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20.第520章 杀人歌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借古喻今,你是来给曹孟德做说客的?”陈宫也是足智多谋之人,如何听不出萧逸的话外之音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他和曹操之间水火不同炉,就算是苏秦、张仪复生,也休想说动分毫!

    “说客谈不上,公台先生和丞相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吗,在下也略知一二!”萧逸神色不变,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案,略一沉吟~“那件事吗,是丞相做错了!”

    “嗯,算你还诚实!”陈宫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脸色又缓和下来,他原以为萧逸肯定会鼓动如簧之舌,替曹操找出各种借口,掩盖当年的罪恶,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就承认了!

    在曹军大营里,直接说丞相曹操错了,这份气魄,谁敢为之?

    普天之下,也就是‘鬼面萧郎’一人而已!

    “呵呵,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,有青史为证,就是再华丽的文字也遮掩不了真相,不过吗~~”,说到这里,萧逸把自己的双手伸了出来,十指修长、白皙,关节宽厚,在烛光之下,竟然反射出一种如同金属般的光泽~~

    “自从出山以来,数年之间,南征北战,东挡西杀,所到之处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这双手上不知缠绕了多少冤魂,请问公台先生,本都督是对是错,青史之上又该如何评价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吗,杀戮生灵自然是不对的,不过战场之上,你死我活,有些霹雳手段也是难免的!”陈宫心头也疑惑起来,对面坐着的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‘刽子手’,却又无法进行指责,翻开青史看看,白起、王翦、卫青、霍去病,但凡是天下名将,那一个不是杀人如麻,双手血腥,难道他们也错了吗?

    “再问公台先生,秦始皇扫平六国杀了多少人?汉武帝北伐匈奴、经营西域又杀了多少人?他们又是对是错呢?”萧逸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他知道陈宫的心灵防线上,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只要再重重的来上一锤~~

    男儿行,当暴戾。

    事与仁,两不立。

    男儿当杀人,杀人不留情。

    千秋不朽业,尽在杀人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杀一是为罪,屠万是为雄。屠得九百万,即为雄中雄。

    雄中雄,道不同:看破千年仁义名,但使今生逞雄风~~~~

    一段经典的《杀人歌》,就像魔音般从萧逸的口中涌出,在配上那浓浓的杀意,绝对有毁人心志,震撼灵魂的作用~~~

    “嘀嗒!~~嘀嗒!嘀嗒!”

    汗水从陈宫的鬓角淌了下来,先是一滴一滴,接着汗出如雨,最后从上到下,整个衣衫都湿透了,人也无力的瘫痪在座位上,目光发直~

    他这一生,黑白分明,崇尚儒家文化,所有的东西都按照道德准则来行事,可是今天,仿佛掉进了一个迷宫里,无论怎么走,怎么闯,也找不到方向了~~

    还有那套一向被他所珍爱的《史记》,此时仿佛活了过来,无数的文字飞腾而出,最后在空中汇聚成两个大字~~‘杀人!’

    古往今来,帝王将相,说白了就是在杀人,谁的功业越盛,谁杀的人也就越多,后世获得的赞美也就越高,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难道儒家提倡的‘仁而爱人’不对吗?……难到圣人说的‘天不杀生’错了吗?

    汗出如雨,心碎如沙,陈宫的精神世界彻底崩溃了~~

    “成功了!”萧逸心中一喜,知道自己的第一步计划成功了,接下来得给陈宫树立起‘新三观’,否则这位正人君子不是变成疯子,就是拿根麻绳把自己吊起来,精神信仰都崩塌了,还活个什么劲呀?

    “哎!……其实这个问题在下也曾迷茫过好久,还差点因此而厌世,绝食了好几天,好在后来家师一番语重心长的教导,给出了人生答案,这才重新振作起来!”萧逸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,还拍拍心口,一副我好怕怕的样子!

    “家师?……答案?”

    就像沙漠中的行人突然遇到了一眼泉水,陈宫立刻翻身坐起,一把抓住了萧逸的衣袖,也不说话,就那么痴痴的看着,目光中全是渴望答案的神色~~

    再看萧逸,挺身站起,神采飞扬,学足了那位‘残剑’先生的气势,可惜,在帐篷里转了一圈,既没有找到箭支,也没找到沙盘,安置俘虏的地方,怎么会有兵刃呢?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没有黄沙,用一杯水酒也凑合了,萧逸用手指沾着杯中的酒水,笔走龙蛇,在桌案上写下两个大字~~~天下!

    “天下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天下!”

    “帝王将相,千秋功业,都是为了天下,杀人如麻,血流成河,也是为了天下,家师曾经说过,个人间的仇恨放到整个天下,也就不再是仇恨,天下大于仁心呀!

    当今之世,龙蛇起陆,诸侯之间征战不断,黎民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白骨累累,十不存一,唯有扫平四海,统一天下,才能还世人一个太平世界,公台先生也是足智多谋之人,敢问这天下诸侯之中,谁人有这份雄心和魄力呢?”

    “谁能一统天下?”有了答案,陈宫的心神也慢慢稳定下来,把那些诸侯们挨个的过了一遍~~

    袁绍,四世三公,称霸河北,到是个不错的人选,可是此人好谋无断,遇事犹豫不决,而且狂妄自大,不能听人良言相劝,想一统天下,恐怕无望!

    江东孙策,勇武刚烈,善于用兵,倒是个统帅的材料,不过此人和他的父亲一样,遇事过于急躁,冲动起来,不管不顾,就怕不能长久呀!

    刘备到是枭雄之姿,主政徐州时颇有建树,广收人心,不过现在这位大耳朵被软禁在曹营中,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呀!

    剩下的人里,袁术、吕布、张扬三人已亡,从‘十方诸侯’中除名了,刘表、刘璋、张鲁不过是守户之犬,难有作为,至于马腾、韩遂之流,偏居西凉一隅,更是难有作为,如此算下来的话~~

    纵然陈宫心中有十万个不情愿,可他也不得不承认,诸侯之中,有能力、有希望统一天下,再造太平的……就是曹操!

    一个让他怨恨已久,敌对已久,又纠缠不清的老朋友!

    “公台先生心中想来已有计较了,吕布,弑父叛君之人,平生最无信义,先生都可以忠心辅佐,不离不弃,为了天下苍生,为了江山社稷,先生为什么不能原谅一个犯了些错误的老朋友呢?”说着,萧逸从怀里摸出一个锦囊和一枚令牌,放到了桌案上,向前一推!

    “这是一袋金珠和一枚令牌,拿着它,先生在黎明之前可以离开大营,不会有人阻拦,从此天涯海角,任意遨游~~,不过吗,本都督还是希望先生能留下来,忘却旧怨,同心协力,为黎民百姓,为天下太平,出上一份力!”

    “言尽于此,何去何从,请先生心中自决吧!”说完,萧逸起身告辞,大步走出帐篷,一路高歌的离去了……

    君休问,男儿自有男儿行。

    男儿行,当暴戾。

    事与仁,两不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男儿事在杀人场,胆似熊罢目如狼。

    生若为男即杀人,不教男躯裹女心。

    男儿从来不恤身,纵死敌手笑相承。

    仇场战场一百处,处处愿与野草青。

    看着桌案上的令牌,听着帐外那激昂高亢的歌声,陈宫陷入了两难之中,“到底是恩怨大?……还是天下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