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33.第533章 复仇的来了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恐慌会传染,勇气同样会传染,萧逸等人大无畏的举动,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针,让动荡不安的小渔村慢慢平息下来,人们的眼中也多了一丝神采,奇迹也许真会发生呢?

    一天不死要吃,两天不死要穿,那怕死到临头了,也得当个饱死鬼不是,一些胆大的渔民开始走出家门,继续完成海盐交易,其他人略加犹豫后,也跟风而上,渔家小院再次热闹起来~~

    “您老人家来了,里面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,辛苦,辛苦,熬盐真是不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小娃娃真可爱,稀罕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热情的招待着每一个前来的渔民,对老人们尊敬有礼,对成人们谈笑风生,还拿出马车上带来的糕点分给小孩子们,于是乎,‘小易哥哥’的称号迅速在渔村里传播开来~~

    事实证明,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魅力,就像曹操的魅力是使文臣武将归心,貂蝉的魅力是让天下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萧逸也有自己的魅力,那就是‘萝莉之友!’

    渔村里的小孩子,尤其是所有十岁以下的小女孩,基本全簇拥到了他的周围,一边吃着美味的糕点,一边听这个黑脸小哥哥讲各种童话故事,从早到晚,如痴如醉,不知疲惫~~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小旅游团里其他人的反应各有不同,陈宫是目瞪口呆,他实在想不明白,让世人闻名丧胆的‘鬼面萧郎’,竟然还有如此和蔼可亲的一面,尤其看到萧逸嬉笑着把小女孩们抗在肩膀上,去海边捡拾贝壳时,这位正人君子刚刚重塑不久的三观差点再次崩溃~~

    小斌作为老部下,则是见怪不怪了,大都督当初在军营里养过几百名小萝莉,还专门成立了一支‘娘子军’,号称‘哭叫抓挠,彪悍无比,’都能被他一个人哄的好好的,现在这点小孩子,不算什么!

    貂蝉则是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态,似乎终于明白了,为何容貌倾城倾国的自己,却始终拿不下‘鬼面萧郎’,原来是口味特别呀……,而后就紧紧的约束住了吕玲儿,生怕一不小心,就被‘狼’叼了去~~

    月出海面,水波不兴,在渔家小院里,一场精彩的故事正在进行着~~

    “在很深、很深的海底,有一座雄伟的城堡,里面住着六位人鱼公主,她们都十分美丽,尤其是最小的公主,她留着金色的长头发,比姐姐们都漂亮,她最喜欢听姐姐们说许多海面上的新鲜事,因此,小公主常想着,有一天能自己到海面上看看,直到有一天,一位英俊的王子~~~”

    小舌头都快说细了,萧逸终于讲完了《美人鱼与王子》的童话故事,然后骗得了萝莉们无数的眼泪,一个个幻想着如果自己是公主的话,那么王子就~~肯定不是‘小易哥哥’,因为他长的太黑了,王子应该是英俊的小白脸才对~~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都回去睡觉吧,明天咱们继续讲《海斗士》的故事!”好不容易把一群小孩子哄走,萧逸伸伸懒腰,和煦的面容突然变的肃杀起来,向黑暗处打了个手势,一身戎装的曹性就走了出来~~

    “大都督,他们来了,一百多人,就潜伏在十里外的一片树林里~~”

    “来的到挺快,抄家伙,今晚可以松松筋骨了!”看着被乌云遮挡住的月亮,萧逸觉得连老天爷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,不过在出发之前,还得安排下事情,毕竟小旅游团里还有三个非战斗人员呢!

    “大都督请放心,老夫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上阵杀敌是不可能了,但自保还是没问题的!”陈宫腰间多出了一柄宝剑,别看他平时文质彬彬的,在战场上,那也是纵横驰骋,剑斩人头的狠角色!

    “妾身的老师是剑圣王越!”貂蝉的话很简短,却透着强大的自信,能在无数的大风大浪中活到现在,没点真本事怎么能行!

    “我父亲是虎鸠,天下第一勇士!”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吕玲儿,小姑娘竟然从怀里摸出一把短剑,一招一式的比划起来,而且剑锋凌厉,颇有‘十步杀一人’的气势!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,书生、美女、萝莉,竟然都是隐藏的杀手!”萧逸拍拍自己的脑门,彻底的无语了,自己组织的到底是旅游团呀,还是暴力团?战斗力都这么强悍,不过这样也好,真放心了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,请披甲!”小斌从马车里拿出一个大包袱,打开后,里面都是萧逸的武器~蟒鳞软甲,贪狼宝刀,绝影宝雕弓~~

    披好战甲,揣上宝刀,又试了试弓弦,随即萧逸一个呼哨,‘白菜’就嗒嗒的跑了过来,这几天它可是悠闲的厉害……“好伙计,出发!”

    月黑杀人夜,风高放火天!

    三个人,三匹马,就像三道幽灵般迅速消失在幽暗的夜色中~~~~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海昏亭十里外的一片树林里,一伙黑衣人潜伏许久了,都是黑纱包头,身背弓箭,手里提着五花八门的兵刃,因为附近都是沙地,他们全选择了步行,只在林子边上停了几辆马车,那是准备拉‘战利品’用的。

    为首的两个人,一个是个身高九尺的彪形大汉,光头、粗项,赤着上身,露出一片黑黑的护心毛,手里提着一柄九环大砍刀,晃动之间,铁环发出清脆的‘当当’声!

    光头壮汉名叫陈九,也是广陵郡陈家的一名管事,奴生子出身,随了主子的姓氏,因为在那年府里出生的孩子里排第九,所以才有了‘陈九’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人,生在陈家,长在陈家,自然也得给陈家卖命了,陈九仗着自己身强力壮,又学了几手刀法,因此混上了个外府管事的差事,专门负责收购海盐的事情!

    不过他们收集海盐的办法比较特殊,白天是商队,就里在各处渔村里乱溜达,少量的购买一些,为的是探明底细,等到了晚上,黑纱蒙面,立刻就变成了盐枭,杀人劫掠,专做无本的买卖~~

    不过他们这次来‘海昏亭’,劫掠只是其中一,还有一个目的是为了复仇,至于那位苦大仇深的家伙,就是站在陈九对面的另一个首领~~

    与其他盐枭不同,别人全蒙着黑纱,唯独这位首领脸上裹的是药麻布,一圈一圈的包了个严实,连一只眼睛也包裹着,剩下的另外一只眼睛里,则满是仇恨、恶毒、血腥~~

    没错,正是被萧逸一拳毁容的那位‘渔扒皮’,横行广陵郡多年,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,结果被一个不知名的黑脸小子打的鼻塌、眼瞎,原本风流倜傥的帅哥,变成了见不得人的丑八怪,东鱼心中的怨恨可想而知~

    好在那两拳虽然毁了他的容貌,却没要他的性命,东鱼这家伙也有点狠劲,逃回去之后稍微包扎下伤口,就硬提着一口气找人来为自己复仇,来晚了,他怕那几个人跑掉~~

    “小九,这次就看你的了,只要能给我出这口气,回去之后,在春风楼摆宴,谢大伙的助拳之恩,对你,另有两万钱的酬劳!”因为鼻子塌了,东鱼的声音变得瓮声瓮气,说话之时,因为疼痛不停的抽搐,已经变成烂柿饼的脸就更加难看了!

    “鱼哥请放心吧,我小九的手段你还不知道吗,保准不留一个活口!”看着东鱼悲惨的模样,陈九是痛在脸上,笑在心里,胸膛里一直回荡着两个字~~活该!

    东鱼人品恶劣,坏事做了无数,连陈府内部的人都痛恨他,只是因为陈家‘私生子’的身份,才对他客客气气的,如今看到他倒霉,众人心里不知道怎么高兴呢!

    “其他人都宰了,不过有两个女人给我留下来,得罪了我,非得让他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才行!”想起貂蝉的那张俏脸,东鱼的独眼里射出一阵疯狂的贪婪,不得到那个女人,他死不瞑目呀!

    “好,放心吧,天色已黑,弟兄们动手,一会各自找乐子去了!”陈九也是打家劫舍的老手了,感觉时机已到,立刻下达了劫掠的命令……,“血洗海昏亭,鸡犬不留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