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03.第503章 有伤天和的计策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!

    随着一声春雷响动,细细的雨水从天而降,由小到大,日夜不停,迅速笼罩了徐淮一带的大地,对于农夫们来将,这是一场及时雨,有了充足的雨水滋润,刚刚种下的庄稼就可以很好的生长,今年的丰收也就有望了!

    可对于下邳城外的二十万曹军将士来讲,这就是一场催命雨,在雨水的浸泡之下,帐篷、车辆、甲胄、兵刃……尽湿,士兵们日夜浸泡在雨水里,苦不堪言,尤其是那些伤兵,不少人都出现伤口溃烂的情况,甚至是因此而丧命!

    另外,这场春雨对军事行动的干扰也很严重,徐州一带的地面全变得泥泞不堪,车辆陷轮,士兵陷脚,战马陷蹄,粮草搬运起来更加困难不说,连冲锋攻城的时候都抬不起脚来,极大的削弱了曹军将士的战斗力!

    苦则生怨,撤军的言论再次高涨起来,全靠曹操用自己无上的威望支撑着,又斩杀了几名私自收拾行囊的军中将领,这才勉强的镇压住军心,不过二十天攻破下邳的战略安排,仍被很多人看成是一个笑话,认为这就像是一个赌博输光了的人,还死死抱着桌角不放手,白白消耗时间而已!

    萧逸、郭嘉,作为军中极少数的主战派,二人承受的巨大压力可想而知,再加上雨天忧闷,两个酒鬼凑在一起,又开始了他们最喜欢的事情~~豪饮!

    一个用杯,一个用碗,再加上几样下酒的野味小菜,两个难兄难弟开始对饮起来,帐下亲兵知道大都督心情不佳,也全都退了出去,让二人静心慢饮!

    “我有一计,胜过二十万雄兵,破下邳城易如反掌!”几杯酒下肚,沉默多时的郭嘉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,面色阴晴不定,似乎在决策一件大事!

    “水火无情,你的计策杀生太多,有伤天道,还是不要说出来为好!”萧逸正在斟酒的手一僵,酒水飞流直下,很快就溢了出来,将桌面全数淹没~~~

    “不愧是萧郎,既然早就想到此计了,你为何不说?”

    “奉孝当世鬼才,也想到此计了,不是同样没说吗?”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同时笑了起来,先是仰天狂笑,而后互指痴笑,最后低头苦笑……

    下邳城高池深,易守难攻,尤其是外面的沂、泗二水,环抱左右,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防线,上次二十万大军攻城受挫,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受到河水阻隔,大队人马施展不开,重型器械也运不过去,处处被动,这才大败而归!

    不过有一利,就有一敝,沂、泗二水固然是下邳城的守护神,可随着天时、地利转变,也会化成夺命的死神!

    韩信一代兵仙,设计出的城防自然是完美无缺,不过四百年过去了,沧海桑田,下邳城周围的地貌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,尤其是河水两岸,随着人口大量增加,砍伐树木,围河造田,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水土流失情况~~

    上次萧逸巡视周边的时候,就发现了这一情况,因为河水中冲刷下来大量的泥沙,造成两条河道年年抬高,有些地方甚至高出了地平面,两岸的百姓们不得不修筑一些土坝以阻挡水势!

    平时还没什么,如今春雨连绵,河水暴涨,很多地方的水位已经逼近了堤坝顶端,如果此时曹军派出一支人马,掘堤放水,一夜之间,下邳城就会被彻底淹没,吕布和那数万守军,俱为鱼鳖矣!

    以水代兵,淹没下邳!

    这个计策萧逸想到了,郭嘉也想到了,二人却谁也没说出来,不是不想,而是不忍,还是那句话~~‘水火无情’呀!

    中原地势,西北高,东南低,而徐州又处在东南边缘,地势是天下九州中最低的,一旦掘了沂、泗二水,波浪滔天之下,淹没的可不止是一个下邳城,小半个徐州都得跟着变成泽国,五郡的上百万无辜百姓,必然死伤无数,那个代价,实在太大了!

    萧逸之所以阻止郭嘉说出这条‘绝户计’,一是不忍心伤害徐州百姓,再者,也是为了自己这个好朋友考虑,用兵之道,水火无情,用洪水破城灭敌,固然是凌厉的手段,可也有伤天和,会折阳寿滴!

    在原来的时空中,曹军在下邳城苦战两月无果,士气低落,万般无奈之下,‘鬼才’郭嘉献计以水代兵,立破下邳,擒了吕布,堪称曹军第一功臣,也是徐州第一祸首,结果这位‘鬼才’只活了三十九岁,英年早逝,其中因果,不无关系呀!

    还有另外一位多智近乎妖家伙,一生最爱火攻,每每杀伤人命无数,折损了阳寿,也只活了五十四岁,最后陨落在五丈原军中,留下了‘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’的千古遗憾!

    一个鬼才,一个杀才,竟然都是心存善念,不忍杀生之人,说出去,谁信呀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末将司马懿有要事求见!”

    “哦,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末将参见大都督,参见军师祭酒大人!”帐门一挑,司马懿迈步走了进来,浑身泥迹斑斑,靴子上还挂着水草,应该是刚从河道边巡视回来。

    “仲达深夜来此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“特为大都督献破下邳之计而来!”说到这里,司马懿微微一顿,目视郭嘉,显然是有所顾忌!

    “呵呵,破城之计?”萧逸目光转动,立刻明白了几分,伸手将酒坛抓了起来,而后走到那座下邳城沙盘近前,手腕一番,晶莹的酒水倾泻而下,很快就将沙盘冲的一塌糊涂~~~

    “若是此计,就不用再说了,杀生无数,有伤天和,本都督决不会用,也决不让人用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一股无形的杀气,在大帐中弥漫开来……

    “末将~~告退!”司马懿仿佛万丈高楼一脚踩空的感觉,浑身冷汗如雨,看看萧逸,又看看郭嘉,转身退了出去,跟这两只千年狐狸相比,自己还是毛太嫩呀!

    “奉孝以为此人如何?”回到座位上,萧逸又拍开一坛美酒,仰头痛饮起来,这次终于喝出点滋味了!

    “呵呵,其智可佳,其人可用,其心难测!”郭嘉也拍开一坛,相对痛饮,“不过三十年之内,此人翻不出什么大浪来,三十年后吗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!”

    郭嘉的意思很明确,向他们这种妖孽人物,比拼的已经不是智慧高低,而是看谁的命更长了!

    时间就是最好的武器,它会帮你消灭所有的敌人,前提是你得活的比所有人都长,‘龟派传人,天下无敌!’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末将抓住几名下邳城里潜逃出来的信使!”说话间,曹性带着满身的雨水走了进来,身后捆着两名黑衣人,手里还拿着两封书信!

    曹性是个尽职尽责的人,自从接受萧逸的委派以来,时刻关注着司马懿的一举一动,今夜对方去河边巡视,他也跟在后边去了,结果发现河道中竟然有小木筏在偷渡,一顿弓箭射过去,射杀数人,生擒两人,其余的却趁着夜色逃跑了!

    “哦,拿来我看!”将书信接过,上面以防水的松油密封着,用烛火烤化之后,萧逸借着火光一看,黝黑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,而后递给对面的郭嘉!

    等郭嘉看完之后,略一思索,脸上愁云尽散,还连喝了几大口酒,也露出浓浓的笑意来!

    “将计就计,鱼目混珠!”

    “兵不厌诈,引蛇出洞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