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89.第489章 缓兵之计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作为一名酒鬼,闲暇之时总要喝上几口,萧逸就是如此,就在萧关城楼上,摆上一张小桌,几碟小菜,一坛子美酒,慢慢细品着,还有几名从城中找来的女伎,吹拉弹唱,轻歌漫舞,以助酒兴!

    萧逸轻松自在享受,部下们却是严阵以待,典韦带领三千铁骑在城外四处机动,其余七千人马全部进了萧关,紧闭四门,准备好所有防御器械,就等着吕布的大军一头撞上来了!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敌将郝萌在关下挑战!”一名亲兵撒腿如飞跑上城楼禀报!

    “郝萌?……无名之辈,不用理他!”萧逸摆摆手,继续欣赏歌舞,几名女伎知道这次遇到大贵人了,都跳的格外卖力,还不时飞出几个眉眼!

    片刻之后!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敌将曹性在关下挑战!”

    “曹性,嗯,还算有点名气,听说此人箭术不错,不过吗~~不要理他!”萧逸摆摆手,继续喝酒!

    一连两次不理挑战,玄甲军将校们却丝毫不觉的奇怪,正所谓‘兵对兵,将对将’,打仗也要讲究身份的,大将军刀下不斩无名之辈,杀你,那是高抬你了,大都督乃是天下名将,自然不将这些小鱼小虾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待,等着那个与大都督齐名的‘天下第一勇将’出现,看一场龙争虎斗!

    正当午时!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‘虎鸠’-吕布手执方天画戟在关下指名挑战,气焰甚是嚣张!”亲兵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,大鳄终于出现了!

    “虎鸠来了?……好,本都督等的就是他!”只见萧逸以手指天,豪气干云,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,双手一拍桌案,长身而起,接着摇晃了几下,拍拍额头,又一屁股坐了回去……,“哎呦-不行,今天这酒有点上头,下去告诉吕布,就说本都督醉酒,明日再与他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“诺~~”

    亲兵回答的都有些走音了,谁都知道大都督海量无双,醉酒,真新鲜!

    有熟悉萧逸性格的将校明白,“醉酒?……呵呵,恐怕自家大都督这又是要冒坏水呢,‘虎鸠’,你该倒大霉了!”

    萧关城下!

    “什么?萧逸醉酒,不能应战,明日再与我决一死战?”听到回答,吕布差点没让自己的口水给呛着,他一路疾如风火的赶来挑战,正是气势如虹的时候,结果碰到个醉鬼,那个泄气呀!

    “温侯息怒,那萧逸本就是个滥饮之人,醉酒并不奇怪,将士们日夜兼程从徐州赶来,很是疲惫,正好修整一晚,养精蓄锐,明日再战不迟呀!”大将曹性连忙在一旁劝阻,先立营寨,而后开战,那才是用兵的正途!

    “也好,那就休息一晚,明日看我如何斩了此獠!”吕布一调马头,带领人马在十里外,选一高坡下寨,准备养精蓄锐,大战一场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想法是好的,可休息是不成的,傍晚时分,吕布麾下将士刚刚把铁锅支上,连水都没煮开呢,就听到营寨外边马蹄隆隆,喊杀声震天,“有敌人来偷袭了~~”

    “敌军袭营了,快点备战呀!”

    “是玄甲铁骑,快点迎战呀!”

    晚饭也顾不上吃了,在吕布的指挥下,徐州兵将连忙拿起武器,牵过战马,整好队形,冲出营寨准备迎战,结果等他们高喊着杀出去后,只看到地上一些散落的火把,敌人早就跑的没了踪影……

    “无胆鼠辈,有本事与我决一死战!”吕布已经得知,刚才跑来扰乱的,就是玄甲军中大将-典韦,没想到也是个望风而逃的货色!

    带着一肚子的气,草草的吃过晚饭,徐州兵将开始睡觉休息,谁想到刚睡下不到半个时辰,就听到萧关方向号角嘶鸣,喊杀震天,还有无数的火把闪动,就像一条金蛇在狂舞!

    “不好,是鬼面萧郎杀出关来了,大家快快起来,出寨迎战!”

    穿衣、着甲、备马、整队,当吕布手提方天画戟,带着一群睡眼惺忪的部下冲出营寨时,才惊奇的发现,萧关里面根本就没出来一兵一卒,只不过是在城头上喊几嗓子,晃晃火把,等把他们都吵起来后,人家又回去接着睡觉了!

    “萧逸,卑鄙小人,无耻之徒,有本事与我单打独斗,看看谁才是天下第一英雄!”暴跳如雷的吕布对着萧关整整骂了半个多时辰,却又毫无办法,最后只能是口干舌燥的回营去了!

    就这样,一会是典韦偷袭,一会起萧关上面吹号,数次吵的徐州兵马不得安息,现在就是傻子也知道对方在玩疲惫战术,可吕布又毫无办法,自己最好的谋士陈宫被派到下邳去了,没有人为他出谋划策,真是气死人也!

    无奈之下,吕布只好让郝萌和曹性各带三千兵马,在大营周围严加防范,来回巡逻,剩下的将士们这才勉强睡了一个时辰,然后天就亮了,整整折腾了一宿呀!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当吕布顶着黑眼圈,带着满肚子的怒火再次来到关下挑战时,他得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结果~~“萧大都督起床的时候,不小心把腰给扭了,不能出城迎战,决战的日期推迟到明天,一定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无耻小人,恐怕是在女人身上把腰扭了吧,怎么不扭死你,酒色之徒!”吕布又是一阵大骂,然后无奈的收兵回营,没办法,对方有雄关作为屏障,占了极大的地利,不出来,他也没有办法!

    第三天,很不幸,萧大都督的脚气犯了,不能出关迎战~~

    第四天,还是很不幸,这次萧大都督倒是没事,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,可是他的坐骑‘白菜’大爷发脾气了,死活不愿意动弹~~~

    现在连白痴都知道了,这是萧逸的‘缓兵之计’,曹操的二十万大军已经抵达兖州,很快就要杀进徐州境内了,到时候两军汇合,吕布就是有天大的本事,也夺不回萧关了,而且连徐州东部的郡县可能全部丢失,那可真是天塌一半呀!

    “不能再等了,给我攻城,就是用头撞,也要把萧关的城门撞开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吕布也豁出去了,亲自立马阵前,指挥部下人马开始强攻萧关,无论如何也要在曹操大军来到之前把城池夺回来!

    萧关城楼上,号称犯了脚气的萧逸,正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,一边品着小酒,一边哼着小调,“我站在城楼观山景呀,耳听得城外乱纷纷,旌旗招展,空翻影,却原来是虎鸠,发来的兵~~”

    “真想听听原汁原味的《空城计》呀,可惜,‘冢虎’-司马懿是找到了,‘卧龙’却依旧毫无踪影,‘凤雏’也是如此,萧逸曾经秘密派出人手,到荆襄一带明察暗访,可连这两个人的影子也没摸到,难道说天意如此,还不到他们出世的时候吗?

    还有那条流传了千年的诅咒,莫非真的会灵验吗……‘郭嘉不死,卧龙不出’,二人命中相克!

    如果自己屠了那条‘龙’,好朋友的命运会不会就此改变呢,天意,到底如何呀?

    摇摇头,萧逸把各种纷乱的想法都压到了心底,有自己在,绝不会让好朋友中途陨落的,哪怕苍天无眼,哥也要用手中宝剑,杀出一条活路来……,不过现在吗,先收拾了这头‘虎鸠’再说吧!

    将手中美酒一饮而尽,没错,萧逸玩的就是‘缓兵之计’,原以为这个办法最多能瞒住吕布两天,没想到一下子竟然糊弄了整整四天,这让他对‘虎鸠’的大脑发育水平再次做出了评估~~~半弱智!

    “就这智商,还敢出来带兵打仗,看哥怎么玩死你!”看着城外密集如云的军阵,萧逸冷冷一笑,将手里的酒杯摔了个粉碎,提起凤翅鎏金镗~~~“开战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