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00.第500章 攻城失利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咚咚!~~杀!”

    诱敌之计失败,唯一的办法就是强攻了,二十万曹军倾巢出动,兵分四队,丞相曹操手持‘倚天剑’亲自督阵,向下邳城发动了潮水般的猛攻!

    一时间,战场上箭矢如雨,血肉横飞,在坚固的城防面前,曹军士兵成片的倒下,死尸很快就摞了厚厚的几层,护城河水更是染成了血红色~~

    军法无情,虽然死伤很大,但在‘隆隆’的战鼓声中,将军们全都亲临阵前指挥,各部将士有进无退,明知道下邳城是个血肉磨坊,依然前仆后继的冲了上去,用人命堆出一条道路!

    兵法有云:‘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’,让士兵们用血肉之躯去硬碰敌人的坚城,无疑是下下之选,曹操一向熟读兵书战策,各位谋士也是多智之人,岂会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,但是不打不行呀!

    二月二出兵到现在,已经历时一月有余,二十万大军,每日人吃马喂,消耗极其惊人,而大军所需的粮草、器械,大部分都要从兖州、豫州,甚至是遥远的关中运过来,为了支援前线的战事,后方动员的民夫劳力又何止百万,而这些人同样要吃饭,消耗的粮草又何止千万?

    幸亏曹营的‘屯田’政策大获成功,积攒了些家底,荀彧、荀攸等人又日夜操劳,居中调度,这才勉强维持住了局面,可再强壮的巨人也禁受不住血流不止的伤口,战事每拖延一天,消耗就加大一分,长此以往,庞大的曹营集团也是吃不消的!

    好在徐州的战事基本上是一番风顺,五郡之地已经全部拿下,只剩下最后一座下邳城,就是用人命填,用尸骨堆,也得把它攻破,这就是曹营上下的决心!

    兵分四队,合围下邳,各方的战况都很激烈,因为指挥者不同,却又各具特色!

    城南是丞相曹操亲自坐镇,攻杀之法也是‘正奇合一’,既有泰山压顶般的凌厉攻势,也有连绵不断的后续支援,兵马排摆开来,犹如大海生潮一般,一浪高过一浪!

    如果只是波浪式攻击,还并不可怕,只需要筑起一座坚固的大坝就能抵挡,关键是在曹操掀起的海浪中,暗流密布,每每在正面的凌厉攻击中,夹杂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奇兵,总是能在不可思议的时候,从不可思议的地方,发动突然袭击,让人防不胜防!

    城东是刘备负责,他的特色是‘中正浑厚’,指挥起兵马来按部就班,层次分明,就像一本军事教科书,答案都是标准的,却有失灵活,不过他也有办法,军事上的缺陷就用政治来补足,一面白底黑字的大纛旗立在了阵前,上书四个大字~‘刘备在此!’

    这面大旗一出,简直比一千面战鼓都管用,刘州牧的仁义之名,谁人不知,下邳守军的士气顿时落下去三分,甚至有偷偷逃跑着,全靠那些并州籍的军官极力弹压,才没出大乱子!

    “我才是正牌的徐州牧,我才是五郡城池的主人”,刘备此举即是打击守军的士气,也是做给曹营上下看的,他对徐州,并未死心呀!

    城西统兵的是萧逸,他的指挥方式就像本人的性格一样,也是四个字~‘剑走偏锋!’

    从开战起,他就一次全面进攻都没发起过,摆在正面的大队人马,只呐喊,不冲锋,战鼓擂的震天响,士兵却一个过护城河的都没有,反到是不断派出小股人马,从城防角落里发起偷袭,有便宜就占,没好处就撤,绝不死打硬杀!

    萧逸用的是典型的狼群战术,四面出击,游离不定,不断的用嚎叫声威慑猎物,消耗猎物的精神和体力,什么时候发现破绽,才会发出致命的一击,如果没有,那他就继续等下去,如狼蛰伏,草动不惊!

    与前面几队相比,北面的战事无疑要激烈许多,统军的夏侯惇是个力战型大将,作战之时,冲锋在前,撤退在后,每每身先士卒,用自身的勇武激励手下士兵们奋勇作战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一面打的最是激烈,决死冲锋一浪高过一浪,同样的,他们的伤亡也是全军中最重的,甚至许多统兵的将军、校尉都血染沙场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狗急跳墙,人急智生,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,吕布终于焕发出了最后的血勇,手提方天画戟,亲临战阵,同样将人马分成四队,凭借下邳坚固的城防,据险死守!

    吕布亲领人马守南门,对战曹操的大军,东门由谋士陈宫把手,北门交给了魏续、宋宪,虽然吕布对他们已经生了怀疑,可是手下大将折损殆尽,也只能启用二人了,至于最后的西门,貂蝉内穿石榴裙,外披鸳鸯甲,亲自上阵了!

    战场之上,只有敌人,没有女人,再说貂蝉也不是平凡女子,她师从‘剑圣’王越,一身武艺极其高强,等闲的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,而且这些年来,先跟董卓,后跟吕布,看过的,经历过的大小战事无数,本身又是个聪明伶俐之人,对于攻杀战守颇有一番心得,此时指挥起人马来,四平八稳,颇有几分大将的气度!

    战况危及时,貂蝉不避箭矢,站立城头,亲自擂鼓助威,麾下大小将士顿时军心大振,把冲上来的曹军又给压了回去,把在城下督战的萧逸都看的一阵阵发愣,不由的想起了一句名言~~“女人是老虎呀!”

    就这样,双方数十万将士以城池为棋局,以性命为赌注,血战不休,从清晨时分,一直杀到了日落西山,战场上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依旧胜负不分,曹军迟迟没能攻上下邳城头,吕布一方也没能完全杀退对方,战局就这样胶着起来……

    城南,杏黄色大纛旗下,曹操手提倚天宝剑,双眼血红,麾下士兵一群群冲上去,又一片片的倒下,这都是他多年积攒下来的心血呀,那感觉就像用刀子割他的心头肉一样,即便如此,攻势也一刻没停下来,反而是越加的猛烈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不能再强攻了,将士们死伤太大,再攻下去,就要伤到根本了!”郭嘉上前相劝,战况之惨烈,死伤之严重,都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,再打下去,就算最后得胜,那也是惨胜,得不偿失呀!

    “老夫何尝不知,可是……”,听了郭嘉的进言,曹操也不禁犹豫起来,战事发展到现在,再打下去死伤过重,撤兵又心有不甘,真叫人左右为难呀!

    正在此时,北面的曹军突然一阵大乱,正在进攻的士兵像潮水般退了下来,还发出惊慌失措的叫喊声,丢盔弃甲,溃不成军~~

    “报丞相大人,夏侯惇将军在战场上中了流矢,坠下马来,生死不明,军心大乱……,”亲兵快马赶来,汇报了情况!

    “什么?元让如何了?”曹操一阵的眩晕,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,死伤如此惨重,连军中大将都负了重伤,这个仗是不能再打下去了,“传令,鸣金收兵,让萧郎为全军断后,撤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曹军潮水般的撤了下去,丢下了无数的死尸,和血流成河的战场,为了防止敌军冲出来追杀,萧逸手提凤翅鎏金镗,亲领玄甲铁骑断后,掩护大军徐徐后撤~~

    “嗷……万胜,万胜!”

    下邳城头上,响起一片狼嚎之声,终于把曹军打退了,至于出城追击,他们那里还有力气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