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06.第506章 树倒猢狲散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江亭,又名望江亭,是庐江郡中一个非常普通的小村镇,因为这里地势较高,能够望见滚滚东去的长江水,因而得名!

    既然是小村镇,人口自然不会太多,也不会太富庶,再加上连年的战乱、饥荒、瘟疫……,弄的十室九空,难见人烟,不过也有一点好处,那就是隐蔽,鸟不拉屎的鬼地方,谁会来这呀!

    不过凡事都有例外,对于一些走投无路的人来说,这里就是平安圣地呀,几乎荒废的小村镇突然又热闹起来,不但升起几股炊烟,还传来阵阵的人喊马嘶……

    一群难民,不对,一个朝廷,也不对,准确的说是一个像难民似的朝廷逃到了这里,为首的就是那位‘仲氏王朝’~伪天子~袁术!

    皇帝在那,那里就是都城,于是小小的望江亭摇身一变,成了‘仲氏王朝’的陪都-‘望江城’,原来生活在这里的十几户残存的百姓也跟着获得了都城户籍,老亭长更是一跃成为了‘京兆尹’,封侯爵,身价百倍!

    为了感谢皇恩浩荡,百姓们咬着牙把家中最后一点口粮上供了,不给也不行,刀都压脖子上了,再说口粮也不多,就是十几斗掺满了石子、泥沙、老鼠排泄物的麸皮而已!

    村里原来有座土地庙,因为土地爷从不显灵,荒废掉了,如今成了袁术的皇宫,旁边的几座土窑成了百官行署,至于其他的人,以天为被,以地为床,正好跟大自然好好的亲近一下,反正四月的南方也不冷,晚上睡不着还能数星星解闷呢!

    “吾皇~万岁~万岁~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众爱卿,免礼~平身!”

    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再小的国家也是要开朝会的,‘伪天子’-袁术,端坐在原来土地爷的位置上,目视远方,接受着臣子们的朝拜,他的族侄袁胤,正汇报着如今的情况!

    经过一番清点,‘仲氏王朝’还拥有土地方圆二十里,人口一百四十三人,国库存粮十三斗,还全是麸皮,至于其他的东西,在逃亡的路上早就丢的干干净净了……

    退朝之后,袁术抱着头沉思起来,就在几天之前,他还拥一座富庶的城池,有无数的财宝、粮草、兵器、甲胄……,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,可是现在呢,这些东西都被‘小霸王’-孙策一锅端了,仲氏王朝一败涂地,皇后杨氏自缢,太子袁立死于乱军之中,数百名嫔妃成了人家的战利品~~

    好在关键时刻,袁术终于焕发出了一丝血勇,凭借当年在战场上混来的经验,再加上一点点运气,终于让他从乱军之中跑了出来,最后来到望江亭落脚,可是下一步,何去何从呢?

    “淮南?根本就回不去了,那里的百姓提起‘袁术’二字来,恨的牙根都痒痒,巴不得生吞活剥了他!

    投奔其他诸侯?……举目四望,南有孙策,北有曹操,这二位都是他的生死大敌,东边的吕布被困下邳,自顾不暇,去了等于是送死,至于西边的刘表吗?

    当年联军围攻寿春时,刘表没有出兵,同样的,如果自己前去投奔,刘表也绝不会接纳,那就是一条守护之犬,除了看家,什么也不会!”

    “苍天呀,九州虽大,竟无我容身之地了吗?”正苦恼间,袁术听到自己的肚子‘咕咕’作响,一阵强烈的饥饿感袭来,他这才想起来,一路上忙着狼狈逃命,已经一天一夜水米没沾唇了!

    “来人,准备美酒、御膳,寡人饿了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有气无力的答应,袁胤捧着一个豁口的粗陶黑碗走了进来,里面是一份没盐、没油、没污染的纯天然绿色食品~~麸皮粥!

    “请陛下用膳!”

    “用膳?……这是给寡人吃的?”袁术看看麸皮粥,又看看袁胤,他很怀疑自己这位族侄的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,他要的是御膳,不是喂猪的麸皮!

    “军中乏粮,请陛下将就些吧!”袁胤也是一脸的无奈,大军溃败,粮草淄重早就丢干净了,就这点麸皮还是从百姓手里抢的口粮,而且数量有限,人均一碗都做不到,外面许多人还饿着呢?

    “我袁公路竟然落魄到如此地步了吗?”腹中饿的犹如火烧,接过粗陶碗,袁术闭上眼,强忍着喝了一口,就当它是八宝莲子羹吧~~

    “哇~噗!”

    很可惜,袁术的自我催眠能力还是不强,吃惯了美味佳肴的舌头对麸皮粥很是排斥,直接就喷了出来,喉咙还被刮的生疼!

    “蜂蜜水……,快,蜂蜜水!”

    袁术生平有三大爱好,皇位、美人、蜂蜜水,无论是在朝堂上处理政务,还是在万马军中指挥作战,蜂蜜水都是必备的东西,一日也不可或缺,现在喉咙疼得厉害,他急需用甜甜的蜂蜜水润滑一下!

    袁胤没有动身,只是默默的摇头,都混到喝麸皮粥的地步了,您还奢望有蜂蜜水?要想再恢复那种锦衣玉食的好日子,除非~~

    “陛下,江亭地小民贫,不是久留之所,还需快快动身启程才是!”

    “启程?去那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~~河北!”

    “河北?”听到这两个字,袁术原本呆滞的目光中渐渐有了一点神采,不是希望,而是愤怒!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去河北,袁大将军坐拥三州之地,麾下兵马数十万,绝对是一座好靠山呀,只要咱们到了那里,哭诉一番,定然会被收留的,到时候荣华富贵,锦衣玉食~~”

    袁胤越说越起劲,连口水都喷出来了,其实他们剩下这几百旧部之所以坚持到现在,就是打着投奔河北袁绍的主意,不管怎么说,二袁也是亲兄弟,虽然有些矛盾,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,只要投奔过去,再多说几句好话,当个富家翁还是没问题的,他们这些人跟着也能弄个一官半职的,甚至是~~~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袁胤的刚幻想到一半,一只盛满麸皮粥的黑陶碗就狠狠砸了过来,汤水淋淋,砸的他满头满脸都是……

    “寡人是仲氏皇帝,是袁家正宗嫡子,让我去跟那个庶出的野种俯首低头,决无可能,寡人宁可饿死荒山,也绝不踏入河北半步~~”袁术气的眼睛都红了,他这辈子,最恨的人不是夺他淮南之地的曹操,也不是追的他穷途末路的孙策,恰恰就是那个同父异母的兄长~袁绍!

    从小时候起,袁绍在聪明才智上就稳压他一头,博取了长辈们无数的称赞,长大以后,在仕途上也是处处占据上风,连诸侯盟主的宝座都被他占了去~~

    世人只知有袁本初,不知有袁公路,其中苦涩,可想而知!

    袁术之所以急着在淮南称帝,骨子里就是想跟那个哥哥一争短长,谁想到事与愿违,自己的王朝土崩瓦解,一败涂地,袁绍却在河北创下偌大的霸业,如今已经成为‘十方诸侯’之首~~~

    一个落魄,一个风光,落差之大,让袁术几乎发疯,所以他宁可待在这里等死,也绝不去河北看着那个哥哥的脸色苟且偷生,这是他最后一点尊严了~~

    “蜂蜜水……给我蜂蜜水,给寡人滚出去,寡人是仲氏皇帝……”

    袁术真的疯了,将身上的龙袍撤的粉碎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土地庙外,数十名将校聚集在这里,神色很是焦急,他们在等消息,袁胤那些话是他们一起商量出来的结果,也是最后的一点希望了,如果断绝,那就只能各奔生路去了~

    “袁将军,陛下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什么时候去河北?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疯了!”袁胤面色铁青的走了出来,一个叔父废了,另一个叔父在河北称霸,何去何从,傻子也知道了!

    “哄!~~”

    众人一哄而散,袁术疯了,彻底完蛋了,爹死娘嫁人,各人顾各人吧~~

    包括袁胤在内,众将校纷纷牵过马匹,扬长而去,有些无良的还跑到后面的土窑里转了一圈,把那些后宫嫔妃拐带走不少,到了这步田地,女人们也要各奔生路了~~

    “不能走呀,大家不能走,陛下还在里面,陛下平时待我等不薄呀!”一名小校拼命的拦阻众人,可惜没一个人听他的,反而遭到一顿暴打……

    “宋校尉真是忠心耿耿,你就留下给咱们的陛下看门吧,也许还能封你个‘护国大将军’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错,宋忠~送终,别浪费你这么好的名字了!”

    树倒猢狲散,仲氏王朝,土崩瓦解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