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22.第522章 主政徐州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有位哲学家说过:‘大饼拿在手里还不算自己的,只有吃下肚去才是自己的’,大饼如此,土地也是如此,拿下徐州的城池只是初步占领,如何经营这块富庶之地,才是接下来的重点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句,那位‘大饼哲学家’,就是萧逸本人!

    战事已经结束,心结也解开了,丞相曹操马上就要回师许昌,说实话,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并不是那么容易的,朝堂中不知道有多少人阴谋着变天呢,所以每次出征,曹操都不敢耽搁太久,长则半年,短则数月,就必须回朝坐镇,威慑人心!

    不过在回师之前,曹操还有一件大事要决定,就是主政徐州的人选问题,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徐州富庶,又沟通着南北交通,乃是兵家必争之地,北有袁绍虎视眈眈,南有孙策不怀好意,所以主政之人必须文武双全,既能下马治民,也能上马征战,没有这两下子,就坐不稳徐州牧的大位!

    消息传出,那些自认有资格、有能力的大将们纷纷行动起来,利用各种关系,积极谋求‘徐州牧’的位子,能够坐镇一方,指掌一州之地的生杀大权,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,试问,谁不眼热呀?

    曹营集团如今占据了四州之地,分别是司、兖、豫、徐,其中司州原本是大汉的精华所在,人口密集,富庶程度冠绝天下,可惜,经历过董卓之乱后,被战火毁坏的不成样子,百姓十室九空,连东都洛阳都被焚毁了,没有几十年的修养生息,休想恢复元气!

    豫州、兖州也差不多,先是黄巾之乱,而后诸侯拉锯,征战不断,弄的元气大伤,全靠这几年实行‘屯田政策’,善待百姓,鼓励耕种,这才稍有起色,可要想恢复到全盛时期,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修养才行!

    相比之下,徐州这里人口多,底子厚,虽然也遭受了战乱之苦,但比起另外三个州来,情况就要好的太多了,而且这里濒临东海,有渔盐之利,境内还有大量的铜、铁矿山,可谓富甲东南,做这里的州牧,绝对是一等一的肥差呀!

    不过吗,位置好,责任也重,南北两面皆有强敌不说,光是徐州本地那些豪强势力就不是好摆弄的,他们在地方上盘根错节,势力极大,从陶谦那个时代起,州牧的政令基本就没出过徐州城,地方上的事物全被那些门阀把持了,说是一手遮天都不为过,否则刘备、吕布也不会败的如此之快!

    外有强龙压境,内有地头蛇闹事,没点真本事的人,就算抱着州牧的大印,也坐不稳那个位置,弄不好连自己的小命也得搭进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营,中军大帐,秘密军政会议正在召开中!

    “我等参见丞相大人!”

    大帐中,文东武西,分列两旁,个个精神抖擞,文官把头发梳的流光,苍蝇站上面都得劈叉,武将更是把甲胄擦得锃亮,都能照出人影来了,大家都是一个心思,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露出来,力争徐州牧的位子!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例外,就是郭嘉和萧逸,这二位昨天晚上又喝了个烂醉如泥,清晨酣睡时接到中军帐议政的通知,就急急忙忙跑了过来,头没梳,脸没洗,浑身酒气,双眼通红,身上还有不少醉酒时打闹留下的痕迹,狼狈到一定程度了!

    偏偏二人的位置还挺高,都站在文臣武将的头排,让后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,又是一左一右很对称,引来不少的目光和笑意!

    “免礼,诸位请坐吧!”曹操双手轻抬,示意众人落座,同时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在人群里挨个审视起来。

    部下们的心思,这位奸雄又如何不知,可是有其心,还得有其力才行呀,徐州富庶,钱粮赋税之重足以比得上其余三州之合,那是名副其实的半边天呀!

    而且以后大军无论是北上,还是南下,徐州都可以成为粮草供给之地,不好好经营一番怎么行呢,所以州牧的人选必须慎重、慎重、再慎重……,说实话,如果不是离不开许昌,曹操都想自己身兼徐州牧了,可惜,分身乏术呀,只能选一员文武双全的大将代替了!

    目光闪动,一员员大将落入曹操的眼眸中,可仔细思考一番后,又不得不摇头放弃,这些人,不是军略不行,就是才干不够,还有的是性格上缺陷太大,没有独挡一面的能力!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位置,首先考虑的自然是宗族大将,因为他们的忠诚度最高,用起来也最放心,在讲究‘家天下’的时代里,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意思!

    “夏侯惇文武全才,为人也够稳重,本来是坐镇徐州的最好人选,可惜,下邳攻城战时被流矢射伤了眼睛,至今未能痊愈,还时时的头痛发作,必须回许昌安心调养才行,根本无力主政一方!

    夏侯渊,字‘妙才’,其实人一点也不妙,性格急躁,沾火就着,用来冲锋陷阵还可以,让他管理地方事物,肯定把人全得罪光,最后弄的一团糟糕不可!

    曹仁倒是颇有才干,可惜,如今镇守黄河沿岸渡口,统兵数万护卫许昌周边的安全,时刻严防河北兵马南下偷袭,位置同样重要,不可能替代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曹洪吗,倒是空闲着,不过曹操的这位族弟什么都好,忠心也没问题,可就是太贪婪了,说白了,就是爱财!

    当初在兖州时,曹操就委派过曹洪担任一郡太守,既统军,也治民,希望能陪养这位族弟的能力,结果曹洪上任以后,工作是干的不错,可钱财也没少往兜里哗啦,最后竟然混了个‘要钱太守’的外号,其品性如何,可见一般了!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宗族子弟,如曹休、曹纯、曹真、夏侯恩、夏侯杰等人,资历太浅,能力、功劳、威望也不够,强行把他们扶上位置,不但镇压不住徐州的局面,还会造成其他将领不服,一旦军中出现裂痕,那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既然宗族将领中无人可堪此大任,曹操只好把目光投向了那些异姓将领,从头到……,也不用到尾了,合适的人选只有一个,不但文武双全,而且威名够,能力够,资历也够,还有过治理民生的经验,就是站在队首的~~~萧逸!

    “萧郎何在?”

    曹操也想明白了,满营众将,也只有萧逸能够独挡一面,以前攻打关中,现在经营徐州,再说萧逸是自己的未来女婿,也算半个曹家人,任命他为徐州牧,宗族将领们不会有意见,异姓将领更是拥护,一举两得!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萧逸向前一步迈出,躬身行礼,他这几天也在私下里思考过,如果不用曹姓宗族将领的话,那么徐州牧的最合适人选,也就是他了!

    而且萧逸心里也愿意做这个州牧,图的就是山高皇帝远,无拘无束,许昌虽然繁荣,可朝堂上的是非也多,惹人心烦,没事还要上朝给人磕头,那有坐镇一方,当个土皇帝快乐!

    “治理徐州,你可有何良策呀?”朝廷里提拔个小官还得考核一番呢,更何况是委任一位封疆大吏,不过曹操这一问,更多的是给那些文武大员听得,省的有人心里不服!

    “回禀丞相大人,徐州地处南北水陆要冲,内忧外患,局势复杂,要想治理好此地,需要内外两策,双管齐下才行!”萧逸心中早有准备,自然对答如流了!

    “哦,是那两策,说来让老夫听听!”

    “对内,一面体恤百姓,修养民生,一面镇压豪强,毫不留情,关键时刻,不怕人头滚滚,血流千里!”

    “对外吗,南和孙策,北拒袁绍,操练兵马,日夜备战,图谋青州,窥视冀州,坐等北伐时机成熟!”

    萧逸的治民之策就跟他的为人一样,永远带着浓浓的血腥味,要活人,先杀人!

    “善!有轻有重,有理有据,却是治理徐州的无双良策,看来萧郎却是用心了!”曹操赞许的点点头,而后又看相帐下其他文武,“尔等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英明,萧都督文武全才,足以坐镇徐州,独挡一面!”众人自然齐声称是,打下徐州,本来就是萧逸的功劳最大,由他做‘徐州牧’,也算是名正言顺了!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老夫加封萧郎为徐州牧,进爵‘无愁乡侯’,总督徐、淮各处兵马,可专擅征伐,遇事先斩后奏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加官、进爵、授权,一步到位,这就是曹操的用人之道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