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25.第525章 向着海边进发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徐州东临大海,南依江淮,历史悠久,人杰地灵,号称‘龙飞之地,将相之乡’,自古就出过无数的大人物,堪称一片神秘的土地,要想治理好这里,就必须亲自去走一走,看一看,才能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!

    萧逸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,当大队人马前往徐州城的时候,他就脚底抹油,偷偷开遛了,准备来一个‘徐州十日游’,好好欣赏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!

    一个人到处乱走,那叫流浪,人多了才是旅游呢,所以萧逸也组织了个旅游团,并自任团长,成员包括~‘陈宫、小斌、曹性、貂蝉和吕玲儿!’

    出去旅游,大都督的旗号肯定是不能打了,所以众人摇身一变,全换了身份,陈宫是老管家,小斌、曹性是护卫,貂蝉是夫人,吕玲儿是小姐,至于萧逸吗……,呵呵,自然是负责赶车的小伙计了!

    貂蝉这样的绝色美人,如果天天的抛头露面,那就不是旅游团,而是‘招灾团’了,不知得有多少浪荡公子,豪强地主打她的注意,到时候萧逸别的什么也不用干,就轮开了‘凤翅鎏金镗’砸人吧!

    所以为了安全起见,旅游团里就多了一辆单马驾辕的小花车,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就坐在车里,准备了暖枕、丝被,不但安全,而且舒适,倦乏了还能在里面睡一觉,即使如此,萧逸还是找了顶纱帽给貂蝉扣上,这才放心!

    还别说,萧大都督赶车的水平真是不错,腕力十足,小鞭子在手里来回甩动,比手指都灵活,还不时的打出几个鞭花,‘啪啪’作响,在他的操控下,驾车的青鬃马前进、停止、转向,十分听话!

    既然都沦落到赶车了,大都督的称呼自然不能用了,萧逸又用上了自己的化名~‘小易’,可是一行人又不敢如此称呼他,最后还是吕玲儿解决了这个难题,起了一个既贴切,又不暴露身份的称呼~~‘小易哥!’

    小易是称呼,加上个‘哥’字,以示尊敬,对这个称呼大家都很满意,不但好听,而且朗朗上口,就是萧逸自己也频频点头,夸赞吕玲儿聪明过人,可是等小姑娘回身叫貂蝉‘二娘’时,萧逸的小脸上顿时又满脸黑线了,合算自己还是降了一辈!

    “难得,大~~小易哥有这样的心志,行走民间,见识黎民疾苦,以后用心治理民生,如此徐州的数十万百姓有望矣!”

    陈宫骑在一匹大青马上,频频的点头,对萧逸这种微服私访的做法非常认可,官场中人都知道,字面上看到的都是假象,那是糊弄上级,糊弄皇帝用的,上蒙下蔽,政令不通,有多少王朝就是毁在那些官样文章上了,还是下来亲自走走的好,可以仔细看清这个世界!

    “呵呵,公台先生过誉了,既然主政一方,我自然要让治下的百姓吃饱、穿暖,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,当初还不如留在小道观里种田、念经呢?”萧逸淡淡的一笑,世人只知道他会杀人,这次就让他们都睁大眼睛看看,哥也会活人!

    沧海一声笑,滔滔两岸潮,

    浮沉随浪记今朝,

    苍天笑,纷纷世上潮,

    谁负谁胜出天知晓,

    江山笑,烟雨遥,

    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…………

    哼着自己的成名曲,萧逸很是享受这种悠闲的生活,鞭子耍累了,就拿出酒葫芦喝上两口,或者靠在车辕上睡个懒觉,沙场征战久了,骨子里都透着浓浓的血腥味,出来晒晒太阳,吹吹春风,至少能感觉到自己是个活人,而不是一架杀戮机器!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带着吕玲儿吗,一则有女眷在,可以提供很好的掩护,再者,小姑娘最近有些不安,她似乎感觉到父亲永远也不会回来了,小脸上一天到晚都是愁容,所以萧逸带她出来散散心,也算是尽到一个‘看护者’的责任了!

    貂蝉则是硬跟来的,理由是不放心小姑娘一个人出游,必须由她这个会武艺的二娘跟随,以防止某些可能存在的危险,和某个可能的危险人物,万一小姑娘被‘狼’叼走怎么办?

    至于那位‘可能的危险人物’,显然没有这份自知之明,一路上和吕玲儿谈笑风生,逗的小姑娘哈哈大笑,就连称呼,也从‘小易哥’,变成了‘小易哥哥’,还带着甜甜的童音!

    有美女悦目,有萝莉陪伴,萧逸觉得自己的这趟旅行一定会丰富多彩的,高兴之下把酒葫芦拿出来,仰头狂灌起来,再甩几个鞭花,把二郎腿往车辕上一架,真找到几分小伙计的感觉!

    酒葫芦刚一打开,旅游团的另外一位特殊成员‘白菜’就跑了过来,这位大爷和萧逸从来是形影不离的,其实它才是最舒服的一个,既不用拉车,也不用驮人,可以随意的跑来跑去,而且‘白菜’对本地那些被海风吹拂,略带一丝咸味的青草很是喜欢,大口吃的香甜,结果被齁到了,这才跑过来要酒喝!

    不止是‘白菜’,所有人其实都感觉的到,队伍越往东走,海风中带着的咸味也就越浓,而他们的目的地,就是徐州最东部的……广陵郡!

    ‘徐州五郡,广陵最富’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,按理说广陵地处沿海,受海风影响,土地盐碱化严重,农作物出产十分有限,可它偏偏成了东南一带最富庶的地方,所凭借的,就是海盐!

    盐,是人类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,如果缺了这种白色的晶体,人就会变得浑身无力,毛发皆白,并患上许多种疾病,所以对普通百姓们来说,‘可以一年无肉,不可一日无盐!’

    可是盐这个东西,天上不下,地里不生,只能靠人想办法去从自然界里提取,秦汉时期的食盐主要有三个来源,一是益州的井盐,巴蜀盆地上古时期是一片大海,地下拥有丰富的盐类矿藏,当地百姓凿山挖洞,熬制井盐,以满足日常需要。

    不过很可惜,益州虽然有盐,却运不出来,原因也很简单,‘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呀’,到处都是悬崖峭壁,靠着人工修建的栈道,运输极其困难,尤其现在诸侯割据,益州牧刘璋把大门一关,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,井盐更是一丝一毫也运不出来了!

    第二种是青盐,在西北凉州一带有盐湖,其味咸鲜,熬煮之后可以得到一种颗粒细腻,色泽微青的食盐,不但口感好,而且还是一种药材,有凉血、明目的功效,为世人所推崇,如今大汉的达官显贵们就是用这种青盐,既食用,也用来漱口,是一种奢侈的日用品!

    之所以说青盐奢侈,是因为它价格昂贵,而价格贵的原因呢,是因为它数量太稀少了,一是西北地区人烟稀少,熬盐的技术更是落后,再加上战乱阻隔,能流入中原内地的青盐少之又少,基本都被那些贵族们包圆了,老百姓是很难看到的!

    西南,西北的盐都运不过来,中原百姓只能眼巴巴的指望东南的海盐了,海水是咸的,里面蕴含着大量的盐分,这是谁都知道的,早在三代时期,沿海的百姓就开始了‘熬海煮盐’,源源不断的供应内陆需要!

    而广陵郡,就是有名的海盐出产的,因为这里的海水比较清澈,熬煮出来的海盐颜色白皙,口感也更好,因此深受内地百姓的欢迎,同样也为广陵郡带来了丰厚的收入,有人甚至打趣说,‘这里熬出来的不是盐,而是白花花的银子呀!’

    这次萧逸主政徐州,临行之时,丞相曹操特意交代了一件事情,就是取盐,兖、豫、司三州全在内陆,所需食盐全靠沿海一带供应,以前处处受制于人,每年都要花费海量的钱财换取食盐,这次之所以冒着极大的危险攻伐徐州,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要取得一块能熬取海盐的地方!

    另外,广陵郡还是徐州第一门阀,陈登家族的老巢所在,各种势力盘根错节,几乎成为了一块私地,萧逸要想控制徐州,自然要先从这里入手了,至于那些杂乱的势力吗,呵呵,一刀子下去,再纷乱的东西也能切开,就看你有没有那个狠心了!

    大海,哥来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