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24.第524章 鬼面萧郎……丢了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要来主政徐州了!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嚎叫在徐州城内响起,就像投石入水般,引起无数的涟漪,人们奔走相告,传递这一可怕的消息,尤其那些门阀大户,更是惶惶不可终日,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!

    那可是大名鼎鼎的‘杀神’呀,在民间传说中,这位大都督乃是天上的‘贪狼星君’转世,专主人间杀伐的,身影所到之处必然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最可怕的是,他还吃人!

    关于萧逸吃人的传说,早在十八路诸侯大战虎牢关的时候就有了,一开始在玄甲军中流传,而后传到了友军那里,又传到了敌军的耳朵里,最后流传到了民间,短短几年时间,大江南北,黄河两岸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就连长城外的匈奴人都有流传,而且还更凶!

    都说‘鬼面萧郎’每天清晨要喝一名少女的脑浆,中午则油煎三个壮汉的心,晚上还要清蒸一名婴儿做夜宵,这还不算,据说他还很好色,每晚都要十名美女陪伴,如果有谁伺候的不合心,就会变成第二天的早餐,你说吓不吓人!

    门阀大户们见多识广,自然不相信吃人之类的谣言,不过无风不起浪,这位大都督弑杀成性,而且爱好收集‘骷髅盏’的事情却是不带一点水份,因此人人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云!

    当天夜间,门阀家主们纷纷四处串联,商议对策,硬顶肯定是不行了,谁都知道,这位大都督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连‘虎鸠’-吕布都折在他的手里,咱们这些货色去了,不是白白送死吗?

    不过吗,古人说的好:‘逢强智取’,会打仗的人,未必会治民,能把刀剑耍出花来,不见提的起毛笔,前者靠力,后者靠智,只要手段玩的好,杀人为必见血呢!

    经过一番商议,这些家主们最后达成一致,并列出了十六字方针~“阳奉阴违,逐步架空,以财代兵,软刀杀人!”

    究竟谁高谁低,咱们手段上见输赢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,徐州城外的大道上,净水泼街,黄土垫路,打扫的干干净净,两侧还插上了五彩旗帜,以示威武!

    别驾-陈登带着一众门阀家主、文人名士,赶着华丽的马车,带着漂亮的女儿,早早的就出城去迎候前来上任的大都督了,至于为什么要带着女儿,简单,****而已!

    迎接的地点在城外十里处,有一座亭子,名叫‘驻马亭’,据说当年楚霸王-项羽兵进彭城时,曾经在此驻马歇兵,还取井水刷洗过他那匹‘乌骓宝马’,因而得名!

    从那以后,当地就留下来一个习俗,凡是前来上任的徐州刺史、州牧,都必须到‘驻马亭’走一趟,接受当地士绅百姓的欢迎,这样的待遇,陶谦、刘备、吕布都享受过,如今轮到萧逸了!

    至于那些门阀家主,更是人手一个木桶,一把刷子,都是准备一会给大都督刷马的,别看如今是大汉天下,但是楚地百姓对‘霸王’项羽依然推崇备至,所以才有了给新上任的州牧大人刷马的习俗,一是接风洗尘,表示祝贺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再者,这也是绝佳的阿谀奉承的机会,这些家主早就商量好了,他们不但要刷马,还要选出一位德高望重者,为大都督牵马坠蹬,一路引进徐州城,务必把马屁拍到位!

    为了这个牵马的名额,众多家主之间还进行了一场激烈的内部竞争,谁都知道,这是一个绝佳的露脸机会,若是能讨得这位大都督的欢心,日后自然是好处多多,结果一番血拼之后,还是陈登抢下了这个任务,没办法,谁叫他头脑快,根子深,最重要的脸皮还够厚呢?

    “别驾大人,不知这位大都督喜欢什么礼物?我等也好准备一二!”有的家主心中忐忑不安,跑过来跟陈登取经,毕竟他是见过萧逸次数最多,也最了解内情的人!

    “这个吗~~大都督兴趣广泛呀,具体喜欢什么,还真不好猜测!”

    陈登手捋须髯,一脸的傲色,其实心里也在偷偷打鼓,虽然他见过萧逸两次,还做过交谈,可给他的印象却截然不同,一次是铁血无情,让人如坠冰窟,另一次却谈笑风生,让人如沐春风……

    都传说‘鬼面萧郎’有无数的面孔,喜怒无常,阴晴难测,鬼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呀?

    不过吗,有备无患,为了讨大都督的关心,陈登这次可是下足了本钱,金银珠宝,古玩字画,宝马良驹,飞鹰走狗,豪宅田庄……,美女更是不可缺少的,莺莺燕燕的一大群,甚至连容貌俊美的少年都准备了好几名,万一大都督就喜欢这个调调呢?

    正在众人胡乱猜测时,远处响起了阵阵的号角声,随即马蹄隆隆,一队人马出现在视线中!

    当先的是一面黑底白边,带着波浪涯角的大纛旗,正中一个斗大的血红色‘萧’字,挂在碗口粗的三丈旗杆上,迎风飘摆,好不威风!

    再看大纛旗下,立着一匹乌骓马,马上端坐一员大将,身高八尺,虎背熊腰,头戴双叉天王盔,身披大叶镔铁甲,手中提一杆精钢狼牙棒,真是好威风,好霸气,恍惚间让人以为是‘西楚霸王’复生一般!

    世人都知道,萧逸麾下有两个心腹兄弟,都是彪悍善战之人,号称‘牛头马面’,其中‘马面’坐镇长安,管辖一方,这位提着狼牙棒的应该就是‘牛头’了!

    再往后面看,一队队的玄甲铁骑,盔明甲亮,斗志昂扬,不愧是天下精兵,可众人在队伍里来回看了好几遍,连眼睛都瞪酸了,就是没发现那位大都督的身影,反到是看到一辆二马驾辕,装饰精美的官车,外罩彩色布幔,四角镶金嵌银,很是豪华!

    “大都督没有骑马,而是坐车来的?”众人虽然疑惑,却并不吃惊,正所谓‘武将骑马,文官坐车’,如今萧逸主政徐州,附庸风雅,改坐马车也不算什么,反正刷马和刷车也差不了多少,多费点水而已!

    “我等参见州牧大人,大人前来主政徐州,乃是五郡百姓的福分,下官等心怀仰慕,特备下薄酒,为大人接风洗尘!”

    众家主都是拍马屁的高手,既然萧逸是坐车来的,立刻统一口径,改称‘州牧大人’,别看只是小小的改动,却是官场上的一门学问!

    “咴!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嘶鸣,彩车停了下来,车门却未打开,反而传出一阵轻微的响动,似乎里面的人刚刚睡醒,被惊吓到了一般!

    “下官陈登,见过州牧大人!”陈登提着水桶、刷子,小跑着来到车前,而后躬身行礼,等着给萧逸行‘洗车之礼!’

    听到陈登的名字,里面的人显然坐不住了,车帘一挑,一只芊芊素手先伸了出来,而后露出一张风韵十足,成熟妩媚的俏脸来,竟然是吕布的正室夫人~~严氏!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‘要想俏,一身孝’,严氏正在给亡夫吕布带孝,穿的正是一套纯白色的衣衫,额头上还系着白布条,脸上泪痕犹存,再配上那一副伤心的模样,更添三分妩媚,让人有一种蹂躏一番的冲动!

    严氏是吕布的正妻,徐州一众官员自然是认识的,如今看到是她从车内走了出来,心中先是一惊,随即各种念头就在喷泉般涌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我滴个乖乖呀,这位大都督真乃是神人也,不但接管了前任的职位,捎带着连前任的女人都接管过来了,温侯地下有知,坟头上应该变得绿油油了吧?”

    也有人心中暗恨,倒不是狠这位新州牧的人品,而是恨自己准备的礼物不全,谁也没想到,堂堂的‘鬼面萧郎’,竟然也是个人妻爱好者,早知如此,就不该把女儿们带来,而是把自己的小妾,或是儿媳妇带来才是呀~~,失策,真是失策呀!

    “我等见过……夫人!”脸皮厚是所有门阀家主的基本功,不管这个女人原来是什么身份,既然他被大都督睡了,那就必须躬身行礼,以后更要笑脸逢迎才是!

    此时,严氏心中同样是波浪翻滚,同样的人群,同样的场面,当初她就经历过一次了,吕布入主徐州时,是何等的风光无限,这些官员们恨不得趴在地上跪舔靴底,可形势一转,同样是这群人,背信弃义,落井下石,吕布之所以败亡,外因只占三成,内患却占了七成啊!

    一直以来,严氏并不恨萧逸,却恨这些徐州官员们入骨,如今又看到一张张阿谀奉承的面孔,让她心中升起一种报复的快感来,如果有可能,她到真想成为‘鬼面萧郎’的女人,然后回过头来,把这些仇人一个个斩尽杀绝!

    不过她也知道,没可能的,连貂蝉那样的人间绝色都没能打动萧逸的心,更何况是她呢,不过吗,自己的女儿似乎很着他的喜欢,若是好好养上几年,也未必没有希望!

    “严氏下来了,那位州牧大人怎么没有动静,莫非一路上‘辛苦过度’,累的睡着了?”众人疑惑的向车内看去,甚至暗暗猜测,貂蝉是不是也在里面呀……,一箭双雕,艳福不浅呀!

    严氏自然知道众人的想法,只见她嘴角微微一挑,戏谑的笑了笑,而后上前一步,伸手把车帘挑了起来,既然你们疑惑,那就让你们看个透彻吧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刷!”

    无数的目光投向车内,希望能看到那位大都督的身影,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空的?……车内是空的!”众人把眼睛瞪的老大,只看到一个软枕,一床薄被,至于那位州牧大人,根本就没有踪影……

    “人呢?……人去那了?”

    你看我,我看你,众人面面相觑,“鬼面萧郎……丢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