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90.第490章 红头死签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吕布为了夺回萧关也是拼命啦,他将五万人马分成三队,由部将郝萌、曹性、臧霸分别领队,轮流向城墙发动了猛攻,自己更是亲提方天画戟在后面指挥督战,但凡有退缩不前者,格杀无论!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咚!~杀!”

    随着隆隆的战鼓声,在军官们的威逼下,徐州兵士向萧关发动了潮水般的猛攻,冒着密集的箭雨,顶着砸落的巨石,他们般开鹿角,运土填壕,而后竖起一架架云梯,向城头奋力攀援而上~~~

    “呵呵,送死的来了,哥今天要好好开次杀戒了!”城楼上,萧逸眼中全是嗜血的神色,徐州兵马看似气势汹汹,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~~

    如果敌军第一天兵临城下,趁着锐气正盛的时候就发起进攻,萧逸还有一点担心,可是四天的日夜袭扰,让对方人困马乏,士气一落千丈,吕布那头‘蠢虎’又一心想着单挑决斗,根本没准备太多的攻城器械,用血肉之躯硬攻萧关,来吧,绝对有多少死多少!

    箭雨、落石、滚木、油锅……,这就是萧逸为徐州兵将准备的礼物,不得不称赞一声,魏续、宋宪二人守关的时候太负责了,各种东西准备的十分充足,此时毫不吝惜的全招呼了出去,再加上城高沟深,任谁碰到这些也够喝一壶的!

    箭簇如蝗,乱石如雨,在如此密集的打击下,徐州兵士就像海浪一样,一次次的冲上去,又一次次的退回来,大海起伏留在沙滩上的是小鱼、贝壳,而他们留下的则是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~~~

    “不许退,有敢后退一步者,格杀勿论!”吕布在后队已经有些红眼了,指挥手下亲兵,乱刀砍杀那些退下来的溃兵,这才勉强把阵脚稳住,但几个回合的冲击下来,他们在城下至少也折了两千多士兵,可谓死伤惨重!

    “温侯,城上箭簇如雨,弟兄们攻不上去呀!”一身血污的郝萌手提大刀走了过来,刚才就是他带队攻城的,结果碰了个头破血流,关键时刻,如果他不是举起身边一名士兵挡在前面,差点就被射成筛子了~~

    “该死的,给我抽死签,组织死士再攻,就由你带队,再攻不上去,全部格杀无论!”吕布也是急了,拿出了军中很少用到的‘死战法!’

    “诺!”郝萌哭丧着脸答应一声,他知道,自己再攻不上城头,吕布绝对会宰了他……,哎,大丈夫宁死阵前,不死军法,拼命吧!

    “抽死签啦!”

    “抽红头死签啦!”

    很快,一个个大签桶就被摆在了士兵们面前,里面全是白木签,每十根里有一根图着红头,那就是‘死签’,抽中着就要被编入死士之中!

    冲锋的时候,死士在前,督战队在后紧跟着,但凡有停步回望着,二话不说,一刀斩杀,用死亡的巨大威胁激发这些士兵的战斗力,算是一种比较惨烈的攻城方式,虽然很管用,却不能常用,因为过度的威逼容易引发士兵们哗变,可是吕布现在顾不上许多了,为了尽快躲回萧关,把这种‘逼虎跳涧’的办法也用了出来!

    “哗!……哗哗!”

    签桶摆到那里,那里的士兵就潮水般退后,大家当兵吃粮是为了谋条生路的,不是来白白送死的,谁愿意去做九死一生的‘死士’呀……,只有一些体型彪悍,脸上布满伤疤的老兵主动上前抽签,这样的结果,自然把吕布气的暴跳如雷,却又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这五万人马,大都是从当地招募来的土著兵士,徐州富庶,百姓们生活不愁,自然也就少了几分彪悍之气,不要说跟悍不畏死的‘并州狼骑’相比,就是跟当初的西凉兵比都差了许多,再加上吕布又不得人心,自然更没人愿意为他卖命了,也就军中的一些并州籍老兵还有那个勇气,不过这样的士兵,太少,太少了!

    没有自愿的,那就只好强迫了,军官们连打带骂,拳脚、皮鞭一起上,总算逼着那些士兵把‘死签’抽完了,没抽中的自然是谢天谢地,抽中的个个面如死灰,还有嚎啕大哭者,结果又招来一顿鞭子~~~

    就这样忙活了半个多时辰,总算凑出了三千‘死士’,由郝萌亲自带队,开始列阵准备攻城,与此同时,五百督战队也到位了,全都赤膊上身,头裹红绸,手持明晃晃的鬼头大刀,就等着一会砍人了!

    “将士们,有死无生,给我杀呀!”

    郝萌也是豁出去了,脱了个赤膊,一手持刀,一手盾牌,带着死士们向萧关发起了决死冲击,将是兵的胆,有了一个带头的,那些犹豫不前的士兵也鼓起一些勇气,高喊着向前冲去!

    可惜,进攻是凶猛的,打击是无情的,这些死士们用盾牌顶过几轮箭雨之后,刚摸到城墙边上,就领受了‘金汁灌顶’的超级待遇!

    一锅锅沸腾的‘金汁’无情的泼下,还散发着浓浓的恶臭,把那些死士们烫的哭爹喊娘,满地打滚,不少人就被活活的烫死,也有些受不了这个痛苦,用刀子自己解决的,活受罪,有时候还真不如死了呢!

    这还是萧逸当初在雁门关时想出的办法,用沸水加油熬煮人畜的粪便,然后倒下去,虽然味道难闻了点,可守城绝对好用,一烫就是一大片,而且伤口溃烂无救,就是玄甲军的士兵们鼻子受了点罪,一人裹条围巾也就是了~~

    死尸堆积,哀声震天,好不容易熬过了那几十锅金汁的泼洒,还没等‘死士’们喘口气,又一样守城利器砸到了他们的头上~~‘狼牙滚木!’

    选二人合抱的粗大原木,去掉头尾,截成一丈五尺长短,去皮、抛光以后,楔进密密麻麻的三尺狼牙大铁钉,再用铁条箍好,用两根铁链吊在城头上,守城的时候,看到那里敌人密集就砸下去一根,绝对是一砸一片,一滚一条血胡同~~~~

    等砸完之后呢,还不算完,两根铁链用转盘一剿,人家又把滚木拉回城头上了,这宝贝是可以多次利用的~~~

    “顶不住了,实在顶不住了!”死士们哀嚎着想往后退,可刚一扭身,后边的督战队就上来了,鬼头大刀毫不留情,一刀一颗人头落地,逼着他们继续攻城~~

    城楼上,萧逸非常享受的指挥着战斗,敌人的鲜血对他来说就是最美的酒浆,浓醇、香烈、诱人……,刺激的他浑身轻飘飘的,有一种要‘飞仙’的感觉!

    不过吗,遭受如此巨大的杀伤之后,敌军竟然还是死战不退,这多少让他有些意外,目光一扫,顿时落在了正手举大刀,领头冲杀的郝萌身上~~

    死士们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,一是身后有督战队斩杀逃兵,第二,就是有这个悍不畏死的首领指挥,看到这里,萧逸冷笑着抽出了自己的绝影宝雕弓,想了想,又抽出一支三棱透甲锥,如此悍将,也配的上这支箭了!

    弓开满月,箭走流星……

    一道寒光直奔正在攀爬云梯的郝萌而去,要说这郝萌也是吕布麾下一员悍将,尸山血河里爬出来的,战场经验极其丰富,感觉到不好后,连忙把手中大刀横在胸前,试图挡住射来的箭簇~~

    可他太低估三棱透甲锥的力道了,五石强弓射出的箭簇,就像一把大锤直接将郝萌手里的大刀撞了开,而后去势不减,一箭从胸**入,后心透出,绝对的稳、准、狠!

    “你……鬼、面、萧……!”挣扎着用手指了指城楼,郝萌再也说不出最后一个字了,死尸从云梯摔落,砸了个血肉模糊~~~

    “郝萌将军死了~~~”

    “郝萌将军被射死了!~”

    主将战死,本来就进退两难的死士们顿时奔溃了,再也不敢停留在城下,纷纷向后退去,至于那些督战队,你们手里有刀,爷手里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,敢挡爷的活路,那就送你去死吧~~

    “拼了,横竖是死,夺条活路……”红了眼的死士们轮动大刀亡命的劈砍起那些督战队来,纷纷夺路逃生~~~

    进攻,一败涂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