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92.第492章 钱财诛心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城楼上,萧逸端坐在女墙边,美滋滋的喝着葫芦里的好酒,还不时从身边的箱子里抓起几枚金锭扔出去,这感觉真是让人沉醉呀~~

    而且他的手劲很大,扔出去的金锭绝对是稳、准、狠,锭锭见血,那是真真的用钱砸死人呀!

    ‘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’,掂着手里的金锭,这就是萧逸想出来的破敌之策,以毒攻毒,以金钱破金钱,你们不是都冲着金子才来拼命的吗,好,那哥就满足你们,几十箱钱财扔出去,进攻的士兵果然自相残杀起来~~~

    这些钱财都是玄甲军最近扰乱徐州时,从那些大户人家手里‘借’来的,没想到却成了守城的利器,看那杀伤力,比起‘狼牙滚木’来还要高出十倍不止……,兵器杀人,钱财诛心呀!

    其实这样的计策,只能用来对付那些军纪涣散,内心贪婪的军队,如果换一支‘冻死不拆屋,饿死不劫掠’的铁军,那就一点效果也没有了!

    萧逸对此倒是不担心,前世有一部电视剧里的主人公说得好,“一支军队的个性,是由他的首任军事主官决定的,军魂已定,再难改变!”

    只要看看对方的主将是谁,就知道这手‘金钱雨’绝对管用了!

    一个为了富贵钱财,连自己干爹都能杀的家伙,带出来的军队也肯定是贪婪无比,吕布贪财,他手下的兵将肯定更贪,这就叫性格决定命运呀!

    “扔一个!再扔一个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子砸中了……,满堂彩!”

    “抢钱吧……,天女散花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玄甲军的士兵们此时正在比赛用金锭砸人玩,丝毫没有在意扔出去多少钱财,这就是萧逸性格的体现,‘冷酷无情,挥金如土,会弄钱,也敢砸钱!’

    另外士兵们已经被告知了,砸出去的钱财,不过是让城下那些蠢货帮着数一遍而已,用不了多久,就会原封不动的回到自己手里,而且还会变多!

    大都督的话,那绝对比金子还真,所以玄甲军士兵们扔起金锭来才会毫不吝惜!

    “不许抢钱,谁也不许抢……,攻城、立刻攻城!”

    城下,吕布的嗓子都快喊破了,可手下士兵没一个听令的,依旧拼命的抢夺钱财,厮杀的极其凶悍,就刚才那一会功夫,死在自己人手里的士兵,比起前几次攻城的伤亡数还要大,就算死了,手里还牢牢的攥着抢来的钱财,真是要钱不要命了!

    吕布也派出了一支人马,试图整顿军纪,结果几千人冲过去,不但没能制止住骚乱,反而也被裹了进去,厮杀的更加激烈了,如今城下的情况就像是一处泥潭,无论灌进去多少清水,流出来的永远是泥浆~~

    最后,连吕布手下的亲兵也加入到抢夺的行列,局面彻底失去控制,五万大军乱成一团,士兵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也忘记了这里是战场,所有人都是一个想法,“抢钱,抢更多的钱,谁敢阻拦我,就砍死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去了,厮杀依然在继续,那些已经抢到钱财的士兵纷纷向外围逃窜,到了隐蔽的地方后,把盔甲、兵刃一扔,直接抱着怀里的金银逃之夭夭了~

    有了这么多钱财,足够他们回家去做个富家翁的,何苦继续给吕布卖命呢!

    那些没抢到钱财的士兵,则奋力向里冲突,四处翻捡死尸,希望能找到一些惊喜,或者就干脆截杀那些先行者,富家翁,谁不想当呀~~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……呜呜!……杀!”

    就在局面混乱的无以复加时,萧关的大门突然开了,号角声中,数千玄甲军呼啸而出,萧逸手持凤翅鎏金镗,一马当先,直接从那些还在低头寻宝的士兵身上踩踏过去,铁蹄所到之处,惨嚎不断,血如泉涌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了,鬼面萧郎杀出来了!……大家快逃命呀!”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没钱的时候什么也不怕,反正烂命一条,到了战场上也是悍不畏死,可一旦有钱了,立刻变得贪生怕死起来,因为有美好的生活等着他们,谁还愿意玩命呀!

    那些徐州士兵就是如此,不少人怀里都揣着沉甸甸的金元宝,谁还愿意去拼命呀,因此,见到玄甲铁骑杀出来后,纷纷后退,没一个愿意上去迎战的,反而有不少士兵趁乱逃跑,任由那些校尉军官们如何喝骂也制止不住,几万人的大军,硬是被人家几千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~~

    “杀呀,合围徐州兵马,活捉吕布!”

    “曹丞相大军到此,尔等还不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就在吕布一筹莫展的时候,左右两翼突然响起震天的喊杀声,只见两支人马旋风一般冲杀了过来,一支打‘于’字军旗,一支打‘徐’字军旗,正是曹操派来的两路援军,徐晃、于禁到了!

    二人来的正是时候,看到萧逸带领几千铁骑在敌军中左右冲突,纵横踩踏,立刻也投入到战斗中,他们可都是生力军,又是锐气正盛,这一番冲杀,顿时把徐州兵马给打的溃不成军~~

    “顶住,速速布阵,给我顶住左右两翼!”乱军之中,吕布手持方天画戟亡命厮杀,可一个人的力量在万马千军面前是如此的弱小,任他神勇盖世,也扭转不了时下的局面了~~

    “温侯,大事不好了,典韦带兵偷袭了营寨,断了咱们的归路!”一身血迹的曹性从乱军中冲了出来,脸上全是慌张的神色!

    吕布回头一看,果然,十里外大营方向,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,显然是被人端掉了,“前有强敌,退路断绝,这下可真是一败涂地了!”

    “萧逸,无耻小人,狡诈之徒,我跟你拼了!”连战连败,处处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,吕布彻底疯狂了,双眼血红,一催坐下赤兔马,就要冲出去拼命,~~

    “温侯不可呀!”幸好身边的曹性手疾眼快,一把死死抓住了赤兔的马头,“此间大势已去,咱们还是立刻退回徐州吧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呀~再不走,就真的全军覆灭了!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看着浓烟滚滚的大营,又看看正在战场上耀武扬威的萧逸,吕布气的咬碎口中钢牙,却又无计可施,最后一狠心,一拍大腿……撤!

    想撤,那是容易的,萧逸的宗旨就是‘趁你病,要你命’,在汇合了徐晃、于禁两支援兵后,三方合兵一处,扇子面般压了上去,誓要活捉吕布~~~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合围、突破,再合围、再突破……,反反复复,血战不止,这就是萧关战场上的情景,为了将敌军彻底歼灭,在萧逸的指挥下,三路大军铁臂合围,八面封堵,牢牢的控制住了主动权,尤其是数千玄甲铁骑,就像一群恶狼,在敌军中穿插突破,大砍大杀,每次都能狠狠撕下一块血肉来!

    不过吕布就是吕布,虽然身处逆境,神勇却丝毫不减,凭着胯下‘嘶风赤兔马’,手中方天画戟,在战场上往来冲杀,无人可挡,终于让他带领一部分亲兵杀开条血路,逃出去了!

    “好一个虎鸠,果然是神勇无比!”战场上,萧逸横镗立马,手中还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赫然就是敌军大将臧霸,如果不是此人拼死断后的话,吕布也逃不出去……

    对于如此忠勇之人,萧逸虽然斩杀了他,却也决定给他一份应有的荣耀,和之前的郝萌一起,两颗头颅都制作成‘骷髅盏’,好好的珍藏起来!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我军大获全胜,除吕布那厮逃走外,敌军其余各部皆被歼灭!”徐晃、于禁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,真是一场漂亮的大胜战呀,放眼望去,到处都是跪地投降的俘虏,至于缴获的盔甲、兵刃、旗帜、锣鼓、帐篷……,更是堆积如山,包括之前扔出去那些金银财宝,全都原封不动的回来了!

    萧逸点点头,经此一役,敌军精锐折损大半,徐州五郡之地,也很快就要落到自己手中了,不过对那头‘虎鸠’决不能丝毫手软,非得斩尽杀绝不可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留下步兵打散战场,其余各部骑兵,人不卸甲,马不离鞍,跟我继续追杀吕布,此人不死,我等寝食难安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