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02.第502章 此生有知己相伴,不寂寞矣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深夜,下邳城中,吕布正坐在府邸里唉声叹气,刚毅的脸庞上满是愁容,他却是强弩之末了,白日里一战,虽然拼死打退了曹军的进攻,可守军同样损失惨重,死伤至少在八千上下,占到下邳全部兵力的五分之一!

    曹军有二十万众,还有源源不断的后继补充,纵然折损的更多一些,却无伤根本,可吕布不一样,困守孤城,兵源断绝,麾下就那么点兵力了,真是死一个,少一个,如果战事再进行下去,结局必然是一死一伤,伤的是城外的曹操,而死的那个只能是吕布!

    “将军可是在为战事苦恼?”香风飘荡,穿着一身大红色石榴裙的貂蝉走了进来,手托木盘,上面是一壶美酒,几碟小菜!

    “今日战阵之上,真是辛苦你了!”天生万物,一物降一物,而貂蝉就是吕布最大的命门了!

    “呵呵,贱妾所学的一身本领,今日终于有了用武之地,何苦之有,再说,能与将军同生共死,是贱妾之幸,也是命!”

    “使吕布今生得遇貂蝉,就是最大的幸运,虽死无憾,来,本将军敬夫人一杯!”吕布突然觉得老天对自己还是不薄的,虽然这些年来屡战屡败,四处逃亡,如今又被困孤城之中,但有‘天下第一美人’陪伴,英雄不寂寞矣!

    “此生得遇将军,亦是妾身之幸运!”貂蝉陪饮了一杯,热酒下腹,脸上升起红霞,越发的美艳动人了!

    “听闻将军欲与城外的曹军议和?还有联姻之意?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罢兵议和是唯一的出路了,再者,那曹孟德当世豪杰,又贵为大汉丞相,他家的公子,也不算辱没铃儿了!”

    吕布点头承认,这是他和陈宫商议出来的‘缓兵之计’,只要能让曹军退走,等他们缓过这口气来,就可以用下邳为根基,慢慢的收复徐州五郡之地,再说女儿大了,早晚要嫁人的,要是能通过联姻换来一位强大的盟友,也是件好事!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生前评论过,说曹孟德世之奸雄,有大气魄,大谋略,大毅力,凡事谋而后动,一旦认准,恐怕轻易不会放手!”

    貂蝉叹息一声,用手轻轻刮动香腮,这是她当初不小心学来的习惯,“而且曹营之中还有郭嘉、萧逸为辅,此二人都是足智多谋之辈,缓兵之计,恐怕瞒不过他们的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……”这是吕布平生最恨的四个字了,自从他出道以来,凭着胯下‘嘶风赤兔马’,手中‘方天画戟’,可以说是打遍天下无对手,连十八路诸侯都被他视为草芥,可偏偏在萧逸身上,他是屡屡吃亏,被阴了不知道多少次,那都是血的教训呀!

    “夫人以为,本将军与那萧逸相比,谁高谁低?”

    “将军欲听实话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但说无妨!”吕布最近也在反思,自己之所以落得兵败被困的下场,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被阿谀奉承者包围,蒙蔽了视听,现在他也想听听真话了!

    “论武艺,你二人棋逢对手,可若是在沙场上生死相搏,恐怕将军不是那‘鬼面萧郎’的对手!”貂蝉说的很是肯定,看来私下里没少对这两个男人互相比较。

    “莫非本将军的骑射、战技不及那萧逸?”吕布也是微微一愣,没想到貂蝉竟然不看好自己。

    “非也,若单论武艺骑射,将军还略微胜出一线!”

    “那是本将军的统兵之道不如此人?”

    “亦非也,温侯号称‘飞将军’,沙场统兵,纵横驰骋,虽然不及那萧逸用兵诡诈多变,却也相差不远!”貂蝉还是摇头,吕布打仗还是很有一套本事的,只不过决定战争胜负的,不只是军事一项,否则神勇如霸王,为何被刘邦所败呀?

    “那本将军到底何处不如那萧逸,以至屡屡受制于此人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将军输就输在贱妾身上了!”貂蝉苦笑一声,“那萧逸心如铁石,能拔剑斩了贱妾,而将军一副柔肠,为女子所累,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~~”沉默半响,吕布突然仰天大笑起来,笑的是酣畅淋漓,甚至笑出了眼泪,“没错,他这一生,就是输在女人身上了!”

    当初,如果不是为了貂蝉,他也不会和义父董卓反目成仇,最后落了个连杀两位义父的千古骂名,偌大的西凉集团也因此四分五裂,自相残杀!

    如今,若不是惦记貂蝉的安危,从徐州逃出来后,凭他的本领完全可以远走高飞,去别的地方再杀出一番新局面来,可他却拼命的冲进下邳这座孤城,自寻死路!

    后悔吗?……不,如果老天让他再选择一次,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决定,因为他是吕布,而她是貂蝉!

    “敬将军,心中怜惜我这个红颜祸水!”

    “敬夫人,一路跟随我这个不义之人!”

    举杯共饮,二人相视而笑,纵然天下人都恨我入骨又如何,此生有知己相伴,不寂寞矣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色微亮之时,一脸焦急的陈宫走了进来,手中还拿着一支没头的羽箭,还有一封已经拆开的书信!

    “参见温侯,参见二夫人!”

    “公台何故惊慌,可是曹营那边有了回应?”吕布急忙将书信接了过来,对着晨光,仔细观看,“卸甲、出城、归降,曹孟德真是好狠的心呀,这是要活吞了本将军,对了,许汜、王楷二位先生呢?”

    “回禀温侯,他们的人头已经被挂在曹军辕门上示众了!”陈宫一脸的苦笑,斩杀使者,这是两军交战中最恶毒的手段,代表着绝无和缓,不死不休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决一死战吧,不是鱼死,就是网破,看谁拼的过谁!”吕布双目微赤,就像一头被逼上绝路的老虎,准备拼命了!

    “将军莫急,公台先生足智多谋,必有退敌良策!”最后还是貂蝉出马,安抚住了这头猛虎!

    “还望先生教我!”吕布躬身一礼,危机关头,他也学会礼贤下士了!

    “温侯不必多礼,在下定尽全力!”陈宫也有点小小的感动,能被一向目中无人的‘虎鸠’如此礼遇,可真是不容易呀!

    “曹军势大,光凭下邳一城之力恐怕难以抗衡,当今之计,唯有请求外援了,河北袁绍,江东孙策,二处兵马,任得其一相助,可退曹兵,至于其他诸侯,要么不会出兵前来,要么来了也是无用!”

    “袁绍、孙策,这二人倒是兵强马壮,足与曹操相抗衡,就怕远水难救近渴,再者,曹军将下邳城围困的铁桶一般,信使如何派的出去呀?”

    吕布深知突围之难,当初他是牺牲了部将曹性和两千多人马,又讨了高顺、张辽的人情,这才侥幸冲进来的,再想这样冲出去,难如登天呀!

    四目相对,吕布和陈宫同时发起愁来,信使派不出去,再好的计策也是白搭呀,可是什么样的办法才能闯过曹军的重重包围呢?

    “既然陆路不通,何不走水路试试?”一语惊醒梦中人,貂蝉的话,让二人眼中一亮!

    “是呀,可以偷渡水路试试,下邳城的护城河直通泗水,虽然无法通行大队人马,但趁着夜色幽暗,用小木筏送出去几名信使还是不成问题的……

    当下,吕布在亲兵中挑选了十名心腹死士,都是精明强干,深通水性之人,分成了两组,全都揣着吕布的亲笔信,这样一来,纵然被擒住一二个也无大妨,剩下的人依旧可以把信送出去!

    当夜,十名死士趁着夜色掩护,分别上了几只小木筏,顺着护城河的暗流,向外悄悄划去,偷渡出去之后,他们会分别的北上南下,求取救兵。

    “割地、称臣、和亲,的条件已然开出,至于援军会不会来,一切就看天意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