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86.第486章 再生一计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半个时辰,彭城下的战斗结束,五千敌军,大半被铁骑踏成了肉泥,剩下的也乖乖投降,全军覆没,无一漏网!

    “虽获小胜,未竟全功呀!”萧逸对自己获得的胜利并不满意,曹丞相的二十万大军正滚滚东进,自己身为开路先锋,必须在徐州打出一番局面来才行,三根支柱,至少撞断其一!

    “欲射一‘虎’,误中一‘猴’,既然一计不成,那就再来一计!”萧逸当即下令,“埋尸体,扒衣服!”

    玄甲军迅速执行了命令,就在彭城外边,让那些俘虏挖掘大坑,掩埋战死者的尸体,不过在入土之前,所有人的甲胄都被扒了下来,包括那些俘虏的,全给扒了个干净!

    “大都督意欲何为?”看着那一件件带血的甲胄、衣袍、旗帜,陈群满脸疑惑的走了过来,只听说这位大都督喜欢吃死人肉,难道他连死人的衣服也不放过吗?

    “呵呵,没什么,刚刚又想到一条计策而已!”

    “哦,大都督不亏当世名将,一步三计,但不知~~”

    “萧关守军的粮草大都是由你彭城运送的,平时多长时间送一次?每次送多少?”摸着小黑脸,萧逸又发出淡淡的阴笑!

    “回大都督,萧关人马众多,粮草大半靠彭城供应,半月送一次,每次至少八千石以上才够支用~~”说到这里,陈群突然停了下来,他也是聪慧之人,指着地上那些甲胄、旗帜,立刻想到了什么,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,莫非~~

    “没错,你猜对了,加十分!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陈群仰面栽倒,目光发直,半响爬不起来,他觉得自己头上顶的不是青天了,而是一颗胆子,一颗能包天的大胆子!

    “大都督三思呀,萧关乃是军事重地,城高沟深,壁垒重重,光是驻军就有三万多人,守关的宋宪魏续都是有名的悍将,有万夫不当之勇,就咱们这点人马~~~~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兵不在多,而在调遣之人!”萧逸淡淡一笑,将陈群从地上扶起,拍拍肩膀,这才问道,“本都督要偷袭萧关,文长先生事先可曾想到?”

    “下官未能!”

    “那吕布可能想到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不能!”

    “宋宪、魏续二人可能想到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!”

    “这就足够了,正是因为谁都想不到,本都督才有成功的把握呀!”

    用兵之道,以正合,以奇胜,萧逸就是要抓住人们心里上的漏洞,趁着局势混乱,一举拿下萧关,只要三根柱子断其一,徐州这座房子也就不稳固了!

    为了稳住吕布,萧逸又让陈群写了一份军报,就说彭城之围已解,侯成将军大获全胜,正在四处追剿流寇,不日就可得胜般师等等~~

    这条计策只能瞒住徐州方面一时,要想取胜,还得速战速决才行呀……,“马上去准备粮草、车辆,兵贵神速,咱们今夜就出发!”

    “诺!~那这些俘虏怎么办?”陈群伸手一指,上千名俘虏已经挖掘好了大坑,将那些尸体掩埋,如今鹌鹑一样蹲在那里,等着发落!

    带着他们去萧关肯定不行,一个疏忽,就会坏了大事,如果留在彭城,还得派人看押,人少了不管用,人多了,玄甲军的兵力就会被分散,对战事不利,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简单,坑他们不是自己都挖好了吗?”萧逸淡笑着摸摸鼻子,“杀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慈不掌兵,打仗,就是杀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日落黄昏时分,萧关守将宋宪、魏续正在喝闷酒,二人乃是生死兄弟,一向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无话不谈!

    这次吕布受封徐州牧,他们二人也带了大量的礼物前去恭候,顺便想谋个官职,往上高升一步,谁能想到,酒宴进行到一半,地方上骚乱的消息传来,吕布大怒之下,不但没给他们升官授爵,还责怪二人擅离职守,一顿臭骂,轰回了萧关!

    “温侯处事不公呀!”

    酒到半酣,热气环绕,宋宪一把将衣袍扯下,露出了强壮的身体,上面疤痕累累,纵横交错,有枪伤、箭伤、刀伤、火伤、砸伤……,连一块完整的皮肤都找不到!

    他们都是‘并州狼骑’出身,跟随吕布多年,出生入死,历经大小数百战,每次都是冲锋在前,撤退在后,拼死效力,哪怕是在最落魄、最危难的时候,也是忠心不二,结果呢,不但没升官受赏,反而经常被斥责,有时候还会挨上几鞭子,让人心寒呀!

    “慎言,小心隔墙有耳!”魏续为人沉稳,先看看四周,这才低声提醒伙伴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老子就是不服,你我出生入死多年,立功无数,结果呢,温侯动辄打骂,视如奴才一般……,再看那个陈登,全屏花言巧语,阿谀奉承,如今却官拜广陵太守,官位远在你我之上,凭什么?……凭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哎!”一声长叹,魏续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,也将衣袍脱了下来,他身上的伤疤比起宋宪来只多不少,至于心中的怨气吗~~

    二人正郁闷间,麾下亲兵跑了进来,“报二位将军,彭城的送粮队伍开到城下!”

    “何人押运粮草?怎么这么晚才来?”

    “回将军,是彭城太守陈群亲自领队,他们说路上不太平,耽搁了!”

    “走,咱们看看去!”萧关驻军众多,粮草大半由彭城供给,车队每半个月就会来一次,虽然天色已晚,但二人并未疑心!

    果然,一支运粮的车队就停在萧关城下,大约有三四百辆粮车,一千多名民夫,还有近两千护卫兵马,队伍极其庞大,太守陈群就站在队伍最前面,手里还举着一份公文。

    “陈太守,此次运送的粮草为何如此之多呀?”魏续心思缜密,平时彭城来送粮,最多不过百余车辆,这次,人也太多了吧?

    “回二位将军的话,如今徐州局势动荡不安,温侯特意下令,各处城关都要增加军粮储备,以备不时之需,下官不敢怠慢,这才多运了些粮草过来!”陈群一边回答,一边挥动手里的公文,以示是奉了吕布的命令行事!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手里多一些粮草,心里也就多一些安稳!不过对方除了车辆,随行的兵马似乎也多了些,难免让人心中起疑,据他们所知,彭城是没有多少驻军的呀?”

    “负责护卫的是何处军马?为何人数如此之多呀?”说话间,魏续一抬手,萧关之上的士兵就把弓箭拉开了,齐齐瞄准了车队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~~”弓箭逼身,陈群头上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,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,双腿一软,差点栽到地上,天可鉴怜,他可是耍笔杆子的文官呀~~~~

    好在关键时刻,身后一名身材高大,小脸微黑的小校上前一步,将他扶住了,而后不慌不忙的抱拳行礼,“回禀二位将军,我等乃是侯成将军麾下兵马,因为粮草众多,路途上又不太平,这才帮住陈太守运送军粮的。”

    “侯成的兵马?这小子终于干了件好事!”魏续、宋宪对视了一眼,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他们借着城头的火光看了看,果然,二千多人马都是侯成部下的旗号,军服、甲胄也没错,他们都是吕布麾下旧将,自然都是认识的,另外,侯成正带兵在彭城一带剿灭流寇,派兵护卫一下粮草,到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陈群这时候也终于稳下心神,又从怀里摸出一份礼单,晃了晃,“将士们守城辛苦,下官特意带了一些薄礼送上,其中有一车美酒,是特意孝敬二位将军的!”

    “美酒?……整整一车!”魏、宋二人刚才正喝到兴头上,听到有美酒,眼中就是一亮,彭城富庶,每次送粮都会多带些孝敬,这也是军中的潜规则!

    “好,开城门~~~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