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05.第505章 是对手,也是朋友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随着拜寿的使者越来越多,所献上的礼品也是五花八门,金银珠宝,古玩字画,乃至是名马、飞鹰、猎犬、娇滴滴的美人……,应有尽有!

    在众多礼物中,有两件最是引人注目,一件最重,一件最轻!

    并州刺史-张扬的礼物最重,是整整一郡之地,这几年来河北势力不断的蚕食并州的土地,渗透、收买、拉拢、打击……、各种手段无所不用,张扬是一让再让,无计可施,这次趁着拜寿的机会,干脆把边界上的一郡土地送上,希望能够填满袁绍的胃口!

    可惜,张扬这种‘割肉饲虎’的办法适得其反,只会激起了老虎的胃口,看着使者献上的城池地图,袁绍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此图虽好,奈何不全,刺史大人若是有心,何不亲来邺城一会呢?”

    吞并之心,昭然若揭!

    ‘小霸王’-孙策的礼物最轻,就是一瓢普通的江水,放在坛子里,十字贴红,直接就送到邺城来了,还美其名曰~“君子之交淡如水!”

    对此,袁绍倒是很大度,不但高兴的收了下来,还特意摆在礼物堆的最前面,供宾客们观赏,另外,这位河北枭雄私下对身边人说,“江东孙策,勇武刚烈,若使本初有子如此,虽死何憾?”

    由此可见,袁绍是何等的看重孙策,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赤手空拳打下偌大的基业,称霸江东,与天下诸侯并列,再看看自己那三个宝贝儿子,外战外行,内斗内行,相比之下,差的何止千里之遥?

    “不愧是诸侯盟主,连江东的‘小霸王’都送来礼物了,从此以后,谁还敢抗拒河北兵锋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世人都说取代汉室江山者,非袁氏莫属,原以为是南边那个,没想到最后胜出的是北边这位,真是造化弄人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话言之过早了吧,十方诸侯,这里来的可只有七家呀~~还剩下的徐州、许昌、庐江……”

    大殿里再次响起一片议论声,谁都知道,剩下未出现的三路诸侯分别是吕布、曹操、袁术,但三人的情况却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吕布不来,是因为他正被曹操的大军围困,根本就派不出使者来,十方诸侯,这位恐怕马上就要淘汰出局了!

    曹操不来,是因为他正在围困吕布,一旦被他尽得徐州之地,那这位大汉丞相也就有了抗衡河北的实力,到时候两雄相争,鹿死谁手,尚未可知呀?

    至于最后一位袁术,很多人已经在心里把他除名了,孙策的江东人马正在攻伐庐江郡,兵锋所向,战无不胜,此时那位‘伪天子’的人头还在不在脖子上,都很难说呢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宾客们在等,使者们在等,袁绍也在等,就看这位大汉丞相会不会派使者前来,会派谁前来,来人又会是个什么态度?

    较劲,就是较劲,前番曹操在许昌城中,借助小皇帝刘协的名字,号令天下诸侯,使得群雄乖乖俯首,并献上大量的珍宝,那真是出尽了风头,也挣足了面子!

    如今袁绍借着自己办寿宴的机会,同样召集天下诸侯,他就是要让世人看看,不借小皇帝的名头,就凭他袁家‘四世三公’的声望,一样可以号令天下!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,曹操的使者依旧没有出现,大殿里,众多宾客的脸色逐渐变的精彩起来,有人吃惊,有人遗憾,有人暗暗冷笑……

    主位上,袁绍面色如常,一根手指放在桌案上,轻轻敲打起来,由缓到急,由轻到重,最后竟然敲出了战鼓的节奏,还传出浓浓的杀气,似乎有千军万马要呼啸而出一般……

    说起袁绍和曹操的关系,可谓是错综复杂,二人少年相识,还是很好的玩伴,骑马游猎、纵酒高歌,甚至还做过去偷人家新娘子的恶作剧,一起度过了叛逆的青春期,说他们是知心好友并不为过!

    后来二人又一起步入仕途,一起进入大将军何进的幕府,朝夕相处,共谋大事,二人的友谊就是在那时候出现裂痕的,论门第出身,身材相貌,袁绍无疑要胜出曹操许多,可要是论到计谋、兵略,尤其是对天下大事的洞察力,二人正好来了个大逆反,这让心高气傲的袁绍如何受的了?

    斗争、合作,再斗争、再合作……,反反复复,不过有一点袁绍可以肯定,自己的寿宴,曹操一定会派人来的,因为他们首先是好朋友,其次才是对手!

    “许昌使者,子翼先生到!”

    随着司礼官一声唱赞,身穿大红礼服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蒋干缓步走进大堂,手里还托着一个长形礼盒,态度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,“奉曹丞相令,特送上对联一副,祝袁大将军福寿安康,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“哈哈!~~”袁绍终于仰天大笑起来,“孟德,果然是有心之人!”

    立刻有侍从上前,帮着蒋干把对联展开,当众观看起来:

    上联:坐拥三州,虎视八方,笑看江山风起云涌!

    下联:浊酒一壶,知心两人,醉问天下谁是英雄!

    下笔走龙蛇,腹中有乾坤,字里行间似有千军万马纵横驰骋,话里话外却又透着浓浓的寂寞,这样的对联,唯有知心人能写,也唯有知心人能看!

    “好!好!即是劲敌,也是良友,曹孟德深知我心呀!”袁绍看罢多时,令人将这副对联高挂在大殿两侧,以为荣耀,同时款待蒋干,并顺势询问起下邳的战况来!

    “听闻孟德受挫于下邳,损兵折将,若有需要,老夫可尽起河北兵马前去助阵,共擒虎鸠,以成大功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将军好意,下官起身之前,丞相大人有过交代,下邳弹丸之地,早晚可下,河北兵锋强劲,西向以争,才是纵横驰骋之地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孟德还是如此明白事理,难得,难得!”袁绍仰天大笑,刚才一问一答之间,实际上是做了一笔交易!

    袁绍说出兵助战,不过是套虚词,河北兵马一旦杀过去,名为擒吕布,实则夺徐州,曹操自然不肯把到嘴的肥肉分出去一块了,可又不想得罪袁绍,所以才做了个妥协,我打徐州,你打并州,咱们各打各的,谁也别捣乱!

    正交谈间,谋士田丰突然一脸焦急的走了进来,手中还拿着两封急报,“主公,是庐江的消息!”

    “哦?”袁绍接过来观看,神色顿时就是一愣,消息的内容很简单,“孙策攻克庐江,尽降其众,‘伪天子’袁术在乱军之中消失,生死不知!”

    “庐江的使者不会出现了……,恨了一辈子,也斗了一辈子,可他毕竟是自己的亲兄弟呀!”信纸飘落在地,袁绍的心中空落落的,“一世人,两兄弟,再无相见之日了!”

    请大家支持正版,毕竟男爵也要生活,也要吃饭的,让我能集中精力,把这本写完,拜谢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