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26.第526章 大海,就是用来让人征服的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水天茫茫,无边无际,千里不能形其阔,万丈不能表其深,夏禹之时,十年九涝,洪水滚滚,海面不见增加一毫,商汤年代,八年七旱,江河干枯,海面不见减少一分,……这就是大海!

    萧逸的小旅游团,在经过两天多的行程后,终于横跨广陵郡,来到了海滨,站在一处高坡之上,面相东方,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,然后,就被深深地震撼了!

    无论是谁,站在大海面前,也只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,那是一种神奇的伟力,让人沉迷、赞叹,却又想去征服它,唯有大英雄,胸襟辽阔无边,方能气吞山河,包容四海!

    萧逸前世是个死宅,属于那种睁眼上班,闭眼睡觉的货色,一直窝在帝都那个雾霾遮天的鬼地方,既没有钱,也没有时间去海边旅游!

    穿越以后,钱倒是有了,可时间却更加紧张了,这几年一直忙着四处征战,从北到南,从西到东,日夜操戈马上行,这次来到海边,也算是圆了前世一个梦想吧!

    “久闻大都督文采飞扬,如今面朝大海,心潮澎湃,何不赋诗一首,以做留念呢?”貂蝉也从马车里下来了,她虽然在徐州有段时间了,但一向深居简出,来海边游玩,同样是第一次!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立刻齐声称赞,就连吕玲儿的一双大眼睛里都充满了期待的神色,完全一副看到偶像的样子!

    萧逸自己还没意识到,这些年的‘文抄公’做下来,他在大汉的文坛上也有一席之地了,尤其是在寿春时,揽月台上,高歌一曲《笑傲江湖》,力压周瑜的名作《长河吟》,获得了无数喝彩,以至于江淮一带流传出一种说法~~“曲有误,周郎顾,九转长河饶吴楚,曲中仙,萧郎填,一曲笑傲惊九天!”

    如今美人有请,萝莉期待,萧逸自然要好好露一手了,当下挺胸、抬头、收腹,又把头发捋乱,做出一副慷慨豪迈的气势,至于歌颂大海的诗赋,那不是张口就来吗~“东临碣……停!~停!”

    三个字刚一出口,萧逸突然醒悟过来,狠狠一咬舌头,总算把后面的诗赋给咽了回去,疼的他直流口水,舌尖上一阵酸痛,真是露怯了,‘文抄公’做习惯了,差点抄到自己未来岳父的头上,这要是一首《观沧海》出口,以后让曹操怎么办,换一首,必须换一首~~

    “嗯~嗯~~呀!”好在萧逸够聪明,装作清清嗓子,然后抖着有些发肿的小舌头,抄了一首大诗人元稹的《离思》~~

    曾经沧海难为水,

    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    取次花丛懒回顾,

    半缘修道半缘君~~

    “好!~好!~大都督文采飞扬,天下第一!”

    最先拍手喝彩的是小斌和曹性,其实这二位只知道骑马、射箭、砍人,连大字都不认识一箩筐,不过他们对萧逸的崇拜却是无以复加的,既然是大都督的诗赋,那自然是最好的,就算听不懂也得拍手呀!

    “萧郎出手,却是不凡,文字精简至极,区区二十八个字,却道尽了人间情意,难得!”陈宫可是饱读诗书的大学问家,自然能品出这首诗赋的好坏,也是鼓掌喝彩,不过神色却有一丝怪异~~

    吕玲儿年纪尚小,听不出太多的内涵,只是觉得‘小易哥哥’这首诗赋绝对的高、大、上,因此崇拜的满眼都是小星星,小嘴里不停的默念着,决定把这首诗赋背下来,回去念给母亲听!

    貂蝉却是反应最大的那个,尤其是听完那句‘半缘修道半缘君’后,整个人都僵硬住了,虽然戴着纱帽,仍能看出她的一张俏脸已经红如火烧了,玉腕抬起,比划了半天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最后拉着吕玲儿一溜烟跑回车里,再也不肯出来了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啦?”看着马车,又看看大海,萧逸突然醒悟过来,郁闷的一拍脑门,“糟糕,真是糟糕,我怎么把这茬忘了~~”

    这首《离思》和貂蝉的契合度非常高,简直就像是专门为她写的一样,更郁闷的是,人家刚刚死了男人,自己就来一句‘半缘修道半缘君’,这算什么,调戏寡妇吗,真是人品大大的坏了~

    有心解释一二,又怕越描越黑,不解释吧,这根大蜡自己可就坐定了,真是猪八戒照镜子,里外不是人呀,萧逸郁闷的蹲在地上狂拔起头发来,没事做什么‘文抄公’,抄来抄去果然出事了,报应呀~~

    “温侯临终之时,曾经将妻女托付给大都督,********,本来无可厚非,不过《周礼》有云:夫死,女子当守节三载,而后才可来去自由,大都督太心急些了吧!”

    陈宫走过来,将声音压的很低,显然也是顾忌马车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,汉代社会风气开放,虽然也有各种礼教,但并不死板,尤其是对女人的约束,非常之少,寡妇再嫁的事情很是平常,甚至有一些达官显贵专门喜欢人妻类的熟女,比如大汉丞相-曹操,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!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男人也没什么‘处女情节’,甚至专门娶那些生育过的女人,因为这样的女人生育孩子时的风险更低,也更容易产生子嗣。

    比如一代雄主-汉武帝的母亲王太后,年轻时就在民间嫁过一次人,还生下一个女儿,结果后来还是被汉景帝收入后宫,生下了一个男婴,取名小彘,就是后来的汉武帝刘彻了~~

    堂堂大汉天子都不介意娶一个二手货,那些普通百姓自然更不在乎了,只要女人长的漂亮,或者身体好,能生育,那就娶回来,只要你养的起,身体也能扛的住,多娶几个都没问题的~~

    “公台先生,你也这么想~~我真没那层意思呀!”萧逸一脸的黑线,自己的情商本来就不高,光家里那几个女人就弄的焦头烂额了,要是再把貂蝉这股祸水引进来,以后无愁侯府还有太平日子吗?

    美女如美酒,少饮则提神爽气,多饮则伤身损脑,滥饮则灭志杀身呀,萧逸可不想一天到晚活在女人堆里,变成一只软脚虾,最后上不了马,也提不动镗,大好头颅白白送人,吕布,不就是前车之鉴吗?

    “大都督,可需要末将们帮忙吗?”陈宫刚走开,小斌和曹性就凑了过来,两张丑脸上堆满了贱笑,眼睛眨呀眨的,一副‘大家都是男人,我懂你的意思?’

    “你们能帮我什么忙?”萧逸一脸的疑惑,难道身边这‘哼哈’二将,还有什么特别的本事不成。

    “今晚上,末将可以把公台先生请出去喝酒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末将也可以把玲儿小姐带出去捡海螺~~”

    “然后大都督你就可以~~呵呵!~~”二人一脸的坏笑,做出按手、撕扯、抚摸的动作,“貂蝉虽然会些武艺,但凭着大都督一身神力,想来不是什么难事,再说人家也许同样有意呢,到时候~~~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给我帮这种忙?”萧逸一脸黑线,双手伸出,同时抓住二人的脖颈,而后向前几步,猛地向海水中扔了出去~~“给我清醒一下吧!”

    萧逸何等神力,两个部下被他抬手一扔,立刻上演了一幕‘空中飞人’,直直飞出五六丈后,‘噗通’、‘噗通’两声,相继掉进了海水里,好在这里的水不深,只能醒醒脑,还淹不死人!

    “吼!~吼!~吼!”

    看着此起彼伏的海浪,萧逸也是豪情大发,大步迈入海水中,一把扯开衣襟,任由海浪冲击自己强壮的胸膛~~~大海,就是用来让人征服的!

    岸边的马车上,车帘偷偷掀开一角,露出一大一小两双明眸,同样的光彩照人,“这才是天下间的真男儿呀,胸襟如海,豪气冲天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