的力量,信手一鞭,竟然比一般的刀剑还厉害三分,这样的人物绝不简单呀,因此他才出言招揽,试图收为己用!

    “哗!~~哇!哇!”

    周围顿时响起一片的羡慕声,这个黑脸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,打了人不但没事,反而被甄家的侍卫头子看中了,要招揽回去,真是天下掉馅饼了呀,而且还是羊肉馅的,香死人了!

    众人无不羡慕的双眼发红,尤其是一些同样赶车的小伙计,更是频频摸动双手,也有心上前给那些护卫一鞭子,要是真能抽出一个富贵前途来,那还赶什么车呀?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们也就是想想而已,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,‘河北甄家’四个字,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心头上,不是谁都有勇气去反抗的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多谢看重,不过在下已经接了另外一单生意,护送她们去广陵郡城,人无信不立,阁下的好意只有心领了!”萧逸身为堂堂的征西大都督、徐州牧,岂会给人家去当什么护卫,伸手指了指身后的马车,用貂蝉和吕玲儿做了挡箭牌!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这是要敬酒不吃,吃罚酒喽?”赤衣大汉的面色也阴沉下来,他原本想收下一名不错的护卫,这样面子上不但过得去,甄家还能落个好名声,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不识抬举!

    “罚酒说不上,不过我今天却是急躁了些,下手还有点重,却是不应该,这样吧,你也打我一拳,咱们就算两清了如何?”

    萧逸一脸玩味的笑了笑,今天这事,本是‘白菜’惹祸在先,他一时情急护短,才下了重手,现在想想,堂堂的‘征西大都督’打了一名甄家的护卫,确实有以大欺小的嫌疑,这种骂名他可不想背,所以才准备还对方一拳!

    “好小子,真有种,接我一拳不死,今天这事咱们就算两清了!”

    赤衣大汉先是一愣,随即伸出大拇指来称赞,习武之人,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硬碰硬的交流方式,也是解决矛盾的最好途径……,打死了,你认,打不死,我认!

    沉腰、坐马、运气,赤衣大汉身上的肌肉顿时紧绷起来,他也是练过十几年武艺的,一身功夫在众护卫中名列第一,这才当上了侍卫首领,否则也不敢应这个赌局!

    再看萧逸,不慌不忙的上前两步,就那么随便的站在那里,连马步都没下,还不忘对一旁的吕玲儿笑笑,示意小姑娘无需担心,哥哥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们!

    “吼!~~着!”

    赤衣大汉一声狂吼,上步拧腰,拳出如电,带着一股恶风直奔萧逸的胸口而去,这一拳下去,就是匹奔马也能打个跟头,不信一个血肉之躯的人能扛得住,小子,算你自找倒霉吧!

    “好,招财大哥威武,让这小子知道知道厉害!”大汉一拳击中目标,后面的护卫们顿时齐声喝彩,欢声雷动,解气呀!

    “完了,这一拳下去,非打成馅饼不可,这就是不识时务的下场啊,好好的侍卫你不当,非得赌一口气,这下倒好,把自己坑进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相反的,路人们则纷纷扭头不忍直观,哀叹者有之,不忍者有之,幸灾乐祸者亦有之……

    “诶?……怎么一点声响也没有啊?“

    “这一拳下去,总该惨叫一声吧!”

    “是呀,莫非真的给打成肉饼了……?”

    等了一会,听不到任何动静,众人这才转身观看,只见赤衣大汉还保持着出拳时的姿势,状态威猛至极,可有眼尖的人发现,他的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,热汗从鬓角一直流到两腮上,那模样似乎比挨打的还要难受!

    再看萧逸,还是笑咪咪的站在那里,双手背后,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,仿佛刚才不是挨了一拳,而是有人给他挠痒痒一般,挠的还挺舒服!

    “阁下厉害,小人得罪了!”

    赤衣大汉缓缓地收回拳头,藏到了背后,又恭敬的行了一礼,倒退几步,这才转身向香车走去,从始至终也没敢看萧逸一眼!

    刚才那一拳,看似威猛无比,可打在人家身上,就像击中了一团绵花,毫无受力之处,相反的,巨大的力量全反噬到了自己身上,如果不是出拳时没动杀人的心思,留了三分力道,手腕就得折了,就是这样,也落了个脱臼,今天真是遇到铁板了,这样的人物,又岂是他能招揽的……

    没有见识,也有常识,看到赤衣大汉一脸灰败的退了回来,众侍卫再也不敢喧叫了,一个个缩起脖子,准备簇拥着香车继续赶路,惹不起,躲过去总行吧!

    没想到萧逸却上前一步,将手里的马鞭一横,把道路拦住了,“今天哥也要做一次路霸,想过去,留下买路财,没钱,就把车里的姑娘留下来抵账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