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96.第496章 声东击西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深夜,萧逸正在自己的大帐里擦拭兵刃,身为武将,这是一种必修课,而且还不能假手他人,必须亲力亲为才行,只有如此,人和兵刃之间才能建立一种特殊的关系~~通灵!

    据说通了灵性的兵刃,不但使用起来得心顺手,锋利无比,当主人遇到危险时,还可以发出鸣声报警,很是神奇!

    细麻布、菜油、铅粉、磨石、清水……,准备好这些东西之后,萧逸把自己的几件兵刃都取出来,一件一件细细打磨起来!

    ‘贪狼刀’,这是自己得到的第一件兵刃,用天降陨铁打制而成,吹毛断发,锋利无比,本是一式三件,分别命名为贪狼、破军、七杀!

    其中,‘贪狼’归了自己,一直贴身携带,连睡觉都不离枕边,这些年来饮血无数,也算没亏待它!

    破军刀被牛铁匠送给了黄鼠,在盘龙亭时被紫木公子抢走,后来又献给了袁术那个窝囊废,神兵蒙尘,真是可惜了!

    最后一把七杀刀,本来归张济所有,后来做为进身礼送给了董卓,接着又落到了吕布手里,这次攻打下邳,擒拿‘虎鸠’,顺便应该把七杀刀取回来,再给它找一个合适的主人,或者就存放到侯府的小道观里面,‘七杀’为祸乱天下之贼,这个天下已经够乱得了,别再让新的煞星出世了!

    血浪斩蛟剑,老道师傅留给自己的宝贝,据说是当年‘兵家之仙’~韩信的佩剑,这些年来跟着萧逸南征北战,也是饮血无数,饮的还不是凡血,因为一般的小兵还配不上它出手,侯府地下宝库里那些珍藏的‘骷髅盏’,其中有一大半是斩蛟剑的功劳!

    不过当初宝剑到手的时候,它的剑身还是暗红色的,结果几年时间下来,变得越来越红,血腥气也越来越浓,就像是要滴出来似的!

    “可惜,还没有机会真的斩下一个诸侯的头颅,辜负了它‘斩蛟’的大名,还得继续努力呀!”

    最后一件是凤翅鎏金镗,是萧逸用的最顺手,也是杀人最多的兵刃,因为它本来就是给萧逸量身定造的,二者的契合度最高,握在手里,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,甚至可以感觉到它的喜怒哀乐~

    天天见血它就喜,搁置不用它就怒,杀的是凡夫俗子它就哀,砍的是悍将勇士它就乐,那个脾气性格,和萧逸十足的相似,或者说,它就是萧逸那颗杀心的化身!

    万年寒铁打制的镗身原本是暗银色的,上面还刻有凤翅花纹,也许是饮血太多的缘故,如今微微带出了一丝红色,凤翅也带了几分灵性,还有三支长长的镗刃,砍了那么多颗脑袋,竟然一点磨损的痕迹都没有,反而越加的锋利了~~

    因为太喜欢这把凤翅鎏金镗了,萧逸按照自己的习惯,还给它取了个响亮的小名~~‘幺鸡!’

    反正凤凰和小鸡也差不多,都是带翅膀的,再说了,‘幺鸡’就是一条,在道家里,那可是最吉利的数字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吗~~

    “幺鸡呀,幺鸡,你说今天晚上会有人来劫营吗?我估计会有,嗯,你也是这么认为的~呵呵!”萧逸正和自己的兵刃做精神交流时,突然听到大营远处传来阵阵的喊杀声,听方位,应该是正东刘备的防区~~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正东方向有人深夜闯营,厮杀的很是激烈,听传过来的消息,是‘虎鸠’吕布的人马!”中军官-小斌飞奔进来,脸上还带着喜色,果然被大都督料中了,吕布舍不得自己的老婆孩子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营中不少将校得到消息也跑了过来,个个带着兴奋的神色,摩拳擦掌,准备大显伸手!

    “大都督,‘虎鸠’闯营,恐怕刘备那里抵挡不住,咱们是不是派支骑兵去支援一下!”众将说的挺客气,实际上他们就是想去抢功劳,生擒吕布这样荣耀的事情,怎么能让给其他人呢,必须是他们玄甲军出手才行呀!

    “呵呵,声东击西之计罢了,没想到‘虎鸠’也会用脑子了!”萧逸淡淡一笑,虽然没出去观看,但凭喊杀声他就感觉的到,闯营的绝不是吕布,否则要比现在激烈的多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各部将士紧守大营,任何人不得擅离岗位,违令者~~斩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军令如山,虽然众将校心里百爪挠心似的,可还是乖乖的退了出去,各守岗位去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营外,一处高坡上,吕布带着两千多人马就隐藏在这里,一双虎目正顶着曹军大营里的动静,同时也在倾听东面传来的厮杀声,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,牙齿更是咬的格格作响!

    人被坑的次数多了,总会长些本事,吕布就是如此,从在洛阳时开始,他就一而再,再而三的被萧逸的诡计算计,每次都是血的教训呀,弄的现在他也开始学会动脑子了,虽然想不出什么妙计,但一手‘声东击西’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为了冲进下邳城,为了见到自己的妻子、女儿,吕布经过一番准备之后,决定带领麾下的几千残部深夜闯营,不过为了试探下曹军的虚实,他让手下最后一名大将曹性带着一半人马去闯刘备的大营了,而且还打着‘吕’字大旗,相信那些立功心切的曹军将校一定会跑过去支援,等人马一动,大营的防御漏洞也就出现了,自己的机会也就来了!

    不过他的计策似乎不太灵,东面的喊杀声已经开始减弱了,这说明曹性那里快要支撑不住了,再看曹军大营,西面和南面是一点动静也没有,连岗位都丝毫没动,北面的兵马倒是稍微动作了一下,可还没等吕布出手呢,人家又恢复原状了,估计也是学其他两面,按兵不动!

    “温侯,动手吧,否则曹性将军那里就白白牺牲了!”那些并州老兵们已经按耐不住了,东面的喊杀声越来越低,估计那二千多弟兄算是完了。

    “到处都是铜墙铁壁一般,叫本将军如何下手呀!”吕布也是急得直搓手,他带着人马在大营周围转了好几圈了,可一点漏洞也没发现,就凭手下这点人马,如果硬闯,恐怕很难过去呀,弄不好还得全交代在里面!

    “怎么办呢?漏洞到底在那里呢?”转来转去,吕布等人又转到了西边,这里是萧逸的大营,除了玄甲铁骑外,还驻扎着另外几支直属人马,比如大牛统领的陌刀兵,高顺统领的陷阵营,张辽……

    “嗯,等等,高顺、张辽~~”吕布的眼睛突然一亮,这二位当初都是自己的部下,还都是并州九原人氏,属于战友加老乡,关系不是一般的铁,后来兖州战败,自己落荒而逃,负责断后的高、张二人就成了曹军的俘虏,再后来又归入萧逸麾下,这几年立功无数,步步高升,如今都是统兵的大将了,不过这两个人吗~~~

    “有了,大营上没有漏洞,可是人心上有呀!”吕布一拍大腿,就是这里了,弟兄们,跟我闯营~~

    “温侯三思呀,那可是‘鬼面萧郎’的大营,有去无回的死地呀!”那些并州老兵吓得小舌头都快吐出来了,七手八脚的把吕布给拉住了,闯营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的活计,可不管怎么说还有一生不是,这要是闯萧逸的大营,那就是白白送死,十死无生呀!

    “你们不懂,闯营本来就是死中求活,至于今晚能不能活着闯过去,就看本将军这张脸面了!”吕布说着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,咬咬牙,抹在了自己脸上,又把金冠扯下,头发弄乱,显得狼狈不堪,同时也惹人可怜~~~

    虎落平阳,总该有人网开一面吧!

    “宝贝女儿,为父这都是为了你们呀!”下定决心,吕布高喊一声,带着两千多人马向西面的大营杀了下去,是生是死,就看今晚的了~~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