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16.第516章 三个战利品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哇!~~哈哈!……你输了,你又输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,~~缓一步,就缓一步!”

    “不行,古人云:君子落棋无悔!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~~再说了,你也不是!”

    下邳城,将军-府邸中!

    常胜无敌的萧大都督陷入了一场苦战中,只见他眉头紧锁,目光发直,双手不停摩擦着小黑脸,鬓角处冷汗都淌出来了,可见他是何等的全神贯注~~

    自从出山以来,萧逸还从未遇到过这样厉害的对手,攻势凌厉,招术奇特,让人防不胜防,战局基本上是一边倒,输的是稀里哗啦~~,怎一个‘惨’字了得!

    “不是我军无能,而是对手太厉害了!”哀叹一声,萧逸看向对面的敌手~~

    身高不足五尺,梳着羊角双髻,上拴红线,还各挂着一个银色的小铃铛,摇头晃脑之间,发出悦耳的‘叮当’声~~,

    瓜子脸,柳叶眉,大眼睛,粉琼鼻,樱桃小嘴……,皮肤白嫩水滑,就像刚削好的雪花梨片,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!

    萧逸可以肯定,再过上七八年,对方肯定会长成一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,不过现在吗,还只是个十岁的小丫头而已!

    小姑娘名叫吕铃儿,是吕布的独生女儿,她的母亲严氏就坐在不远处,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妇人,正处在女人的黄金年龄,生的是眉清目秀,端庄典雅,否则也生不出这么可爱的女儿来~~

    严氏不过是寻常女子,在她的世界里,丈夫是天,女儿是命,如今天塌了,这条命还能保住吗?

    因此,她一直忐忑不安的看着女儿,而后又看向萧逸,不知道这位与丈夫齐名的‘杀神’要做什么,是否会对她们母女不利,毕竟按照乱世中的法则,她们可都是人家的‘战利品’,是可以随意处置的……

    萧逸和吕玲儿,面对面,头顶头,正趴在桌案上,玩一种‘老虎吃小猪’的棋类游戏,黑白玉石做成的棋子,雕刻成两头黑色的老虎,和二十只粉白的小肥猪,一方凶猛威武,獠牙利爪,一方憨态可掬,精诚团结……

    老虎可以吃猪,小猪也可以组队对付老虎,在不大的棋盘上你来我往,不停追逐着,这是一款当下很流行的益智类幼儿游戏,虽然看似简单,但其中千变万化,奥妙无穷,暗合兵家之道!

    小姑娘很霸道,强行选择了老虎,萧逸只好做了小猪,结果一交手就吃了大亏,被对方各个击破,眼看这一窝小猪就要全喂了老虎,只好出言哀求,希望能缓上一步,至少,别斩尽杀绝呀~~

    又一局获胜,小姑娘得意的晃动起那对小铃铛,发出悦耳的叮当声,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再也不会回来了,反而为突然出现了一位玩伴而高兴,身为‘虎鸠’之女,她的世界也是很寂寞的……

    同样是女人,貂蝉就坚强的多,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,她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,没穿艳丽的女装,反而是披着一件乌金软甲,手中提着那柄‘七杀刀’,这是吕布出征前留给她的,让她用来保护自己,或者,杀了自己~~

    从吕布出征起,她就坐在府邸里慢慢等候,结果一天一夜过去了,却等来了长着一张小黑脸的萧逸,从那一刻起,她就知道,吕布永远也回不来了~

    激烈的棋局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,连战连胜之后,小姑娘终于有些犯困了,大眼睛微闭,小嘴也撅了起来,也难怪,遇到这么弱的对手,却是难以让人提起精神来!

    严氏小心翼翼的走过来,先是万福行礼,而后抱起昏昏欲睡的女儿,又神色复杂的看了貂蝉一眼,就准备退下去,乱世中的女子,就像是一片落叶,随风飘荡,身不由己!

    “黑脸小哥哥再见~~,二娘晚安!”小姑娘很有礼貌,依靠在母亲怀里,还不忘伸出小手来打个招呼!

    “小哥哥?~~二娘?”萧逸看看吕玲儿,又看看一旁的貂蝉,小脸上顿时满是黑线,怎么几盘棋下来,自己就降了一辈呢?……“吕布,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呀!”

    严氏母女一走,后堂里就剩下了萧逸和貂蝉两个人,四目相对,却是一语皆无,他们是旧识,是知己,也是仇敌~~

    “他在那里?”良久,还是貂蝉先开口了,声音很是平淡,无喜无悲!

    “就在城外,放心吧,是全尸下葬的,还立了碑文!”萧逸最终没有接受吕布的‘礼物’,一代战神,还是让他走的有尊严些吧!

    曹操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,让军中巧匠选上等木料,打制了一副好棺椁,里外三层,将吕布安葬在他殒命的那块小洼地中,又令十几万士兵每人取一捧黄土祭祀,最后形成了一个大冢,并立了块墓碑,由曹操亲自撰文~~~‘虎冢!’

    “红颜祸水,是我害了他呀!”貂蝉的目光陷入迷茫中,一道‘连环计’,引出无数的恩怨情仇,最后又尘归尘,土归土,果然是‘英雄难过美人关~~’

    ‘英雄难过美人关’,这本是萧逸当年对司徒王允说过的话,为这位汉室死忠之臣指引了一个方向,最后却把无数的人送上了不归路……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?自己到底是改变了历史?还是创造了历史?”萧逸心中也迷茫起来,他总不能跟别人说,历史的发展走向本来就是这样,董卓会死,吕布也会死……,自己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,可如果没有当初自己推动那一下,这艘历史的小船又会漂向何方呢?

    融入历史,改变历史,最后又创造了历史,这大概就是‘穿越一族’的必然之路吧?

    “哎!自己做的孽,自己来还!”萧逸觉得应该担负起一些责任来,吕布一死,三个女人也就失去了依靠,在乱世之中,失去依靠的女人会很悲惨,尤其是貂蝉这样的绝代佳人~~

    “温侯临终之时,把妻女都托付给了我,放心吧,我会把玲儿当成自己的亲~亲~~”,说到这里,萧逸一下咬到了舌头,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关系了~~

    自己今年也只有二十一岁,突然多出一个十岁的女儿来,也未免太奇怪了些,如果当成妹妹的话,年龄上倒是合适了,可对面的貂蝉就变成自己的婶婶了,还有里面的严氏,又一个婶婶,这辈份掉的也未免太低点了吧!

    “温侯就留下玲儿一点血脉,能够托付给大都督这样的豪杰,我们也就放心了,不过玲儿尚且年幼,还请大都督再等待几年,日后再多多爱怜才是~~~”

    “停~停!……再等几年,多多爱怜?这叫什么话?”萧逸小脸上的黑线顿时又厚了一层,小姑娘虽然很可爱,他心里却丝毫没有那种想法呀,再者,吕布说的是托付妻女,可没说招女婿呀~~~

    “怎么,大都督不愿再等数年吗?如此的话,那就只好由妾身代劳了,蒲柳之姿,还望怜惜!”说话间,貂蝉站起身来,先是脱去外面的软甲,而后是女式战袍,中衣,小衣……,露出傲人的身材和大片雪白的肌肤,在灯火的照耀下,朦胧如梦中仙子一般~~这可是征服过两位豪杰的身体呀!

    萧逸呆住了,他不是没见过女人,也不是没见过脱衣服的女人,可是貂蝉~吕玲儿……美妇人~小萝莉,这都什么跟什么呀?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萧逸从座位上一跃而起,头也不回的就冲了出去,再待下去,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而且,他不得不承认,貂蝉的诱惑力太大了~~

    “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呵呵,自己不是英雄,可也不会做出霸占人家妻女的事来……,谁说穿越一族就都是种马的,哥要用自己来实际证明,也有‘见色心不动者’~~嗯,先擦擦口水~~”

    后堂中,貂蝉衣裳半敞的站在那里,目视萧逸兔子一样窜了出去,呆愣了一会,先是痴痴的笑了起来,而后又伏案大哭,哭的梨花带雨,痛断人肠~~

    “温侯,最后一局,你终于找对人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