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99.第499章 骂阵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兵家之仙,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萧逸围着下邳城转了一天,回去之后立刻动手做了一份沙盘模型,反复推演起来,失败、失败、还是失败……,三天时间,整整十二次模拟进攻,无一例外,全部以失败告终!

    城高、池深、地险,防御完善,城中至少还有四万精兵驻守,钱粮也很充足,支撑上一年都不成问题,再由吕布统帅,陈宫辅佐,除非他们主动出城决战,否则是毫无办法的!

    一人智短,二人智长,苦思无果后,萧逸把自己的好朋友郭嘉请了来,二人一起在沙盘上推演下邳的战事,接着程昱来了,荀彧、荀攸也来了,最后连丞相曹操也来了,众人群思群策,共同商讨攻克下邳、打破‘兵仙’神话的办法……

    最后大家一致认为,下邳城的防御是完美无缺的,就算把二十万大军全填进去也很难强攻破城,要想速战速决,在夏季来临之前解决这场战争,就只有在对方的将领身上打主意了,城无缺,人有缺,骄傲如韩信,还不是栽在汉高祖的手心里吗?

    “想把‘虎鸠’骗出城来,恐怕没那么容易呀?”

    “嗯,吃一堑,长一智,一连数次战败,吕布已经从‘飞将军’变成了‘龟将军’,完全是死守不出的架势!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想出城迎战,陈宫恐怕也会极力劝阻,此人智慧不凡,一般的计策休想瞒住他!”

    众人各抒己见,用一般的办法是不能引‘虎’出洞了,除非……

    “那就把吕布骂出来,人要脸,树要皮,看他能忍耐多久!”萧逸黑着小脸,一锤定音,随后在军中选拔起骂阵的人才来!

    骂阵,可是一项技术活,讲究的是三言两语之间把敌人的怒火勾上来,就像红了眼的公牛一样,无所畏惧的冲出来受死,要想做到这点,必须嗓音洪亮,伶牙俐齿,皮厚腹黑才成!

    首先嗓门得大,必须能做到二里地外一声吼,声音清清楚楚的飘进敌人耳朵里,在这个没有扩音器的时代里,就全凭个人的本事了,得是那种底气足、肺量大、嗓门宽的壮汉才能胜任!

    您要是没有这个本事,那就别接骂阵的差事,否则声音太小,骂了也是白骂,或者可以走到城墙底下去骂阵,这样一来敌军是听见了,可箭簇也跟着来了,不把你射成刺猬才怪!

    其次,口才得好,别人骂一句,你能骂三句,花样翻新,连骂三天三夜都不带重复的,而且得骂的刁钻刻薄,不但能把活人骂死,还得有把死人骂的从坟地里蹦起来的本事才行!

    最后就是脸皮得厚,因为骂战往往是双方的,敌人也不会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让你骂,所以不但要骂出各种花样,还要压制住对方的骂手才行,至于对方骂过来的各种恶言恶语,你就当是过年的恭维话吧!

    如果没这两下子,最好别出去显眼,否则敌人还没生气呢,您自己先喷出三口老血来,那就不是骂阵,是送死了!

    要说曹军之中真是人才辈出,在如此高要求下,经过层层选拔,硬是挑出来二百多位合格的‘骂阵手’,都是千里挑一的骂才,随便拿出一个来,放在后世都是男高音的材料!

    二百多人,要想骂的整齐划一,有节奏,有层次,有内涵,还得选出一个领队的,经过大家的一番推举、比较,终于找到了这位极品人物~~~‘胖刘!’

    身为一名厨子,军中的生活是比较乏味的,别人都在练习刀枪剑戟,他们却是跟锅碗瓢盆打交道,加上业余时间又多,吵架就成了他们一项重要的业余活动,而‘胖刘’就是其中的佼佼者,号称‘骂遍全军无敌手,一人可挡百万兵’,为玄甲铁骑大涨了威风!

    接到军令,‘胖刘’也没含糊,扔下铁锅,带着二百多名‘骂阵手’就出发了,为了显得郑重,一手举着玄甲军的旗帜,另一只手里拿着个怪模怪样的铁皮卷成的东西,那是萧逸连夜画图,让军中巧将打制的骂阵神器~~~大喇叭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曹军各部倾巢出动,在四面八方布好了罗网,萧逸更是亲率‘玄甲铁骑’跟在那些骂阵手后边,只要吕布敢踏出下邳城一步,定教他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至此,一切准备就绪,开骂!

    “三姓家奴-吕布,速速滚了出来,与胖爷我决一死战!”一声狂吼,铁皮卷成的大喇叭,将胖刘的声音足足扩大了数倍,不但城里人听得清清楚楚,就是远处的曹军将士也能听得见!

    “你本是西羌野种,冒充华夏苗裔,混迹军中,以乱拜干爹,摇尾乞怜为生,今日你家胖爷大发慈悲,让你再姓一次刘如何?

    吕布小儿,厚颜无耻,妄称‘天下第一勇将’,一败虎牢,二败长安,三败济北,四败萧关……,被人撵的犹如丧家之犬,就这点本事,你连给我家大都督提鞋都嫌你手糙,‘鬼面萧郎’,那才是百战百胜的无敌神将呢!”

    骂声滚滚,如雷惊人,‘胖刘’吼一声,后面那些骂阵手就喝一句,有板有眼,配合的天衣无缝,不愧是一群职业骂手!

    下邳城头,吕布手提方天画戟正在巡视防务,听到骂阵声,顿时暴跳如雷,尤其是那一句‘三姓家奴’,更是把他气的真魂都快出壳了!

    “萧郎小儿,安敢辱我?”

    一看外面的旗帜,吕布就知道这些‘骂阵手’是谁派出来的了,至于‘三姓家奴’这种恶言恶语,也只有腹黑如墨的‘鬼面萧郎’能想的出来,“点兵、备马,本将军要出城与他们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“温侯切不可因怒而兴兵,正所谓‘小不忍则乱大谋’,如今敌强我弱,全靠下邳城高池深,这才勉强僵持着,一旦兵马外出,就怕是有去无回呀!”

    陈宫急忙出言劝阻,如今的下邳城就像是大海上的一叶小舟,稍有不慎,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,更可怕的是,船长是有勇无谋的吕布!

    “那城外的骂声如何?本将军就忍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充耳不闻,全当他一阵清风吹过罢了!”

    正当二人在城头上交谈时,那些‘骂阵手’们又起了变化,原来一群人骂的兴起,竟然自编自演起来,而他们演出的曲目就是~~‘凤仪亭!’

    一个眉目清秀的年轻士兵负责扮演貂蝉,穿着件大红女装,细步如莲,食指兰花,一颦一笑之间,倒是真有几分反串的天赋,如果放在后世,那就是个十足的伪娘!

    这时候‘吕布’出场了,也是个身材修长的大汉,身披麻袋片,腰系麻绳,头顶一口黑锅,扛着根大铁戟,绝对的原生态打扮,一上场就四处给人下跪认干爹,还特意跑到萧逸面前磕了一个,小嘴叫的那叫一个甜呀,还是一口地道的并州-九原口音……

    至于‘董卓’,是由胖刘亲自出演的,庞大的身躯,披上一身锦袍,再沾上马尾巴做成的胡须,大马金刀的往那一坐,还别说,真有几分味道!

    剩下的情节就简单了,‘吕布’一遇到‘董卓’立刻跪倒叫干爹,又是作揖,又是磕头,还特意找来个铁盆伺候‘董卓’洗脚,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,得到夸奖时还会吐吐舌头,走狗之态十足,总之是怎么恶心就怎么演~~

    父子二人狼狈为奸,各种丑态百出,一直到貂蝉出现,两个男人顿时齐齐化身狼人,仰天嚎叫起来……,接下来就是眉目传情,后院捉奸,府门掷戟~~

    这一番精彩表演可谓入骨三分,几个演员的演技也很到位,几乎是在还原历史的基础上,又做了些艺术夸张,不但玄甲军看的津津有味,就是城上那些徐州兵同样伸长了脖子欣赏,看到妙处,两军士兵同时股掌喝彩~~

    在业余生活极度匮乏的古代,这就是一部神剧呀!

    “看来可以在军中组建个戏班,没事时编点曲目,演一演,丰富一下士兵们的业余生活,而且就在玄甲军内部演,别人要想看,对不起,您得买票~~~”摸着小黑脸,萧逸又想出一个迅速发家致富的好办法,并决定回去之后立刻实施,也算是对东汉的精神文明做点贡献了!

    戏曲的魅力是无穷的,还没等‘胖刘’等人把大剧演完,下邳城头上的真吕布就再也忍受不了了,弑杀义父,夺取貂蝉,这本就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污点,只是平时人们畏惧‘虎鸠’的勇猛,才不敢当面提起,但背后的议论绝对少不了~

    吕布也知道这些,不过眼不见为净,平时大面上过得去也就算了,可如今被人家**裸的摆了出来,还是当着两军数十万将士的面,这岂止是打脸,简直是把他的脸皮撕下来,扔下地上,让几十万将士一人踩上一脚……

    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?”

    吕布再也无法忍受了,大手一挥,将身旁苦劝的陈宫甩开,点齐人马,这就要出城去拼命,无边的耻辱只能用鲜血才能洗净,不是敌人的,就是自己的!

    “咚!~~咚咚!”

    战鼓声响起,下邳城的吊桥放下,随即城门开始‘隆隆’打开,只见里面刀光剑影,杀气冲天,一头‘虎鸠’马上就要冲出来了~~

    听到鼓声,城外的曹军也兴奋起来,萧逸更是领着人马步步逼近,手中凤翅镏金镗舞动如飞,只要吕布的战马跨过护城河一步,他的死期也就到了~~

    “咚咚!~~杀杀!~~”

    如雷的战鼓声中,喊杀声也开始响起,就在两军将士都憋住一口气,准备浴血厮杀时,一骑信使突然从下邳城内跑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报温侯,二夫人心口痛病犯了,疼得死去活来,请您速速回去!”

    “什么,貂蝉病了?”接到消息,吕布一腔的怒火顿时化作了无数担心,普天之下,如果说有谁还能改变他的意志,那就是两个女人了,一个是他的宝贝女儿,另一个,就是貂蝉!

    “怎么办?出城,还是不出城?”看着已经整装待发的士兵,又看看自己的府宅方向,吕布顿时犹豫起来,这个心爱的女人,是他用一身的骂名换来的,平时视作心肝宝贝一般!

    “温侯,请快快回府,大小姐也啼哭不止,口口声声要见父亲,大夫人快安抚不住了!”又一名信使跑来,这成了压倒吕布的最后一根稻草,与家人相比,性命都可以不要,一点脸面又算得了什么~

    “关门、收兵、回府,有擅自出城交战者,斩!”一带赤兔马,吕布直奔自己的府邸而去,至于外边的二十万曹军,你们自己玩吧!

    已经打开大半的城门又关上了,吊桥高高升起,好不容易被激怒的‘虎鸠’,结果又缩了回去,前功尽弃,城外的曹军顿足捶胸,一场辛苦,白忙活了!

    “虎鸠再难出矣!”萧逸郁闷的一拍大腿,人的脸皮都是越骂越厚的,吕布经过今天的事情,恐怕再也不会中激将法了,因为他有免疫力了呀!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到底是何人用计,竟能把一头发疯的老虎给请了回去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邳城,府邸中,貂蝉粉面如花的在内宅安坐,脸色红润,精神饱满,别说是生病了,凭她的身手,就是打头老虎都没问题!

    至于那位传说中哭泣不止的吕大小姐,此时正对着一桌丰盛的酒席流口水,哪有一点悲伤的神色呀!

    这不过是貂蝉的一点小计策罢了,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,自从曹军围城后,她就时刻注意着城外的动态,今日听说‘鬼面萧郎’在城外骂阵,还指挥着一群人在哪里演戏,这位大美人立刻担心起来……

    若论勇武,吕布自是天下无敌,可要论都心智,就是十个‘虎鸠’加起来,也不是一个萧逸的对手呀!

    “冤家,以后就是咱们两个来斗智了!”将手中酒一饮而尽,貂蝉的眼中也升起浓浓的战意,论到猜测人心,她也是其中高手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