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12.第512章 穷途末路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生擒虎鸠!”

    “生擒虎鸠!”

    战场之上,喊杀震天,现在谁都知道,吕布被层层围困,插翅难逃了,吕布已经人困马乏,精疲力尽了,只要抓住他,功名富贵,唾手可得,不但自己一辈子享用不尽,就是自己的儿子、孙子、重孙子~~,都可以舒舒服服的趴在功劳簿上吃老本了,至少十几代人吃喝不愁!

    十几万曹军将士,口号喊的山响,脖子伸的老长,人人跃跃欲试,都想拿下这份天大的功劳,想是想,可众人脚下却不敢移动分毫,因为那是吕布呀,‘天下第一勇士’,那怕已经穷途末路,遍体鳞伤了,他还是‘虎鸠!’

    曹操来了,刘备来了,谋士们也来了,众多武将更是一个不落全来了,能够见证‘天下第一勇士’的落幕,同样是一种荣耀!

    猛虎终于落网了,又该如何处置呢,是杀?是囚?……还是放?

    “穷途末路,依旧威风不倒,温侯不愧是天下第一勇士,老夫素来爱惜人才,不忍杀害,只要温侯肯弃甲投戟,下马归降,老夫以大汉丞相的名义保证,前罪既往不咎,日后高官厚禄,风光无限,如何?”略加犹豫之后,曹操催马上前喊话,希望能够招降吕布,若能得此绝世虎将,当是军中一大助力!

    “哇……,不可!”

    “丞相……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曹营众人顿时一片大哗,文臣纷纷出言反对,武将则是目露杀机,谁不知道这头‘虎鸠’有弑父的习惯,留下他的性命,那就是留下了一条祸根呀!

    再说了,谁敢跟吕布一起并肩作战,就算到了战场上,也只敢用三分精力对敌,其余的七分,都得留着监视这头‘虎鸠’才成,把后背交给他,那根自杀也没什么区别了!

    曹营众将纷纷开始交换目光,偷打手势,很快就取得了一致意见,“吕布,绝不能留,大不了万箭齐发,斩草除根,然后大家再跟丞相大人请罪去,有什么责罚,大家一同承担!”

    就连一言不发的刘备,眼中都有精光闪动,显然是在反复思量,若吕布真的归降了曹操,对自己是有利?还是有敝?

    “丁原、董卓,前车之鉴啊,若是能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多谢丞相大人美意,可惜,吕奉先这辈子已经认过两次义父,也被人痛骂了两次,实在不想再跪第三次了,心太累!”吕布挺挺腰板,他这辈子总是给人卑躬屈膝,还落了个‘三姓家奴’的坏名声,无论如何,也不能变成‘四姓’,否则生不如死呀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请温侯一路走好吧,老夫会给你风光大葬的!”曹操没有再劝说,部下们的反应都被他看在眼里,为了一个吕布,弄得众文武离心离德,那就太不值得了,既然收服不成,剩下的只有灭杀一条路了!

    “不过,谁才是杀虎之人呢?这即是天大的荣耀,也是极大的危险,一个不好,杀虎不成,反被虎伤呀!”

    曹营众将,你看我,我看你,不少人都把兵刃取在手中,晃三晃,垫三垫,却迟迟没敢动手……,杀虎,不是谁都有那份本领的。

    所有的目光全投向了高坡一处,大都督萧逸,横镗立马在那里,斩杀‘虎鸠’,他才是最合适的人选,既有实力,也有资格,毕竟这头猛虎是被他用计困住的……

    萧逸自然明白众人的想法,斩杀吕布,自己却是最合适的人选,也有那个信心,经过一夜的厮杀,吕布已经是人困马乏,身上还受了几处箭伤,虽不致命,却会极大影响他的力量和速度,而自己却是精力充沛,正处在巅峰状态!

    二人对决,萧逸有九成的把握,在一百五十个回合之内,取下吕布的项上人头,拿下这份天大的荣耀,不过吗,他才不会那么做呢,原因也很简单,不是还是一分的危险吗?

    过分小心一百次也没事,莽撞冒险一次也太多!

    萧逸不怕冒险,却也不会无畏的犯险,想杀吕布,只需一挥手就可以了,没必要为了一点虚名,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,小阴沟里翻船的事情不是没有,更何况要对付是吕布,困兽之斗,最是凶猛呀!

    洼地中,吕布同样在苦苦思索,却不是为自己,事到如今,他的结局已然注定了,面对死亡,吕布并不畏惧,阵亡沙场,马革裹尸,正是所有军人必备的觉悟,他思考的是另外几件事情,几件让他死不瞑目的事情!

    自己一死容易,可她们怎么办?托付给谁?

    谁又有胆量、有能力,接受‘虎鸠’的托付,最关键的,人品上还得靠得住,否则就把她们推进火坑了~~

    曹操?……位高权重,可惜过于好色,还是个人妻爱好者,托付给他就等于羊入虎口了,而且是大羊、小羊通吃那种!

    刘备?……深不可测,看似忠厚老实,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遇到危险,连自己的老婆都能丢弃,更何况是别人的,关键时刻靠不住呀~~

    郭嘉……,足智多谋,就是身子骨太差,还是个酒鬼,真怕让他拿去换了美酒,这样的事,这货绝对做的出来~~

    一个个面孔浮现,又一个个被否决掉了,这些人都是一时的豪杰,人中龙凤,可惜,都不是合适的托付人选,吕布连连摇头,目光数转之后,终于落在了一张小黑脸上……,似乎,也只有他了!

    “请萧大都督上前答话,虎鸠有事相求!”

    “求我?”萧逸微微一愣,略作沉思,随即拍马向前走去,同时握紧了手中的凤翅鎏金镗,对话可以,防备不能忘!

    “不知温侯有何吩咐?尽管直言吧!”看着吕布甲胄尽破,一身血污的落魄模样,萧逸也生出一丝感慨,二人之间虽然没有什么交情,却是沙场上针锋相对的敌手,也算的上是一种另类知己吧!

    “吩咐不敢,虎鸠心中还有几件事情放心不下,环视天下豪杰,唯有大都督可以托付,还望答应!”吕布很是恭敬,主动抱拳行礼,脸上还挤出一丝笑容来,虽然比哭都难看,但他却是尽力在笑了!

    “温侯放心不下的,可是下邳城中的家小?”萧逸心头一动,立刻猜到了,能让堂堂‘虎鸠’弯腰求人的事情,也只有老婆、女儿的安危了!

    “大都督果然聪慧过人,‘虎鸠’今日有死而已,所放心不下的,就是城中妻女,乱世之中,若没有一位强者护佑,她们的日子,恐怕会很惨、很惨!”

    吕布担心的不无道理,诸侯争霸,失败者输掉的不只是自己的性命和江山,连带着妻女也会成为胜者的战利品,饱受欺压,苦不堪言,更何况三个女人中还有貂蝉那样的绝色,下场如何,也就可想而知了!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只要有‘鬼面萧郎’在一日,保你妻女平安无事!”萧逸郑重的点点头,男子汉,大丈夫,沙场决战靠的是各自的本领,无论胜败如何,祸不及妻儿……,更何况他和貂蝉还是故人,就算吕布不托付,他也不会袖手旁观的,“不过吗,温侯就不怕我会监守自盗,那可是天下绝色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都督若是有心,在洛阳时就该得手了,貂蝉又岂会跟了我……,再者吗?”说到这里,吕布沾满血污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,“如果你想做小女的继父,‘虎鸠’求之不得,就是到了九泉之下,也只会欢心祝福!”

    “我~~继父?”萧逸的小脸上顿时满是黑线,沙场对决到最后,自己竟然被吕布坑了一把,真是无语呀~~~

    “好,你既然不怕坟头上长满绿草,哥还有什么可怕的,三个女人,哥接收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