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14.第514章 奸雄的心结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吕布一死,下邳城也就破了,连劝降都不用,萧逸让人举着那杆方天画戟在城外转了一圈,守军的意志顿时完全崩溃,谁都知道,方天画戟是温侯的命根子,戟在人在,戟失人亡,既然温侯都死了,士兵们还给谁卖命呀?

    把守北门的魏续、宋宪率先开门投降,随后东门、西门的守军也停止了抵抗,纷纷弃甲逃跑,十几万曹军一拥而入,终于攻克了这座被围困月余的下邳城!

    “迟降之将,参拜大都督!”北门外,魏续、宋宪非常恭敬的跪倒在马前,当初在萧关时,他们就被生擒一次了,一路退到下邳,还是难逃同样的命运,因此,自称‘迟降之将!’

    “二位将军快快请起,温侯兵败身亡,乃是天意如此,你们只要真心归顺,本都督绝不亏待!”

    萧逸连忙伸手将二人搀扶起来,心中也是颇为感慨,“并州军中,忠勇之将何其多也,前有张辽、高顺、曹性,后有魏续、宋宪,都是统兵的大将之才,可惜吕布一个也没能重用,若能人尽其用,普天之下,谁敢正视徐州之地?”

    “我二人愿为大都督效力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,魏续、宋宪二将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你们立刻收拢城中乱兵,将他们带出城去,安营扎寨,收编听调!”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萧逸立刻给二将分派了任务,委以兵马重任,甚至连个监军都没派!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二将立刻领命而去,收拢乱兵,整顿人马,更换军中旗帜,一心一意报效!

    收编完两员大将,萧逸带领麾下玄甲军自北门入城,而后马不停蹄,直接穿城而过,现在下邳其余三门都已经投降,只剩下南门还在激战,“陈公台呀,你真要顽抗到底不成?”

    陈宫确实在顽抗,得知吕布身死后,他继续坚守城池,还试图组织兵马,巷战拒敌,可是军心已乱,士兵们纷纷弃甲逃跑,越打人越少,曹军却是成千上万的涌进来,步步进逼!

    无奈之下,陈宫只好带领部下退到城墙边上,又退上了城道,最后退进了城楼里,被紧紧围困在这,再也无路可退了!

    “速速投降!”

    “速速投降!”

    曹军士兵像潮水一般,从四面八方涌过来,高声呐喊,逼迫城楼里的人投降。

    入城之前,丞相曹操下了一道军令,“有能生擒陈宫者,赏千金,官升三级,反过来,谁要是敢害了陈宫的性命,那就以命抵命,杀无赦!”

    一句话,必须抓活的!

    所以曹军一方虽然占据了绝对优势,却不敢轻易的冲杀过去,生怕刀枪无眼,万一误伤了陈宫,那就糟糕了,至于弓箭手,更是齐齐后撤,一支冷箭也不敢放,生怕手一滑,自己的小命就没了!

    之所以出现这样一条奇怪的命令,正是曹操内心世界矛盾的体现,对于陈宫,他是既爱又恨,还有一些愧疚,爱其才,恨其行,愧其心,简直复杂到了顶点!

    陈宫即是曹操的救命恩人,也是战场上的强大对手,更是他人生污点的见证者,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件事情~~误杀吕伯奢全家!

    事情的过程也很简单,一只逃亡路上的惊弓之鸟,因为疑心太重,防御过当,误杀了一家人,又说了一句过头的话,结果两个原本志同道合的伙伴,彻底决裂了!

    这件事,对曹操而言是一个沉重的心里包袱,甚至是影响了他的一生,为了掩盖一个小错误,又引发出无数的大错误,尤其到了奸雄晚年的时候,疑心病发作,几乎到了滥杀无辜的地步,即是性格,也是心结!

    陈宫,就是解开这个心结的钥匙,原时空里,这把钥匙折断了,心结也就成了死结,现在,谁又能巧施妙手,握住这把钥匙,进而打开那个祸害了无数人的心结呢?

    “老夫宁死,也不降无义之人!”城楼上,面对着涌上来的无数曹军,陈宫丝毫没有惧色,横剑胸前,准备做最后一搏!

    自己的一生是光明的,是无畏的,末路时刻,用一腔热血,飞溅敌甲,取义成仁,也未尝不是一个完美的结局,只可惜,当年的错误,再也没机会改正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宫先是用袍袖擦拭下手中的宝剑,搭上肩头,看着面前黑压压的曹军,又看看苦守了月余的下邳,双眼一闭,手腕用力,就准备自刎殉城!

    “嗖!~~叮当!”

    宝剑快,飞箭更快,就在陈宫手中的宝剑刚贴近脖颈时,从曹军人群中突然射过来一支燕尾箭,奇准无比,分叉的箭簇正中剑刃,强大的力道传来,直接把宝剑撞飞了出去,远远落到了城下!

    原以为一剑抹下去,恩怨皆消,结果却没死成,陈宫不禁一愣,手腕上酸痛的感觉却告诉他,真的还活着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围的曹军士兵一拥而上,掐胳膊,搂后腰,抱大腿……,将陈宫死死的锁住了,生怕这位大爷想不开,再玩个跳城自尽之类的,就刚才那一剑,差点没把众人吓死,丞相大人军令如山,这位大爷要是真死了,不知得多少弟兄跟着一起下黄泉呢!

    人群一分,手执宝雕弓的萧逸走了出来,刚才关键时刻,就是他一箭射落了宝剑,这才没让悲剧发生~“公台先生,久仰大名,今日初次得见,荣幸之至!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陈宫也放弃了挣扎,目光凝视,打量起眼前的人来,身形高大,狼背蜂腰,身穿螭纹寒铁铠,手提宝雕弓,一张小黑脸并不英俊,却带着一股子邪异的美感,尤其是那双黑如墨,亮如星的眼睛,仿佛能看穿人的灵魂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?”未见其人,早闻其名,关于这位‘杀神’的各种传说,早就灌满了陈宫的耳朵,都快磨出茧子来了,有人说他杀人如麻,嗜血成狂,还有吃人肉的嗜好,是天下间一等一的恶人!

    也有人说他有情有义,对朋友肝胆相照,对部下视若手足,对家人更是关怀备至,是世上少有的忠义无双之人!

    更有人说他文武双全,上马能统军,下马能治民,能杀人,也能活人,尤其能写得一手好诗赋,文采飞扬,流传甚广,不少闺中女子都将他视为梦中情人,传出了‘嫁人当嫁鬼面郎’的话语!

    闻名不如见面,原来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,竟是这个模样,一个似乎很平凡的青年,却做出了无数不平凡的事!

    “卿本佳人,奈何从贼!”陈宫对萧逸的第一印象很好,所以才更加痛心,在他看来,如此一个文武双全,大有前途的青年,怎么就跟了曹操那个奸雄,真是一块美玉落入泥沼,可惜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无他,志同道合尔!”萧逸回答的也很干脆,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很难说,就像很多人不喜欢曹操一样,说他奸诈、阴险、不择手段~~

    可萧逸却偏偏很欣赏曹操,甚至是崇拜,同样的性格,在他看来却是雄才大略,不拘一格,也唯有这样的人物,才能平定乱世!

    话不投机,多说无益!

    萧逸一挥手,让士兵把陈宫请了下去,好生安顿,反正这把‘钥匙’拿到手里了,剩下的,再慢慢打磨吧,总有开锁的那一天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