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21.第521章 心结终解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该做的事情都做了,剩下的就只能听天由命,回到寝帐时,已经是后半夜了,萧逸也无心睡眠,干脆披上自己那件‘阴阳八卦水火道袍,念起了清心咒~~~

    心若冰清,天塌不惊;

    万变犹定,神怡气静。

    尘垢不沾,俗相不染;

    虚空甯宓,混然无物……

    “末将参拜大都督!”

    黎明时分,身背弓箭的曹性回来了,一身都是露水和泥土,神色也有些疲惫,这并不奇怪,任谁在野地里趴上一宿也是这副狼狈样!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,他离开没有?”萧逸的声音有些颤抖,‘清心咒’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激荡……

    “回禀大都督,小人在野外埋伏了一夜,没有任何动静,刚才又去后营查看了一下,公台先生端坐帐中,彻夜未眠,并没有离开!”

    “好!~好!~没离开就好!”萧逸长出一口气,整个人也变的轻松起来,又闭目沉思了一会,“此事,天知、地知,你知、我知,除此之外,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请大都督放心,末将一定把这件事永远烂在肚子里,以后再带到坟墓里去!”曹性也是聪明人,自然知道什么事该记得,什么事要永远忘记!

    “好,辛苦你了,下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诺~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放下心头事,萧逸终于轻松下来,倦意涌来,一头倒在帐篷里,开始呼呼大睡~“公台先生,别怨恨我,一切也是为了天下呀!”

    原来昨夜萧逸是做了两手准备,一软一硬,他先入帐去劝说陈宫,希望能化解他和曹操之间的恩怨,打开那个心结,而后还留下了金珠、令牌,以示可以来去自由!

    但暗中,他早就令‘神射手’曹性埋伏在营外的野地中,并下达了暗令,“只要陈宫走出大营一步,格杀无论,毁尸灭迹!”

    不是萧逸心狠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陈宫足智多谋,如果放他离开,投奔到其他诸侯那里,日后不知还要掀起多少风云,死上多少人命,为了天下苍生计,也时候也只能痛下杀手,那怕杀的是一位正人君子!

    这就叫‘天下争霸,身不由己!’

    好在悲剧没有发生,而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起来,萧逸也能放下心头事,睡个好觉了,大被一蒙,小呼噜声很快就在寝帐中响起~~~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再坚固的防线,只要出现一条裂缝,离彻底崩溃也就不远了……,在接下来的三天里,萧逸每晚都会带着美酒、美食去和陈宫谈话~~

    二人谈古论今,褒贬时敝,很容的就找到了共同语言,他们时而指天笑骂,把青史留名的‘帝王将相’统统骂了个狗血淋头,时而又悲天悯人,探讨起‘宇宙未来’之类的深奥哲学命题……,几天下来,时机终于成熟了!

    第四天晚上,萧逸稍微去的晚了一些,等到军中将士基本都熟睡之后,这才动身,而且身边还多了一个人~~~曹操!

    没穿大红色的丞相服饰,也没穿统兵时的金盔金甲,就是青衣常服,一条束带,甚至连佩剑都没带,再加上夜色深沉,谁也想不到丞相大人会跑到后营去会晤一名俘虏!

    曹操的心情显然是复杂的,一脸的渴望,却又带着些许胆怯,面对陈宫,就等于面对自己当年的过错,将深藏许久的伤疤又露于人前,那个感觉绝对不会好受的,可是不来又不行,否则这道伤口永远也不会愈合,终生血流不止!

    二人来到小帐篷外,萧逸没有出言通报,而是将带来的酒坛子打开,又轻轻的敲了几下,发出悦耳的水音,对于一位嗜酒的人来说,这可比晨钟暮鼓的声音还要洪亮的多……

    果然,听到声响,帐门一挑,陈宫顺着酒香味就飘了出来,目光一扫,顿时就楞在了那里,脸上的笑容也凝固起来!

    曹操看着陈宫,欣喜的目光中夹杂着叹息!

    陈宫望着曹操,惊讶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回忆!

    他们两个本是知心好友,曾经一起盟誓,要扫除奸贼,以安天下,可数年之前,也是这样一个漆黑的夜晚里,一场因误会引起的杀戮,两个同样倔强的人决裂了,一个浪迹天涯,一个心怀愧疚,从此对决沙场,友情不在,没想到宿命轮回,他们又相遇了!

    “江湖路远,公台憔悴了!”

    “忧国忧民,孟德也消瘦了!”

    没有怒目相视,也没有拔剑相向,两个人互相问候一声,又陷入了沉默中,大概他们谁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‘老朋友’吧!

    “呵呵,历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,是是非非都让他过去吧,一切都在酒里了!”萧逸敲敲手里的酒坛子,像哄小孩一样把两个中年男人送进了帐篷里,又给他们倒上美酒,这才躬身退了出来,把帐门一关,手持宝剑在外面护卫!

    有些事情,就是亲如父子也不能过问,谁还没有一点**呢?所以萧逸很聪明的选择了退出来,两个人的恩怨,让两个人自己化解吧!

    从月上中天一直到东方日出,曹操和陈宫坐在帐篷里整谈了一夜,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,只能听到一些声响,有碰杯声,有大笑声,还有呜咽声……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萧逸可以肯定,两个男人都哭了,哭的还很伤心~~~,男儿有泪不轻弹啊!

    天亮以后,曹操先走了出来,虽是一夜未眠,却是精神抖擞,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,走路都轻飘飘的,一副终于卸掉了枷锁的感觉!

    而后陈宫也出来了,同样的精神百倍,这几年,他的心中又何尝没有一个心结,如今好了,终于也解脱出来了!

    “孟德,勿忘你我今日之约,我会睁大眼睛,仔细的看着,如果你做到了,我帮你,如果你失信了,那我就反你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苍天可鉴,日月为证,曹孟德言出必行,必定打出一个朗朗乾坤,太平盛世!”

    双手紧握,四目相对,二人都仰天大笑起来,原以为会把那份遗憾带进棺材里的,没想到却能重归于好,真是人生一大快事,!

    “孟德呀,不过有一点,老夫还是很佩服你的!”

    “哦,愿闻其详,是大汉丞相的高位,还是四州之地的基业?”曹操也有虚荣心,能让一位老朋友心折羡慕,自然很是得意!

    “你有一位好部下呀,智勇双全,忠心耿耿,称得上是无双国士!”陈宫手捋须髯,看着在帐门外持剑护卫的萧逸,目露羡慕之色!

    “哈哈,公台这句话就说错了!”

    “哦,不知我错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萧郎不是老夫的部下,他是老夫的女婿,一家人!”曹操一字一句的说完,目光中满是欣慰和得意……“我得无愁,天下无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天乌云全散,曹操的心结终于解开了,可萧逸的麻烦却来了,还是来源于陈宫……

    这位正人君子不知是怎么想的,竟然对道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说是要‘追求大道,以证天地’,还要拜萧逸为师,如果不答应,就要抹脖子,殉道!

    自己的道行才几斤几两,萧逸那里敢答应呀,自然是一口回绝,可架不住陈宫痴心一片,如磨硬泡,最后连曹操都出面帮他求情了,无奈之下,萧逸只好退上一步,代师收徒,也算是给小道观再添加了一名弟子!

    拜师仪式是在中军大帐里举行的,曹操带着一众谋士做了见证人,陈宫在沐浴更衣之后,跪倒在老道的遗像面前行了三拜九叩大礼,然后萧逸把一件崭新的水火道袍披在他身上,就算成了!

    另外,萧逸还开动脑筋,给陈宫起了一个响亮的道号---‘长春子!’

    众人纷纷夸赞道号起的好,有水平,‘天地久长,枯木逢春’,也算是贴合陈宫此时的境遇了,却是活出了第二春!

    萧逸的小黑脸上却挂满了诡笑,不管怎么说,小道观,终于又壮大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